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二百二十章 盘肠大战

第二百二十章 盘肠大战

  狼蛛体内,大量润滑剂和晶石稳定剂激射而出,恍若鲜血四溅。

  八根步足疯狂挥舞,却是根本捞不到背后。

  干脆发足狂奔,剧烈颠簸,甚至狠狠朝山岩、巨木上撞击,妄图将狼王甩脱下来。

  但狼王既然已经跃至狼蛛背后,又怎会让它轻易得逞?

  四只震荡爪牢牢抠住了狼蛛甲壳之间的缝隙,如吸附在人身上的蚂蝗一般,无论猎物怎么挣扎都纹丝不动,还将装甲一块一块撕开,不断扩大伤口。

  “胜负已分!”

  所有考生紧紧攥住的手都松了开来,掌心凉飕飕的。

  当狼王跳上狼蛛背后的一刹那,就代表这场精彩绝伦的盘肠大战进入尾声。

  八足形态的战兽最害怕来自上方的攻击,因为结构的限制,翻身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

  “三分五十七秒。”

  朱月琴冷冷扫了一眼时间,对其余两名主考官,淡淡说道。

  “少阳,赢了!”

  深海大学的考生欢欣鼓舞,向江少阳发出祝贺。

  江少阳却是眉头微皱,脸上流露出淡淡的失落。

  这样的胜利,纯粹是战术上的胜利,依靠的是狼王晶脑内存储的数千种战术选择。

  而狼蛛作为一种全新的改装战兽,李耀给它设定的战术肯定极少。

  一遇到突发情况,就不知所措,无从应对了。

  “胜之不武啊。”

  “这样的胜利,可不是我想要的!”

  江少阳心中满是遗憾,长长叹了一口气,暗暗道。“真希望再给李耀几天时间,让他搜集大量蜘蛛类战兽的战术,稍加改动之后,导入狼蛛的晶脑,一定能大大提升狼蛛的实力。”

  “或许那时候,我们才能痛痛快快地战一场吧!”

  他忍不住扫了李耀一眼。

  却发现在无数人的叹息声中。李耀双臂环抱,脸上无悲无喜,嘴角却是微微勾起,神色很是轻松。

  这样的态度,令江少阳心中猛地升起了一抹不祥的预感。

  再看场上,狼王已经顺着晶磁炮撕裂的位置,将狼蛛背后的装甲完全撕裂,露出一个触目惊心的伤口。

  各种符阵和部件全都暴露在狼王的獠牙之下!

  “吼!”

  狼王张开血盆大口,一团橘红色的火球在喉咙深处飞速膨胀。火焰灵能疯狂肆虐的声音,像极了妖兽的咆哮。

  这是最后一击!

  所有人都屏息等待着,狼蛛支离破碎的结局!

  就在这时——

  “当啷”一声,似乎是在高强度的厮杀中,超出了金属疲劳的极限,狼蛛圆滚滚的腹部再也支撑不住,和头胸部脱开,掉落在地上!

  “质量太差了吧?”

  所有考生都错愕至极。

  虽然是临时拼凑出来的改装战兽。质量肯定不如原装货那么稳定,但是在战斗中。一个重要部件居然会自行脱落,自行……

  自行脱落!

  不少心思灵动的考生纷纷发出惊呼。

  他们赫然嗅到了一缕阴谋的味道。

  三名主考官,亦是瞪大了眼睛,他们都看出来,这并不是意外,而是狼蛛主动将腹部弹开。就像狼王将晶磁炮弹开一样。

  在战场上,这种主动脱离只意味着一件事——战兽要开启全新的战斗模式!

  “不好!”

  江少阳的脸色一片煞白,双手不可遏制地颤抖,喉结上下滚动,想要朝狼王声嘶力竭地呐喊:

  “跳下来!快跳下来!”

  来不及了。

  狼王的全部灵能。都涌向喉咙深处的火焰符阵,转化成炙热的炎流。

  正是警惕性和防御力最弱的时候。

  从狼蛛胸腹部的后方,原本连接腹部的口子中,猛地刺出了一根类似蝎子尾巴的武器,在半空中灵活无比地晃动了一下,狠狠扎进狼王的屁股,深深插了进去。

  后方,永远是战兽最脆弱的部位。

  蝎尾上闪耀着橘红色的光芒,灵能如潮水般不断向前方涌动,在狼王体内形成一道狂暴的炎流,把五脏六腑统统焚烧殆尽,最后烧穿了狼王的两枚晶眼,黑洞洞的眼窝中喷涌出了跳跃的火焰。

  “啪!”

  蝎尾直接将狼王抡了起来,重重砸在一块巨石上,发出震耳欲聋的爆响。

  亦像是一柄千斤巨锤,狠狠轰击在所有人的心上。

  “这,这是——”

  狼蛛瞬间从猎物变成猎手,挥舞着八根锋利的步足向狼王的残骸扑去,展开血腥的虐杀,构件和晶石漫天飞舞,狼王支离破碎。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不知所措。

  这样的强度,这样的灵活性,究竟是用什么材料打造?

