百书斋 > 重生女配:至尊医仙> 第402章 有人出现了

重生女配:至尊医仙 第402章 有人出现了

  苍炎大陆,四大禁地,云雾海。

  云雾海不是海,而是一片森林,但是里面浓雾缠绕,危机重重。

  不仅是环境,还据说是上古修士的坟墓,所以里面有无数的阵法残留,或者其他设置。

  浓雾隔绝了视线,减弱了对危机的敏感度,踏错一步,就永远没机会出来了。

  而且,云雾海不只是踏入,哪怕是空中,进去也是范围内,地盘具体有多大,没人知道,因为历年来,进去过的人从来没出来过。

  因此,久而久之,这就成了修真界谈之色变的禁地之一,惜命的,都不会靠近这里。

  一开始,诗琴也被云雾海的名头给吓着了,再加上阳岚儿是第一个主动踏进去的,一时半会儿就没反应过来。

  随即才想到,这不正是她想要的么?反正都是要命,这进了禁地还能出来不成?

  虽然不能见人抓回去给小姐,可她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果然是疯子,合体渡劫期的修士都不敢触碰的领域都敢闯,筑基修士?呵呵……”诗琴笑得春花,连续追击了这么久,总算结束。

  鉴于对云雾海的恐惧,诗琴赶紧离得远远地才敢休息,然后寻了个最近的城市,坐了传送阵回神雪宗。

  神雪宗内,诗琴正在给古清灵汇报情况。

  “你确定亲眼看到她进去了?”古清灵淡淡的说着,依旧是那么清冷孤傲。

  “是,亲眼看到她进去了。”诗琴肯定的说道:“而且,我用玉牌看过,她刚进去没多久,标记就消失了,只不过是筑基修士,怕是一进去就遭殃了吧!”

  古清灵眉眼一缓,扭头看向窗外,觉得那盛开正艳的嫩黄含笑花很是夺目美丽。

  “尾巴弄好没有?北辰……公子会不会查到?”古清灵顿觉神清气爽。

  “小姐放心,苍炎玉牌的名头很大,北辰公子来自隐世世家,对玉牌反而比常人更加敬畏,所以,执法队长的那个理由,北辰公子并没有怀疑。”诗琴有些崇拜的看着自家主子,觉得小姐真是太英明了,知道什么是北辰公子忌讳的。

  古清灵享受的喝了两口灵茶,面色不显,半晌才幽幽的说道:“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他想不到,执法队长会骗他。”

  北辰家的少主,从小就是喊着玉钥匙长大的,再加上北辰桓的实力,他是没料到,区区一个灵寂期的执法队长,竟然有胆子骗他。

  否则,这件事情不容易瞒得过北辰桓。

  “小姐英明。”诗琴嘴角勾起,眼带敬畏。

  其实,这件事情的大部分计谋,都是冲着北辰桓去的,只会将他瞒过,从而查不到神雪宗,清灵仙子的头上来。

  对于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古清灵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眼里。

  “不过,我要的是万无一失,让人去云雾海附近守着,看那人是不是真的进去了?另外,继续误导北辰家的人,想来,时间一长,他会死心的。”古清灵捋了捋胸前的头发,动作优雅高贵,眼眸却露冷色。

  “是,小姐,这就去办。”诗琴眉飞色舞,对自家小姐的谨慎和睿智再次拜倒。

  北辰家的底蕴虽然深厚,可到底是隐世家族,所以,人手有限,而且有一定的局限和忌讳,只要针对这些方面,误导调查很容易。

  虽然有人守着云雾海,可古清灵依旧不太放心,刚开始要求一个月汇报一次,渐渐的,就一年汇报的,再后来,就彻底忘在了脑后。

  一个筑基修士,进入云雾海几十年,真的还能出来么?古清灵再谨慎,也不相信了。

  可谓是时光如梭,犹如白驹过隙,一转眼,便是好几十年都过去了。

  已经灵寂期的杭子彦和方皓帆第无数次出来历练,而这会儿,他们正好到了夏城。

  坐在酒楼里喝酒,杭子彦戳了戳点上来的几盘灵蔬,食之无味。

  他早已经过了辟谷期,对于食物的要求严重降低,这自然的,剩下的就是味觉享受了,可这会儿,他没什么胃口:“皓帆啊,你说岚儿去哪儿了?好几十年不见了,传音石也没有反应,会不会遇见什么危险?”

  方皓帆神色凝重:“不清楚,若是闭关,也的确太久了。”

  修为越高,闭关时间越久,按理说,阳岚儿不过是筑基期,不太可能一闭关就是好几十年,只要稍微看看,都该发现传音石的信息才对,好歹也回他们几句话啊!

  “上次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就这么不声不响的,把岚儿带到哪里去了?”杭子彦皱眉。

  两人均是若有所思,可惜他们不认识,当时看他确实是阳岚儿的朋友,才没有阻拦的。

  “你们说的岚儿,姓阳吗?阳光的阳。”

  一个令人沉醉的声音从旁边响起,让杭子彦和方皓帆怔了怔,寻声望去。

  他们为了探听消息,并没有要包厢,就坐在外面,人来人往,有人靠近和听到他们的话,很正常。

  “咦,你是岚儿的朋友吗?”杭子彦眼睛一亮,有些高兴。

  他们来夏城已经一个月了,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这突然冒出来一个人,让人很是惊喜。

  方皓帆直接拉住杭子彦,眼睛一眯,审视的打量着面前这男人。

  身材欣长,气质如仙,从头到尾都彰显了一种让人无法直视的神秘,乍一看,绝对是一个惊才艳艳,绝代风华的人物。

  可是,那一张脸,却是造物主的败笔,不是说难看,相反,看起来还很俊朗顺眼,可就是让方皓帆觉得有些违和,总觉得有这一身惊世气质的人,不该只是这样。

  “你是谁?这位道友说起阳岚儿的口气像是朋友,那何不以真面目示人?”方皓帆皱眉说道,实际上他并不确定,纯粹是直觉如此。

  如果,这真是面前人的真面目,那只能说,没有受到上天更多的眷顾。

  “我叫秦穆琰,可否借一步说话?”秦穆琰眼睛眯了眯,再度将气势收了收,打量了方皓帆一番。

  不过是灵寂期的修士,能看穿他的伪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