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九百九十二章 黑火石和哨兵(下)

第九百九十二章 黑火石和哨兵(下)

  黑火石有些沉不住气。

  据说,只有对祖先特别虔诚,心灵特别纯净的妖族,才能看到云端的万妖殿。

  黑火石很委屈,他觉得自己对祖先一向都很虔诚。

  虽然他搞不太清楚,那些祖先,什么盘古、共工、夸父、后羿什么的,究竟谁是谁,谁又干了什么,但每个月的“祖灵税”,他不是交得最多,最爽快么?老爷们告诉他那些祖宗的规矩,他也老老实实,一条都不曾触犯过。

  “都是那蠢婆娘坏事!”

  黑火石在心底嘟哝了一句,心急火燎之下,他的牛眼飞快覆盖上了一层又一层的血丝。

  眼看整支蛮锤连队,只剩下他一个人没看到了,黑火石的双眼又红又肿,脑袋又开始一浪一浪地发晕,又气又急之间,他的眼皮乱跳,好像真的看到了云端发出一片光,一片五彩斑斓的光。

  “看到了!我看到了!”

  黑火石不知道“辉煌的万妖殿”是不是这个样子,但他却激动得流下了牛泪。

  “那就是万妖殿,那就是星海之上,我们的归宿!”

  金角老爷将妖纹牛角战锤挥舞出了一道道风暴,杀气腾腾地吼叫,“冲吧,勇士们,去让那些卑鄙无耻,胆小如鼠的人族见识一下,盘古血脉的厉害!”

  前方,无数只赤红色的萤火虫指引,无论是黑角驮牛,流星铁牛还是铁尾蛮牛……所有牛族的眼珠都放出了火焰,鼻孔中喷涌出的妖气,在半空中凝结成了一团团翻滚的红云!

  他们一起,朝着人族哨所发动了参差不齐,乱七八糟的冲锋!

  黑火石的大脑已经被神经兴奋剂烧得一塌糊涂,平静的意识正在飞快被杀戮的**取代,此时此刻的他,更加想象不出来“辉煌的万妖殿”究竟是什么样子。

  老爷说,只要他作战勇敢,埋头冲杀。就可以升上辉煌的万妖殿,再也不用发愁那两块布满了毒荆草和双尾蝎的薄田该怎么耕种,万妖殿里有酒池肉林,数不尽的珍馐美味。既不用耕田,也不用挖矿,只管整日快活!

  黑火石不知道啥叫“酒池肉林”,更听不懂“珍馐美味”是什么意思,只知道那都是很好吃很好吃的东西。

  但就连“很好吃很好吃的东西”。黑火石都不知道是个啥滋味,自打出生以来,黑火石吃过的所有东西,最多勉强填饱肚子,和“很好吃很好吃”绝对搭不上边。

  不知怎么,黑火石脑子里最后一簇闪亮的火花中,忽然蹦跳出来了一只油光发亮的烧鸡。

  那是他曾经在幻境中看到过,人族大村子的画面。

  那是一个很大很大很大很大的村子,大到黑火石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大村子里的其他细节。他早就忘了个精光,唯独这只放在铁炉子里细细烘烤,看起来外酥里嫩,闪闪发光,还不断冒泡,往下滴油的烧鸡,深深镌刻在了他的大脑皮层上面,就连鸡油滴在火炭上发出的“嗤嗤”声,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在军营里每一个难熬的夜晚,想完了婆娘和两个小崽子之后。黑火石就一个劲儿琢磨烧鸡究竟该是个什么味道?

  是像‘苦草虫’一样柔嫩,还是像‘赤蕨根’那样爽脆呢?

  黑火石当然见过鸡,也抓过鸡,不过从来没舍得吃过。那可是很贵重的东西。

  再说老爷也不让他们吃,老爷说牛族天生就是吃草的,至少黑血牛族都应该吃草,最多弄点小虫子解解馋,这是祖宗的规矩。

  要是吃了大鱼大肉,坏了祖宗的规矩。死后就去不了万妖殿了,不但他去不了,他的婆娘和小崽子们也去不了。

  “不知道‘辉煌的万妖殿’里有没有烧鸡吃?在那里‘大鱼大肉’的话,应该是祖宗允许的吧?”

  黑火石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撒开蹄子狂奔。

  他们这些黑血身上没有携带太重的武器和铠甲,他们的任务就是在穿越到天元界之后的第一时间,冲击视线范围内的一切人族哨所、据点和战堡,为万妖联军的后续部队扫平一切障碍,或者说,堵住一切有可能出现的火力点。

  黑火石四蹄撒欢,跑得很快,大脑熊熊燃烧的感觉令他热血沸腾,就像是插上了翅膀,神魂出窍,脱离了这具笨拙而丑陋的躯壳。

  他想着油光发亮的烧鸡,越来越有劲儿,简直像是一道咆哮的怒风,很快超越了所有同伴,超过了“缺耳朵”,第一个冲向了被十几门晶磁炮拱卫着的人族哨所。

  黑火石脸上浮现出了茫然的笑容,将尾巴朝“缺耳朵”晃了三晃,报复这家伙刚才对自己的嘲弄。

  “缺耳朵”老是这样,手软脚软,每次都跑不过他,白长了一身好肉,怪不得当年婆娘会跟了自己,而不是“缺耳朵”这个牛角更粗更大的家伙。

  “如果俺真的去了天上的万妖殿,见到了烧鸡,一定要给婆娘和崽子们弄半只回来尝尝!”

