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守住野蛮

第五百五十四章 守住野蛮

  李耀一脚将少年踢飞,自己也一股骨碌滚开。

  毒液溅射到地上,发出“嗤嗤”的响声,坚固的岩石都被腐蚀出了一个个触目惊心的窟窿。

  帝王沙蝎痛不欲生,尾巴乱拍,满地打滚,就是无法将背后的中空腿骨拔出来。

  毒腺好似它的心脏,毒液就是它的生命精华,喷涌了足足三分钟,势头渐渐减弱,帝皇沙蝎无力地瘫软下去,死透了。

  李耀一跃而上,拔出半截染毒的大腿骨,这可是用来炼器的好材料,不能浪费。

  少年一屁股坐在地上,惊魂未定地喘息了三分钟,才从濒临死亡的震撼中慢慢挣脱出来。

  注视着李耀的眼神,满是感激和崇拜,还带着一丝丝的迷茫,不明白为什么李耀仅仅用了半截骨刃,就将这头大家伙给解决了。

  李耀抽了抽鼻子,脑中瞬间闪过十几套搜集情报的方案,从帝王沙蝎背后一跃而下。

  人还在半空,脑中忽然警铃大作,“轰隆”一声,下方的沙地中,竟然又窜出了一头体型稍小,淡红色的帝王沙蝎!

  李耀的瞳孔骤然收缩!

  该死,竟然是一公一母,两只帝王沙蝎同行!

  帝王沙蝎是独行妖兽,除非交配,否则是绝对不会结伴狩猎的。

  偏偏自己倒霉,遇上了两头正处在交配期的帝王沙蝎!

  雌蝎虽然体型较小。但速度更快,而且毒液更加致命!

  “有没有搞错!”

  “是否在星空激战中把所有运气都用光了,怎么最近老是出这种状况!”

  眼看帝王沙蝎明晃晃的大钳子朝自己拦腰扫来。临时改变方向已经来不及,李耀只能怒吼一声,挥舞着半截骨刃,加速冲了过去!

  ……

  “大叔,撑住,不能死!”

  李耀恍恍惚惚,觉得自己就是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小舟。

  还是船壳打碎。船舱灌水的那种。

  过去几个钟头发生的事情,变成了斑斑驳驳的碎片。在一副副残破的画面中,他浑身浴血,用一记“虎蹴击”将帝王沙蝎的半根铁钳硬生生折断,又咬牙扛住了它的一记毒刺攻击。将铁钳刺入它的甲壳缝隙之中,好歹结果了这只臭虫。

  之后的事情,就记不太真切,他好像被这个名叫巫马炎的狂熊部落少年一路拖曳,来到了一处山洞之中。

  巫马炎还采集了大量的植物,揉搓出汁液敷在他的伤口上,又拿出一些异香扑鼻的药剂灌到他嘴里。

  伤口还是火烧火燎,又红又肿,高高隆起。仿佛被剧毒的蜈蚣爬过一样。

  李耀有些想笑,自己在面对金丹强者风雨重之时,都游刃有余。掌控住了大半局面。

  今天面对两头小小的臭虫,却是弄得这么狼狈。

  “中毒了。”

  “帝王沙蝎的尾部毒针中,含有神经毒剂,换成普通修真者,一针下去,至少要躺十天半个月。”

  “就算是我。运转全部灵能来修复,至少都要一天。才能将神经网络完全修复。”

  “不过,总算活下来了!”

  “还有什么,尽管放马过来吧,已经这么倒霉了,还能倒霉到什么程度!”

  李耀恶狠狠地想,脸上满是狰狞。

  却听狂熊少年巫马炎又惊又喜道:“大叔,你醒了么,太好了,你一定要坚持住!我已经向家里发出了求救烟花,很快就会有人来救我们了!”

  “我的义父,是狂熊部落的族长,铁原六部第一勇士熊无极!我妈,更是狂熊部落最好的大医!等回到飞熊城,一定能治好你!”

  李耀瞬间惊呆。

  “狂,狂熊部落的族长,铁原六部第一勇士?”

  “不是吧!”

  “来头这么大,实力一定强到离谱,肯定比那个燕赤火要厉害多了!”

  “飞熊城?难道就是那座终日烟柱不断,规模浩大的炼气士大城?”

  李耀眼前一黑,差点儿没一头栽倒。

  他原本的计划,是先在荒原外围的村落和小镇打转,试探一下炼气士对自己的反应。

  他可没有准备好一上手就应付“铁原六部第一勇士”这种段位的对手!

  第一勇士啊!实力没有炼气期一百重,至少也有八十重吧?若是瞧出破绽,还不打个喷嚏就把他震死!

  可是体内蝎毒未除,手脚软绵绵没有半点儿力气,连落荒而逃都办不到。

  李耀在心里把狂熊少年巫马炎骂了个狗血淋头,你说你好端端待在飞熊城里,没事儿半夜跑出来杀什么妖兽啊!

  事到如今,也无可奈何,他只能强迫自己进入深度睡眠状态,调动每一个细胞深处的洪荒原力,尽快修复受损的神经网络。

  之后,他断断续续,醒来过好几次。

  第一次,是被一连串闷雷般的轰鸣吵醒。

  那架势,仿佛有一万头钢铁巨兽聚集在荒原上开演唱会。

  少年巫马炎手舞足蹈,高声叫道:“熊爸!熊爸!我们在这里!”

