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五百五十三章 狂熊少年

第五百五十三章 狂熊少年

  “好像用力过猛了。”

  这副全新造型,是李耀日夜不辍,不断冥想铁神严霸传授给他的灵种,揣摩亿万年前那些洪荒凶兽的霸道野性,逐渐改变自身气场,慢慢打磨出来。

  不过看上去,却更像是一头人形凶兽啊!

  铁原人可不是茹毛饮血的野人,他们有着高度的文明,自己的演技,有点儿飙过头了。

  不过仔细一想,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与其假装成一名炼气士,被人家三言两语就问出跟脚,倒不如索性就伪装成一个在荒原上流浪多年的野人好了。

  荒原上有很多危险的植物,吃下去之后能毁掉人的声带,令人说不出话来。

  还有很多妖兽的毒液,亦能够令人的神经退化,剥夺语言能力。

  孤身一人,在荒原上挣扎十几二十年,不会说话,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这样的身份,疑点当然很多,但是总比假扮成一个半吊子炼气士要好得多,毕竟自己对炼气士的规矩一无所知,随便几个来回就会被问出破绽。

  接下来,就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李耀准备先冲着烟柱比较稀疏,也比较细的方向挺进。

  相信那里应该是一处规模比较小的炼气士聚居点,高手的数量不会太多。

  到了小型聚居点,就可以观察炼气士对自己这个身份的反应,进一步搜集情报,特别是关于那座漂浮着无数烟柱的大城。

  等到他搜集了大量情报,确定那座大城中的炼气士,不会像烈日部落那么狂躁,再做下一步打算不迟。

  主意打定,李耀关闭镜面光幕,连带着微型晶脑一起,收回乾坤戒。

  这是他最后一次使用乾坤戒。

  这天晚上,他就像是野兽一样。在陨石山上找了一条缝隙勉强存身,只是将枭龙号释放到了山顶的树梢之间,监控四周环境。

  随后就半闭着双眼,在一呼一吸之间。体悟着亿万年前洪荒凶兽的狂野力量。

  明天,他就准备进入西南方向八十多里处,一座小村落。

  白天枭龙号侦察的结果,这座村落的规模不大,最多数百人口。不太可能全都是炼气士,危险性应该不高。

  就在他冥想到半睡半醒之间,却是被一阵刺耳的轰鸣惊醒。

  枭龙号监控到,在陨石山的另一侧,有一辆真气战车呼啸而至!

  “是烈日部落的追捕者?”

  李耀一个激灵,浑身汗毛炸立,无声无息地在岩缝中弓起了腰。

  螳螂妖兽的前肢,已经被他打磨到隐隐发光,表面还淬上了一层从腐蚀荆棘根系里压榨出来的毒液,散发出一缕淡淡的腥气。

  李耀将螳螂战刀倒提在手中。通过枭龙号的视角仔细观察,却发现真气战车来自和烈日部落完全不同的方向,而且风格上也有极大差异。

  这种真气战车,更加粗糙,笨重,四周镶嵌着一圈妖兽骨骼和甲壳,前方还支楞着一根巨大的兽角,像是从犀牛类妖兽脑袋上采集下来,涂装也不是烈日部落的红色,而是暗沉沉的黑色。

  如果说。烈日部落的真气战车,是一头燃烧的猎豹;那么这种真气战车,就像是一头暴怒的黑熊!

  真气战车后面,两根排气管冲天而起。足足有三米多长,朝着天空不断激射真气,排气管的口子上,似乎还加装了噪音法宝,发出雷鸣般的爆响,明明只是一辆单人战车。动静却像是一趟老式列车轰隆驶过!

  两根排气管,同时也是旗杆,两面巨大的战旗,在狂风中猎猎作响。

  战旗之上,是一个狰狞的熊头,咬着一柄染血的战刀。

  “这是狂熊会的战徽!”李耀喃喃道。

  狂熊会和烈日盟一样,也是天圣城六大宗派之一,实力还隐隐在烈日盟之上。

  上一次在长生殿的运输船上,皇甫十一等人就让手下假装成狂熊会的铠师来“营救”李耀,却是被他一眼识破。

  “烈日部落和烈日盟的战徽一样,现在这辆真气战车上,又出现了狂熊会的战徽,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仔细看去,跨坐在这辆长度超过六米的钢铁巨兽之上,不断催动真气激荡的,竟然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

  他的身形有些消瘦,神色却颇为狠厉,脑袋上扣着一顶杂色的熊皮毛,肩膀上挂着两片用熊掌炼制而成的护甲,爪牙闪闪发亮。

  战车左侧斜插着一柄斩马刀,右侧却是挂着一柄比他人还大些的长柄流星锤,在狂飙突进中“叮当”乱响,撞出了一蓬蓬的火花。

  少年身后空空如也,再没有第二名炼气士,他竟然是孤身一人,在这夜半三更之时,驰骋于危机四伏的荒原之上!

  隐隐还有什么东西,在少年身后的荒漠中紧追不放,沙地上隆起了一条长长的土龙,随后又崩塌下去,变成一条数米深的沟壑,仿佛下面的沙土都被某种东西给掘散了。

  “哧!”

