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他就是个拖累!

第一百六十八章 他就是个拖累!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ed>

  熊宗介绍完了大致战况,又道:

  “很快就要进入战场,我看不少人都自己带了刀剑,如果大家有需要,也可以在运输舰的武器库中进行挑选,我们这里近战法宝不多,但各种型号的枪械还是很齐全的,各位可以随便使用!”

  李耀心动了。

  他炼制的都是近战法宝,弄一支枪械防身也不错。

  正欲起身,却见其他同学纹丝不动,不由大惑不解,小声问身边的丁铃铛:

  “小玲姐,为什么大家都不去拿枪啊?”

  丁铃铛微微一笑,道:

  “比较传统的炼体者和剑修,都不喜欢使用枪械,这倒不是我们固步自封,而是因为枪械存在很多缺陷。”

  自从枪械这种远程法宝诞生以来,枪械和刀剑,一远一近两种法宝的优劣,就一直是修真界争论的焦点。

  枪械的优势很明显,射程远,火力强,使用晶元匣作为能量来源,不消耗使用者的灵能,一些低级枪械,连普通人都能使用。

  但劣势也很明显,无论是晶元匣还是晶石琢磨而成的子弹,都重得吓人,一支雷火爆矢枪加上十几个晶元匣,再来三五挂子弹链,就直奔一百多斤去了。

  对普通人来说,扛着这样的负重,穿行于妖兽出没的大荒深处,几天甚至十几天时间,实在是非常要命的事情。

  而修真者,动不动就要在几秒钟之内从零加到几百码甚至接近音,一口气在半空中连续变向几十次来躲闪妖兽的攻击,这些都是必修课。

  多携带一公斤补给。在高移动中就会变慢1秒,战斗中少做出几次变向,就有可能被妖兽击中!

  更要命的是,在和人类的漫长对抗中,妖兽也在进化。不少高阶妖兽周身都披挂着坚固的甲壳,甲壳接缝中的要害十分隐蔽,在数千米之外很难击中,必须靠近到一百米之内,抵近射击,才有可能造成致命伤。

  但是都到了一百米之内。对修真者来说,使用枪械和使用刀剑,其实区别不大了。

  “联邦军中大部分是普通人,又是集团作战,不用担心后勤补给问题。所以枪械是主流。”

  “我们大荒战院的师生,都擅长近战,没有接受过严格的枪械修炼。”

  “而且我们习惯了小队作战,后勤补给都要靠自己携带,动辄十天半个月的猎杀中,携带的每一克补给,都要精打细算。”

  “我们装备枪械,不足以对妖兽造成致命伤。反而会成为累赘,影响我们的度和敏捷!”

  “不过在修真界,也有和剑修相对的‘枪修’。专门修炼‘枪斗术’,强大的枪修可以在数千米之外精确射中妖兽甲壳之间的缝隙,一枪爆头!”

  “联邦第一军事学院,就擅长培养枪修,枪械在他们手里才有意义。”

  丁铃铛说完,想了想。又道:

  “不过对你来说,弄支枪来防防身也蛮好的。反正你力气这么大,而且没正式学过近战。刀剑和枪械对你来说都差不多,用枪械,可以站得远一些,也比较安全。”

  李耀一想也是,他除了《一百零八手披风乱锤法》,就没有学过正经八百的攻击术。

  而《一百零八手披风乱锤法》也不是真正的攻击术,而是用来打铁的基本功,和《千锤百炼》一样,都是打熬筋骨,锤炼体魄的。

  在澜星海底的苦修,增长的也是力量和度,让他能扛住丁铃铛更长时间的攻击。

  弄到现在,他空有钢浇铁打的身体和惊人怪力,却连一门高明的刀法、剑术都不会。

  枪械的话,至少一扣扳机,子弹就突突突射出去了,这个他还是会的。

  想到这里,李耀起身,向熊宗招呼一声,朝枪械库走去。

  过道两旁的同学们先是一愣,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去拿枪械。

  大家不是菜鸟,基本的常识还是懂的,对他们这些近战修士来说,枪械只会拖累度,根本挥不出威力。

  不过当他们现要去拿枪的是李耀之后,眼中都流露出释然的表情,不少人还纷纷点头:

  “李耀同学,你是应该去拿几把枪防身,虽说我们都会尽量保护你,但是巷战中一切状况都有可能生,你自己也要做好准备!”

  “是啊,听说你的身手很不错,不过毕竟不是专业的嘛,在战场上你算是辅助人员,躲在我们身后,抽冷子放两枪,帮我们牵制一下妖兽,挺好!”

  大家都很热情,并没有因为李耀“实力不济”而歧视他。

  本来么,术业有专攻,人家一个炼器系新生,战斗力不如武斗系学生,很正常。

  人家能有这份心,冒着生命危险和大家并肩作战,已经很好了。

  李耀一头钻进枪械库,顿时被枪架上琳琅满目的数百种经典枪械给震撼了。

  作为一名资深的法宝迷,他对枪械当然有着深深的狂热,绝不亚于刀剑类的法宝。

  不过日常生活中,刀剑类法宝比较容易取得,而不少威力巨大的枪械都受到管制,需要一定的资格才能配备。

  以前他只是一条小小的垃圾虫,最多只能接触到雷火爆矢枪这样的普及型枪械。

  李耀眼中顿时放出了贪婪的光芒,左摸摸右看看,就差没口角流延,扑上去亲几口了。

  熊宗会心一笑,身为一名军人,对于喜爱枪械的同好,总是会有一种亲近感。

  他大方道:

  “小师弟,你是炼器师,没什么攻击力,到了市区会很危险,应该选一支强悍些的枪械,这里所有的武器你随便挑。看上哪样,我就通过玉简,将操作方法神念传输给你,三分钟内就能掌握最基本的操作。”

  李耀点头,颇有些头晕目眩。不知所措。

  直到视线偶尔扫过角落里一头金属巨兽,再也拔不出来,吞了口唾沫,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

  五分钟后。

  大一新生中最强的两人,赵天冲和鲁铁山,坐在一起交头接耳。

  讨论的主题正是李耀。

  自从李耀在最后一天神奇逆转。连续追上潜龙阁四大高手,夺取了新人榜第一之后,两人就把李耀当成了最大的竞争对手。

  原本两人依靠武斗系专业课多,分值高的优势,在上一学期中疯狂修炼。好几次学分都过了李耀。

  不过李耀在最后几天成功改装出了太阿一型炼器炉,拿到奖学金,获得三千个学分的奖励,一下子又把他们甩得远远的。

  两人又是震惊又是无奈,原本寒假还打算回家过年,这下子被刺激得连家都不回了,除夕夜都疯狂修炼。

  好不容易等到一次扫分的机会,没想到李耀也来了!

  “不过。他是炼器师,算是辅助作战人员,在战斗中最多维修一下法宝。想要获得高分,恐怕不容易吧?”

  鲁铁山有些迟疑地说。

  “未必,这家伙就是个疯子,逼急了什么疯狂的事情都干得出来,说不定还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惊喜’呢!”

  赵天冲面无表情地说。

  “轰!轰!轰!”

  李耀踏着沉重的步伐走了出来。

  不少人随意扫了他一眼,顿时惊呆。

  鲁铁山更是看得眼珠凸出。失声叫道:

  “这什么东西!”

  李耀双手抱着一挺比他大腿还粗的重型火器,足足六根枪管旋转排列。上面镌刻着玄奥繁复的符文,嵌满了赤红色的晶石。仿佛一根熊熊燃烧的树干。

  这还不算,李耀身上交叉缠绕了好几圈子弹链,每一枚子弹都有婴儿拳头大小,弹头上镶嵌着晶石,弹壳上遍布符阵,都是不折不扣的灵能爆弹。

  整套装备加起来起码上千斤,正常人不要说扛着到处乱走,压都被压死了!

  “六管旋转轰击炮?这这这,这是安装在晶石战车上的装备,他居然硬生生扛起来了?”有人惊呼。

  李耀一抖子弹链,出“哗啦哗啦”的响声,大摇大摆走向座位,心中那叫一个爽。

  这具威猛无匹的六管旋转轰击炮,能将他的力量完全挥出来,简直是专门为他打造的。

  和它一比,雷火爆矢枪什么的都弱爆了,这才是男人该用的武器!

  鲁铁山实在忍无可忍,拦在他面前:

  “李耀同学,你选的这支枪……”

  李耀一扬眉毛:“有什么问题?”

  鲁铁山怪叫道:“当然有问题!且不说这支枪械连带着一个基数的子弹链究竟有多么沉重,都知道你力气大,能扛得起来,但你有没有考虑过后坐力?这种重武器的后坐力惊人,每次轰击产生的后坐力,相当于一名炼气期三层修真者朝你胸口狠狠砸了一拳,你怎么受得了?”

  他忽然后撤一步,一拳砸向李耀的胸口。

  李耀一愣。

  他习惯了和丁铃铛这样的筑基期修真者对练,鲁铁山这一拳在他看来又直又慢,简直是一百八十岁的老头子打出来的,他有几百种方法可以躲闪掉。

  不过鲁铁山似乎没什么恶意,这一拳就算伸直了,距离他的胸口也有2287毫米

  李耀眨了下眼睛,没动,眼睁睁看着鲁铁山一拳慢慢轰出,又慢慢缩了回去。

  “啥意思?”李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鲁铁山提高了嗓门:

  “我刚才就用炼气期三层的实力,轰出了快若闪电的一拳,你别说反应了,连看都看不到!如果你用这具六管旋转轰击炮开火,相当于在一秒钟之内,有几十记这样的重拳轰到你身上,你还不吐血?”

  李耀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他是一番好意,不由有些尴尬。

  要是现在才说自己清清楚楚看穿了他的拳头,有几百种方法可以躲闪和卸力,而且就算轰到身上也没什么大碍,会不会……有点儿太嚣张了?

  想了想,李耀道:

  “谢谢你的提醒,鲁铁山同学,我会小心的。”

  说着,走到位置上坐下,抱着六管旋转轰击炮,喜滋滋地擦拭起来。

  “你——”

  鲁铁山见他不听劝,气得一跺脚。

  “算了!”

  赵天冲拦住了他,小声道,“新人都是这样的,还以为枪械越大就越厉害,等他吃几次苦头就知道了。”

  “几次?一次就把骨头都震碎了,还要我们去救他,真是个累赘!”

  鲁铁山有些恼火。

  看李耀选的枪,就知道这是个彻头彻尾的菜鸟。

  他和赵天冲的实战经验都很丰富,在实战中最讨厌这种搞不清楚状况的菜鸟队友,每每都会成为队伍里的拖累。

  座位上,李耀细细擦拭,熟悉着枪械结构,随口问:

  “小玲姐,炼气期三层修真者的全力一击,大概相当于你平时打我的几成力量?”

  丁铃铛想了一下:

  “没算过,最多几十分之一吧,怎么了?”

  “哦,没事。”

  李耀摸了摸鼻子,继续擦枪。

  就在这时,雷鸟运输舰下方传来“轰”一声,仿佛被一个巨浪轰中,猛地颤动起来。

  他们抵达了青泽市上空,前方就是战场!(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