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078章 风暴的破绽!(第四更!)

第1078章 风暴的破绽!(第四更!)

  “滴滴滴!”

  后面的航道上,好几台飞梭车都被过春风的急刹车弄得措手不及,用扩音符阵朝他抗议,甚至有人飞到他身边,摇下车窗破口大骂。

  过小河被甩得高高飞起,又被安全带拽回了座椅,刚才吃的鸡蛋饼都泛了上来,捂着胸口道:“爸,你怎么了!”

  过春风的表情无无比纠结,死死盯着“超强风暴”四个字,恶狠狠的目光,仿佛要把光幕撕成碎片。

  深吸了一口气,他猛地一拽方向舵,买菜车直接下坠,仿佛秤砣般落下数百米,砸到了离地半米的地方!

  过小河快被老爹的惊人举动吓坏了,大脑一片空白,都忘记思索一向四平八稳的父亲,如何会有这么超卓的车技!

  “下车吧。”

  过春风轻声道,“打个车去找你妈,回家好好休息,这两天我不回来了,你们自己注意安全,如果你妈愿意的话,让她带你去外公老家住几天。”

  “什!么!”

  过小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用力揪着头发,“你,你,你有病啊,你老婆要和你离婚,你不知道?”

  “我知道。”

  过春风闭上眼睛,喃喃道,“可是,有一团极度危险的超强风暴正在朝天都市袭来,如果……被他发展到天都市的话,或许有很多人会死,很多很多人。”

  “你放什么屁!”

  过小河真的气疯了,眼泪很不争气地掉了下来,哭喊道,“天都市历史上,哪里发生过什么可怕的大风暴了?就算真的发生了,你一个小小的研究员,回去气象所又顶什么用?现在最需要你的,是你的老婆,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过春风沉默片刻,“啪”一声,打开了车门,又递给女儿一张金灵通卡。

  过小河目瞪口呆,看着父亲的眼神,逐渐从愤怒的淡红色变成了绝望的死灰色,她狠狠打掉了父亲手里的卡,头也不回地跳下了买菜车。

  “等等!”

  过春风终于忍不住,从车窗里探出半个油腻腻的脑袋,浮肿的眼泡中流露出了错综复杂的情绪,沉声道,“照顾好你妈,自己也不要做什么傻事,或许……有朝一日,你会知道的。”

  过小河咬牙切齿:“知道什么?”

  过春风道:“知道为什么天都市从未发生过大风暴。”

  过小河愣住,下意识反问:“为什么?”

  过春风一字一顿道:“因为,他们在成形之前,都被我打爆了。”

  过小河瞠目结舌,死死盯着父亲看了几秒钟,忽然比划了一个十分粗鄙的手势,狠狠道:“你去死吧!”

  脸上文着联邦战徽的冷酷少女,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消失在街角。

  看着女儿消失的背影,过春风叹了口气,在光幕左下角键入了一道隐秘的灵符,貌不惊人的买菜车,顿时发出了低沉的野兽咆哮之声。

  “笃!笃!笃!”

  就在这时,有人敲他的车窗。

  是一名浑身闪闪发亮的交警。

  “您好,这里不允许临时停车,请关闭动力符阵,出示您的行驶证和驾照。”

  过春风:“……”

  “轰!轰!轰!”

  低低的咆哮变成了狂暴的嚎叫,买菜车表面忽然泛出了一层瑰丽的流光,像是长出了几十支流光溢彩的翅膀,背后的车牌瞬间变成了政府车牌中最高级别的暗金色!

  “唰!”

  买菜车化作一道流光,以比超级飞梭赛车都要快的速度呼啸而去,在半空中如闪电般精确切入了滚滚车流之间的缝隙,仅仅0.1秒之后,就消失不见!

  只剩下一个目瞪口呆,面部肌肉被狂风吹到了一边的交警!

  十分钟后,天都市东郊,联邦气象局,雷电研究所。

  表面上看,这是首都郊外随处可见的清水衙门,灰白色的低矮建筑像是小土包一样层层叠叠,表面都有些开裂,黑色的防水胶直接暴露在阳光下,都没有多余的预算来重新修饰,到处都保留着上百年前傻大粗黑的建筑风格,就连看门的老头儿都显得萎靡不振,比别处的看门老头儿矮上半截。

  然而,在貌不惊人的建筑物之下,却是首都最大的地下战堡系统之一,此地的主人,正是令妖魔邪祟望而生畏的联邦情报局——秘剑局!

  “头儿!”

  过春风愁眉苦脸走进第一处的指挥中心时,数百名神色精悍,气息强横的秘剑使同时起身,毕恭毕敬朝他行礼。

  大部分秘剑使都脸色潮红,手忙脚乱,眼眸深处闪动着一半紧张,一半亢奋。

  有机会和传说中的“秃鹫李耀”交手,还是经过强化的“血魔版本”,或许是一名天元修士,一辈子最大的荣耀!

  “大猫。”

  过春风打着哈欠,叫了一名胖乎乎的年轻人过来,“三个事,第一呢,帮我送个花篮给东海大学的薛教授,顺便从上个月缴获的妖丹里弄一枚差不离的,一起送过去,表达一下歉意,让薛教授别往心里去,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年轻人心领神会:“是小河妹子的事儿吧,要透露您的身份吗?”

  “不用,还是照旧,算你干妹妹吧。”

  “行!”