  少年驾驭着真气战车,划出一道弧形烟尘,兜了个大圈之后,居然全力加速,朝着原路,也就是对他紧追不放的那个东西,猛冲过去!

  “轰!”

  少年前方的沙地之中,突然窜出一道黑影,两支铁钳的长度超过一米,尾巴比李耀的腰还要粗壮,尾巴尖上戳着一根明晃晃的毒针!

  “帝王沙蝎!”

  李耀脸色一变。

  这是他在铁原星上遇到过最凶残的妖兽之一。

  一身铠甲如钢似铁,刀枪不入,尾巴上的毒针可以激射而出,只要擦破半块皮,三秒钟之内就会令人完全麻痹。

  铁钳一张一合,力大无穷,连震荡战刀都能轻易格挡住,还拥有在沙地中隐匿潜行的神通,速度奇快无比!

  唯一的弱点,就是尾部毒针激射而出的瞬间,它身体中间的甲壳连接处,会稍稍张开一道缝隙。暴露出致命的核心。

  这是李耀用玄骨战铠严重损坏,才换来的宝贵经验。

  连李耀都不敢轻易招惹帝王沙蝎,这名少年却是迎面冲撞过去,“轰”一声巨响。真气战车前面的冲撞角,深深刺入了帝王沙蝎的甲壳之中,居然一下子将帝王沙蝎给顶翻在地!

  少年早在冲撞之前的刹那,就抡着斩马刀和长柄流星锤高高跃起,周身真气激荡。无比轻盈地落在了帝王沙蝎腹部,斩马刀往身后一背,双手抡起长柄流星锤,朝帝王沙蝎腹部狠狠砸去!

  “不会吧,才十二三岁,就已经达到了炼气期十几层?这是什么怪物!”

  李耀看得眼珠凸出,差点儿没惊叫出声。

  少年一连串行云流水的动作,却是以一阵火花四溅和刺耳的噪音告终,帝王沙蝎的腹部甲壳同样极为坚固,就像是重重叠叠的盾牌焊接在一起。根本不是一柄流星锤就能砸破。

  眨眼功夫,少年就被帝王沙蝎猛地掀了下来,激烈的厮杀,令四周风沙狂卷,一人一兽,都被黄沙笼罩!

  不出三分钟,先是少年的长柄流星锤被远远抛出黄沙,随后自己也像是断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来,还未落地,已经将斩马刀抄在手中。无比凌厉的眼神,死死盯着对手。

  少年赫然变成一个血人。

  浑身上下遍体鳞伤,简直找不到半块好肉,特别是左肩甲上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差点儿没将他整条左臂卸下,如此重伤,换成是星空中的成年修士,都未必承受得住,少年却是面不改色,两道粗壮的眉毛。几乎要碰撞到一起!

  李耀暗暗今天,像是一条在岩缝中潜行的毒蛇,悄无声息地滑动着。

  “我是狂熊部落的巫马炎!我是熊无极的义子!我是真正的铁原勇士!我才不是天上那些胆小鬼,孬种和懦夫!来战吧,你这头臭虫!”

  少年挥舞战刀,喊叫声中,却是隐隐夹杂着一丝颤音,似乎受了莫大的委屈,情绪很不稳定,随时都会哭出来。

  李耀暗暗思索着少年的话,狂熊部落,那么和狂熊会真的有些渊源了?

  他潜行过去的速度,并不因思考而缓慢一分,也不因少年情绪失控,刀法紊乱,血流如注而加快一分。

  因为,帝王沙蝎的警惕性极高,最细微的蛛丝马迹,都会被它察觉,一旦它潜入地底,进入蛰伏追杀,李耀都没有把握能全身而退,更别说救人了。

  少年的鲜血,在斩马刀上蜿蜿蜒蜒,几乎将刀身都染成红色,一声狂吼,再度冲入沙尘之中,却是又在十几秒之后,被远远弹飞,一声脆响,连斩马刀都断成了两截!

  帝王沙蝎也窜出沙尘,朝少年飞扑上来!

  就在它高高举起尾巴,射出一根毒针的刹那,李耀如一道闪电,从黑暗中猛地窜出!

  左手的螳螂战刀朝毒针激射而去,将正对着少年心窝而去的毒针磕偏了方向,右手的骨锤则是在帝皇沙蝎脑袋上狠狠一砸,顿时砸了个粉碎,只剩下半根锋利的大腿骨还抄在手里,像是一支中空的匕首。

  “唰!”

  这支“匕首”精确地刺入了帝王沙蝎甲壳之间,唯一一道缝隙,深深扎进身体中央的毒腺。

  “哧!”

  一道墨绿色的毒液,从中空的大腿骨中激射而出,犹如一道腥臭的喷泉,凌空爆开。

  -----------

  发现老牛有点儿给自己挖坑了。

  以前每天两更的时候,偶尔三更,就理直气壮可以要票了。

  最近爆发过几次五更,这几天都是三更,倒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了,哈哈哈哈。

  新地图,新势力,老牛还要仔细琢磨一下后续发展,大家见谅啊,有各种票票的话还是投点儿吧,月票,推荐票啥的,老牛来者不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