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四百三十五章 不再孤单

第四百三十五章 不再孤单

  不知多久之后。

  李耀觉得自己变成了一枚钻头,在黏糊糊的黑暗中,不断螺旋前进。

  每旋转一圈,就前进一厘米,再旋转一圈,再前进一厘米,就这样一直前进,前进,前进,直到冲破浓稠的黑暗,眼前出现依稀的光明。

  意识尚未完全掌控脑域,耳边先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无数小老鼠在说话:

  “星海帝国的神通,实在太强大了,这座动力符阵使用的符文中,95%我们都已经掌握,但是看人家的立体叠加模型,同样的灵符,同样的能量强度,推动力却比我们的动力符阵强大几十倍!”

  “这些芥子级维修法宝,也很神奇!我们天元界才刚刚开始探索芥子级的奥秘,虽然也可以炼制出比沙子还微小几千倍的芥子级法宝,却是无法在上面镌刻这么多的符阵,令他们拥有如此强大的修复神通!”

  “宝库,这艘火花号,简直是一座无穷无尽的宝库!将它彻底解析出来,至少能把天元界的炼器水平,向前推动三十年!”

  这些声音,在李耀波澜起伏的脑海中,变成一片喧嚣,令他头痛欲裂,根本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含义。

  李耀用力眨巴着眼睛,每一次眨眼,眼前模糊的画面就变得清晰一分,上百次眨眼之后,终于意识到,自己盯着的,是舰桥上方布满裂纹的天花板。

  火花号,依旧存在!

  “我没死?我还在舰桥上?火花号也没有爆炸?”

  一段段画面如鱼儿浮出水面,李耀回忆起了一切。

  他记得越来越多的陨石洞穿了舰桥,和他擦身而过,将主控晶脑彻底洞穿,搅得稀烂。

  他冲着星云风暴和陨石雨不断出拳。却都轰击在真空中。

  直到最后,一枚拳头大的金色陨石呼啸而至,狠狠击中了他的胸口……

  李耀悚然一惊。急忙查看自己的胸膛。

  玄骨战铠已经支离破碎,但胸口的裂纹中蕴含着大量银芒。却是经过了芥子级维修法宝的及时修补。

  胸骨隐隐作痛,肯定碎裂了不少,胸前还有一片触目惊心的淤青,就像是被紫火焚烧。

  李耀大惑不解,金色陨石来势汹汹,破坏力怎么可能只有这么一丁点,连他的身体都无法洞穿?

  真是奇哉怪也!

  胸口的皮肤上,还沾染了不少银色粉末。甚至有一些银色的小碎片,深深扎进了他的胸膛里,幸好入肉不深,倒也不怎么疼痛。

  看上去,就像是有什么银色的金属物体,在他胸口爆裂,帮他挡住了一劫。

  “是聚灵坠,我的聚灵坠不见了!”

  李耀觉得脖子上空空荡荡,伸出一根灵丝感知,一直挂在胸口的一条吊坠。消失得无影无踪。

  三年前,他刚刚进入大荒战院的那一天,超高压缩反应炉鼎测试失败。引发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爆炸,炼器系全体师生几乎都陨落了,连一名鬼修都没有转化出来,现场只剩下一具半融化状态的玄骨战铠残骸。

  但是,李耀却在一年半之后,从晶铠残骸中感知到了诡异的灵能波动,才知道并非所有人都灰飞烟灭,还有一小部分师生在最后关头逃到了反应炉鼎内侧,躲过了神魂俱灭的结局。却也变成了比鬼魂更加诡异的生命形态——虚灵体!

  虚灵体,也就是二维碎片形态的鬼魂。没有意识,没有记忆。唯一拥有的,只是那一点点,永不放弃的执念!

  从那一天起,李耀就对这些虚灵体许下承诺,总有一天,要让他们恢复记忆和自我意识,要让他们想起自己究竟是谁,要让他们从二维展开到三维,从虚灵体重新变成拥有自我,可以修炼的鬼修!

  虚灵体的执念,是玄骨战铠。

  所以李耀就炼制了一枚“聚灵坠”,将虚灵体都藏匿在里面,挂在脖子上,和他一起,驾驭着玄骨战铠,经历一次又一次地战斗!

  虽然在激战中,虚灵体的反应一次比一次强烈,却始终没有出现那关键性的飞跃。

  人死不能复生,神魂消散了再想聚拢,何其难也!

  没想到,却是聚灵坠挡住了陨石,救了他一命。

  只不过里面蕴藏的那些虚灵体,他的老师和师兄们,恐怕都烟消云散,神魂湮灭了吧?

  李耀叹了口气,伸手想要抚摸胸口,却是牵扯到了伤口,忍不住痛呼一声。

  悉悉索索,如小老鼠一样的声音再度传来:

  “醒了!李耀醒了!”

