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077章 过春风!

第1077章 过春风!

  “过春风,联邦气象局,风暴研究所,数据监控中心,主任研究员?”

  老警察将登记薄上的信息翻来覆去研究了好几遍,又用审视的目光扫了眼前的中年男人几眼,不明白这么个清水衙门里搞气象的,凭什么能走通上面的路子,这么快就要他们放人。

  中年男人穿着一身皱巴巴的灰色便装,袖口磨得极薄,散发着一股经常熬夜的人特有的烟草气味,头发油腻腻像是几天没洗,长相极为平庸,扫把眉,耷拉眼,眼泡又红又肿,一副睡眠不足,精力不济的模样,让老警察想起了整天打盹的老猫。

  他似乎不习惯到警察局这种地方,显得有些局促,不断揉搓着手里的塑料袋,塑料袋上印着一家超市的名字,里面装着玻璃茶杯和一份加了两根油条的鸡蛋饼。

  “联邦气象局的,那也是国家公务员,对这种事情,更要有敏感性。”

  老警察皱着眉头说,“你女儿闹出的这事儿吧,可大可小,就说现在国家的形势,是吧,大家都理解,年轻人有血性,上街游行,要求远征血妖界,这都是无可厚非的事情,我们局里有些小青年下了班,都还上街去呢!”

  “如果是正常游行,没说的,我们警察给维持秩序,哪怕端茶送水都没意见,都是爱国青年嘛!可游行就游行,集会就集会,为什么要往人家教授身上丢臭鸡蛋呢?丢一个鸡蛋也就罢了,还冲上去把人家教授打了个乌眼青,这不合适吧?”

  “是是是。”

  过春风可怜兮兮地赔礼,“您说的对,我们一定向薛教授道歉,好好道歉!”

  “嗯。”

  老警察点了点头,“幸好薛教授伤得不重,人家也宽宏大量,不予追究,要不然,这事儿没那么容易就完!和你说,老过啊,把女儿领回家之后,你们当家长的也要多教育,这次是没出大事,下次呢?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出手没个轻重,真把人打伤了怎么算?你说我们拘留不拘留吧!”

  “您说得对,我一定好好教育,好好教育!”

  过春风快把脑袋低到裤裆里去了。

  “行了,签字领人吧!”

  老警察一挥手,走到一边,露出一名剃着五颜六色板寸头,鼻子上扎着一个鼻环,左眼下面纹着一面九星升龙战徽的冷酷少女。

  过春风一看就傻眼了,伸手去擦女儿身上的刺青:“你,你脸上怎么回事!”

  “别动,刚弄的,还疼呢!”

  过小河一把打掉了父亲的手,怒气冲冲往外走。

  过春风急忙向老警察道歉,仓促办完了手续,到了飞梭车停泊点一看,女儿正在拼命拽自己那辆买菜车的车门,门把手都快被她给拽下来了。

  看着女儿那副桀骜不驯的样,过春风气不打一处来,喘了半天粗气却不知道该说啥,想想女儿在警察局里关了一晚上也是够受的,将加料鸡蛋饼塞到了女儿怀里,又把自己的茶杯揭开盖,递了过去。

  “吃吧!”

  过小河有些厌恶地推开了沾满茶垢的茶杯,却是捧起鸡蛋饼,左一口右一口,活像头母狼。

  过春风发动飞梭车,这台买菜车开了好些年,动力符阵都有些磨损了,“扑哧扑哧”几声才腾空而起,摇摇晃晃朝家飞去。

  见女儿大半个鸡蛋饼下肚,脸上稍微有了点血色,过春风稍稍放心,这才皱着眉头道:“你整天不上课,跑出去和别人游行、集会什么的就算了,怎么会跑去打了东海大学的教授?”

  “那个狗屁教授就欠收拾!”

  过小河双腿盘坐在座椅上,又狠狠撕下半根油条,发泄一样地咀嚼着,含混不清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血妖界都杀进我们的首都了!这可是五百年来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

  “我们要复仇!要让那些该死的妖族血债血偿!要打到血妖界去,把那些蛇虫鼠蚁的老巢都夷为平地!”

  “结果,就是有薛教授这号软骨头,整天在媒体上宣扬什么‘要小心谨慎,不可轻举妄动’之类的屁话,连江议长都被他们蛊惑了!”

  “这些没骨头的东西,简直是联邦的叛徒,既然撞上了,怎么能错过?没把他打个满脸桃花开,就算姑奶奶手下留情啦!”

  “怎么说话呢,小小年纪,什么姑奶奶!”

  过春风瞪眼,“是急攻还是缓战,都是国家大事,就连我这样的政府公务员,都不清楚内情,不敢胡乱发表意见,你们这些中学生,又知道什么?别瞎胡闹了,今天我帮你请一天假,回家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就回去上学去!”

  “切,你不过是一个气象局里的研究员,当然不知道内情,论坛上都说了,现在是我们远征血妖界的最好机会,错过机会,就要再等一二十年才能彻底征服血妖界了!”

  过小河梗着脖子道,“我不上学了,我要参军,要参加这场辉煌的大远征!”

  “啥玩意儿?”

  过春风惊呆了,“你、你再说一遍!”

  “再说十遍都可以!”

