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六百二十八章 开条路,放把火!

第六百二十八章 开条路,放把火!

  “轰!”

  燕西北说到兴奋时,周身缭绕的血焰都像是拥有生命般张牙舞爪,冷不防一团火芒在面前爆开,烧得不少血焰都“吱吱”乱叫。www*xshuotxt/com

  却是巫马炎手持一柄口径粗大的真气枪,狠狠轰出了一枚晶石爆弹!

  “嗯?”

  燕西北眼中凶芒一闪,狞笑道,“执迷不悟,抗拒进化的人,那就统统被淘汰吧!”

  虚空血爪,骤然凝聚,发出凄厉的啸声,朝巫马炎的脑袋抓来。

  巫马炎毫无惧色,一柄比自己人还高的战刀握在手中,一跃而起,朝虚空血爪重重斩落!

  他终究年少,实力只有炼气期十三四重,一刀斩落,虚空血爪毫发无损,反而是自己的战刀,“当啷”一声,从中折断!

  巫马炎闷哼一声,双手虎口爆裂,倒跌回来。

  虚空血爪比他速度还快,闪电般抓向他的头颅,这一下若是抓实,绝对能把他的脑袋活活捏爆!

  千钧一发之际,熊无极霍然起身,将义子一把抄住,拖到身后,双臂交叉,真气狂涌,硬生生挡住虚空血爪!

  “不要,动我的儿子!”

  燕西北淡淡一笑,骤然发力,血爪仿佛化作了一颗红色流星,将熊无极和巫马炎猛地轰出数百米,在地上犁出了一条深深的沟壑。

  两人一连转了几十圈,撞入炼气士战阵之中!

  众多炼气士七手八脚将熊无极扶起来,只见他整片胸口血肉模糊,像是刚刚遭受陨石侵袭般,“呼呼”冒出白烟。

  无论狂熊部落,还是包括烈日部落在内,其余五部的炼气士,甚至连来自大角铠师团的修真者,全都震撼到了极点!

  一缕缕战意,在这群残兵的头顶盘旋,凝聚!

  绝大部分人。都把刀剑和战旗当成了拐杖,互相扶持着,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在一股股无形的力量支撑下。战意共鸣,真气激荡!

  “拼了!和他拼了!”

  “熊族长没有说错,他不是燕西北,他不是人,他是血纹族。血魔!”

  沙玉兰咬牙,滚烫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强迫自己不朝熊无极的方向看上半眼,继续专心致志地为李耀引导灵能,冲击心脏。

  李耀感知到了比刚才更加爆裂的战意共鸣,恍若置身于一片惊涛骇浪之中,再也遏制不住,一跃而起,随手抄起一柄断刀,挥洒出了血色刀芒!

  沙玉兰低呼道:“引导还没有完成。庞大的灵能还在你的奇经八脉,四肢百骸中乱窜,不将他们彻底化开的话,你随时都有爆体而亡的风险!”

  “顾不上了!”

  李耀啐了一口,发现自己的唾沫落在地上,居然窜起了一束小小的火苗。

  舔了舔嘴唇,他也说不清楚自己体内如火如荼,究竟是什么状况,“让我先砍他几刀爽爽!”

  “杀!”

  巨斧族长、羽蛇族长、天狼族长和银月族长,还有几十名尚有一战之力的炼气士一声呐喊。冲了上去!

  “杀!”

  雷大陆、左啸虎、卢电和大角铠师团中还能站得起来的修真者,亦是不顾一切发动冲锋!

  “杀!”

  李耀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烧了起来,和断刀融为一体,变成了一束锐不可当的战火。战甲背后喷涌而出的不是真气,而是橘黄色的尾焰!

  速度飙至极限,整个人化作一道闪耀的流光,冲向燕西北!

  “蝼蚁就是蝼蚁,数量再多,又如何!”

  燕西北一声暴喝。以他为中心,方圆百米内的血焰骤然炸开!从血海中仿佛探出了上百只虚空血爪,呼啸着扑向所有人!

  “噗!”

  李耀只觉胸口瞬间被轰击了数百次,刚刚凝聚起来的真气全部崩溃,倒飞出去数百米,将一辆重型战车撞得深深凹陷下去!

  眼前一片赤红,耳朵里像是养了两窝蜜蜂,除了“嗡嗡”声什么都听不到,足足十几秒钟之后,才勉强恢复视力和听力,发现刚才冲上去的数百人,全都像是被风暴吹了回来,七零八落地散布在战场上。

  大部分人都昏迷不醒,不知生死。

  一小部分还清醒的人,也是遍体鳞伤,血流如注,爬不起来了。

  燕西北冷笑:“刚才三个钟头的激战,已经耗尽了你们的真元,哪怕原本炼气期七八十重的人,在真气耗尽,筋疲力尽的情况下,最多也只能发挥出炼气期十几重的战力而已。”

  “而我这天劫战体,却拥有接近元婴的战力!”

  “你们,又凭什么和我——”

  一个“斗”字尚未出口,燕西北的瞳孔骤然收缩,有些诧异地朝左前方望去。

  左前方,一条浑身是血,体无完肤的汉子,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

  铁原六部第一勇士,熊无极!

  燕西北眯起眼睛,爬了过去,摇头道:“没用的,小熊,放弃吧!”

  熊无极站定,深吸一口气,迷离的目光在周围逡巡,寻找着可以当做武器的东西,惨笑道:“所以我说,你根本不是燕老师。”

  “在我最迷茫,最绝望,想要放弃的时候,正是燕老师告诉我,铁原炼气士,强也好,弱也罢,赢也好,输也罢,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生命不止,战斗不息,永不放弃!”

