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七百零七章 四方暗流

第七百零七章 四方暗流

  未来千年大会场深处,地底数百米,一间布满了晶脑和光幕,发出“嗡嗡”噪声和熏人热气的晶脑控制室里。

  房间一片昏暗,所有光幕浮现的都是萧玄策慷慨激昂的身影。

  他的嘶吼就像是空谷回音,在小小的晶脑控制室里回荡不息。

  “新纪元……新纪元……新纪元……新纪元……”

  萧玄策的义子,“星孩”萧天宝如一座大肉山,堆积在晶脑室中央,面前摆放着六七个大碗,里面摆满了牛轧糖、椰子糖、棉花糖、麦芽糖、水晶糖……

  萧天宝挤眉弄眼,每眨一次眼,都有一颗糖忽忽悠悠地飞到半空中,又飞进他张开的大嘴里。

  “咔吧,咔吧!”

  萧天宝吃糖的速度比普通人吃饭还要快,一边乐呵呵地嚼着,一边帮义父统计所有宗派愿意投入的资源数量。

  一连串错综复杂的数字在他眼底急速闪耀,他脸上流露出了无比享受的神情。

  在他周围,星星点点的光芒犹如金色的萤火虫般不断浮起,互相迸射出华丽的金线,彼此交错,勾连,逐渐组成了一个半透明的立体结构,把他包裹在里面。

  这是一个金色的大脑。

  好似在深邃的宇宙中,由亿万星辰组成的,星星的大脑。

  忽然——

  “爸爸!”

  萧天宝哭丧着脸,“哇哇”哭起来。

  他咬到舌头了。

  ……

  三天后,飞星界边缘,深邃星海中一处不知名的所在。

  黑王焦躁不安地来回踱步,就像是一条落入陷阱的黑色毒蛇,笼罩在黑色面具下面的猩红双眸,仿佛要喷出毒液。

  “整整一个月。你终于回话了,莲王!”

  黑王面前的光幕中,波纹涌动。逐渐凝聚成了一具穿着月白色长袍的虚影。

  这具虚影也和他一样,佩戴着如片片莲花绽放般的面具。只是在面具上方,露出两只又细又长,镰刀般的眼睛。

  莲王轻笑一声:“稍安勿躁,我们不是约好?”

  “天圣城的袭击之后,修真界一定发狂,动用全部力量来搜索我们。”

  “跨星域的长距离通讯,不得不借助灵网,而修真界的晶脑高手众多。很容易顺藤摸瓜,锁定我们的位置。”

  “所以,一个月之内,我们还是不要联系比较好,你这么心急火燎,所为何事?天圣城的袭击,不是很成功?”

  黑王咬牙切齿:“很成功?”

  莲王淡淡道:“当然,我们先是用‘迷雾计划’好好戏弄了一把修真者,随后的天魔降临,是上千年来第一次在飞星界的心脏开花。斩杀了大量结丹和筑基修士,至于炼气期修真者,就更不用说了。”

  “这次行动。极大打击了修真界的威信,在无数修真者和普通人的心底,都种下了怀疑和恐惧的种子,当然很成功啊。”

  “但是我们损失了一名元婴!”

  黑王怒不可遏,狠狠砸了一拳,像是要跨越星河,将莲王的脑袋砸扁,“撤退阶段,就没有联系到幽冥刃。用暗网向他发送讯息,也没有回复。到现在也没有收到他的消息!”

  “而就在昨天,修真界已经正式确认了!”

  “铁原六部第一勇士沙蝎。在和幽冥刃的战斗中,近距离引爆了一台‘炎霸战铠’的反应炉鼎,试图同归于尽!”

  “现在,整个修真界都为这件事疯狂,都把沙蝎当成了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视死如归的真勇士,据说还要在天圣城里为沙蝎树立雕像,好像还要拍成炫光幻影!”

  “该死,那这件事就是确凿无疑的了!”

  莲王淡淡道:“这份报告,我也看了,但是他们并没有找到幽冥刃的晶铠和尸体。”

  黑王瞪眼:“很简单,幽冥刃在爆炸中身受重伤,来不及和我们一起撤退,只能自己藏起来养伤!”

  “但是这都一个多月了,再严重的伤,都该恢复通讯能力吧!”

  “我们早就约好了一些正大光明的暗语,只要他在某些网站留下一些绝对正常的发言,就能让我知道他的情况!”

  “但直到现在,什么都没有!”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他受伤太重,虽然逃出战场,最终还是死了!”

  “元婴,那可是一个元婴!虽然只是元婴期初阶,那也是元婴!”

  “你知不知道,我费了多少心血,花了多少功夫,给了他多少好处,才让这个元婴级数的独行大盗投靠长生殿?”

  “现在,就这么死了,死得不明不白,被一个实力最多结丹期中高阶的小辈干掉!”

