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076章 对决开始!

第1076章 对决开始!

  这一整天,李耀都十分忙碌。

  从快餐店后门溜走之后,他先像个真正的中学生那样,在一家拥有全封闭体感游戏仓的游戏房里待了一个钟头,在游戏仓中冷静地思索了一番,应该怎么去天都市。

  从边境小城到首都,最方便的办法自然是穿上玄骨战铠直接飞过去。

  以他现在的修为,中途最多停下来调息两次,一个昼夜,肯定能够抵达。

  不过,内陆不比大荒,这里人口稠密,宗派众多,遍地都是联邦军的防空大阵和秘剑局的耳目。

  现在的玄骨战铠,采用了大量生化材料,在运转时会释放出源源不断的妖气,穿上玄骨战铠的他,怎么看都像是一头大妖,防空大阵不把他打下来,简直对不起纳税人每年辛辛苦苦缴的那么多“战争特别税”了。

  而且,李耀相信,过春风的爪牙一定就在屁股后面寻找他的蛛丝马迹,一旦被这些人追上,双方展开激战,他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天都市既然要进行数百万人的大型集会,议长、总参谋长、各大宗派掌门都会露面,防御一定空前森严,在“不伤及无辜”的前提下,想要强行突破进去见到议长,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那么,以普通人的身份,通过合法途径,搭乘民用交通工具去天都市呢?”

  李耀用三十分钟,初步梳理清楚了全盘计划,离开游戏房。

  离开之前,他和一名刚刚走进游戏房的青年轻轻一撞,摸走了对方的钱包。

  双指轻轻一捏,十分隐蔽地将青年的身份证偷了出来,里面的现金和金灵通卡却是分文不动,将钱包丢在了游戏房的门口。

  很快,他听到游戏房老板叫了一声:“谁的钱包?”

  确定青年捡回了钱包,不会将事情闹大之后,他找了个公共厕所,改头换面,大致伪装成青年的样子。

  他在书报亭用现金购买了两份纸质版的全联邦民用运输舰路线图和晶轨列车交通图,随后找了一间破破烂烂的小旅馆,用青年的身份证开了个房间,聚精会神地研究起来。

  一个钟头后,李耀确定了前往天都市的路线。

  下午一点半,全城大大小小的银行都开始营业,李耀蛰伏在“联邦商业银行”的一个营业网点门口,耐心等待着。

  之所以选择银行,是因为到银行办理业务的人,都会带着自己的身份证。

  李耀用半个钟头,选定了两个猎物,他们的身形和长相都和他相差无几,一个是七八十岁的中年人,另一个则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

  两人的打扮都颇为入时,看上去像是负担得起长途旅行的人。

  李耀用晶眼,将两人的面部表情、走路姿态统统记录下来,和两人擦身而过,将一枚窃听晶片粘在了他们的衣领上,采集到了他们的声纹信息。

  随后,他偷走了两人的身份证。

  他先化妆成中年人的模样,来到“北宁市晶轨列车西站”,通过售票窗口,用中年人的身份证,以现金方式购买了一张明天一大早去天都市的车票。

  百日纪念仪式和燎原号的公开,是振奋人心的联邦盛事,不少北宁市的市民都想前去参加,售票大厅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幸好,当局早就预估到了这一情况,早早就在全联邦各大城镇都临时增加了不少运输舰和特快列车。

  饶是如此,李耀在仓促之下,还是没买到坐票,只买到了一张没有座位的站票。

  李耀并不在意,将站票揣在怀里,躲开监控晶眼,在车站外面一家快捷酒店的厕所里再次改头换面,重新回到了售票大厅,以另一名年轻人的身份证,再次购买了另一趟稍微迟一些的晶轨列车站票。

  完成这一切,花了四十五分钟。

  他回到两名猎物刚才办理过业务的银行,将他们的身份证都丢到了角落里。

  两名猎物发现身份证不见时,肯定会回到银行寻找,因为他们的钱包都好端端带在身上,唯有在银行办理业务时,才将身份证拿出来过,不是掉在了银行,还能在哪里?

