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四百八十七章 甘拜下风

第四百八十七章 甘拜下风

  “这里二十三柄战刀和巨剑,全都是按照空山论剑的标准流程,予以标准化的损坏和腐蚀,所有破旧和损伤都相差无几,大家可以按照自己擅长的种类,选择其中一件。 ”

  屠永清道,“不过咱们不是正式比斗,用不着那么认真,那就不使用任何工具,仅凭这池塘中的清水,还有池塘边的青石,来打磨维修,以十分钟为限,看谁能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修复的程度又最高,如何?”

  “请,请!”

  由谢安安担任裁判,所有人都选择了一柄残破不堪的兵刃。

  李耀也随意选了一柄链锯剑,不过手上又大又笨拙的灰色手套,却是一直没有取下。

  旁人也不在意。

  炼器师对于双手的保养,都是特别注重的,大赛在即,很多炼器师都会用秘法来保养双手,众人之中,也有三五个都戴着手套,里面涂抹着滋润的药膏。

  只不过大家的手套都薄如蝉翼,不会影响双手的活动,是价值连城的精品,甚至是祖传的法宝,当然不会像李耀那么粗陋蠢笨了。

  “开始!”

  谢安安开始计时!

  一时间,剑戟竹林中仿佛有千百道冷风吹过,竹叶乱晃,如刀剑交击,只听到一阵“沙沙沙沙”之声。

  众多炼器高手面前的残破兵刃,全都拔地而起,在他们周身缭绕,旋转。

  众人有心卖弄,各显神通。

  有人只用灵丝,就摄来了几十枚青石子,互相撞击,研磨成了粉尘,就以这青色粉尘,化作一道旋风,将兵刃包裹其中,细细打磨。

  有人一声唿哨,池塘中立刻荡漾出了道道波纹。一道道水流如蛟龙出水,倒卷上岸,渗入法宝的缝隙之中。

  有人手速奇快无比,双手化作一团灰雾,瞬间将法宝拆卸成最基本的构件,随后双手如拨弄琴弦一般,上下翻飞。法宝构件亦像是插上了翅膀的妖灵,轻歌曼舞。焕然一新。

  众人脸上,或是专注,或是惬意,或是享受,炼器高手超凡脱俗的气魄,在竹林间慢慢荡漾。

  谢安安却是死死盯着李耀一个人。

  她相信李耀一定会有惊世骇俗的表现。

  然而……

  李耀眉头紧锁,表情认真,甚至认真得有些咬牙切齿。

  戴着蠢笨的灰色手套,他的动作一丝不苟。完全按照最标准的打磨和维修流程,小心翼翼地将法宝构件一个个拆卸下来,用青石和池水仔细清洁,打磨。

  最标准,也就是最普通,没有任何出乎意料的地方。

  以寻常炼器师的标准来说,他的速度并不慢。

  但是在这些一流高手中。却是略显笨拙,有些跟不上节奏。

  可以看出,想要强行跟上众人的节奏,对他来说真是一件无比艰巨的事情,短短两分多钟,他已经脸色铁青。冷汗直冒,肌肉扭曲,呼吸急促,表情痛苦。

  五分钟后,虽然动作还是一板一眼,身上的破衣烂衫,却是被汗水濡湿。一束束青筋,从脖子和额头上蹦跳出来。

  哪怕一个圈外人都可以看出,他已经拼尽全力,达到极限。

  谢安安困惑到了极点。

  “打磨法宝,是一名炼器师的基本功,以李耀师兄在报名时的惊人表现,怎么会这么吃力啊?”

  “难道他故意藏拙,准备到空山论剑上再一鸣惊人?”

  “也不像啊,看他满头大汗,表情狰狞的模样,明明是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七分钟后,龙云心行云流水的动作,戛然而止,素手轻弹,满手灰尘随风而去,双手又如玉石般一尘不染。

  一柄锈迹斑斑的链锯剑,在她神乎其技的打磨维修之下,焕然一新,浅浅插在泥土中,虽然无风,却是轻轻颤动,发出若隐若现的龙吟。

  龙云心扫了李耀一眼,烟波流转,淡淡一笑。

  七分半之后,所有炼器师都陆续完成自己的作品,一道道锋芒,在剑戟竹林之间激荡。

  唯有李耀,依旧咬牙切齿,青筋交错,十分专注地琢磨着。

  见他如此认真,众多炼器师倒也不好意思打断,彼此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直到十分钟的最后一秒刚刚走完,李耀才完成了最后一座符阵的打磨,疲惫不堪地交出了自己的作品。

  却是可以看出,虽然他的链锯剑也焕然一新,但是和众人打磨的刀剑一比,却是稍稍黯淡了一些。

  特别是和龙云心这样的高手相比,还是少了那么一点点的“精神”!

