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两百零一章 最后的阴谋

第两百零一章 最后的阴谋

  两公里的峡谷区,两侧是数千米高的悬崖峭壁,上方还设下了特殊的禁制,绝对无法攀越。

  中间一条羊肠小道,两侧是嶙峋的怪石。

  铁拳会和乱刃堂的一百八十五名高手,就藏匿于怪石后面,设下致命的陷阱。

  为了引诱李耀上钩,原本布置于乱刃堂大本营中的三十名剑修,也有二十人抽调到乱石后面埋伏。

  表面上看,整个峡谷区只剩下十人把守。

  “他会不会上当?”

  一块巨大的山岩后面,鲁铁山有些紧张地问。

  “他一定会上当,因为我们用的,同样不是阴谋,而是阳谋!”

  赵天冲冷笑一声,道:

  “我们两个都在通讯频道里不断召唤各自的队员,每一秒钟都有人恢复清醒,退出战场,来到峡谷区。”

  “随着时间的推移,峡谷区中的人越来越多,再给我们几个钟头时间,我们完全能恢复组织力!”

  “再说李耀,他只能携带一个背囊的法宝,大部分都是玉简,全都落在了我们手里,他还有多少法宝可以耍花样?”

  “所以,他唯一的制胜之道,就是和我们抢时间,抢在我们没反应过来之前,硬闯峡谷区!”

  说话间,陆续有不少灰头土脸的双方成员从林子里钻了出来,踉踉跄跄地逃回到了峡谷区中。

  幸好在李耀的平衡战术之下,双方残存下来的整体战力相差无几,倒是省了双方的计较。

  对于这些有伤在身的后来者,为了避免他们暴露踪迹,全部安排到峡谷区的后半段去埋伏。

  “冯兵,曹乐。你们两个的腿都受了伤,行动不便,埋伏到峡谷区的最后面去,如果李耀真的突出重围,你们拼了命,哪怕用牙齿。咬都要咬住他!”

  赵天冲对两名一瘸一拐的乱刃堂成员挥了挥手,有些焦躁地说。

  这两人受伤都不轻。

  特别是那曹乐,脸上都挨了一拳。

  虽然被软甲抵消了大部分攻击力,还是揍得鼻青脸肿,电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两人互相扶持着,歪歪扭扭朝峡谷区后方走去。

  不知怎么,赵天冲心里却是生出一股凉飕飕的感觉,仿佛自己犯下了致命的错误。

  这不是精确计算的结果,而是一名自幼成长在大荒上的剑手。与生俱来的直觉。

  凌厉的目光向刚刚从眼皮子底下走过去的两人电射而去,赵天冲高叫一声:

  “等等!”

  冯兵身形一晃,有些疑惑地回头。

  曹乐却充耳不闻,继续前行。

  赵天冲脸色大变,怪叫道:“他不是曹乐,是李耀!”

  一瞬间,风云突变!

  刚才还一瘸一拐,步履蹒跚的“曹乐”。像是一枚出膛的子弹,速度瞬间飙至极限。朝峡谷区后方猛冲!

  而羊肠小道两侧的乱石后面,随着一声声雷霆怒吼,两百多人纵身扑出。

  其中不少铁拳会成员手中都攥着拳头大小的岩石,朝李耀狠狠砸了过去。

  “李耀,你逃不了了!”

  鲁铁山更是暴喝一声,硬生生将一块千斤巨石举了起来。朝前方猛掷。

  “啪啪啪!”

  李耀双足在地面上轻点,身形无比诡异地折转了七八个方向,险之又险地闪过了所有碎石。

  冲刺的节奏却是被这一通乱石攻击打断,慢了半拍。

  就是这一眨眼的时间,上百人已经将前方的羊肠小道完全堵死。另外一百多人从两侧向他包抄过来。

  李耀没有片刻犹豫,见前路被阻,身形一折,仿佛蝎子摆尾,将一名抢先扑上来的巨汉一脚踹飞。

  自己则借力转身,向丛林中逃窜!

  “还想走?”

  赵天冲冷笑一声,几十道剑光冲天而起,交织成密集的剑网,兜头兜脑地罩了上来。

  鲁铁山等人亦是怒吼连连,灵纹激发,滚滚气浪铺天盖地,撵着李耀的屁股。

  眼看包围圈即将合拢,李耀口中忽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啸。

  “蓬!”

  “蓬!”

  “蓬!”

  几十人身上轰出了巨大的火球,软甲发出“噼里啪啦”之声,爆出一团团血色光芒,将他们干净利落地电昏过去。

  这些人,统统被“击杀”。

  包围圈瞬间撕开了一道大口子。

  这还不算,火球中夹杂着浓烈的黑烟,瞬间笼罩全场。

  场面顿时乱作一团,所有人都不知所措。

  “噗噗噗噗!”

  李耀被数道剑芒刺中。

  他毕竟不是神仙,虽然制造了连番混乱,但是想要在最短时间内闯过几十道剑芒组成的剑网,不付出一些代价,又怎么可能?

  软甲释放出强劲的电流,疼得他整张脸都抽搐起来。

  速度却是再次飙升,眼看就要冲出七零八落的包围圈。

  “鲁铁山,就是现在!”