  黑火石皱起了眉头,用残存无几的活跃脑细胞,认真思索该如何从万妖殿里把烧鸡偷出来的问题。

  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偷过东西呢!

  前方人族哨所的晶磁炮上,放出了一道道煞是好看的光芒,流光溢彩,七色纷呈,就像是他在云端看到的“辉煌的万妖殿”一样。

  “奇怪,万妖殿怎么会在人族的大炮里面?”

  黑火石纳闷,忽然发现自己高高飞了起来,嘴里一阵黏糊糊,湿哒哒,又有一股酸溜溜的味道。

  “这就是烧鸡的滋味么?”

  黑火石挣扎着,想要再转动一下舌头,细细品味这股妙不可言的味道。

  他伸直了双臂,在虚空中胡乱挥舞,想要去抄住那只香喷喷,肥腻腻的烧鸡。

  对面的人族哨所中。

  长满了络腮胡,有一颗红扑扑大蒜鼻,像是整天醉醺醺的哨兵,看着光幕上不断增加,密密麻麻的红点。“呸”一声,往地上啐了一口浓痰,嘟哝了一句:

  “真他妈倒霉。”

  自从“破晓之战”后,联邦在大荒上的城镇和军事基地几乎都被摧毁。已经无力维持漫长的补给线,在大荒以北建设更加庞大的战争基地了。

  现在,联邦采取龟缩防御的战略,将大部分精锐都集中在大荒南部的巨刃关一线,同时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到新的全晶铠战团建设当中。

  在大荒北部广袤无垠的荒原上,唯有稀稀拉拉地布置着一些哨所。

  与其说是要靠这些哨所来抵挡妖族,倒不如说是,当妖族大军来袭时,要他们第一时间发出警报,并且初步探测出妖族的虚实。

  驻守在这些哨所中的联邦军,很清楚自己的责任,以及一旦妖族来临之后的命运。

  但这就是战争,星耀联邦的神通还没发达到,可以炼制一种法宝。在灵磁环境极其复杂的大荒上,完全取代哨兵的程度。

  联邦军唯一能做的,就是将每一名哨兵的任务时间尽量缩短,每七天就替换一批哨兵。

  每一名哨兵,只要坚守七天,就可以获得长长一个月的假期,回家和亲人团聚。

  这名哨兵,已经坚守了七天半。

  来接替他的哨兵,半路上遇到了雷暴区,运输舰被闪电击中。正在紧急维修,他只能在这里多待一天。

  谁知道!

  哨兵浑身哆嗦,十根手指头都在跳舞,他是一个五大三粗的糙汉。却像个受了欺负的小孩一样,很委屈地哭了起来。

  “操!”

  哨兵哭着说,“操!操!操!”

  哨兵一边哭着,一边往脖子上打了一支镇静药剂进去,又叼起一支卷烟,随后开启晶脑。飞快地将观察到的一切都输入进去。

  随着一连串数据和画面都化作灵波向后方传送,哨兵稍稍松了一口气,发现鼻涕都流到了嘴唇上。

  哨兵用脏兮兮的袖口擦掉了眼泪和鼻涕,从怀里掏出了自己的私人晶脑,如抚摸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石那样,激发出了一道光幕。

  这里是大荒的最前沿,灵磁环境太过复杂,很难直接和联邦腹地通话,联邦军也有自己的规矩,士兵可以携带私人晶脑,却不允许接驳灵网。

  他激发出的,只是一张存储在里面的立体照片而已。

  照片中,是一名烫着卷发,身形微胖,笑吟吟的女子,和两个虎头虎脑的男孩儿。

  大些的男孩儿还冲他挤眉弄眼地作着怪相。

  哨兵笑了笑,忽然想起自己和老婆说已经戒烟了,手忙脚乱地将烟头掐灭,又用舌头剔了剔牙,这才将毛扎扎的大嘴,朝虚幻的玄光,轻轻吻了上去,把玄光吻成了一片细碎的涟漪。

  哨兵将晶脑端端正正放在身边,转身抄起一门晶磁炮。

  这种固定炮位上的晶磁炮,依靠哨所中的控制晶脑就可以操纵,他只要坐在光幕前面监控就好。

  不过,哨兵还是将其中一门晶磁炮,解除了自动射击,转成了手动操纵。

  正常情况下,一门晶磁炮需要三名士兵才能手动操纵。

  哨兵却是死死咬住了牙齿,用尽周身力气,将晶元匣一根根地砸进了弹仓。

  “嗡嗡嗡嗡!”

  晶磁炮的三根磁轨上缭绕出了一道道的电弧,电弧蔓延到了他的双臂之上,将他的皮肤、神经和血肉都片片撕碎!

  哨兵的眼泪变成红色,他最后看了一眼光幕上那片细碎的涟漪,深吸一口气,把脑袋凑到了晶磁炮的瞄准位上,眯起左眼,牢牢锁定了冲在最前面的那名妖族。

  那是一头疯狂的蛮牛。

  他跑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周身都渗透出了一颗颗的血珠,被热气蒸发,化作一蓬淡淡的血雾,令他庞大的身形,显得更加丑陋。

  疯牛狞笑着,几乎要爆出眼眶的牛眼中充满了狂暴的光芒,嘴角流淌出了淡黄色的口水,一副饥肠辘辘的模样。

  哨兵完全可以想象,被这样一头妖魔冲入城镇之后的景象。

  哨兵用血肉模糊,几乎露出骨头的手指,用力摩挲着晶磁炮的激发符阵,喃喃道:“来吧,畜生!”(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piaoti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