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070章 图穷匕见!

第1070章 图穷匕见!

  “秘剑局?”

  在拟态晶片虹膜下面,李耀真正的瞳孔收缩成了两道雪亮的针尖,就像是一头看到了猎物的毒蜥,将自己蜷缩到了黑暗的更深处,随时都能爆发,无比酷烈的致命一击!

  秘剑局是联邦最大的,几乎也是唯一的情报机构,为联邦政府、各大宗派和军方提供至关重要的情报支持。

  按照金心月的说法,也只有秘剑局,才有可能在血妖界散步十分隐秘的情报网络。

  从秘剑局流传出来关于血妖界的消息,就是权威信息,任何一个人,若是遭到了秘剑局的盖棺定论,那还真是很难翻身了。

  如果真是秘剑局拿出了“确凿无疑”的证据,的确有可能令丁铃铛、莫玄教授、飞星修士落星子他们信以为真。

  再加上自己体内这个该死的心魔,还真是百口莫辩了!

  血色心魔缓缓从脑海深处探出了脑袋,满脸无辜:“怪我咯?”

  “闪一边去,我要静静!”

  李耀凝聚起一道神念,将血色心魔硬生生按回了脑域深处,冷静地思索着,“关键的问题是,这些‘确凿无疑’的假证据究竟是谁提供的?”

  “有能力伪造出假证据,并且让所有人都深信不疑的,无非两个人,秘剑局长吕醉,或者第一处,也就是专门处理和妖族有关情报的‘斩妖处’处长过春风。”

  “秘剑局长吕醉今年两百岁了,他叱咤风云的时候,幽泉老祖还在吃奶呢!不可能是他。”

  “那就是过春风了?”

  李耀再次从脑域中提取出了金心月为他准备的,“天元最强金丹”过春风的资料。

  这位让万妖殿所有圣女都胆战心惊的斩妖处处长,今年六十二岁,在修真者当中算是青壮年,正是冉冉升起的好时候。

  根据万妖殿耗费十几年搜集到一鳞半爪的资料,过春风的身世十分清楚,他出身修真者世家,是大荒本土宗派“红松门”的掌门之子。

  不过在十七岁时。遇上了兽潮爆发,红松门连带着所在的“红松市”都被兽潮吞噬,满门上下都死于兽潮,只有他侥幸活了下来。

  这就对了。

  或许真正的“过春风”在十七岁那年已经死了。那场规模浩大的兽潮爆发,只不过是为了送一个假的“过春风”过来!

  自从红松门被毁灭以后,过春风就以孤儿的身份被联邦军招募,在军队里待了五年,又辗转加入了秘剑局。

  至于他在秘剑局里。究竟接受了何等严酷的修炼,那就不得而知,只知道他还不到四十岁时,就陆续爆发出了四重可怕的天赋,连续破获了几十起妖族渗透天元界的大案,抓住了万妖殿好几名资深的圣女。

  对于妖族,他仿佛有一种天生的直觉,只要探出鼻子嗅一嗅,就能闻到妖族的味道。

  正因为如此,才让不到百岁的他。一路过关斩将,战胜无数竞争对手,当上了秘剑局最炙手可热的第一处处长。

  五百年来,星耀联邦最大的敌人始终都是妖族,对妖族的情报工作是重中之重,至于天魔降临和修真者犯罪,不过是疥疮之患,不足为惧。

  是以,负责妖族情报的第一处,规模是第二处和第三处加起来的两三倍。第一处处长,几乎板上钉钉会成为未来的秘剑局局长!

  在李耀和金心月分析出的怀疑名单上,过春风是“深渊”的可能性原本就极大,如此一来。嫌疑几乎提升到95%以上!

  “吕醉是成名已久的元婴修士,几十年前就踏上元婴境界,成为秘剑局的重要人物,绝不可能被幽泉老祖掉包的!”

  李耀再一次确认,“就算幽泉老祖有办法杀死吕醉,又要去哪里弄一个和吕醉实力相当的心腹?”

  “难道他先招募了一名妖皇当成心腹。让妖皇吞噬了过量混沌神血之后,化作人形,伪装成吕醉,再想办法李代桃僵,让这个‘假吕醉’主持秘剑局的日常工作几十年却不露出破绽?”

  “开玩笑!幽泉老祖要是有这样的能力,孢子计划早十八年就成功了!”

  “所以,只能是过春风,时间、身份和职务,都对得上!”

  “他是斩妖处处长,直接负责第一线的情报搜集和分析工作,若是他一开始提供的就是假情报,那就有可能骗过包括吕醉在内的所有人!”

  正沉吟间,却听端木明道:“韩兄,现在明白了吧,你在血妖界遇到的那个李耀绝对有问题,无论他要你做什么,一定包藏祸心!所以,说出他的计划,我们仔细分析一下,再去找铁帅说个明白!”