  年轻人笑嘻嘻道,“干哥哥都当了十七八次,我知道怎么做。”

  “第二个。”

  过春风道,“你嫂子单位那边,多派点儿人过去,她这几天心情不太好,别闹出什么事儿。”

  “明白。”

  大猫敬了个油腔滑调的礼。

  “第三呢……”

  过春风看着满屋子亢奋至极的秘剑使,皱眉道,“谁发消息说要全局值班的?乱弹琴!”

  “现在,谁都不能确认对方是不是真的李耀,就算是真的,算算时间,他也没那么容易到天都市的!”

  “你们这么早就和打了鸡血一样活蹦乱跳,早早把精力都透支干净了,等人家真杀上门来了,怎么地,一边打盹一边和人家斗智斗勇啊?”

  “赶紧把全局值班命令撤了,大家该吃吃,该睡睡,该下班回家陪老婆孩子就准时滚蛋回家!”

  “还在班上的,也别绷着,不就一个秃鹫李耀吗,三头六臂啊?化神老怪啊?至于这么手忙脚乱的嘛!”

  “去,大猫,走之前去看看食堂今天吃什么,多加几个好菜,珍藏的那些千年龙髓万年灵芝,该红烧红烧,该汆汤汆汤,食欲就是战斗力,这时候不吃什么时候吃?”

  大猫眼前一亮,搓着手道:“真的吗,头儿,那几只‘紫炎冰极熊掌’,弟兄们馋了大半年了,局长一直不让动。”

  过春风笑道:“先想办法弄出来,回头我再去找局长批条子,真能把这团超强风暴‘秃鹫’给灭了,吃老头子几个熊掌算什么!”

  “得嘞!”

  大猫留着口水离去,其余秘剑使也在过春风的安排下,该休息休息,该正常工作就工作。

  “秃鹫李耀”出现造成的紧张气氛,瞬间被过春风化解了一大半。

  刚才还乌烟瘴气的指挥中心,一下子清爽了不少。

  “蚊子,说吧,什么情况。”

  过春风泡了一壶浓茶,不慌不忙呷了一口,这才坐到指挥中心角落里,一张脏不拉几的小软凳上。

  这是他几十年的习惯,放着指挥中心正中央的处长宝座不坐,偏偏喜欢蜷缩在角落里,一边打盹一边思考。

  名叫蚊子的,是一名身材娇小玲珑的年轻女修,她的手脚很细很长,真像是一只轻盈的蚊子一样。

  蚊子用无比崇拜的目光看着过春风,激动道:“头儿,你可真神了,我们按照你说的,洒下大量人手去严密排查巨刃关以南几座城镇的治安案件,真的有重大发现!”

  “头儿,您怎么知道目标会在这些城镇犯案呢?”

  过春风眼皮都不抬,对这个毫无难度的问题没什么兴趣,轻描淡写道:“很简单,目标没有合法身份,在人口稠密的内陆就是寸步难行,如果真是秃鹫李耀的话,以他的行事风格,肯定会想办法伪装身份,进行渗透的。”

  “要伪装身份,就要对身份证下手,从边境城市的治安案件入手,一定会有发现的。”

  蚊子用力点头:“没错,我们的发现,就是从一起普通的斗殴案件开始。”

  “两天前,北宁市一家快餐厅里发生了一起斗殴,起因是两个人争厕所的马桶,先来的在隔间里蹲了大半个钟头都没出来,后来的急了,就砸门,结果发现里面的人在呼呼大睡,三言两语就打了起来。”

  “斗殴本身不奇怪,奇怪的是,先进去的那个,在笔录中说,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坐在马桶上就睡着了!”

  “我们查了他的记录,此人之前夜生活很正常,并没有长期熬夜,精力不济的可能,莫名其妙坐在马桶上睡了一个多钟头,自然大有蹊跷!”

  过春风道:“此人不是修真者?是毫无背景的普通人?”

  蚊子道:“没错。”

  过春风淡淡道:“那就要查查此人的手腕晶脑使用记录了,极有可能是目标将他骗到厕所去弄晕,用他的随身晶脑来搜集情报。”

  -----

  有朋友说,李耀是不是变傻了,这种情况,只要找飞星人解释清楚就好了啊!

  很好,大家看书很认真,老牛部分同意这个观点,但有三个问题。

  去哪找?

  怎么去?

  找到之后呢?

  第一,李耀孤立无援,没有合法身份,又不是网络专家,怎么在短短数日之内,迅速定位到有影响力的飞星人?

  老牛不能让李耀凭空点出“超级黑客”的技能,去锁定某个飞星人的坐标,是不是?

  第二,就算定位了,怎么找过去?

  不能飞,会被打下来,靠双脚走?走到猴年马月!还是要伪装身份,搭乘交通工具啊!

  第三,找到之后,怎么瞬间让人家信任,而不被人家捆起来交给秘剑局?毕竟李耀有可能是“血魔”啊!

  找丁铃铛和莫玄教授,也是一样的道理,想法不错,技术上有难度。

  所以,李耀的策略是,潜入首都,当着丁铃铛、飞星人、联邦大佬,数千家媒体的面,搞个大新闻。

  如此一来,所有人一锅端,都介入这件事,万众瞩目,就不怕一小撮坏人搞鬼了。

  老牛觉得,这是目前情况下,一个比较可行的策略,当然也欢迎大家一起来集思广益,有没有别的办法破局,有什么想法都可以发到起点书评区里,老牛随时和大家一起交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