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080章 随风潜入!

第1080章 随风潜入!

  过春风陷入一片迷雾,久久不可自拔。≥>

  幸好训练有素的秘剑使,工作效率远远过了他的预估,短短一个半小时之后,就教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过春风没有猜错,灵网时代,通过现金购票的人极少,整整两天,从北宁市到天都市,只有一百二十九张晶轨列车票,是在售票大厅,用现金购买的。

  对这一百二十九名乘客,都进行了紧急联系,有三人联系不上,还有两人却是一头雾水地表示,自己还在北宁市,从未购买过去天都市的车票。

  经过调查,这两位北宁市民,在两天前,都去过同一家银行办理业务,时间相差无几。

  蹊跷的是,他们都遇到了“身份证掉落”事件。

  其中一人在半个小时之后回银行去找,没有找到,还以为落在了街上,结果是三个小时之后,银行工作人员在营业厅的角落里现,主动联系他。

  另一人在两个小时之后回银行找,就十分顺利地找到了。

  也就是说,这两名北宁市民的身份证,曾经莫名其妙地失踪了一到两个小时,之后又回到了银行。

  这段时间,正好和这两张身份证的购票时间一致。

  通过售票大厅的监控晶眼也可以现,疑似这两名市民的“某人”,用现金购票的画面,而两名真正的市民,那时候都在别处,有完整的街道监控画面为证。

  抓住他了!

  之后,从各条列车线路传来协查消息,无法联系的三名乘客全都被找到了——他们在拥挤不堪的列车上,挤得路都没法走,更没办法给随身晶脑冲能,晶脑耗尽灵能,自动关闭了。

  北宁市晶轨列车西站检票口的监控晶眼,很快传来,可以清晰看到这两名市民的检票进站画面。

  那当然不是他们本人,而是秃鹫李耀。

  现在,可以1oo%确定,秃鹫李耀伪装成了两名北宁市民中的一个,藏在两趟列车中的一趟上!

  两趟晶轨列车都是临时增开的,度并不快,这会儿将将抵达天都市。

  第一趟将在半个小时之后抵达天都市晶轨列车总站,第二趟将在两个小时之后抵达天都市晶轨列车北站。

  “通知所有外勤人员,立刻去总站和北站布控,将李耀伪装的两名市民形象都送出去!”

  “对了,在天都市周围一百公里范围内,都要严密监控,李耀有跳车逃跑的可能!”

  “列车上的搜索就不用进行了,这两趟列车都人满为患,挤得水泄不通,贸然搜索,很容易打草惊蛇,甚至伤到无辜群众!”

  “就在车站堵他!现之后也不要贸然攻击!他不是一般秘剑使能够对付的!联系都各大宗派的战斗型元婴修士,就说有一名极度危险的一级重犯逃亡,必要时协助擒拿或者……斩杀!”

  过春风霍然起身,从终日困顿的老猫变成了饥肠辘辘的猛虎,虎目直刺每一名秘剑使。

  凡是被他扫射到的人,都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觉得自己脸上多了几个血窟窿。

  “是!”

  所有秘剑使都精神抖擞,展开行动!

  很快,李耀伪装的两名北宁市民所有信息,统统送到了环都圈,方圆五百公里范围内,所有秘剑使手中。

  在天都市晶轨列车总站、北站,在都圈其他城市的小站,在各条晶轨沿线……无数秘剑使倾巢而出!

  天都市晶轨列车总站。

  李耀用中年人身份证购买车票的第一趟列车缓缓到站。

  负荷运转的反重力符阵出“嗤嗤”的喘息声,喷射出了一道道浓烈的白雾,将半座站台完全笼罩,列车往晶轨上趴了下来。

  无数站了一天一夜,满身疲惫的乘客,扶老携幼,扛着大包小包,汇聚成一股吵吵嚷嚷的潮水,涌向出站口。

  数百名秘剑使,伪装成接站的,小卖店老板,清洁工,普通警察,面对山呼海啸的人潮,急得满头大汗。

  在屋顶,在树梢,在天空,在墙角,无数监控晶眼,全都对准了人潮,成千上万道看不见的玄光,将所有乘客的相貌都扫描下来,疯狂分析着!

  “唰!唰!唰!”

  “百日纪念仪式”即将举行,天都市的安保提升到了最高等级,所有出站的乘客,都要再检查一次车票,核对身份信息,甚至临时决定,要扫描他们的身份证!

  这一决定,自然让疲惫不堪的乘客都怨声载道,场面更加混乱。

  然而,直到这趟列车上所有的乘客都走完了,也没现李耀伪装的中年人。

  根据出站检票记录来看,李耀购买的那张车票,并没有被扫描到。

  他根本就没有出站,至少没有光明正大从出站口离开。

  而秘剑使已经封锁了总站的每一条缝隙,连一条蚯蚓都休想从地底钻出去。

  秘剑局,斩妖处,指挥中心。

  “那就保险了,头儿!”

  看着外勤送回来的信息,蚊子兴奋地一砸拳头,“秃鹫李耀用两个身份,买了两张来天都市的车票,既然不在第一趟列车上,那就一定在第二趟列车上!”

  “第二趟列车还有半个小时就要进站,他逃不了的!”