  看到老爸目瞪口呆的模样,过小河可得意了,昂着头道,“前天,我和四毛、大明他们,已经通过网上报名,通过了初步筛选,过几天就要去征兵点面试的!”

  “你敢!”

  过春风怒不可遏,“你才十八岁,高中都没毕业,当什么兵,我看谁敢让你当兵!”

  “十八岁,已经成年了!”

  过小河挺起了并不高耸的胸脯,大声道,“更何况,你别忘了,我已经觉醒了灵根,成为了文艺型修真者!过去一个暑假,我都在苦练《九环曲》,已经修炼到了第二重,现在,只要我一唱联邦军歌,就能让方圆百米内的联邦军士兵士气大振,射击精度提高5%以上!”

  “我有这样的神通,联邦军凭什么不要?”

  “你,你根本不知道血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区区一个炼气期一重,顶个鬼用!”

  过春风气得七窍生烟,“我不会同意你去参军的,除非你先把我气死!”

  “不用你同意,我成年了,参军是我的权力!”

  过小河也气得张牙舞爪,“我可不想像你一样,明明那么年轻就成为了修真者,可以出去呼风唤雨的,却一辈子都窝在小小的气象站里,研究什么鬼风暴,就这样窝囊一辈子!”

  “哼,我看啊,你这种人,比那个软骨头薛教授也好不了多少,都是缩头乌龟!”

  过春风气得肺都快炸裂,哆哆嗦嗦道:“你,你,你越来越没规矩了,你妈怎么教你的,你妈呢?”

  过小河用十分可怜的眼神扫了他一眼,冷笑道:“不知道,大概在律师事务所吧。”

  过春风愣住:“她去律师事务所干什么?”

  过小河:“去找律师咨询,起诉离婚的事情。”

  过春风差点没把飞梭车开到沟里去:“啥!”

  他手忙脚乱地拨通了老婆的灵鹤传书,看到老婆面无表情的样子,却不知说什么好,愣了半天,干巴巴道:“你,你怎么突然要,要离婚?”

  姚莉十分平静地看着老公,淡淡道:“我不是突然要离婚,一年前的今天,我就和你说过,我们的婚姻出了问题,结果你说,你在忙着追踪一个特大风暴团,等忙完了这阵再说。”

  “半年前,我和你说,我实在受不了了,这样的日子真的过不下去了,你说好好好,再给你三个月时间,把那两个热带气团给搞清楚,就和我好好聊聊。”

  “三个月前,我和你商量协议离婚的事情,你说别别别,一切等你晚上回家再说,结果,从那天晚上开始,整整三个月,一百天,你都没回过家!”

  “今天,要不是女儿出了事,你会从那个鬼地方里钻出来吗,会吗?会吗!”

  “老婆,我错了。”

  过春风手足无措地说,“是、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的工作性质,你也知道,我,我没办法,没办法……”

  姚莉深吸一口气,眼眶逐渐红了起来,摇头道:“不,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

  “当初和你结婚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做什么的,可惜我太年轻,并不知道……当一个英雄的妻子,意味着什么,我以为自己可以的。”

  “现在我知道,自己错了,错得厉害,我真的没资格、没能力、没办法再当你的老婆!这样年复一年守活寡,还要整天提心吊胆的日子,我真的熬不下去了,真的要疯了!再不和你离婚的话,我就只剩下自杀一条路了!”

  “老婆,不要!”

  过春风急了!

  “妈!”

  过小河不明白“英雄的妻子”是什么意思,却看出母亲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她恶狠狠地瞪了父亲一眼。

  “老婆,你在哪个律师事务所,我马上来找你!今天我什么都不干了,就陪着你们两母女!”

  过春风的喉咙都快冒火。

  姚莉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直接切断通讯。

  过春风狠狠砸了一下驾驶舵,可怜巴巴地看着女儿。

  过小河死死咬住牙关,气呼呼地瞪着窗外。

  “小河,爸爸错了,爸爸前段时间真的太忙,天都市上空出现的虫洞,导致小区域气候极不稳定,爸爸必须每天监控,有没有新的风暴生成,所以才会三个月没回家!”

  “爸爸保证,等这件事过去之后,一定放一个星期假好好陪你们母女两个,好不好?”

  “你快说吧,再不说,待会儿你妈一个人别干出什么傻事!”

  “参军的事情,咱们再商量,好好商量,实在不行……爸爸帮你想办法,安排一支好点儿的部队,好不好?”

  过小河心软了,嘟哝了一句:“你一个气象局的,还有军队里的关系?吹牛皮也不打草稿!行了,老妈在天虹律师事务所!

  “唰!”

  买菜车瞬间来了个超级赛车级别的大转弯,过春风飞快键入了新的目的地,转瞬间换了一张面孔,死皮赖脸向女儿求饶:“帮帮忙,等会儿多帮老爸说两句好话,老爸下半辈子的幸福全靠——”

  话还没说完,买菜车的车载晶脑跳出了一束赤红色的小字,绽放出了极度危险的光芒。

  “全局注意,特大气团‘秃鹫’已经越过巨刃山脉,升级成为超强风暴,有极大概率朝天都市方向发展,所有在外人员,全部取消休假,值班待命。”

  过春风的瞳孔骤然收缩。

  “吱呀!”

  买菜车在川流不息的车潮中,硬生生停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