  “太好了,医疗舱还有多久才能修复完毕?”

  “已经修复了65%,不过还有很多符阵没有解析清楚,还要再研究一下!”

  这次,李耀听了个一清二楚,不由毛骨悚然。

  漂流在星海深处,应该空无一人的火花号上,竟然传来了这么多诡异的声音,其中几道声音听上去有些耳熟。

  更要命的是,这些声音的主人,还叫得出他的名字!

  李耀周身顿时渗出冷汗,低吼一声:“谁?谁在说话?”

  “唰!”

  舰桥上大放光明,五团圆滚滚的液态金属,如五头憨态可掬的小兽般蠕动过来,四团小的,将一团体积特别大的拱卫在中间。

  他们原本都是火花号上的芥子级维修法宝,却像是拥有了自己的意志。

  五团液态金属缓缓流淌,分别凸出了一小块,不断拉伸,变成了一层近乎透明的金属薄膜。

  薄膜高频振荡,就发出了人耳可以听到的声音。

  最大那坨液态金属开始“说话”,声音里还蕴含着一丝笑意:“李耀同学,你终于醒了?刚才害怕对你造成更严重的伤害,我们没敢搬动你,怎么样,如果感觉还能行动的话,我们去医疗室吧!”

  李耀越听越觉得耳熟,虽然夹杂了尖锐的金属干扰,但这略带沙哑的声线,他绝对在哪里听到过!

  液态金属又道:“虽然可以和你直接用神魂沟通,但这样做的消耗未免太大了,我们几个的神魂才刚刚从二维形态展开,经不起风吹雨打,所以还是用这种方式和你交流,你可以听懂吧?”

  二维展开……二维展开……

  李耀的眼珠越瞪越大,眼底喷涌着万千闪电,忍不住想要仰天长啸。

  他听出这声音是谁了!

  曾经,无数个日夜,他都通过一段段教学视频,聆听这声音主人的教诲,从声音主人的身上,学到了很多宝贵的知识!

  一道头发蓬乱,双眸通红,每时每刻都在手舞足蹈,如疯子发羊癫一样的身影,仿佛出现在这团液态金属的上方!

  是天元修真界,草根派炼器师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以一己之力,向整个精英派发出挑战,带领大荒战院炼器系,展开玄骨计划,最终以身殉道,人称“疯子”的前任系主任,莫玄教授!

  “老师……”

  李耀眼眶通红,激动万分,“您,您终于从虚灵体的形态逆向展开,变回了鬼修?太好了,实在太好了!”

  “还有我,还有我!”

  四团稍微小一些的液态金属争先恐后振荡起来:

  “我叫史腾飞,原先是大四学生,最擅长动力符阵的炼制和研究!”

  “我叫高扬,也是大四的,最喜欢研究和传送阵相关的一切法宝和神通!”

  “我叫华元甲,我的研究方向是防御法阵和灵能护盾,我的梦想是炼制出天元界最强大的灵能护盾!”

  “我叫熊七力,我探索的是材料学和结构统筹学,说明白一点,就是如何用最合适的材料,最精妙的结构,完成超大型法宝的炼制和组装!”

  “吼吼吼吼,我们四个,就是传说中大荒战院炼器系的四大高手,十年之后,草根派炼器师的四大天王!”

  李耀忍不住“嘿嘿”笑起来。

  “四大天王”这个组合,他也曾经在炼器系的一些笔记和资料中看到过,的确是在他之前,大荒战院炼器系最出色的四名学生,虽然不算全面,但是在各自钻研的领域,都有非常强大的实力。

  正是在他们的辅助之下,玄骨计划,才能接近成功。

  只可惜他们之中,并没有反应炉鼎的专家,最后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没想到他们全都以虚灵体的形态幸存下来,此刻都恢复了意识和记忆!

  纵然身处星河尽头,但是知道还有这么多老师和师兄和自己一起,自己不再孤军奋战。

  这种感觉,实在太好了!

  “李耀同学,谢谢你,真的,非常感谢你为我们,为大荒战院炼器系所做的一切。”

  莫玄教授的金属薄膜,不断振动,郑重其事道。

  “李耀师弟,谢谢你!”

  “虽然在虚灵体的状态中,我们的感知十分诡异,不能时时刻刻都感知到具体的事物,只是偶尔能接受到一些信息碎片。”

  “但是你驾驭着玄骨战铠,在每一次战斗中,那股熊熊燃烧的战意,我们却是可以百分之百感受到!”

  “正是这样的意志,不断滋养我们,保护我们,让我们不至于在时间的流逝中烟消云散,甚至变得越来越强大,越来越清晰!”

  “直到刚才,你的战意,忽然膨胀到了过去的五倍以上,就像是一枚威力巨大的炸弹爆炸,帮助我们,瞬间展开!”

  “四大天王”争先恐后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