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七百五十八章 白!老!大!

第七百五十八章 白!老!大!

  “萧玄策”三个字,就像是三道惊雷,震得李耀脑域“嗡嗡”作响。

  又像是三道闪电,绞成一股长线,将无数碎片统统串联起来!

  李耀和莫玄教授等人推测“太虚战兵计划”究竟有没有问题时,曾遇到过一个非常纠结的地方,那就是萧玄策的动机。

  按理说,萧玄策已经是飞星界的无冕之王,整个修真界的领袖人物,似乎没有太强烈的动机,要颠覆飞星界。

  光是从“无冕之王”成为“有冕之王”,这种动机未免太过勉强。

  可是,如果萧玄策早在一百多年前就经过“黑暗森林”的洗礼,曾经为了生存,杀死了无辜的道友和普通人,那么……

  李耀瞬间渗出一身冷汗,一切都说得通了!

  白星河将他长时间的沉默当成了怀疑,苦笑道:“你不相信,对不对?的确,没人会相信的!一百多年前,尽管萧玄策还没有冲上元婴期,却也是结丹高手,羽蛇教的长老,修真界中人尽皆知的大侠,行侠仗义,锄j惩恶,古道热肠!”

  “刚刚救起我们的星舰时,或许他也没有任何恶意,那时候以为救援很快就会来到,他甚至无偿拿出他星舰上的物资,供我们使用。”

  “就连我们船上的好几名伤员,都是在他的星舰上接受治疗,甚至是由他本人,亲自消耗灵能来疗伤的。”

  “当时,我父母还赞不绝口,天圣六宗出来的修真者,就是不一样,这才是名门正派的风范!”

  “呵呵,或许后来,我父母的犹豫,也有这方面的因素吧?”

  “只是他们没有想过,再怎么名门正派,再怎么仗义豪侠。一旦陷落到黑暗森林中,就别无选择,只有一个结局。”

  “两个只能活一个,我不杀他。他就杀我,这么简单的两个道理,我父母能想到,萧玄策当然也能想到。”

  李耀深吸一口气,道:“你确定是萧玄策本人?”

  白星河笑得十分苦涩:“当时我已经七岁。又特别崇拜修真界中的豪侠,听父母说他是天圣六宗的高手,自然将他的名字牢牢记在心里,还会记错么?”

  “等我被贩卖到蜘蛛巢星,在暗无天日,机关重重的地下战堡中,我更是无时无刻,不在脑中默念‘萧玄策’这个名字!”

  “报仇!我想为父母报仇!”

  “向萧玄策报仇,就是支撑我在地底的黑暗中,生存下去的唯一动力!”

  “只可惜。呵呵,我走上了一条歧路!”

  “想要报仇,就要变强,可是在蜘蛛巢星上,想要变强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当星盗,当最强,最凶,最狠的星盗!”

  “当了星盗,就要杀人。杀很多很多无辜的人,用无辜者的鲜血,来浇灌自己十恶不赦,灭绝人性的神魂!”

  “随着一次次的劫掠。杀戮和背叛,我越来越强,却也越来越绝望。”

  “因为我发现,我和萧玄策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是不可能比他更强的!”

  “我成为了蜘蛛巢星上人尽皆知的悍匪,萧玄策却是当上了羽蛇教的教主!”

  “我建立了深渊星盗团,开始在蜘蛛巢星上崛起,萧玄策却是成为太虚集团的总裁,掌控大半个灵网!”

  “等我统帅着深渊星盗团,成为蜘蛛巢星上最强大的势力,我自己成为星盗之王,萧玄策已经成为了整个飞星界的无冕之王,修真界的领袖!”

  “哈哈,哈哈哈哈,星盗之王,听起来很威风,很霸气,对不对?可是在萧玄策面前,依旧是一撮微不足道的渣滓,只要离开蜘蛛巢星,就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我又有什么资格,和萧玄策斗?”

  李耀道:“为什么你不说出真相?”

  “谁会信?”

  白星河反问,“当我梳理清楚真相,有能力说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成为了臭名昭著的星盗,没有一丁点的证据,谁会相信我说的话?”

  “说出真相,不会有人相信,却会被萧玄策注意到,让他知道,我就是当年那场灾难中唯一的幸存者!”

  “他一定会千方百计对付我!”

  “他是太虚集团的总裁,大半个灵网都控制在他手里,他想删除什么信息,添加什么信息,伪造什么信息,太简单了!”

  李耀默然。

  这也是他一直没有在灵网上,说出推测的原因。

  只怕,无论他在什么地方发出了“真相贴”,都会在瞬息之间被删除,而他也会被萧玄策顺藤摸瓜给找到!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宁死都不愿意成为修仙者了吧?”

  白星河叹息道:“没错,我对黑暗森林法则深信不疑,但是我的父母,就死在黑暗森林法则之下,我又怎么可能将黑暗森林法则,当成我的‘大道’啊!”

