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七百五十九章 强盗和狗

第七百五十九章 强盗和狗

  所有修仙者的耳朵都被震得“嗡嗡”作响,仿佛两柄利刃顺着耳道狠狠C入大脑,眼冒金星,幻象丛生,白星河仿佛瞬间化身千万,冲到他们面前,甚至冲进了他们的晶铠里面,和他们脸对脸,鼻尖对着鼻尖。【全文字阅读】

  “啊!”

  不少实力低微的修仙者,明明没有受伤,还是发出无比恐惧的惊呼,对着虚无缥缈地幻象,发动了最强的攻击。

  虚空之中,炸开万道金芒,恍若一百个小太阳冉冉升起,即便死死闭上双眼,都无法阻止白星河锐不可当的剑气,冲破晶铠和眼皮,扫荡他们的脑域!

  风雨重怪叫一声,百面战铠上的每一张青铜鬼面,都睁开了流着血泪的双眼,发出无比凄厉的尖啸。

  刺耳尖啸,化作道道声波,如涟漪般掠过虚空,空气中依稀出现了一道模糊的血影。

  “在那里,截住他!”

  黑王夜摩天冷哼一声,一身黑色晶铠陡然化作一蓬黑雾,而黑雾又在“砰”一声之后,十分诡异地化作了上百头灵气凝结而成的蝙蝠。

  黑蝙蝠铺天盖地,朝白星河所在的位置卷去。

  “轰!轰!”

  上百只黑蝙蝠和白星河的血影死死纠缠在一起。

  两名元婴老怪的正面碰撞,令整个仓库都地动山摇,四壁和穹顶上生出了无数裂缝,大水顺着裂缝激S而入,犹如亿万水剑,乱捅乱搅!

  上百头黑蝙蝠骤然散开,风雨重却是趁机发动了鬼泣长枪,数百鬼面缠绕成了一道锐利的鬼气,激S之下,白星河发出一声闷哼,血影骤然扭曲、撕裂、消散!

  夜摩天和风雨重还来不及喘一口气,几十名修仙者的护卫之后,白无泪忽然发出一声痛不欲生的惨叫!

  众人大惊失色。他们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三名元婴老怪的混战之中。

  没想到白星河一边和两名元婴老怪厮杀,一边还有余力攻击白无泪!

  “假的,是鲜血替身!”

  黑王夜摩天满脸Y沉,直到此刻才发现。刚才和他缠斗了三招的“白星河”,纯粹是由鲜血凝结而成的傀儡,在他全力轰击之下,顿时化作了细碎的血珠。

  真正的白星河,却是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众多修仙者的背后。死死扣住了白无泪的脑袋!

  “咔!咔!咔!”

  超强合金炼制而成的头盔,在白星河手中,就像朽木一样酥烂,被他轻轻一捏,就向内侧压缩。

  白无泪只觉得一条汹涌澎湃的大河,顺着自己的天灵盖,源源不断轰入体内,完全生不出还手之力。

  他的两个眼球,快要被硬生生挤出眼窝,他的惨叫声。比风雨重百面战铠上,数百张鬼面一起发出的鬼哭狼嚎,还要凄厉!

  白星河狞笑:“连背叛都叛得这么失败,留你何用!”

  “用”字未落,猛地发力,掌心仿佛一连打了几十个连环霹雳,“啪”一声,白无泪的脑袋连带着头盔,全被白星河捏成了苹果大小的一团,金属混合着骸骨。血雾飞扬,惨不忍睹!

  无头的腔子在半空中抽搐了片刻,颓然跌入洪水之中,水流湍急。漩涡激荡,很快不知所踪。

  呼吸之间,当着两名元婴老怪的面,以如此酷烈的手段,诛杀一名结丹巅峰修士!

  所有人都被白星河的霸道手段,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血流战铠中。发出了如受伤狮王一般低沉的笑声,“嗬嗬,嗬嗬”。

  白星河的晶铠,像是他的皮肤一样,渗透出了一滴滴鲜红的血珠,灵能蒸腾之下,血珠化作血雾,血雾化作道道血气,向四面八方,伸展出了王者的爪牙!

  “噗通!噗通!噗通!”

  空气中,上百道血气一张一缩,恍若白星河的心脏。

  所有人的神魂,都随着白星河的心跳,一起颤动。

  很快,一道道血气凝结成了一柄柄血色飞剑,缭绕着白星河,缓缓旋转起来。

  “他在……不顾一切地透支生命,燃烧神魂!”

  黑王夜摩天和风雨重都头皮发麻,出现在他们头顶的仿佛不是一名身高两米的修真者,而是一头身高数百米,铺天盖地的鲜血巨人!

  事到如今,无论黑王还是风雨重,都隐隐有些后悔,他们实在不该轻信白无泪的话,被骗到了地底深处。

  若非万不得已,他们实在不想在这样一个狭小空间内,和一名发狂的元婴硬拼!

  “拖住他!”

  黑王夜摩天在通讯频道中,对风雨重冷冷道,同时神念激荡,一道道命令向四周爪牙下达,不动声色地结成战阵。

  “白老大!”

  风雨重会意,色厉内荏地吼叫道,“事已至此,你还挣扎什么,投降吧!”

  “哼,大家都是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凶人,你死到临头,又逞什么英雄!”

  “你和我,都是一样的,没有别无选择,只有投奔长生殿!”

