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084章 急冻人!

第1084章 急冻人!

  下一页

  东鸥港是一座小城,本身就没有多少以鬼魂形态存在的居民,当然也没有专门的“鬼修服务站”。

  不过,经营本地最大一家法宝商店的老板,正好是一名鬼修。

  李耀和这名老板攀谈之下才知道,他原本是一艘大型渔轮上的法宝维修师,一次出海捕鱼时遇上了大海啸,渔轮翻覆,全船人都落水而死。

  唯有他在弥留之际,被一束闪电击中,不知怎么,肉身沉入大海,一缕残魂却凝聚起来,在海上随波逐流了好几天,才被救援队扫描到。

  转化成鬼修之后,他畏惧海上的风浪,再也不想出海,干脆用保险金,在渔港开了一家法宝商店。

  因为老板就是鬼修,而且有些鬼修游客来东鸥港游玩时,偶尔会失足落水,灵械义体进水,腐蚀损坏。

  所以,这家法宝商店,也兼着半个“鬼修服务点”的功能,仓库里倒是有不少灵械义体的零配件,甚至一副还算完整的二手灵械义体,供有需要的鬼修临时使用。

  李耀对这具将近两米高的灵械义体非常满意,花钱买了下来,顺便购买了大量的法宝单元和构件。

  “李耀!”

  结账的时候,他忽然听到自己的名字。

  李耀的瞳孔猛地一缩,随即放松下来。

  他没有感知到秘剑使的存在,却感知到了法宝商店门口,几名六七岁大的孩子,正在嬉戏打闹。

  法宝商店经常会有一些法宝单元的包装纸板箱,有些纸板箱上印着威风帅气的晶铠或者飞剑图案,花花绿绿,煞是好看。

  而且。看似铜头铁骨,面目狰狞的鬼修老板,却是个面恶心善的人。时常会用一些报废的法宝构件,为孩子们组装出稀奇古怪的小玩具。

  这家法宝商店。就成为了小渔港所有孩子们的据点。

  一名胖乎乎,一脸雀斑,满头卷发的男孩儿身上套着大大小小的好几个纸板箱,装成晶铠的样子,用一柄木削成的飞剑和同伴打闹:“来吧,你这头臭妖兽,我是李耀,我不怕你!”

  同伴拖着鼻涕。用玩具枪射他:“你才不是李耀,李耀已经死了,你是妖兽,大胖子妖兽!”

  小胖墩涨红了脸:“我,我才没死呢,联邦有危险,我又回来了,回来打你这头瘦竹竿妖兽!看我玄骨战铠的厉害!啪啪啪啪!”

  几个孩子滚做一团,瞬间变成了几只小泥猴,争先恐后:

  “我是李耀!”

  “我是李耀!”

  “我才是李耀!”

  李耀倚着门。愣愣地看着,嘴角不由自主向上勾起。

  他的心情,忽然变好了。

  自从回到天元界。其实他心里一直都有些压抑,甚至有些小小的委屈。

  明明自己在血妖界出生入死,被几十名妖皇追着砍吶,费了多大的劲儿才破坏了血妖之眼啊!

  就算没想着回家之后要怎么风风光光吧,可是一回来,先被联邦军,后被秘剑局撵着屁股追捕,这算是怎么一档子事儿!

  理智上,李耀知道是“幽冥之子”和“深渊”从中作梗。蒙蔽了绝大多数普通人、联邦士兵、秘剑使和修真者。

  但情感上……

  难受,委屈。甚至发火,种种负面情绪疯狂滋生。却是再正常不过。

  李耀隐隐感知到,短短数日,血色心魔的实力,几乎提升了一倍。

  这说明他内心的黑暗面,越来越强了。

  直到此刻,听到这些天真无邪的孩童们嘴里冒出了自己的名字,不知怎么,李耀心头的乌云忽然四分五裂,绽放出了金色的阳光,获得了一种全新的力量!

  “特级联邦英雄啊……”

  听上去超级肉麻,超级尴尬的。

  把这么大顶帽子扣在他的脑袋上,他实在有些面红耳赤,头大如斗。

  李耀从没想过要当什么英雄。

  直到此刻,亦没将自己当成是真正的“特级联邦英雄”来看待。

  在他看来,这个称号只应该属于教科书上,那些一本正经,庄严肃穆的照片和雕像。

  他既没资格,也压根儿不想和这些英雄们并列在一起。

  不过……

  斜风细雨下,黄昏时分的海上一片金鳞闪烁,安宁祥和的小渔港里,孩子们的欢笑声如串串银铃直上九霄,间或传来父母的大声呵斥,揪着耳朵把一个个泥猴儿提回家吃饭。

  很美的画卷,美到李耀根本不忍去想象,它被战火和病毒毁灭的样子。

  他不想当英雄,当英雄很累,很烦,很傻,甚至有时候会很委屈的。

  但是,如果连五六岁的小孩子都把他当成英雄,他又怎么忍心让他们失望,甚至眼睁睁看着他们死亡?

  “放心吧!”

  看着孩子们蹦蹦跳跳消失在巷尾的身影,李耀攥紧拳头,在心中默默道,“这件事,无论是谁在背后搞鬼,我一定会把他们统统揪出来!”

