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四百六十六章 饮鸩止渴,星流突破!

第四百六十六章 饮鸩止渴,星流突破!

  40%!

  41%!

  45%!

  “灵能护盾的强度回升很快,白泽真的将故障修复了!”白开心不可思议地喃喃自语。~,

  “我就说嘛,白泽可是咱们铠师团当中,熊伯以下最强的炼器师,一定没有问题!”雷大陆哈哈大笑。

  “这样就好,在星流漩涡的加持之下,我们的速度越来越快,即将突破金角号的极限速度!”

  白开心一瞬间恢复了专业水准,在环形光幕上飞快地操作着,“不过我们越陷越深,引力也越来越强,一定要把握好关键的时机,切换方向!”

  金角号如离弦之箭,划出一条惊心动魄的弧线,向星流漩涡的中心掠去,速度越来越快,逐渐化作一道金色流光!

  大量的星辰碎屑和陨石雨轰击在金角号的灵能护盾上,爆发出一道道恐怖的波纹,像是一双手怪手在拼命撕扯。

  代表灵能护盾强度的数字颤颤巍巍,忽而向上蹿升,忽而又向下坠落,在50%上下拼命挣扎。

  “准备改变航向吧,灵能护盾就要坚持不住了。”白开心吞了口唾沫,有些紧张地建议道。

  “再等等!”

  雷大陆的大脸几乎被扭曲成了截然相反的两部分。

  嘴角依旧挂着疯狂的笑意,双眼却是布满血丝,直勾勾盯着光幕上变幻莫测的数据,咬牙道,“残余的灵能和星舰结构强度,都只够我们尝试一次,如果一次无法‘逃脱’,再不会有第二次机会!”

  “现在的速度,还是不够,要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白开心急道:“速度越快,灵能护盾要承受的压力就越大,万一瞬间爆掉。那就全完了!”

  说话间,灵能护盾的强度又提升了2%,艰难回升到了53%!

  雷大陆咧嘴,露出了雪白的牙齿。不再说话,盘腿坐在指挥椅上,直愣愣瞪着光幕,如一尊燃烧的雕像。

  ……

  灵能护盾舱内。

  李耀啐了口黑血,第九次携带大量的法宝构件。潜入冷却池深处。

  他的神念如涟漪扩散,潜入每一座符阵和每一枚法宝构件中,甚至顺着发生器荡漾到了星舰之外,仿佛自己就变成了金角号的灵能护盾,苦苦抵御着陨石雨和星辰碎屑。

  灵能护盾每经受一次轰击,发生器上的所有防御符阵都会骤然闪耀,李耀的脑域就像是被烧红的铁锤狠狠砸了一下,疼得龇牙咧嘴,痛不欲生。

  眼睛、耳朵和鼻子里都流淌出了蜿蜿蜒蜒的血水,一遍遍干涸。又一遍遍流淌,如脸上妖异的纹身。

  皮肤一次次皲裂,又一次次愈合,肌肉枯瘦如柴,全靠超负荷的强化药剂和锁心花支撑。

  饮鸩止渴,李耀这种做法纯粹是饮鸩止渴!

  若非他的身体远远比一般修真者更加强横,神魂也无比坚固,早就爆体而亡,或者神魂湮灭了!

  一**星流漩涡的侵袭之下,李耀逐渐支撑不住。

  四肢百骸先是火烧火燎。随后一片麻木,最后干脆感知不到,若非眼睛还能看到四肢的动作,简直要怀疑自己的神魂是否脱离了躯壳。被星流漩涡捕捉,拉长成了一条几十万公里长的盘旋细线,不住坠落,坠落,向着真灵聚变的核心坠落……

  这种感觉,并不难受。如火如荼的痛楚,不知什么时候,被温暖舒适的暖意取代,有一个念头如妖异的火花在脑中跳跃,让他就这样放下一切,投入到真灵聚变的怀抱之中。

  恍恍惚惚中,李耀眼前出现了一张英气勃发的面孔。

  丁铃铛笑嘻嘻地看着他,毫不掩饰嘴角的嘲讽,仿佛在说:“这样就爬不起来了?真是差劲!”

  然而那双淡红色的双眸,却是散发出比星辰更加瑰丽的光彩,又像是在说:“站起来啊,我相信你不会这么轻易就被放倒,我们再打一场!”

  这是他和丁铃铛较量时,经常会看到的表情。

  而每一次,不管再疼再累,他也的确会咬牙站起来,令丁铃铛伪装出来的不屑,统统化作不可思议的惊讶!

  那是他感觉最“爽”的时刻。

  “一秒钟,再坚持一秒钟,或许一切都会不同!”

  “我一定会回到天元界,回到丁铃铛的身边,一道小小的星流漩涡,挡不住我!”

  ……

  天元界,大荒北部,无星之夜,废墟战场。

  遍地尸骸,血流漂杵,铺天盖地的兽潮都化作了残肢断臂,堆砌成一座座狰狞的山头。

  “她,她还未死!”

  “火焰魔女还活着!”

  “怎么可能!一个晚上,整整三波兽潮,包括七名高级妖将!”

  “她,她——”

  一队联邦军士兵,小心翼翼地靠近那座最高的山头,这座山头是由几头十几米高的生化战兽堆积在一起组成,在一头生化战兽的头颅上,卓立着一套猩红如血,浓烈如火,被七条火焰蛟龙包裹,尽管支离破碎,却是气势强大无匹的晶铠!