  “在长生大道面前,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

  白星河笑了,伸出右手,叉开五指。

  血流战铠上的一道道血纹有若活物,顺着他的手臂一路蜿蜒,汇聚于手掌之上,凝结成了一把血色战刀。

  从他血管中流淌出的鲜血越来越多,血色战刀也越来越长,战刀表面的波纹,随着他的心跳一起震荡。

  白星河看着刀尖,淡淡道:“我和你,不一样。”

  风雨重大笑:“有什么不一样,难道你杀的人还比我少了么?省省吧!你注定是人人喊打的星盗,死到临头,还想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么?”

  血色战刀的刀尖,在即将成形的修仙者战阵之上,划过一道圆弧,白星河漫不经心地扫了风雨重一眼,撇了撇嘴,道:“我是杀人放火,十恶不赦的凶人。而你——”

  “只是一条狗而已。”

  ……

  甬道快要挖通了。

  李耀几乎耗尽灵能,玄光钻头的体积比一开始缩小了三分之一,他感觉肋骨隐隐作痛,深吸一口气。忽然感应到了地下深处,恍若火山爆发般的灵能波动。

  那是一名元婴修士,透支生命,燃烧神魂,尽情释放一切。绽放出最绚烂的瞬间!

  “白老大……”

  李耀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位星盗之王了,他当然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只不过他把龙王战铠送给了自己,而且……

  忽然,李耀身子一僵,暗暗咒骂一声:“又上当了!”

  “白星河之所以把龙王战铠送给我,还给了我地下战堡的全部地图,包括严心剑的D府所在,随后又奋不顾身地帮我们断后,而在离开之后。还将他和萧玄策的恩怨都说出来……”

  “所有一切,都是为了吸引我去和萧玄策作对,帮他报仇啊!”

  “白星河深深知道,以他星盗之王的身份,就算计划真的成功,他从地下战堡逃生,整合了蜘蛛巢星的资源和力量,也不可能和萧玄策抗衡,反而会以一个大反派的面目,沦为萧玄策胸口的勋章!”

  “所以。他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

  “他知道我还有一个身份‘沙蝎’,掌控着耀世集团,和铁原星也大有关系,能调动大量资源和力量!”

  “他又从玄骨战铠的炼制风格。看出在我背后还隐藏着一个神秘势力!”

  “所以,他办不到的事情,我却有可能办到!”

  “这个老J巨猾的强盗头子,生怕我不上钩,先用龙王战铠和严心剑的D府,来引诱我。让我对他产生亏欠之心,随后又告诉我他和萧玄策的恩怨,顺便揭穿萧玄策的真面目,激发我的正义感。”

  “最后又奋不顾身,牺牲自己,帮我们争取时间,让我又欠了他一次!”

  “娘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我去和萧玄策作对啊!”

  “只要我生出了‘揭穿萧玄策真面目’的心思,蛛丝马迹被萧玄策发现,那萧玄策肯定会想方设法杀我灭口,到时候,我以及我背后的势力,就不得不和萧玄策全面开战了!”

  李耀哑然失笑,白老大就是白老大,竟然在这种时候,还能用自己的生命,布下一个局!只

  不过,这个当,李耀上得心甘情愿!

  “萧玄策,即便一百多年前,在星海风暴之后,你的所作所为都是*不得已。”

  “可是现在,空山论剑的大爆炸,铁原星上无数死者,天圣城的天魔降临……这一切,远远超出了人类的底线!”

  “倘若,一切都和你有关,那我一定会揭穿你的真面目,就算你是元婴期高阶,我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你斩杀!”

  “哗啦!“

  压力忽然一轻,玄光钻头终于钻破了最后一片废墟,重新出现了畅通无阻的甬道!

  “团长,加固最后一段,千万不要功亏一篑!”

  趁雷大陆加固最后一段甬道的功夫,李耀回头,将昏迷不醒的白开心抱了过来。

  此刻,李耀也终于想明白了,那么珍贵的秘宝和D府所在,白星河不交给儿子,却交给自己的原因。

  他始终都心疼儿子,不希望儿子卷入和萧玄策有关的危险漩涡里去。

  “哗啦!哗啦!”

  洪水无时无刻不在冲击,刚刚加固过的通道又有崩溃的趋势,一块块石头和一截截钢筋再次崩落。

  李耀尽量将白开心护在身下,却还是在即将钻出通道时,被数百吨巨石压住了双脚。

  “团长,接好!”

  李耀将白开心送到了雷大陆手里,抽出追龙化羽刀,一点点剥离压在腿上的岩石。

  他不敢直接用灵能爆开岩石,生怕爆炸之后留下的空D,会导致更多的岩石会从天而落。

  就在这时——

  “咔嚓!”

  李耀头顶,传来一声不详的断裂声,洪水瞬间变得一片混浊。

  “不好!”

  李耀的瞳孔骤然收缩,连“快走”两个字都来不及说出口,就感到一股绝强无匹的怪力从天而降。

  恍若在他头顶,有一座大山崩塌,劈头盖脑朝他砸落下来!

  李耀别无选择,只能暴喝一声,灵能如炸弹般在泥浆和洪水中炸开。

  这种做法,是饮鸩止渴,虽然暂时清理出了一片空间,但更多的岩石和残骸却是从头顶崩落!

  李耀完全无法识别方向,只能下意识跟随着前方一缕微光,身后的通道一截又一截塌方,到后来整个平面都扭曲断裂。

  等四周重新稳定下来,再回头时,辛辛苦苦打出来的通道彻底消失,他面对的,是一片支离破碎的断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