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六百一十四章 实话……实说?

第六百一十四章 实话……实说?

  李耀嘴角的笑容瞬间凝固,鼻尖涌出了一滴亮晶晶的冷汗。

  “沙蝎,事到如今我也糊涂了,你就在问心台上,大声宣布自己是铁原人吧!”

  石猛吼叫道,“只要你证明了自己的清白,我们狂熊部落哪怕战到最后一人,都会竭力支持你到底!”

  “没错,只要你通过问心台的测试,证明自己真是铁原人,我们巨斧部落同样会相信你说的每一句话!”

  “银月部落也是一样!”

  “天狼部落也是一样!”

  六大部落的精锐勇士,纷纷聒噪起来。

  两名身穿斑斓羽衣的羽蛇部落祭司跳上问心台,开始操纵法宝,对李耀比划了一下:“请!”

  李耀仰着脖子,看着苍黄的天空,深深、深深吸了一口气,脑中一瞬间转过了上万个念头。

  “要不要用谐音冒一下险?反正‘天元’和‘铁原’听上去也差不多嘛,说‘我是天元人’的话,说不定就能蒙混过关!”

  李耀一瞬间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开玩笑,问心台的核心,可是星海帝国时代的军用测谎仪,直指神魂深处,怎么可能被谐音这种雕虫小技欺骗?

  李耀心思电转,终于攥紧双拳,满脸纠结道:“我,我不能说!”

  “什么!”

  石猛倒吸一口冷气,“你还是不敢?你不是铁原人!”

  羽蛇族长柳眉倒竖,如乌鸦般怪叫:“你不是铁原人!”

  燕赤风尽量克制着眼底的一抹得意,冷冷道:“他当然不是铁原人,早说了他是飞星奸细!”

  “不是这样的!”

  李耀额头青筋乱冒,瞳孔深处的委屈几乎要化作泉水喷涌而出,挥舞着双手,声嘶力竭道,“我,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算真正的铁原人,这亦是我身上最大的秘密!”

  “然而我非常肯定确定一定。我绝对不是飞星人!”

  羽蛇族长奇道:“不是飞星人,就是铁原人!什么叫你不确定自己是否‘真正的铁原人’?”

  众目睽睽之下,李耀表现出了无比挣扎的痛苦,悲愤之中隐含着哀怨,哀怨之中,又显出一丝落寞和黯然。

  他仿佛和整个世界都格格不入,一边苦笑。一边喃喃道:“诸位,特别是狂熊部落的兄弟们。实在抱歉!”

  “有很多事情,我一直没向大家坦白,在我身上,的确隐藏了一个极大的秘密,令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算什么人了!”

  “我曾以为,只要我像一个真正的铁原勇士那样厮杀,和大家并肩作战,去和天劫抗衡。我就能够得到大家的承认,把我当成一个真正的铁原人!”

  “呵呵,我错了,错得厉害!”

  “无论我做了什么,无论我杀了多少天劫异兽,无论我流了多少血……我恐怕,永远都无法成为一名真正的铁原人!永远!”

  “可是。我对天发誓,我不是飞星人,绝不是!”

  石猛完全闹糊涂了,又上前一步,急得大叫:“沙蝎,你究竟在说什么啊。我完全不明白,你有什么秘密,快说啊!”

  李耀凄凉一笑,身形摇摇晃晃,几乎支撑不住,要从问心台上摔下来。

  刚才那番话,像是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他一边摇头,一边喃喃道:“没用的,无论我现在说什么,大家都不会相信,只是将我当成一个骗子而已!”

  “呵呵,不能怪大家,全是我咎由自取,谁叫我身上有这么多的疑点,又岂是在天劫之战中流了区区一丁点的血,就可以完全洗刷的?”

  一番话说得众人面面相觑,不少炼气士又想到了天劫之战中李耀无比悍勇的表现,不由低头,心中暗道:莫非我们错怪他了?他真有什么难言之隐?

  羽蛇族长沉声道:“沙蝎,你不要拖延时间,反正不是飞星人,就是铁原人!既然你说自己有什么苦衷,不确定自己是否真正的铁原人,那你就坐到问心台上,说一句‘我不是飞星人’,也是一样!”

  “倘若问心台证明了你所言不虚,那时候,你再说出自己的身份、来历,大家自然就相信了,是不是?”

  此言一出,不少炼气士纷纷点头:

  “没错,不是飞星人,就是铁原人,你先证明自己不是飞星人,然后再慢慢讲你的来历,再复杂的故事,总能理出头绪!”

  “是啊,先证明你不是飞星人,别的事情可以慢慢谈!”

  燕赤风皱着眉头,沉默不语,隐隐感觉有什么不妥,却是怎么都想不到漏洞出在哪里。

  李耀吸了吸鼻子,热泪盈眶道:“好,多谢大家给我这个机会,等我证明了自己的确不是飞星人之后,一定将自己的来历和秘密,原原本本告诉大家!然后由大家来判断,我,究竟算不算一个真正的铁原人!”

  说完,李耀大大方方,坐到了黑铁座椅之上,任由两名羽蛇部落祭司,将那顶镶嵌着数十枚晶石,镌刻着无数符阵的铁帽扣在自己脑袋上,又用皮带固定住。

  羽蛇族长拖长了音调,庄严肃穆道:“问心台……启动!”

  随着一阵“嗡嗡”之声,四根从其他重型战车上一路连接过来的粗壮软管,竟然像是拥有生命一般上下舞动。

  海量灵能源源不断输入问心台之中,原本静止的齿轮和绞索全都飞速旋转,排气管冒出了“呼呼”热气,令整座问心台都像是处在云海之中,高居其上的李耀都显出一派仙风道骨!

  “唰唰唰唰!”