  “我不会让一场毫无意义的战争,降临到你们头上。”

  “绝对不会!”

  这个夜晚,他在东鸥港海边一艘废弃渔船里度过。

  此地距离首都一千多公里,秘剑局的搜索还没有扩大到这里,整晚风平浪静,没人查到这艘废弃渔船里来。

  到凌晨两点,他组装好了在天都市使用的法宝。

  主要是一副经过了大幅改造,外表毫无变化,但内部却面目全非的鬼修专用灵械义体,以及一台性能十分强劲的射光灯。

  这台射光灯,可以发出七色玄光,将“我是李耀,我还活着!”八个字,射到千米高空,每个字都有几十米见方,在地面上绝对看得一清二楚。

  只要在首都的市中心。当着议长、铁帅、情报局长、上百号掌门、上千家媒体、上百亿联邦民众的面,将这八个字打上天空,最好是打上“燎原号”的机腹。那就妥妥的了!

  “幽冥之子”和“深渊”只能干瞪眼,还能怎么阻止他?当众把他屈打成招?全国人民也不答应啊!

  凌晨三点。李耀通过海底,潜入东鸥港当地宗派“白海派”的渔业加工船。

  白海派是小门小户,全派上下都没几个修真者,这种常规的渔业加工,更不用太多修真者来看管。

  毕竟,谁会打几条鱼、几个海螺的主意?

  加工船上工作的都是普通人,只有一名非战斗型修真者,负责操纵和维修船上的各种法宝。警惕性并不高,或者说,压根儿就没有半点儿警惕性。

  这艘加工船不但自身会每天在近海作业,还有大量小渔船的鱼获,也会在凌晨三四点运送到这里,加工船内部有一个很大的急冻仓,通过一种特别调制的凝冰液,半秒钟之内,就能将海水彻底冻结,却保证里面的海鲜细胞完整性。让肉质维持最新鲜的状态。

  海鲜经过工人的精挑细选,分出等级之后,就用凝冰液冻成一个个四四方方的大冰疙瘩。存放到特殊的冷冻货柜里面。

  凝冰液本身就是幽蓝色的,冻结之后,更变成了深蓝色,可见度很低,根本看不清楚深处的状况。

  不同的货柜,送往不同城市的不同酒店和海鲜市场,其中品级最高的一批海鲜,就用专门的快速晶石飞艇,直飞天都市的君豪大酒店。在大酒店的仓库里进行解冻作业。

  李耀知道,君豪大酒店是联邦知名大宗派“帝君门”名下的产业。帝君门在首都圈很有势力,这种争分夺秒的海鲜货柜。一般都是免检的,就算碰上检查,肯定也是打开货柜扫几眼就作罢。

  凌晨四点零九分,李耀在加工船的动力舱里做好了手脚。

  凌晨四点二十一分,动力舱发生了一次小小的火灾。

  船上唯一一名修真者将工作交给助手之后,嘟嘟囔囔地下了动力舱。

  这是一次很普通的灵能线路老化,引发的过载事故。

  但不巧的是,偏偏烧掉了最重要的几处稳定单元,维修起来十分麻烦。

  接下来,是最重要的急冻时间,如果不及时处理,很有可能导致几百吨的鱼获统统腐烂。

  这名修真者没办法,蹲在动力舱里开始维修起来,一修就是大半个钟头。

  这段时间内,冷冻仓里全是哈欠连天的普通渔民,并没有半个修真者存在。

  修真者在一个钟头之后,终于满头大汗地处理完了问题,回到冷冻仓。

  此时,已经有好几个货柜的海鲜完成了冷冻作业。

  其中,就包括运送到天都市中心,君豪大酒店的海鲜货柜。

  凌晨六点三十三分,货柜装上了晶石浮空艇,艇身上“帝君门”的标志,在朝阳下闪闪发亮。

  浮空艇朝首都飞去。

  凌晨七点二十五分,在青原市的拉网搜索终于有了新收获,李耀在老旧小区偷走的废弃飞梭车被查出来了,他驾车离开青原市区的各种监控画面随之浮出水面。

  但是,当监控画面追踪到了青原市郊外,一切线索再次斩断,这辆飞梭车就像是冰块融化在水中,消失于无形。

  早上八点五十五分,天都市外围的警戒又一次提升。

  一共设置了九层警戒线,一切进入天都市的行人、飞梭车、短途客车、晶轨列车和民航运输舰,统统受到最严格的检查!

  问题在于,组成秘剑局的秘剑使,也是血肉之躯,而不是无所不能的神,秘剑局能调动的资源,也不是无限的。

  当他们把所有力量,都砸到这一边的检查和搜索上去时,对于来自“东鸥港”这种小地方的货运浮空艇,自然顾不上了。

  早上九点四十五分,两名秘剑使登上了这艘浮空艇,他们距离胜利已经很近了。

  但是,在用玄光扫描了这艘浮空艇上的每一道缝隙,确定没有可疑人物之后,他们又看了一眼帝君门的标志,摸了摸鼻子,让胜利从自己的指缝中溜走。

  早上十点整,位于市中心的君豪大酒店上方,浮空艇缓缓降落。

  距离“百日纪念仪式”,还有一天。

  距离天都市,零公里。

  秃鹫李耀,潜入首都。(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