  燕西北眯眼,蝎尾再次高高扬起。

  “熊爸,你受伤了,我来!”

  巫马炎刚才被熊无极一路保护,只是翻了几个滚,并未受伤,他用牙齿从衣服上撕下两缕布条,将双手和断刀死死绑在一起,闪到了熊无极面前,双手高举战刀,死死盯着比他腰还粗的蝎尾,咬牙道,“来吧,怪物,我是熊无极之子,未来的铁原六部第一勇士。巫马炎!”

  “真是父子情深,令人感动不已。”

  燕西北微笑,蝎尾再度化作流光,不是横扫。而是直刺!

  尖锐的毒针直接对准了巫马炎单薄的胸膛!

  巫马炎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吼叫,这一瞬间少年周身激荡的真气绝对不止十五六米,冲天战意仿佛将断刀修复,锋芒更甚片刻之前,狠狠劈下!

  “哧!”

  蝎尾深深刺入血肉。毒针贯通前后,从背后直接戳出!

  “啊!”

  沙玉兰尖叫,泪水狂飙。

  恍惚间,却是发现,儿子就在蝎尾刺来的刹那,被一脚踢开,承受住这一刺的是熊无极!

  这一记直接刺穿了熊无极的左肩胛,他双手死死抱住粗壮的蝎尾,双腿如定海神针般深深插入大地,无论燕西北怎么甩动。一时间竟无法挣脱!

  “不!要!动!我!儿!子!”

  熊无极每吼出一个字,脚下的大地深处就传来一阵震动,散乱的真气,重新聚集起来,如海啸般扩散!

  十米……二十米……三十米……

  熊无极的真气激荡范围,不断提升!

  “小熊,你实在不适合当一个领导者,你太感情用事了,不过是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义子而已!”

  燕西北缓缓转动蝎尾,扩大熊无极左肩上的伤口。

  蝎尾之上。赫然密布着无数倒钩,将熊无极的左肩胛搅了个支离破碎。

  燕西北森然道,“别说只是义子,就算是亲生骨肉。为了整个文明的延续,必要时,也可以牺牲!”

  “在这片黑暗的宇宙中,为了生存,一切都必须精确计算,感情是最无用的东西。进化之后的新人类,没必要保留一丝一毫的感情!”

  “熊爸!”

  巫马炎有些晕头转向,用断刀支撑着想要站起来,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大熊!”

  沙玉兰不顾一切地朝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飞奔过来。

  燕西北扬了扬眉毛,眼底流露出一丝杀意,然而还未等他向两人下手,却是感觉蝎尾之上传来一股不可阻挡的怪力!

  熊无极用血肉之躯,扛着他的蝎尾,竟然硬生生逼迫他向后倒退了三米!

  熊无极的真气激荡范围,还在不断扩大,七十米,八十米,九十米……

  “如果没有感情,人类和石头又有什么区别!”

  熊无极疼得周身每一束肌肉都疯狂抽搐,残破的战甲缝隙中流淌出了一条条血河,每前进一步,都会留下两个鲜红的脚印。

  可就算如此,他依旧硬顶着燕西北,前进!

  真气激荡范围,继续扩大,九十三米,九十四米,九十五米!

  “族长!”

  “熊族长!”

  无数倒在地上,无力站起来的炼气士,死死攥紧了拳头,用力挥舞着。

  就连李耀都不由自主咬紧牙关,攥紧双拳。

  仿佛这样的挥舞,就可以将自己神魂深处残存的所有战意,统统灌注到熊无极身上!

  “我们当然会不断进化,进化得更聪明,更强大,更优秀!”

  “但是每次进化,都是为了保护更多人,让更多人过上更好的生活!”

  “一直以来,我无比疯狂地修炼,让自己变得更强,是为了保护我的家园,保护我的族人,保护脚下这颗星球!”

  “倘若,要牺牲掉我的家园,我的族人,牺牲掉我要保护的一切,才能变得更强,那绝不是我想要的强大!”

  九十七米,九十八米,九十九米!

  在无穷战意的激荡之下,在无数炼气士的共鸣之中,熊无极提升到了五千年来,铁原炼气士的巅峰境界——炼气期,九十九重!

  “轰!轰!轰!轰!”

  燕西北的血焰凝聚成了上百只虚空血爪,狠狠轰击着熊无极的真气,每一次轰击,都会令熊无极身形狂颤,伤口中鲜血狂飙!

  “就算宇宙真如你所说的那么黑暗,我们也绝不会放弃感情,绝不会放弃我们想要守护的东西!”

  熊无极仿佛被一双无形的怪手镇压,腰身伛偻,双膝不由自主地向地面跪去。

  然而这次,无论周身撕裂多少伤口,无论多少骨头折断,无论五脏六腑发生何等严重的撕裂,他都咬牙支撑,绝不屈服,反而还挺直了腰杆!

  熊无极大笑:“在你看来,是累赘和包袱的东西,在我看来,却是前进的唯一动力!我们会背负着这一切,一直走下去,走出这片黑暗森林!”

  “醒醒吧,黑暗森林里是没有路的,我们永远走不出去!”

  燕西北咆哮,天劫战体之上,一根根血管隆起到了蟒蛇粗细,无穷无尽的血海朝熊无极席卷而去!

  “没有路,就开一条路;走不出去,就放一把火,把这片黑暗森林,烧个干净!”

  熊无极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咆哮,真气范围明明已经提升到了极限,却还是在燕西北的血海镇压之下,不断膨胀,膨胀,膨胀,最终——

  真气激荡范围,一百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