  “唔……”

  过春风眯着眼睛,看着巨幅光幕上错综复杂的晶轨列车线路图,用力揉搓着太阳穴,差点儿把皮都搓破,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不对劲,很不对劲。

  太直接了,太简单了,堂堂的秃鹫李耀,难道就用这么粗糙的手法,轻而易举落网了吗?

  不会的,他一定还有更巧妙的办法,更……

  过春风瞬间瞪大了双眼,眉毛都快抖落下来,把茶杯往茶几上重重一砸,大叫道:“上当了!”

  所有秘剑使都被他吓了一跳,愣愣地看着他。

  过春风一下子跳了起来,亲手操作光幕,将天都市周围的晶轨线路不断放大,在天都市外围画了一个大大的圈,粗重地喘息着,“考虑这样一种可能!”

  “秃鹫李耀的目的地是天都市,但他为什么非要直接乘坐晶轨列车到这里?”

  “看,以天都市为中心,直径五百公里,画一个大圆,遍布着十几个大城市!”

  “这些城市和北宁市之间,都有特快直达列车的!”

  “而且,这些城市并不是近期的热门目的地,票并不难卖,甚至当天就能买到!”

  “这么快就现秃鹫李耀的伪装身份,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

  “如果他抛出的前两个假身份,只是烟雾弹,用来迷惑我们,他根本没打算直达天都市呢?”

  “他用第三个假身份,购买一张前往天都市附近数百公里,某一座大城市的车票,抵达目的地之后,再打车、租车、偷车……随便弄一辆飞梭车,大摇大摆开到天都市郊外,再徒步走进来,区区几百公里,最多一天就能潜入了!”

  所有人都被这个可能惊呆了。

  过春风心急火燎地问:“对北宁市的身份证核查怎么样了,有没有进展?”

  蚊子傻眼,结结巴巴道:“呃,锁定了那两张身份证之后,我们,我们以为抓住他了,就,就没有继续查下去。”

  过春风瞪眼,眼珠瞬间布满了血丝,一口气把一瓶子茶水带茶叶统统吞下去,勉强压抑怒火,咬牙道:“谁让你们停下来的?继续查!一定还有第三个假身份!”

  “用现金在售票大厅购票,出日期是最近两天,目的地是天都市周围十几个大城市的所有车站,就这几个条件,快去!”

  蚊子和其他秘剑使大眼瞪小眼。

  光是查北宁市到天都市的售票记录还好说,要查北宁市到天都市周围十几个大城市的所有可疑售票记录?

  就算不是大海捞针,也算是池塘里捞针,颇费一番手脚了。

  蚊子缩着脑袋,问了一句:“头儿,那北站的布控?”

  过春风沉吟了半天,有些无力地挥了挥手:“还是要继续,万一对方是玩‘虚而实之,实而虚之’的把戏呢?”

  ……

  天都市晶轨列车北站,李耀用年轻人身份证购票的第二趟晶轨列车缓缓到站。

  无数秘剑使依旧在人潮中充满警惕地逡巡着。

  结果,白白浪费了一个多钟头,还是一无所获。

  连续两次扑空,对这些心高气傲的秘剑使而言,无疑是十分沉重的打击,沮丧的气团,笼罩在每一名秘剑使头顶。

  ——正当这些训练有素、高度专业的秘剑使,都在面面相觑,连声哀叹之时,距离他们两百五十公里之外,青原市晶轨列车北站,一趟来自北宁市的直达列车缓缓到站。

  一名披散着暗金色卷,浓妆艳抹的粗壮女子,扭着屁股,混在熙熙攘攘的人潮中,朝出站口走去。

  她穿着最新款式,但质地低劣的廉价套装,衣领开得很低,露出大片白花花的胸脯,年纪已经不小,却化着小姑娘里最流行的烟熏妆,假睫毛很长,却没有贴好,还有一小截胶带从眼角漏出来。

  每当路人被她的胸口吸引,投来不雅的目光时,她总冷哼一声,佩戴了美瞳的双眸射出鄙视的目光,胸脯却是挺得更高了。

  她拎着两只水桶包,像是挥舞着两柄铁锤,硬生生推开不少乘客,挤到了出站口。

  “请出示您的身份证。”

  出站检票员在核对了她的车票之后,微笑着说。

  粗壮女子用北宁市最粗俗的方言骂了一句,取出身份证递了过去。

  “滴滴!”

  出站检票员将身份证放在一座小巧玲珑的符阵上,用淡绿色的玄光轻轻一扫,顿时传来了悦耳的声音。

  信息晶片没有问题,是真的身份证。

  身份证上方灵光闪耀,投射出了一道小小的立体虚影,正是粗壮女子的形象,只是洗尽铅华,素面朝天,看起来有些简朴,甚至……丑陋。

  粗壮女子有些急了,似乎不太愿意自己真正的模样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嘟嘟囔囔地去抓身份证。

  出站检票员犹豫了一下,后面的人潮却是将粗壮女子向前推了出来。

  粗壮女子大为恼火,转身和后面推她的人,用北宁方言大飙脏话。

  “可以了,谢谢您的配合!”

  看着挤作一团的人潮,出站检票员连忙挥手放行。

  秃鹫李耀,用这种方式,潜入青原市市区。

  此刻,距离万众瞩目的“百日纪念仪式”还有四天半。

  距离天都市,整整两百五十公里。(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