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二百三十七章 销魂蚀骨

第二百三十七章 销魂蚀骨

  血刀战铠,一百二十四年前定型,专供炼气期修真者使用的入门级晶铠,以势大力沉,结构坚固而著称。

  然而经过岁月的流逝,这台粗壮的晶铠表面,也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锈迹,结成锈壳。

  乍一看去,就像是被赤红色的苔藓覆盖。

  一般的除锈手法,很难在极短时间内,将这么厚实的锈壳,全部除去。

  李耀十指微微弯曲,轻轻放在血刀战铠的胸部装甲上。

  宛若一阵微风拂过,十指轻巧地弹动着,就像是在拨弄一具精致的古琴。

  随着十指的弹动,他的表情也从庄严肃穆变成了沉迷陶醉。

  十指微妙的触感,将血刀战铠的内部结构全都反馈到了他的脑海之中。

  配合着刚才仔细研究过的结构图和保养手册,一切都了然于胸。

  旋即,十指弹跳的速度和力度都在瞬间提升了上百倍,从抚弄琴弦变成了狠狠的敲击!

  晶铠表面,如同万千玉珠砸落,砸出了“啪啪啪啪”的脆响。

  血刀战铠,剧烈颤动起来。

  李耀将周身灵能都缠绕于十指之间,释放出强大的灵能闪电,狂轰滥炸。

  灵能如涟漪,在战铠表面不断扩散。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随着十指狂戳,灵能荡漾,涟漪所到之处,厚实绵密的锈迹,竟然自动剥落,轰散,震开,如天女散花般,飞扬起来!

  不出五分钟,血刀战铠最外层的锈壳。就被李耀完全粉碎,不翼而飞!

  虽然战铠还是黯淡无光,关节和缝隙中仍旧残留着不少锈迹。

  至少可以拆卸开来,进行更细致的保养作业了。

  李耀微微一笑,双手运转如风,先将血刀战铠头部的一百零七个构件拆解下来。统统丢进了一个金属打造的大水桶中。

  在他陷入沉思的那段时间里,训练营的工作人员拿来了大量的保养工具和材料,其中也包括不少现代修真界使用的保养油。

  这些保养油,或是从妖兽身上提取,或是人工合成的,各有妙用,能够针对不同材料,进行全方位的保养。

  李耀还嫌不够,在仔细分析了保养油的特性之后。利用《藏锋七法》中记载的古方,调制出了几十种专属于他的秘油。

  他将七种秘油按照最精确的配比,倒入大水桶中。

  轻轻一晃,七彩缤纷都交融在一起,变成一种暗金色的液体,散发出一股类似牛奶的异香。

  李耀将黯淡无光的构件,轻轻滑入暗金色的秘制保养油中。

  随后,将双手也伸了进去。

  低吼一声。李耀的双手高速震荡起来!

  暗金色秘油的表面,顿时泛出一圈圈诡异的涟漪。

  “咕嘟咕嘟”。无数小气泡冒了出来!

  在看不见的油液底部,暗流移动,一道道漩涡因为李耀的双手震荡而产生,不断冲刷着晶铠构件!

  李耀看似一动不动,却是将灵能提升到了极限,浑身上下。每一条肌肉、血管、神经,都在为双手的疯狂震荡提供能量。

  还要时不时地震荡大脑,抵御乱衡铁的侵袭。

  不出三分钟,他的衣服就被汗水浸透,湿哒哒地贴在身上。将每一束肌肉的颤抖,勾勒得一清二楚。

  五分钟后,李耀如释重负地喘了一口气,将一枚构件从保养油中捞了出来,放在灯光下面仔细观瞧。

  经过他两道除锈工序的处理,原本锈迹斑斑的构件焕然一新,最细微的锈点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散发出了晶莹剔透的光芒。

  仿佛刚刚从炼器炉中出来,还带着一丝最新鲜的热度。

  不过在构件表面,仍旧残留着一道比头发丝还细的划痕。

  大约是在某一次战斗中,被妖兽的爪牙刮擦,所留下的痕迹。

  除锈,打磨,上油,再打磨,再上油。

  不少关键构件,还要经过灵能的反复温养,才能重新组装到一起。

  无比繁琐而枯燥的工序,在普通炼器师看来,或许是非常头疼的麻烦。

  而在李耀眼中,却是一场最精彩,最有趣的游戏。

  他一丝不苟,全神贯注,乐在其中。

  这些报废晶铠,全都是一百年前的经典法宝,分别包含近战、远战、轻型、重型等等六七个类别,总共二十一种不同的型号。

  以往李耀只是在晶铠杂志上看到过简单的介绍,连结构图都很少见到。

  此次不但看到了结构图和保养手册,还能随心所欲地触摸、拆卸、探索和组装。

  对他这个法宝狂热者来说,简直像是老鼠掉进了米缸。

  茅锋和许老,都把保养报废晶铠当成了一项十分艰巨而痛苦的折磨。

  殊不知在李耀眼中,这却是天大的奖赏!