  “只是,虽然我和修仙者为敌,要我投向修真界一边,却也是办不到的。”

  “呵呵,连堂堂修真界的领袖萧玄策,在遭遇黑暗森林之时,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打破修真者的底线,屠杀无辜者。”

  “而在作出一切之后,他还可以掩藏一切,在修真界步步高升,最终成为修真界的领袖。”

  “那么,修真者和修仙者,究竟又有什么不同呢?”

  “或许,善和恶,修真者和修仙者,在黑暗森林中,都是一样的,一样的……”

  白星河的声音断断续续,越来越轻。

  在洪水肆虐和连环爆炸中,两人之间的通讯,逐渐被切断。

  “不一样,修真者和修仙者,绝对不一样!”

  李耀攥紧拳头,也不知道自己哪儿来这么大的嗓门,自从七天前,听白星河阐述了黑暗森林法则之后,一直积郁在内心的火焰,完全爆发,“什么黑暗森林法则。说来说去,也只是柳刺星的一家之言!”

  “我才不相信,这样一个简单的理论,就可以勾勒出整个宇宙的真相!”

  “宇宙。绝不可能如此黑暗!”

  “就算真的这么黑暗,难道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机会吗?”

  “告诉你,白老大,哪怕只有亿万分之一的机会,我。还有千千万万和我一样,真正的修真者,我们会让这片黑暗森林,熊熊燃烧的!”

  通讯频道中传来一阵“沙沙”声,白星河的声音消失了很久,久到李耀以为通讯已经被切断,才传来了星盗之王,最后的声音。

  “祝你成功,真的,祝你们成功。”

  ……

  地下战堡深处。一间空空荡荡的仓库中,白星河身穿血流战铠,肆无忌惮地释放着元婴强者的庞大灵能。

  灵能激荡之下,晶铠表面的血色条纹,有若活物,向四面八方不断激发着沸腾的血气。

  白星河面前。

  白无泪、风雨重、隐雾尊者、黑王夜摩天、黑蛛八刃……上百名星盗和修仙者中的高手,全神戒备,如临大敌!

  就像一群豺狼,围住了一头猛虎,明知猛虎必死无疑。却没有一头豺狼,敢第一个扑上来。

  白星河的目光从众多修仙者身上一一掠过,最后在自己的真传弟子白无泪身上定住,冰冷的头盔下面。发出了低沉的声音:“白无泪,你我之间,已经走到这一步,我只想问你一句。”

  “梦月,是不是你杀的?”

  白无泪沉默片刻,尖声尖气地笑了起来:“没错。你老婆是我杀的!”

  白星河音调不变,平静道:“为什么?”

  “我自问收你为徒之后,没有一丝一毫对不起你的地方,不但教你无数神通秘法,还让你年纪轻轻,就在深渊星盗团中身居高位,简直拿你当亲儿子一样看待。”

  “现在,长生殿势力庞大,你又羽翼丰满,你背叛我,并不奇怪。”

  “但几十年前,深渊星盗团如旭日初升,强势崛起,那时候,你为什么要杀死我的妻子。”

  白无泪冷冷道:“把我当亲儿子?你真以为我是傻子么?”

  “看看你真正的亲儿子白无心,你是怎么对待他的?”

  “你从小就在地底为他建造了一间温室,不让他接触一丁点星盗世界的丑恶,他到十四五岁时,只怕连只j都没有杀过吧?”

  “我呢?”

  “不错,你是把所有神通和秘法都教给了我,却只是把我当成了一个工具而已!”

  “我才六岁,你就教我杀人,我才十一岁,你就教我怎么伪装,怎么谋算,怎么背叛!”

  “呵呵,你怎么不把这些东西交给你真正的亲儿子?你怎么不让你真正的亲儿子,和你一起,一船人一船人地屠杀过去?啊!”

  “为什么杀你老婆?很简单,我嫉妒,我嫉妒白无心拥有的一切,我嫉妒他可以在蜘蛛巢星这片烂泥塘里,清清白白,无忧无虑地长大,像他妈修真世家的良家子弟一样!”

  “这样的日子,是我不曾享受过,亦永远不可能享受到的!”

  “我白无泪得不到的,他白无心也不要想得到,我要毁了他的一切,就这么简单。”

  白星河点头:“明白了,前几十年,我一直以为是仇家觊觎我地下战堡中的秘密,才会*杀梦月,一直弄错了调查方向,始终没往你这条路上想。”

  “不过现在知道,也不算太晚。”

  白星河凌空虚步,仿佛跨越了不存在的阶梯,向上百修仙者*近。

  白无泪脸色大变,厉声叫道:“白星河,事已至此,投降吧,你没机会的!”

  白星河微微一笑,身形骤然消失。

  虚空中传来一声霹雳暴喝:“叫我,白!老!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