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明正典刑

第一百八十五章 明正典刑

  走在队伍最前方的是二十名顶盔掼,身穿晶铠的修真者,实力至少在筑基期以上,再经过晶铠的增幅,恍若二十支烧穿天空的火把,无时无刻不在吞吐着强大的灵力浪潮。

  李耀这些低级修真者的灵根全都感知到了绝强的压力,毛孔瞬间锁住,连一缕灵丝都不敢释放出去。

  如此浓烈的杀意,并非人家故意为之,而是在暗无天日的地底和妖兽连番血战之后,神魂自然而然笼罩上了一层煞气。

  若是身经百战,杀戮过万,煞气甚至能凝练成形,用于战场杀伐,比灵气更犀利百倍。

  尽管这些修真者身上的晶铠都残缺不全,沾染了斑斑血迹,关节连接处和精致的符文都腐蚀了大半。

  看在李耀眼中,还是又羡又妒,恨不得跑过去扒一套下来,给自己穿上。

  二十名晶铠修士大摇大摆,威风凛凛地走过,身后是几十辆大车,妖气冲天,缝隙处还滴下粘稠的液体,里面装满了妖兽尸体。

  这只是第一批,还有大量妖兽尸体都在地底,必须尽快处理,否则发起瘟疫,可不是闹着玩的。

  运送妖兽尸体的车队过去之后,就是晶石战车拖曳着一个个大铁笼子,每一个铁笼子上都密密麻麻地镌刻着数百道符阵,底座上还镶嵌着无数晶石,电弧劈啪作响,在铁栏杆之间游走。

  铁笼里,是一头头焦躁不安的强大妖兽,发现自己竟然被人类围观,更加暴跳如雷,上蹿下跳,拼命挣扎。

  可是每次触碰到铁笼。都会引来一道闪电,电得他们龇牙咧嘴,鳞片竖立,空气中充斥着淡淡的焦臭味。

  “这些都是妖将,这次一共俘虏了十九名妖将,真不容易!”

  赵天冲笑着说。

  李耀定睛望去。发现被关在铁笼里的妖将,和妖兵一级的低阶妖兽不同,身上大多出现了一些近似人类的特征。

  特别是他们的双眼,能明显看到惊恐、愤怒、仇恨以及锋芒毕露的杀意。

  其中一些特别凶悍的妖将,即便被闪电连连劈中,劈出深可见骨的伤口,却是浑不在意,依旧死死盯着身边的修真者和士兵。

  仿佛要用凶残的目光,将人类统统撕成碎片。

  “连这么凶悍的妖将都能俘虏。这次地底大战的激烈程度,真是难以想象!”

  李耀啧啧惊叹,不由生出一丝愧意。

  刚才看了论坛上的帖子,他还洋洋得意,觉得自己能轰杀一头重伤的低级妖将,已经相当厉害了。

  直到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和真正的高手之间,究竟有多么大的差距。

  如果让他深入地底战场。只怕连一个小时都撑不下来,就被绞成肉泥了。

  “还是不够强大啊!”

  “现在的我只不过在大荒战院有点小小的名气。人家看好的也只是我的潜力。”

  “放在辽阔无比的修真界里,我还是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连参与地底大战的资格都没有。”

  “变强,我一定要尽快变强,至少要比丁铃铛和彭师兄更年轻就进入筑基期,才有资格参与真正的修真界大战!”

  李耀默默想着。鲁铁山忽然推了他一把:

  “妖王来了!”

  李耀精神一振,踮起脚尖,伸长脖子,极目远眺。

  还未看到妖王,视线首先被一名长着蒜头鼻。有些像是狮子狗的丑陋男子夺走。

  此人未穿晶铠,只披了一件宽松的麻布长袍,双手都缩在宽大的袖子里。

  整个人不显山不露水,却隐隐散发出比晶铠修士都要强大的气息。

  特别是他笼起的袖子里,仿佛藏着一件无比可怕的兵刃,即便李耀距离他还有数百米之遥,都能感受到那件兵刃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

  “是战刀?”

  从袖子外面隐约的轮廓来看,此人用的是战刀类法宝。

  李耀最近正在研究战刀,目光不由自主地聚焦到了此人的袖子上,被这柄深藏不露的绝世战刀吸引。

  目光只凝聚了三秒钟,李耀忽然感到头皮发炸,仿佛一柄无形战刀从此人袖中激射而出,一刀斩来,势不可挡,正中他的喉咙!

  “啊!”

  李耀忍不住低吟一声,身形踉跄,倒退两步,差点从晶石战车上跌落。

  双手捂住喉咙,额头渗出冷汗,喉结上隐隐作痛的感觉竟然如此真实,李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像是死过一回!

  赵天冲和鲁铁山十分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为什么李耀突然脚底发软。

  数百米之外,蒜头鼻男子感知到了李耀的异样,淡淡扫了他一眼,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此人就是百战刀盟的副盟主龙文辉,大荒上赫赫有名的妖兽猎人,结丹期强者,青泽市之战的巅峰战力之一,妖王正是被他俘虏的!”

  赵天冲介绍道。

  “原来是结丹强者,怪不得实力如此强横,只不过窥探了他一下,就像是被斩了一刀,根本抵挡不住!”

  李耀心有余悸,早知是结丹强者,他怎么敢偷窥人家的兵刃呢?