  莲王依旧轻描淡写:“往好处想,至少他也干掉了沙蝎,虽然沙蝎的战力最多只有结丹期,但此人阴险狡诈,心狠手辣,又能调动飞星和铁原的庞大资源,绝不可以小觑。”

  “在我心中,他甚至是可以排进前五的心腹大患!”

  “幸好现在,他死了,死得干干净净,一点儿渣都没有留下,倒是让我长长松了一口气。”

  黑王提高了声音:“光是死掉一个沙蝎,又有什么用!关键是,现在修真界启动了‘太虚战兵’计划,要展开全面反击!”

  莲王轻轻一笑:“当然有反击,你不会以为,光靠一次天魔降临,就能把修真者全都吓得跪地求饶吧?”

  “我也知道会有反击,只是没想到他们的反击会如此刁钻,更没有想到,会有‘星脑’这样的东西,能够让废铜烂铁一样的傀儡,点石成金,拥有一定的战斗力。”

  黑王闷闷道,“如果飞星界所有星域,所有的重要贸易路线上,全都布满了太虚战兵,那么星盗的袭扰。和我们的活动,都会遭遇极大的困难。”

  “这几天,我甚至在想。我们跳出来的时间,是否太早了?”

  “嗯?”

  莲王的眼睛变得更细。更长,更锋利。

  黑王道:“战术上,我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截断贸易,偷袭城镇,暗杀修真者,甚至连飞星界的心脏天圣城,都任由我们蹂躏。”

  “但是修真界实在太大。修真者实在太多了,或许,我们低估了整个修真界,太早把自己暴露出来,又太早将修真界彻底激怒了!”

  “战略上,我们是否太过冒进?我们是否应该在黑暗中继续潜伏几百年,再发动比较好?”

  莲王向前探出身子,仿佛要从虚拟光幕中钻出来,探到黑王面前,一字一顿。阴森冰冷道:“你在怀疑我们的道路?”

  黑王身形微晃,暴跳如雷道:“当然没有!修仙者是人类进化的唯一方向,这一点我从不怀疑!”

  “那就好。”

  莲王缩了回去。“无论如何,天圣城之战已经过去,接下来让我们把目光放到蜘蛛巢星上,我们要掌控整个蜘蛛巢星,掌握所有星盗!”

  黑王冷哼一声:“掌控整个蜘蛛巢星?现在蜘蛛巢星已经乱成一锅粥了!白星河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烂泥扶不上墙,放着好好的长生大道不走,注定一辈子当土匪的料!”

  “现在,幽冥刃也死了!”

  “原先。星盗中的三名元婴高手,幽冥刃。风雨重,白星河。我们控制着其中两个。”

  “现在,幽冥刃一死,光靠风雨重这个新晋元婴,就算有我们的支持,要和白星河这个老牌元婴,这个称霸蜘蛛巢星三十年,凶焰滔天,财雄势大的‘星盗之王’斗,也要费一番功夫!”

  莲王道:“蜘蛛巢星,可不止是星盗巢穴这么简单,事关重大,必须完完全全掌控在我们手里!”

  “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干掉白星河!”

  ……

  同一时间,横风星域某一处秘密船坞,火花号再次完成了全新的改装。

  这次改装的目的,并不是提升火力或者速度,而是对主控晶脑进行了全面升级。

  现在,火花号的主控晶脑,比某些可以容纳数千万人口的超级星空城镇的主控晶脑,都要先进,复杂。

  舰桥之上,五名鬼修的躯壳站在一边,他们的本体,芥子级液态金属团,在地上滚来滚去。

  这才是他们最喜欢的状态。

  “他们发现了李耀的晶铠残片,说李耀自爆晶铠死了。”

  “但并不是玄骨战铠,而是一套李耀自己改装的炎霸战铠。”

  “如果李耀真的要最后一搏,肯定是穿上玄骨战铠,就算自爆,也应该是把玄骨战铠爆掉!”

  “所以,李耀还没死,还没死,哈哈哈哈!”

  四团液态金属,兴奋地扭来扭曲。

  “各位!”

  最大的一团液态金属,伸出了两只豆芽一样的手掌,轻轻一拍。

  莫玄郑重其事道,“现在,李耀和我的事先猜测,一件一件变成真实,修真界真的发动了‘太虚战兵’计划。”

  “不管这个计划,是否隐藏着什么后手,我们都要立刻行动起来!”

  “修仙者灭绝人性,他们的理念,和我们背道而驰。”

  “更何况李耀和他们的冲突已深。”

  “一旦被修仙者全面掌控了飞星界,这里的普通人一定惨遭屠戮,我们肯定也会卷入漩涡之中,回家之日,遥遥无期。”

  “所以,无论从大道,还是从利益的角度来说,我们必须和修仙者战斗到底!”

  “三天之后,太虚集团将会开放‘星脑’的原始数据和源神念,这是我们最好的机会。”

  “我宣布,从这一刻起,‘激脑计划’,正式启动!”

  “终有一日,李耀会回来,只希望等他回来的那一天,我们能够提供给他,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