  李耀感觉到,有一团绝强的气势,硬生生挤进了山洞。

  这一处山洞的规模并不小,但这个“熊爸”仿佛是个顶天立地的巨人,还在七八米开外,就给李耀带来了强烈的压迫感。

  李耀心惊肉跳,他还没有准备好和“铁原六部第一勇士”正面交锋,干脆再次强迫自己进入深层睡眠,继续疗伤,好歹先避开这个“熊爸”!

  第二次醒来,却是被震醒的。

  这时候,他们已经置身于荒原之上。正在晨星的陪伴下赶路。

  李耀搭乘的,是一台巨大的六足爬行真气机械,就像是放大了亿万倍的蜘蛛。六条反关节长腿都是用钢铁炼制而成,上面镶满了寒光闪闪的铆钉。

  组成躯干的,是两个圆形的巨大舱室,足以容纳数十人,两侧见缝插针,炼制了二十多座炮塔,全都是口径超过半米的重型真气炮。

  二十名肌肉油光发亮的彪形大汉。分别站在舱室的两侧,每一个人面前。都戳着一根布满孔洞的中空铁管。

  铁管两侧还有两个稍稍凹下去的手印,可以供他们双手放置。

  铁管一直延伸到了钢铁蜘蛛后方的动力室。

  这些彪形大汉,就像是划龙舟的船员,在最前方一名鼓手的爆裂敲击之下。十分有规律地发出“吼!哈!”之声。

  随着叫声,体内真气激荡,顺着手掌激射而出,轰入中空铁管之内!

  这些彪形大汉,竟然都拥有至少炼气期十层的实力!

  二十名炼气士爆发出来的真气,通过中空铁管,传送到后方的动力室,再经过一系列复杂的分配和增幅,又输送到了六条反关节肢体中。驱动钢铁蜘蛛前进,速度丝毫不比真气战车慢。

  偶尔还能利用喷气原理,高高跃起。瞬间跨越上百米距离,有什么沟沟坎坎,丘陵小山,全都一跃而过。

  这种真气机械,和修真界现在流行的晶脑、晶石体系截然不同,充满了粗粝野蛮之感。却是另有一股铁骨铮铮,蛮不讲理的暴力美感。

  遥想一万年前。大黑暗时代末期,人类刚刚发掘出古修世界的遗迹时,就是首先炼制出了这样的真气战兽,并且挥舞着用真气加速的刀剑,去和妖兽抗衡,令人类文明再度崛起!

  原本以为,只有在博物馆里才能见到真气机械,没想到自己竟然有幸躺在上面。

  对一名法宝迷来说,这也算是意外之喜。

  只是,钢铁蜘蛛的速度虽快,却是没有半点儿缓冲和减速的设备,悬挂要多刚就有多刚,每一丝颠簸和震荡,都一丝不差地反馈到了李耀的屁股上,差点儿没把他的屁股震烂了。

  钢铁蜘蛛上的炼气士们,却像是习惯了大风大浪的老水手,在强烈的颠簸之下,亦是纹丝不动,好似几十根粗大的铆钉,深深钉在上面。

  李耀只觉天旋地转,忽然又听到最前方传来隐约的争吵。

  其中一个声音又尖又利,像是巫马炎:“我才不是偷偷跑出去!我是出去猎杀妖兽!我已经炼气期十一重了!我不是小孩子,更不是来自星星上的孬种!我要证明给大家看,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铁原勇士!我要参加天劫之战!我要和熊爸一起对抗天劫!”

  接着,是另一个深沉,沙哑,如巨熊低吼的声音:“你不是小孩子,却连累别人身受重伤!”

  巫马炎顿时无语,沉默了半天,才有些心虚地说:“熊爸,这个大叔没事吧?他好厉害,明明才炼气期十三四重的样子,居然赤手空拳,就凭半截骨头棒子,干掉了两头帝王沙蝎!”

  “熊爸”道:“他受伤很重,又中了蝎毒,换成一般人早就死了!不过他很强壮,真的非常强壮,身体居然在慢慢恢复!看他身上纵横交错的旧伤疤就知道,不是那么容易死的!”

  李耀暗暗松了一口气,听上去,对方还没发现什么破绽,更没什么敌意。

  至少,暂时没有。

  他再次进入深度睡眠,全力以赴疗伤。

  第三次醒来时,他们已经来到了一座巍峨的大城之下。

  整座大城,都被几十米高的城墙围住,用青石垒砌的城墙一直延伸到浓雾之中,李耀完全看不出城墙有多长,粗略估计,一面的长度至少在几十公里。

  朝阳的映照之下,城墙泛出金属般的光泽,每隔十几米就有一座巨大的防御符阵,上面还残留着无数的破损和裂纹,经过反复修补,又被再次打破,像是经历过无数次惨烈的攻城战。

  凑近一看,在纵横交错的破损之间,还有很多歪歪扭扭的大字,像是有人用刀剑镌刻上去的,每一个字的直径都在一米以上,笔迹各不相同,深浅不一,有些字都被风雨侵蚀,斑斑驳驳,至少是数百年以前就镌刻上去。

  李耀扫了几眼,牢牢记住了其中两行张牙舞爪的大字。

  第一条写着:

  “是男人就冲上炼气期一百重!筑个鸟基!结个毛丹!凝个鬼婴啊!”

  第二条很古老,已经被岁月侵蚀成了两道淡淡的白印:

  “就算,我们无法守住人类的文明。”

  “至少,我们可以守住人类的野蛮!”(未完待续)<!--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