  李耀怎么可能在十个钟头之内,用维修车间中的普通材料,打造出这样一件凶悍绝伦的武器?

  “这不是我凭空炼制出来的新武器。”

  面对众人迷茫的眼神,李耀解释道,“这是我用幻狼的脊椎骨改造的。”

  “我重新设计的结构,是模仿蜘蛛类妖兽的形态,并没有使用脊椎骨的必要,干脆将它改造成了尾巴,在近战中加强对身体上方的保护。”

  “除此之外,因为狼蛛并没有明显突出的头部,所以我把原本安装在幻狼喉咙里的火焰符阵,也转移到了尾巴的末端。

  “一旦刺入敌人体内,从内向外发动攻击,直接焚烧五脏六腑,比从外面烧进去,更加致命。”

  他的解释,令所有人哑口无言。

  深海大学一方,也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刚才还兴高采烈的考生们,一个个都像是放光了血,拔去了毛的公鸡,再没有半点光彩。

  只有扩音符阵中,仍旧传来一阵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异响。

  “咔嚓咔嚓。嘶啦嘶啦。”

  这是狼蛛正在进食的声音。

  ……

  入夜,军方招待所。

  连续二十多小时的疲劳轰炸,所有考生都筋疲力尽,神魂消耗极大。

  再加上考试结果和他们的身份信息,还要上传到协会去加以认证,才能颁发证书和徽章。

  所以。考生将在这里休息一晚,等明天上午获得了正式的注册炼器师徽章之后,再回到各自的城镇。

  那时候,他们就成为受人尊敬,前途无量的注册炼器师了!

  “呼——”

  军绿色的大床上,李耀四仰八叉地躺着。

  一天一夜的考试,的确令他有燃烧殆尽之感,身体极度疲劳。

  大脑却像是针扎一般,不是痛苦。而是兴奋。

  “成功了!”

  “老爹,我成功了,我成为了注册炼器师!”

  “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我会和导师一起完全玄骨计划,炼制出可以量产的玄骨战铠,然后我还会炼制更加强大的法宝和晶铠,一步一步,向最强炼器师的巅峰进军。打败深海大学,探索浩瀚星海中的无穷奥妙!”

  正在畅想美妙的未来。外间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开门一看,正是江少阳。

  他头发蓬乱,肤色灰暗,一双眸子却猩红如血。

  李耀第一次看到他时,那种孤高冷傲的气质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有若实质的疯狂。

  他手中拎着一个大壶,是家庭装的柠檬茶饮料,这一壶足足十斤,已经少了一大半,剩下三四斤在壶里乱晃。

  “你也睡不着。还想来比划比划?说吧,怎么来!”

  李耀十指交叉,发出“噼噼啪啪”的爆响。

  虽然身体极度疲劳,但是炼器师之间的对决,特别是和江少阳这种同龄人中的顶尖高手,李耀是不会拒绝的。

  江少阳却摇了摇头,声音沙哑道:

  “不用比了,至少此刻,我不如你。”

  “我只是有几个问题,想请李师兄指点一下。”

  江少阳的导师江圣,和李耀的导师元曼秋,是真正的师姐弟关系,所以他们两个之间,也可以用师兄弟来互相称呼。

  不过江少阳称呼李耀为师兄,显然对今日一败心服口服,承认李耀技高一筹了。

  李耀却没那么多想法,他对江少阳的实力还是非常认可的,难得同龄人中能找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他也有意结交一番,当下往里一让,咧嘴笑道:

  “别说指点不指点的,咱们两个的实力其实不相上下,两台战兽也是各有千秋,如果再比一场,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如果是炼器术上有什么问题,拿出来大家一起探讨研究,当然热烈欢迎。”

  “不过,你拎着这么大一壶茶干什么?”

  江少阳提起柠檬茶,晃了一晃,面无表情道:

  “今日之战,是我人生中最惨痛的一次失败,败得彻头彻尾,败得体无完肤,败得刻骨铭心!”

  “我决定借酒消愁,大醉一场,来宣泄无比痛苦的情绪。”

  “不过身为一名炼器师,我又不能让酒精麻痹了我的大脑和双手。”

  “所以,只好以茶代酒,一醉方休。”

  李耀无语,愣了半天道:“那我陪你喝两杯吧,我这里还有半包花生米,三根火腿肠,要不要?”

  “也好。”

  李耀取来两个一次性纸杯,两人斟满,就着花生,一饮而尽。

  “好酒!”

  江少阳的双眸,红得更加浓烈,仿佛要滴下血来,狠狠咬了一口火腿肠,道,“淡淡的酸涩,正合我此刻的心境!”

  “大哥你这本来就是柠檬茶好吗。”李耀心中默默道。

  “李师兄,有一件事我怎么都想不明白。”

  江少阳将纸杯往桌上重重一磕,认真问道,“你只有十个钟头,还要进行大量的维修和改装,怎么可能设定出那么多的战术,化解了我的每一次攻击?”

  “按照狼蛛的表现来看,你在一两个钟头内,至少设定了数百套战术,才能应付如此激烈的战斗。”

  “这是连筑基期炼器师都无法办到的事情。”

  “李师兄,你是怎么办到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