  李耀深吸一口气,静默了十秒钟,才稍稍恢复过来,目光在众人的作品上停留片刻,略显疲惫地一笑,道:“我输了,大家的作品,都比我要高明。”

  李耀如此谦逊,搞得这些世家子弟都有些不好意思,纷纷生出一种欺负小朋友的罪恶感。

  是啊,自己出身炼器世家,自幼得到最专业的修炼,一双手都是各种天材地宝泡大的,人家不过是一个二流铠师团里的炼器师,说不定连正规的炼器修行都没有接受过,能够隔着一层厚厚的手套,在十分钟内完成维修,已经很不容易了!

  自己超过人家一点点,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有什么可骄傲呢?

  “李兄的手速虽然慢了一点点,不过看得出来,每一个环节都丝丝入扣,相当认真,很不错!”

  “李兄戴着这双大手套,是在保养双手吧?那就是还没发挥出全部实力喽?等三天之后,脱下手套,我相信李兄的手速至少可以再提升30%以上,说不定有机会杀进前五百名!”

  “李兄打磨的这柄链锯剑,除了还欠缺一点点‘精神’之外,也找不到太多缺陷了!”

  “别的不说,光是看李兄在打磨维修之时,全神贯注,拼尽全力的姿态,就知道李兄是一个真正醉心于炼器之道的人,有这样的道心,终有一日。会成为超一流炼器师的!”

  李耀暗暗感叹,这些世家子弟,除了炼器手段高明之外,人品都还不错,可以时常交流切磋。

  只可惜自己实在有事要办,不能再耽搁下去,只能再三抱歉。先行离去。

  望着李耀匆匆离去的背影,来自东明罗家的胖子罗东感叹道:“要论神通。咱们这些世家子弟当然都各有奇功绝艺,不过这些来自民间的普通炼器师,还真有股子拼劲,他刚才明明支撑不住,好几次都快昏死过去,却还是咬牙挺了下来,最终完成的作品,竟然还不错!”

  屠永清点头道:“铠师团出来的炼器师,常年在星海各处闯荡。理论未必有多么扎实,技巧也未见得高明,但经验和毅力方面,的确有过人之处,此君虽然算不上是一流高手,但是‘二流好手’这四个字,勉强也当得了!”

  龙云心轻轻一笑。道:“好了,客人已经走了,接下来开始真正的比斗吧!咱们打磨出来这些刀剑,表面上看可是不相伯仲,还要比较一下威力,才能分出高下啊!”

  “好!”

  “好!”

  众多世家子弟双眼放光。兴致勃勃。

  谢安安却是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龙云心诧异道:“安安,你要去哪里?”

  谢安安犹豫了一下,道:“李耀师兄的身体好像不太舒服,我去看看他有没有事,毕竟明天我就是他的接待员,要是他有什么闪失。总不太好。”

  不等龙云心回应,谢安安就大步追了出去。

  李耀脚步很快,谢安安紧追慢赶,十几分钟之后,才重新看到了李耀的背影。

  谢安安心底的狐疑,就像一个越吹越大的气球,快爆炸了。

  “一个对法宝结构图了如指掌,计算力高到离谱的怪物,却是既不擅长理论,实际操作也稀松平常?太古怪了吧!”

  “可是看他的样子,并不是故意低调,的确是咬牙切齿,青筋暴跳,汗都流了三大桶呢!”

  “难道他只是对法宝结构图特别有天赋,别的技巧都是一窍不通?”

  谢安安大步流星,有心想追上去,但李耀却像是一尾泥鳅,在人群中窜得飞快。

  又追了十几分钟,他们却是来到了空山域的一处普通住宅区。

  空山域和别的碎片世界一样,也是修真者和普通人混杂。

  无论修真者还是普通人,都要吃饭。

  要吃饭,居住区旁边就有热热闹闹的菜市场。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在菜市场里摆摊贩卖的点心小吃,又新鲜,价钱也会比较低一点点。

  谢安安看到,李耀就在一处小摊上,买了一大摞韭菜饼,还有一袋早上卖剩下来的凉豆浆。

  又在一处肉摊上,买了半块生猪肝,请老板剁碎了。

  “他想干什么啊,有资格参加空山论剑的炼器师,不会这么穷吧?”

  谢安安越来越好奇,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李耀后面,七拐八弯,进了一处老旧的居民区,见他找了一处荒草丛生的小花园,在地上一屁股坐了下来,也不摘手套,大口吃着韭菜饼。

  李耀吃得很快,市井街巷里最粗劣的饼子,却像是什么珍馐美味,三两口就是一张,连豆浆都不怎么就,片刻之后,一摞饼子都被他风卷残云,吃了个精光。

  将豆浆一饮而尽,李耀拍拍肚皮,又揭开了包着碎猪肝的油纸包。

  “生吃猪肝,对修炼很有帮助么?”谢安安躲在角落里,心跳如鼓,觉得李耀所做的一切,实在太古怪了。

  李耀将猪肝放到了一边,准备摘下手套。

  “这双笨笨的灰色手套里,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谢安安隐隐觉得,自己即将看到惊心动魄的一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