  这具晶铠的双臂,都经过特殊强化,比寻常晶铠的腰杆都要粗壮,双臂上镌刻着无数道火焰流纹,缠绕交错,在双拳上汇聚成了两朵冉冉绽放的红莲。

  士兵们屏住呼吸,充满敬畏地看着这具晶铠的主人,这个在最近几个月内如火山爆发一般奇迹崛起,成为天元修真者最疯狂筑基修士的火焰魔女!

  “哗啦!”

  见到援军到来,赤色晶铠摇晃了两下,终于颓然倒地。

  “你没事吧?”

  士兵们大惊失色,两名医疗兵急忙上去,七手八脚地拆开了晶铠面罩,准备好了医疗药剂。

  面罩之内,丁铃铛面无血色,呼吸微弱,却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深邃的夜空,仿佛从无尽的黑暗中看到了一缕微光,嘴角勾起了淡定的笑意。

  “没事。”

  丁铃铛闭上眼睛,微笑道。“我还要等一个人从星海深处回归,在那之前,我绝不会有事!”

  ……

  冷却池中。

  李耀不知道坚持了多少个“一秒”,晶铠片片碎裂。却是被他的灵能吸引,吸附在他身上,甚至因为高温,嵌入血肉之中。

  足够普通修真者使用一年的强化药剂,都被他吞噬一空。

  用来锁定神魂的锁心花。也被他嚼了个一干二净。

  周身肌肉全部枯萎,一条条粗大的筋络暴突于皮肤之上,一缩一胀,无比狰狞。

  就在这时,从真灵聚变的最深处,一道上万公里长的炎流旋臂,夹杂着数以亿万计的星辰碎屑,猛然伸展开来,爆发出堪比太阳耀斑的能量!

  尽管旋臂距离金角号还有好几千公里,但最前方的光焰。却是如一只铺天盖地的巨掌,朝金角号镇压过来!

  轰!

  一瞬间,金角号的灵能护盾就像是阳光下的肥皂泡,拼命颤抖,即将崩裂。

  李耀如五雷轰顶,晶铠完全爆裂,化作晶莹剔透的碎片,露出了干瘪枯瘦的身躯。

  青紫色的筋络之中,却是隐隐流动着一缕缕的金芒,流转的速度逐渐加快。

  在对抗骸骨龙魔时。李耀为了将神魂燃烧到极限,曾经不顾一切地吞下了大量的流明晶。

  除了一小部分被当场吸收之外,剩下的流明晶残渣全都积郁在他的四肢百骸之中。

  流明晶是“晶髓中晶髓”,蕴含无比庞大的灵能。按照正常修炼手段,恐怕十几二十年都未必能被他完全吸收。

  然而,在真灵聚变的强大压迫之下,处于生死关头的李耀,每一颗细胞都被求生本能的驱使,疯狂刺激、吞噬这些流明晶残渣!

  李耀就像是被两名绝世高手夹在中间。外面是狂暴无匹的星流漩涡,体内则是几十枚流明晶接二连三的爆发,两股能量螺旋交织,在四肢百骸中横冲直撞,将他的经脉不断拉伸、拓宽、强化,最后竟然凝聚成了一股股液态灵能,如山洪暴发般,冲上大脑!

  一瞬间,李耀的大脑仿佛沉浸于一处灵能丰富的温泉中,无边痛苦一扫而空,每一个脑细胞都在酣畅淋漓的吮吸中,羽化重生!

  “突破了!”

  “竟然在这样的关头,突破到了筑基期高阶!”

  李耀欣喜若狂!

  筑基期和炼气期最大的不同,就是可以将灵能高度压缩成为液态,来滋养修真者的身体。

  筑基期初阶,灵能只能滋养肌肉和骨骼。

  筑基期中阶,灵能可以滋养筋络和血管,这也是李耀不怕脑血管爆裂的原因。

  筑基期高阶,灵能可以直接冲入大脑,滋养脑细胞,令修真者的思维更加敏捷,五感更加敏锐,计算力更加强大,为今后的修炼之路打下基础,这就是“筑基”二字的真正含义!

  “不,不对,不是筑基期高阶,而是——”

  李耀感到,周身灵能在涌入脑域之后,和脑细胞发生了奇妙的变化,每一个脑细胞都像是一个小宇宙缓缓旋转,灵能在其中流转一圈之后,再度涌出,顺着脊椎骨一路向下,直到尾椎骨都感觉酥酥麻麻,隐隐胀痛!

  这是筑基期巅峰的征兆!

  星流漩涡和流明晶的双重高压之下,李耀不但一口气突破到了筑基期高阶,而且隐隐摸到了筑基期巅峰的门槛!

  尾椎骨的隐隐作痛,那就代表着在脊柱的末端,一个全新的器官正在孕育当中,这就是人类的第二大脑!

  一旦第二大脑开始成长,那就是传说中的结丹境界,所谓的“丹”,就是这第二大脑!

  一旦第二大脑完全成形,蕴藏于人类细胞深处,亿万年前先祖的力量就开始觉醒,那就是强大无匹的元婴境界!

  元,就是元始,代表着最初的力量,远祖的力量!

  婴,就是这第二大脑刚刚觉醒,如初生赤子一般懵懵懂懂的状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