  李耀脑袋上的铁帽,符阵一座接着一座点亮,璀璨夺目,像是倒扣着半个太阳!

  李耀眼前,幻象丛生,整个世界都变成一片混沌,荒原和炼气士统统消失不见,唯有一只硕大无朋的眼球,孤零零漂浮在天地之间,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巨型眼球激发出了无比锐利的目光。直接穿透了他的皮肉和大脑,刺向了神魂最深处!

  李耀浑身一哆嗦,那目光仿佛化作了一只冰冷的怪手,在他的神魂深处摩挲着,留下一缕缕冰冷的触感。

  隐约听到羽蛇族长高声叫道:“沙蝎,你可以说话了!”

  李耀强忍着神魂深处的不适,双拳攥紧。挺直腰板,声音如春雷炸响。斩钉截铁道:“我不是飞星人!”

  “轰隆!轰隆!”

  问心台内部发出了复杂的机械运转之声,最深处的测谎仪核心构件更是飞速旋转,散发出了一圈又一圈的灵能波动。

  四周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死死盯着问心台前方的“真假”二字。

  燕赤风虽然心中笃定,却也忍不住瞪大了双眼,双手微微有些颤抖。

  片刻之后

  “唰!”

  问心台左侧绿芒大盛,“真”字闪闪发亮,光焰甚至喷涌到了三丈开外,在虚空中凝结成了一个巨大的“真”字!

  “是真的!”

  羽蛇族长轻呼一声。“他说的是真话,他不是飞星人!”

  “太好了!”

  石猛和熊真真等狂熊部落炼气士先是一愣,随后欣喜若狂,几乎要蹦跳起来,“沙蝎不是飞星人!”

  “不是飞星人?”

  “沙蝎真的不是飞星人?”

  “怎么回事,燕赤风在说谎吗?不会啊,他有什么理由说谎?”

  其余各部落炼气士纷纷交头接耳。每个人眼里都充满了迷茫,特别是烈日部落的炼气士们,一个个抓耳挠腮,全都傻眼。

  燕赤风像是被李耀一记飞腿,把鼻子都给踢到了后脑勺上,瞠目结舌。恨不得把自己的双眼抠出来,他完全迷惘了:“怎么可能?”

  李耀一把摘下铁帽,霍然起身,居高临下,死死盯着燕赤风,拍着胸膛狂吼道:“燕赤风,我在问心台上证明了自己不是飞星人。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燕赤风彻底混乱,一连后退了几步,眼珠转了一圈又一圈,尖叫道,“你一定是用了什么法宝,骗过了问心台,否则一切都无法解释!你,你究竟是什么来历?为何说自己不是真正的铁原人?你又是从哪儿掌握了那么高明的战甲炼制技术?”

  李耀冷冷看着他,就像是看着一头钉在案板上,待宰的猪狗,淡淡道:“刚才羽蛇族长已经检查过,我并没有携带什么特殊的法宝,倘若你不放心,可以亲手检查,我再测试一次!”

  “不用了!”

  羽蛇族长的脸色十分难看,瞪着燕赤风,一字一顿道,“数千年来,问心台一向是由羽蛇部落掌管和操纵,这既是咱们最大的荣耀,亦是咱们最重要的责任!”

  “既然我事先检查过,那就一定没有问题,谁若是觉得有问题,那就是不相信咱们羽蛇部落了?”

  燕赤风脸色苍白,结结巴巴道:“羽蛇族长,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沙蝎的来历实在太过神秘,一定要问个清楚才行!”

  李耀长叹一声,咬牙道:“这件事,实在是我一生中最大的秘密,原本打死都不说的,可是今天,被逼到这般地步,又事关一个天大的阴谋,没办法,我就实话实说了吧!”

  “却不知道,现在,大家是否愿意相信我的话!”

  “当然相信!”

  石猛第一个跳了起来,怒吼道,“你既然通过了问心台的测试,证明自己绝不是飞星人,那还有什么可说?咱们狂熊部落,绝对相信你!”

  “是的。”

  羽蛇族长道,“身为问心台的守护者,我们羽蛇部落绝对尊重问心台的测试结果,刚才的承诺完全有效,沙蝎,你是我们羽蛇部落最尊贵的客人,我们绝对相信你!”

  其余各部落炼气士纷纷点头,不少人知道自己误会了李耀,纷纷羞愧地低下了头。

  “好!”

  李耀动容道,“那就请大家听一听我的故事,由你们来判断,我究竟是不是一个真正的铁原人!”

  “石猛兄弟,不好意思,很多事情,其实我真的欺骗了大家!”

  “一个多月前,我来到狂熊部落时,被帝王沙蝎蛰伤,暂时失去了记忆,那是真的!”

  “只不过我皮糙肉厚,区区帝王沙蝎之毒,实在没有麻痹我的大脑太久,几天之后,我脑中就不断闪回出了一些过去生活的片段!”

  “我好似盲人摸象,将这些片段一点一滴地整理起来,再加上从狂熊部落学到的很多常识,逐渐分析整理,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过去!”

  “原来,我,我……”

  李耀胸膛起伏,深呼吸了十几次,狠狠一咬牙,大声道,“原来,我极有可能,是由一名飞星人养大的!”——

  今天第四更!十一月完美收官!

  算了一下,十一月总共更新了一百零三章,差不多三十二三万字的样子吧,或许在别人而言不算什么,在老牛来说,却是码字生涯开始之后,最勤奋的一个月啦!哈哈!

  不过话说,这个月月票榜好似被人爆了……还有六个钟头就到十二月底,大家还有富余的月票,多给点儿呗,估计是追不回来了,不过也难说。

  单章就不开了,咱们随缘吧,追得上去最好,追不上去也算了,咱们下个月继续努力!(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