  只要他们找到了身份证,那也不会生出什么疑心的。

  就算生出疑心,也无关大局,他们并不是李耀的重点。

  之后,李耀在市区里兜了一大圈,去了另一家“北宁开发银行”的营业网点,找到了第三名猎物。

  这才是他真正的目标,是一个三四十岁,浓妆艳抹,身形颇为粗壮的女子。

  在她办理业务时,李耀偷偷扫了一眼她的身份证,证件上的照片和她本人一点儿都不像。

  李耀如法炮制,偷到女子的身份证之后,去了“北宁市晶轨列车东站”的售票大厅,用现金购买了一张次日中午十一点半的车票。

  却不是去天都市,而是去和天都市相距两百三十公里的另一座大城市“青原市”。

  接下来,他没有将女子的身份证直接丢回银行,而是回到了旅店。

  离开东站的时候,他随意从一名旅客身上摸了个钱包,掏空了里面的钱、金灵通卡和身份证,将空空如也的钱包丢在了东站外面的灌木丛里。

  这只是一件十分普通的车站失窃案,每天都要发生好几十次,几乎不会引起任何怀疑。

  回到旅店,李耀取出两张身份证和炼器法宝,开始改造。

  理论上来说,“星耀联邦公民身份证”也是一种十分精密的法宝,表面镌刻着环环相扣的数百道灵纹,内部更镶嵌着存储大量个人信息的晶片。

  以李耀的炼器实力,通过“双手超音速”的“超微镌刻”手法,伪造一张身份证的外壳,并不是问题。

  问题是,内部晶片里的信息,是全联邦联网的,没有一名晶脑专家的帮助,他就没办法伪造了。

  所以,他的办法是,将另一名陌生人的身份证,伪造成那名粗壮女子的身份证,而将粗壮女子真正的身份证,留在自己身上。

  不涉及到内部核心,只是外部篡改,李耀很快完成了工作,赶在银行下班之前将这张伪造的身份证丢了回去。

  他知道,银行下班之后,肯定会进行全面清洁和检查,到时候,这张伪造的身份证就会被发现,按照表面灵纹上留下的信息,通知那名丢**份证的粗壮女子。

  至于内部晶片,除非是办理重要业务、住宿旅店、搭乘长途交通工具时,才会被扫描。

  李耀相信,仅仅一天时间,粗壮女子应该不至于发现自己的身份证被掉了包。

  就算发现了,北宁市警方也不可能这么快追查到他身上。

  等到两三天之后,就算被发现,都无所谓了。

  在旅店旁边的小面馆里美美地享用了一碗大排面加蛋,李耀又一次出现在了北宁市晶轨列车西站。

  这一次,他却是来到了出站口,专门等待始发站为“天都市”的晶轨列车到站,十分耐心地观察着那些旅客。

  用了半夜时间,他又一次锁定了三个目标,通过窃听对话、查看随身物品等方式,确定了他们都是天都市的市民,而且是到北宁市来短途出差,已经购买了回程票,一两天之后就会回去。

  也就是说,七天之后,百日纪念仪式举行的时候,他们都应该在天都市里的。

  李耀取得了三名猎物的声纹、指纹、面部表情和个人资料等等信息,回到旅馆,已是深夜。

  接下来,他将自己从星盗风雨重和圣女金心月那里学到的改头换面之术,发挥到了极致,终于在日出之前,准备好了六套声纹、指纹和身份信息。

  现在,他可以随心所欲地伪装成六个不同身份的普通人,三位北宁市民,三位天都市民。

  清晨七点半,李耀通过检票口,用第一个伪装身份,进入了第一班晶轨列车的站台。

  按照星耀联邦的晶轨列车安全条例,购票时需要出示身份证,而进站检票时只要出示车票即可。

  不过,等晶轨列车开动之后,倒是有可能遇上随机抽检。

  只是,这趟列车人满为患,每个车厢都塞得密密麻麻,连根针都插不进入,李耀很怀疑随机抽检会怎么进行。

  怎么进行,都无所谓,因为他根本没打算搭乘这趟列车。

  在站台上晃了一圈之后,他就施展行如鬼魅的身法,躲开了所有监控晶眼,翻出了车站。

  清晨九点钟,远离车站的一间小超市中,李耀用超市的公共传音符阵,拨通了位于天都市的一家豪华大酒店服务频道。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呢?”

  对面传来了甜美的声音。

  “你好,我在网上看到你们的婚宴广告,就是一万八千八百八一桌的‘七彩玲珑黄金虾宴’那一款,想问问这个龙虾都是保证新鲜的吗?我儿子国庆节准备结婚,儿媳妇就是海边人,新鲜不新鲜一吃就吃得出来的。”

  李耀粗声粗气地说。

  “这位先生,请您尽管放心,我们君豪大酒店的全海鲜喜宴,采用的都是当日早上从‘东鸥港’急冻送到首都的新鲜海货,确保从出海到上桌不会超过十二个小时,又用最先进的瞬间急冻技术来保存,解冻之后,所有海鲜都是活蹦乱跳的,先生有兴趣的话,不如留一个联系方式,稍后请我们的餐饮部经理亲自向您介绍?”

  对面的声音愈发甜美了。

  “哦,我再看看。”

  李耀粗鲁地切断了通讯,扫了一下时间,九点零五分。

  九点五十五分的时候,他用第二个假身份,搭上了第二趟晶轨列车,却是从厕所的窗户跳了下来,第二次离开西站,直奔东站而去。

  在东站,他以浓妆艳抹的粗壮女子身份,登上了第三趟开往青原市的列车。

  直到列车在反重力符阵的驱动下,缓缓悬浮起来,沿着符文晶轨向前奔驰时,他都没有下车,而是在拥挤不堪的人潮中随波逐流。

  被汗水弄花的妆容之下,是一抹自信和挑衅并存的笑意。

  李耀很想知道,那个号称“妖魔猎人”的秘剑局斩妖处处长,身为幽泉老祖最可怕暗子的“深渊”过春风,此刻究竟在干什么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