  深吸一口气,收慑心神,李耀眯起眼睛,朝龙文辉身后望去。

  龙文辉身后两辆晶石战车并排,拖曳着一个硕大无朋的透明囚笼,所有栏杆都是用晶莹剔透的水晶材料打造,不但外面镌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就连水晶内部都悬浮着无数道微型符阵,泛出变幻莫测的光彩。

  囚笼之内,卓立着一名身高超过两米的人形怪物,周身覆盖着淡青色的鳞片,身后还长着一条狭长的尾巴,五官清晰可辨,如同扭曲的人脸,两根犄角冲天而起。左边一根却是齐根断裂,流出了淡金色的液体。

  这名妖王的手掌和脚掌心都被水晶长钉洞穿,用水晶锁链固定在囚笼四方,肩胛骨上更是深深刺入了两支淡紫色的尖锥,一刻不停地释放着闪电。

  就连李耀在百米开外,都能听到妖王体内爆出的“噼啪”之声。

  妖王脸上看不出半点表情。唯有眼眸最深处,偶尔放出一道凶残至极的星芒,缓缓扫过全场,仿佛在看一群微不足道的蝼蚁。

  忽然,它朝李耀轻描淡写地看了一眼。

  强大!恐怖!暴虐!凶残!

  这些词汇,顿时从李耀脑域深处源源不断地冒了出来。

  尽管被重重枷锁困住,这头妖王还是散发出来肆无忌惮的强横气息,令李耀的精神高度紧张,生出了拼死一战的念头。

  可想而知。如果没有重重枷锁,这名妖王一旦发起疯来,究竟有多么可怕了。

  “滴滴!”

  “滴滴!”

  “滴滴!”

  李耀三人的微型晶脑同时响起,扫了一眼之后,三人不约而同流露出了欣喜若狂的表情。

  “我们三个,都被选为了大荒战院的代表!”

  “这名强大无匹的妖王,将由我们来斩杀!”

  ……

  青泽市郊外的临时安置区,一片连绵不绝的帐篷之海。

  所有解救出来的市民都安置在这里。等待着兽潮结束之后重回家园。

  这也是军方无法动用重火力,只能逐街逐巷进行血战的原因之一。

  大荒地广人稀。交通不便,各种建筑材料更是匮乏到了极点,绝大部分基建材料都要从内陆运来,建立一座几十万人口的大城市是非常困难的。

  如果用重火力把整座城市都夷为平地,不但这么多平民无法妥善安置,重建还是一项旷日持久的巨大工程。花费将是天文数字。

  在此期间,人类就失去了一座永久据点,带来的后果不可估量。

  因此,不到万不得已,联邦军并不愿意亲手毁灭一座辛辛苦苦上百年才建立起来的城市。能保留几分元气,重建家园也比较方便。

  此时此刻,得知了大获全胜的消息,整个临时安置区一片沸腾。

  从牙牙学语的孩童到鹤发童颜的老人,所有人都欢呼雀跃,高喊着修真者和联邦军万岁的口号。

  特别是押送妖族俘虏的车队缓缓驶过临时安置区时,气氛更是火爆到了极点,所有群众都大声叫好,手都拍肿了。

  不少亲人在兽潮爆发中惨死,和妖族有深仇大恨的群众不顾一切想要冲上来,被士兵死死拦住:

  “别急,有你报仇雪恨的时候!”

  临时安置点旁边,依靠几个修炼宗派的援助,一座可以容纳十万人的简易战争法庭在数日之内就搭建完成。

  半天时间,座无虚席,有亲人在兽潮爆发中死去的市民被安排在贵宾席,其余市民则通过抽签决定座次,实在安排不了的人全都聚集在战争法庭之外,通过天空中的巨大光幕观看现场直播。

  今天,青泽市特别战争法庭将对一名妖王和十九名妖将进行公开审判!

  这是星耀联邦的惯例。

  对于妖兵及不入流的妖兽,全部当成野兽来看待,杀了也就杀了。

  但是到了妖将级别,智慧并不逊色于人类,也曾建立过称霸宇宙数万年的妖兽帝国,还曾以人类的主宰者而自居。

  这段屈辱史,人类刻骨铭心。

  如果把高阶妖族当成野兽来看待,无异于对自己的侮辱。

  因此,人类将自身和妖族的战争,定义成两个不同文明之间的生存之战。

  到了妖将以上级别,就是敌对文明的指挥官,一旦被俘虏,可以享受战犯待遇,得到战争法庭的审判,明正典刑。

  至于审判结果,永远都只有一种。

  死刑,立即执行!

  非但如此,死刑还将由两种人共同执行。

  其一,是亲自参与战争,在战场上有突出表现的低级修真者。

  其二,是有亲人死在妖兽爪牙之下,和妖兽有血仇的平民。

  对穷凶极恶的妖将、妖王乃至妖皇来说,死亡并不可怕。

  就好像人类的高阶修真者,在无路可退时,也会慷慨赴死。

  但是,对于在血妖界地位尊崇的妖王来说,死在低阶修真者甚至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手中,无疑是非常屈辱的事情。

  而在星耀联邦,连一名微不足道的普通工人都有机会杀死一名妖王,亲手为自己的家人报仇,这无疑是最好的安慰,也是对全人类士气最大的鼓舞!

  所以,李耀光荣地成为了一千名处刑人之一。

  相当于人类结丹强者,无比强横的妖王,将死在他和九百九十九名同胞手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