  赵天冲一跃而起,利刃出鞘,整个人仿佛都化作一道剑芒。

  鲁铁山紧随其后,瞬间爆发出了无穷怪力,一拳狠狠轰出,正好轰在赵天冲的脚底。

  赵天冲双腿微微弯曲,借着这一拳的推动力,速度再次飙升一个台阶,后发先至,剑芒狠狠刺中了李耀的背心。

  “啊!”

  李耀一声惨叫,软甲中窜出几十道刺眼的电弧,在他周身缭绕。

  一道殷红如血的光芒激射而出,代表李耀已经受到了“不可逆转的持续性伤害”!

  饶是如此,他依旧没有片刻停留。

  一脚踹出,正中赵天冲的小腹,借着震荡之力,掠出几十米,几个起落,一头栽入丛林之中。消失不见。

  黑烟消散。

  剩下一百多名截杀者面面相觑,默然无语。

  从李耀被揭穿身份到他窜入丛林,不过半分钟。

  地上却多了几十具电昏过去的“尸体”。

  “是玉简!”

  赵天冲咬牙切齿地说,“他故意放出的一百枚玉简不但是假的,而且里面还暗藏着晶石炸弹,不对。应该说这些玩意儿,就是炼制成玉简模样的晶石炸弹!”

  鲁铁山抹了一把冷汗,喃喃道:

  “我们早该想到,还在青泽市时,这家伙就把微型炸弹玩得出神入化,炼制一些玉简模样的晶石炸弹,真是再简单不过!”

  对视一眼,两人都心有余悸。

  幸好赵天冲的直觉敏锐,及时发现了李耀的伪装。

  如果再被他深入一些。走到了峡谷区的后方,再凭借玉简炸弹制造混乱,恐怕真有机会闯过去。

  鲁铁山长叹一声:

  “幸好,运气站在我们这一边,他机关算尽,终究是功亏一篑。”

  “现在好了,他所有的手段都用尽,又中了你一剑。受到了‘不可逆转的持续性伤害’,按照规则。这是除了‘秒杀’之外的最严重伤害,受伤者将在十秒钟内丧失大部分战斗力,并且将在半个钟头后 ‘死去’。”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先去丛林中搜索李耀的‘尸体’,等从他身上找到了真正的玉简之后。咱们再动手,以免被他钻了最后的空子,你意下如何?”

  赵天冲眉头紧锁,缓缓摇头:

  “我还是觉得有些古怪,总觉得李耀有种自投罗网的感觉。”

  “他前面策划得这么周密。最后就这么冒冒失失地闯过来,又轻而易举地被我们打成重伤?”

  “易容是极有可能被识破的,玉简炸弹我们也未必会带在身上,如果他凭借的就是这两样东西,未免有些太冒险了吧?”

  鲁铁山一愣:

  “两千个对一个,他当然要行险一搏了,而且现在他身受重伤,根本无法逃脱我们的追捕,还能耍什么花样?”

  赵天冲摇头,神情迷惑:

  “我不知道,只是隐隐有种感觉,他故意现身,强行闯关,还身负重伤,这一切都是为了引诱我们去追捕他。”

  “可是他只剩下半个钟头‘生命’,还丧失了战斗力,就算我们倾巢而出又如何?只要在峡谷区放三五个人,他就溜不过去啊!”

  “是了!”

  “刚才玉简炸弹爆炸时,乌烟瘴气,黑雾弥漫,说不定他就做了什么手脚!”

  “搜查,快,把李耀刚才经过的每一寸地方都仔仔细细地搜查一遍,看看他有没有动什么手脚,留下什么东西!”

  赵天冲发狂一般吼叫起来。

  随着他的吼叫,羊肠小道旁边,一块平平无奇的岩石,忽然高速移动起来!

  “就是那个,截住它!”

  “岩石”的速度虽然快,但后面还有几十名彪形大汉,将羊肠小道堵了个结结实实。

  几道剑芒闪过,很快刺中“岩石”,将伪装劈了个七零八落,露出金光闪闪的真身。

  却是一辆经过改装,可以远程遥控的微型飞梭车模型!

  打开舱盖,里面赫然躺着一枚玉简!

  赵天冲终于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呻吟道:

  “这才是李耀的终极计划!”

  “从一开始,他就知道我们不会火并到最后一人。”

  “他也知道,光凭玉简炸弹和易容术,不足以闯过两公里长的峡谷区。”

  “他所做的一切布置,只是为了闯入峡谷区,放下伪装成石头的遥控模型,然后合情合理地身受重伤,引诱我们大举出动,去搜索藏在他‘尸体’上的玉简。”

  “而他虽然受了‘不可逆转的持续性伤害’,战力降至最低,只剩下半个小时生命,但远程遥控模型车,还是能办到的。”

  “四个字,调虎离山!”

  “他的目的就是把我们所有人重新引入丛林,同时降低我们的警惕,让我们误以为,这里只要留三五人把守就够了。”

  “三五个人根本不足以看住两公里长的峡谷区,再加上大家肯定一门心思关注着前方,谁会注意一块平平无奇的石头?”

  “你们看,这台模型车经过改装,动力十分惊人,没人拦截的话,最多一分钟,就能冲出峡谷区!”

  “这,就是李耀最后的阴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