  虽然这些晶铠的关键部位,以及天材地宝炼制的装甲,都被拆除,只剩下一副框架。

  但正是如此,李耀才能尽情领略到晶铠的本质之美。

  框架结构,是一台晶铠的基础。

  框架没有搭好,就像是一个人的骨头都长歪了,就算往上面堆砌再多的天材地宝,也是无济于事。

  这些经典晶铠的框架,堪称完美。

  在李耀眼中,透过斑斑驳驳的锈迹,能看到一副副惊心动魄,美不胜收的风景。

  或者凝重,或者灵动,或者迅猛,或者诡秘,各种不同的框架风格,令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如饮美酒,妙不可言。

  如果说,一开始他满脑子盘算的念头,还是尽快完成工作,在总教官茅锋面前狠狠出一口恶气。

  那么在完成了第一台血刀战铠的保养作业,让这台腐朽了几十年的晶铠重新散发出凌冽的杀气,傲然挺立于黑暗之中时,他就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彻底抛到了一边。

  茅锋是谁,他已经忘记。

  自己在什么地方,似乎也无关紧要。

  每一个脑细胞,都被无比奇妙的晶铠世界占据,李耀脑子里只有晶铠,晶铠。晶铠!

  他甚至希望时间能流逝得慢一点儿,最好是让他在这座宝库中待上几年,指尖滑过晶铠表面的每一秒钟都是那么**蚀骨,他还要好好享受。

  说来奇怪,越是想让时间流逝得慢一点儿,他保养晶铠的速度却变得越来越快。

  一开始,要耗费足足一个钟头,才能将一台晶铠完全拆开。

  到后来,所有晶铠的结构图和保养手册。都被他完全嚼烂,吸收,融会贯通。

  将一台晶铠拆卸成不可分割的构件,只需要几分钟,如庖丁解牛,不费吹灰之力。

  而在没日没夜的保养过程中,李耀也学到了浩瀚如海的知识。

  就像是一条干瘪的水蛭,依附于晶铠世界的血管之上。狼吞虎咽,疯狂吸收。最后变得亮晶晶,圆滚滚,吃得肚皮都快撑爆。

  最初,他学习的是晶铠框架的构造,以及关节之间的连接方式。

  随后,他开始思索轻型和重型、近战和远战晶铠之间。在框架构造上的差异。

  接下来,他又对不同铠匠的制铠风格产生了兴趣。

  就算都是重型近战晶铠,可是出自不同铠匠之手,其风格也大相径庭,同一个位置。往往存在着截然相反的设计思路,却都能自圆其说,发挥出神奇的效果。

  最后,他又对导致晶铠报废的致命伤,产生了兴趣。

  每一种型号的晶铠,都有自己的弱点,并不存在完美无缺的晶铠。

  而在战场上,一旦弱点被妖兽找到,就很容易一击毙命。

  因此,不少相同型号的晶铠,致命伤都是在同一个部位。

  李耀将计算力飙至极限,通过每一处伤口的细微差异,尽情畅想着当年在战场上发生的一切,以及自己是否能做出改进,从框架设计上,就避免致命伤的发生,至少是掩盖住弱点,降低伤害。

  这些挑战性极强的游戏,占据了他的每一秒钟,令他浑然忘却了时间的流逝。

  直到最后一台晶铠保养完成,他才有些懊恼地发现,时间才过去了四天,二十三个钟头,三十七分,五十五秒!

  ……

  分析室中,总教官茅锋满脸焦躁,来回踱步,不时抬头看一眼墙上的灵子挂钟。

  每次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几秒钟,脸上的光彩就会鲜艳一分。

  “许老,看来这小子是成功了,再过二十分钟,他就熬了足足五天五夜,证明他有实力接受你的统筹特训了!”

  茅锋有些亢奋地说。

  虽然报废晶铠仓库里没有晶眼,无法调取到监控画面,但这小子既然没有主动联络自己,证明他一定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哪怕是满地打滚,痛哭流涕,那也是坚持下来了啊!

  许老稳坐钓鱼台,颇为欣赏地说道:

  “茅锋,看来你这一次,的确是遇到了一个非常特殊的学员,倒也不枉费我这几天,没日没夜地为他设计修炼方案,还调动内营的资源,精心改造出了一批修炼设备了。”

  “许老!”

  茅锋感动了,没想到许老身为内营最强大的筹训师,却为了一个小小的外营学员,付出如此之多的心血。

  许老一笑,道:

  “不用谢我,我和你一样,都有个坏习惯,看到了一个值得培养的好苗子,总想千方百计把他雕琢到最完美的状态,这也算是咱们的职业病吧,哈哈哈哈,时间差不多了,还剩十分钟,准备过去吧。”

  “好嘞!”

  茅锋精神抖擞,正欲开门,微型晶脑却是在手腕上尖叫起来,抬腕一看,刹那间变了脸色。

  “不会吧!”

  茅锋气得鼻子都歪了,“你都坚持了整整四天二十三个钟头五十分钟,只剩下最后十分钟,却要放弃了?”

  无可奈何地开启了通话,光幕中,李耀如死尸般惨白的面孔,以及一双被血丝淹没的眼眸,令茅锋暗暗吃了一惊。

  而李耀接下来一句话,更是令他愣了半天。

  “报告教官,我完成了。”

  李耀意犹未尽地说。

  “完成了?完成多少,二十台还是三十台?”

  茅锋下意识问道。

  “二十台?三十台?当然是全部,一百四十六台晶铠的保养作业啊,不是您让我全部完成之后再联络您的么?”

  李耀十分困惑,璀璨如红宝石般的双眸,不停眨巴着。

  -------------------------

  今天是老牛的生日,等会儿多更一章,给大家高兴高兴。

  大家也多给点儿月票啥的,让老牛也爽爽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