  李耀的声音,充满了浓浓的狐疑:“真的么,可是,我带来了和平的希望!血妖界愿意有条件投降,这场战争是我们打赢了,接下来就是要在谈判桌上,为联邦谋取更多的利益,却不用再牺牲一兵一卒!”

  端木明提起了眉毛:“哦?血妖界目前的局势如何,万妖殿具体抛出了一些什么条件?”

  李耀摇了摇头道:“我带来了大量万妖殿方面的公文和书信,不过这些细节,都等见到了铁帅再说,现在,请护送我去见铁帅吧,端木兄!”

  端木明的脸色阴晴不定:“韩兄,我刚才说了这么多,难道你还是不能完全相信我么?”

  李耀犹豫了一下,道:“我当然相信端木兄,却不知道你身边的人是否能够相信了,出发之前,李耀向我透露了一个绝密消息,据说在天元界,都有幽泉老祖的人!”

  端木明一愣,深吸一口气道:“这恐怕又是血魔的诡计吧?”

  李耀道:“是不是诡计,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带回来了大量资料,送到铁帅那里,由铁帅定夺便是!”

  端木明眯起眼睛,点了点头道:“好,事关重大,我们这就回龙骧战团的指挥中心,直接和铁帅通话,然后我派一艘晶石战舰,把你送回总参谋部!”

  他再次上前一步,向李耀伸出了被晶铠包裹的钢铁手臂:“韩兄,自己走得动么?”

  “没问题!”

  李耀十分自然地握住了端木明的手,被他搀扶起来,喘息片刻之后,一脚高一脚低地向外走去。

  他走在端木明的前面,似乎一点儿都没感知到端木明阴森的目光。

  两人一路向外跋涉,很快看到了洞口的一线光明。

  忽然——

  李耀像是被抽去了全身骨头,整个人瞬间瘫软下来,既像是一条毒蛇,又像是一片枯叶,从地面轻飘飘地掠了出去。

  在他上方,原本头颅和胸膛的位置,“咔咔”两声,两枚好似捕兽夹一样的法宝从黑暗中弹出,狠狠咬在一起,激发出了刺眼的电弧,数百道符文****而出,疾速旋转之后,凝结成了两道坚不可摧的禁制!

  倘若李耀不是一蹲、一窜,就会被两件法宝的铁齿钢牙死死咬住,被禁制锁住五脏六腑和琵琶骨!

  李耀低吼一声,刚刚还形似枯叶般的身形,瞬间似气球般膨胀起来,朝洞口闪电掠去,却是被埋伏在洞口的两台晶铠给逼了回来。

  哗啦!哗啦!哗啦!

  四周岩壁崩裂,加上端木明,一共六台散发着强劲气势的重型晶铠将他包围,狭窄的洞窟被堵得密不透风!

  “端木兄,这是什么意思!”

  李耀血贯瞳仁,狂吼一声。

  端木明没料到“韩屠虎”会逃脱两枚禁制法宝的捕捉,脸色有些难看,半透明的面具逐渐变成了银辉色,冷笑道:“什么意思?很简单!韩兄,你可是‘血魔李耀’的同党,去见铁帅之前,当然要把你先送到秘剑局去,好好审问一下,彻底洗清你的嫌疑了!”

  “原来,你就是‘幽冥之子’!”

  李耀如梦初醒,怪叫一声,冲向端木明,骨尾化作了一支闪电刺枪!

  端木明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对手连“幽冥之子”这么敏感的名字都知道,心中杀意更盛!

  他和韩屠虎都是联邦军中的战团长,两人在军中演武时也多次真真假假地交过手,战力相差无几。

  不过他有晶铠在身,战力增幅数倍,又早有准备,蓄势待发,“韩屠虎”却是身受重伤,除了甲壳之外,连半块装甲都没有,如何是他的对手?

  “抓活的!”

  端木明狞笑一声,晶铠的双拳之上,瞬间凝聚起了两团冰霜,丝毫不躲闪****而来的骨尾,却是迎着李耀的胸膛狠狠砸去,双拳还在半空中,拳头上的冰锥却是不断伸长,恍若锋利的獠牙!

  其余五名铠师,亦是在狂吼声中飞扑上来,眼花缭乱的法宝,释放出了疾风骤雨般的风刃和电网!

  他们都是端木明亲自调教的死士,对付金丹强者时,自有一套配合精妙的合计之法,并不想要一击制敌,只是要以自己魁伟的身形,牢牢封死目标的活动空间,方便端木明主攻!

  ——倘若他们的目标,真是身受重伤的韩屠虎,绝对没有半点儿逃出生天的可能。

  只可惜,他们的对手,是李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