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089章 天衣无缝!

第1089章 天衣无缝!

  过去几个月,这样模模糊糊的照片,也有几张放出来给落星子、莫玄教授等人看过。网

  不过,数量这么多,画面这么清晰的照片,绝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看到。

  顿时在哗然之上,更添几分哗然。

  丁铃铛眯起眼睛,死死盯着画面中的金心月,不知在想些什么,双手却死死抓住了丰腴的大腿,十指深深嵌入血肉,拼命压抑着某种绝不可以在这里爆的情绪。

  落星子冷哼一声道:“照片是可以伪造的,现在的晶脑技术这么达,要什么样的照片不能伪造出来?说不定就是妖族气恼李耀破坏了血妖之眼,栽赃陷害呢?”

  “退一万步讲,就算照片都是真的,又能说明什么问题?”

  “要知道,还在飞星界时,我们就和李耀反复推演过很多次,想要抵御真人类帝国,就一定要集中飞星、天元和血妖三界的力量,甚至探索更多世界,得到更多人的帮助!”

  “李耀这次回来,最大的目的就是阻止血妖界和天元界的战争,这一点,出之前他就和我们都说过,你们也是知道的!”

  “他和金屠异父女混在一起,就一定是变节吗?就不能是在劝说万妖联军统帅,在阻止战争吗?”

  这是一个很有力的质疑。

  参加这场会议的修真者当中,也有不少是“谨慎派”,当下连连点头。

  他们又不是丁铃铛,李耀的私生活不管他们的事,哪怕真当了金屠异的女婿,若是能促成三界合作,似乎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吧?

  吕醉冷冷道:“结束战争,促成三界合作,一起对抗真人类帝国,的确是我们共同的愿望,如果不是证实了‘赤潮计划’的存在,我们甚至打算派出交流团去了!”

  “但是,看看妖族又是如何践踏我们对和平的期盼?”

  “三个月前的赤潮计划,如果成功,整个都圈绝对会化作一片焦土!”

  “而今天,又生了这种事!”

  “这一切,难道还不够证明妖族邪恶的天性,绝对没有和平的可能吗?”

  “如果李耀没有被血魔吞噬,为什么会放任这样的事情生,为什么会潜入都,亲自主导整件事!”

  这是吕醉第一次明确表示,今天生的一切都是李耀主导。

  众人却是连“惊愕欲绝”的力气都没有了。

  落星子皱眉道:“证据,我们需要证据!”

  吕醉道:“请听我说完,说完之后,自然会放出不可辩驳的证据。”

  “血妖之眼没有被破坏之前,血妖界的格局,一直是以狮屠国和幽泉国为主力,以血袍老祖和幽泉老祖为尊。”

  “然而,在血妖之眼被破坏后,血妖界主力受损,万妖联军统帅金屠异趁机大肆清洗,收服了狮屠国和幽泉国的力量,成为真正的血妖界之主!”

  “在这场‘大洗牌’中,‘血魔李耀’也出了不少力,成为金屠异的左膀右臂。”

  “甚至有理由相信,他和金屠异已经达成利益交换,成为金屠异的传承者,未来的血妖界之主!”

  “等等!”

  落星子打断他,又提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且不说李耀是不是血魔,先说金屠异为什么要把势力都传给李耀,一个外人?”

  吕醉淡淡道:“因为我们有证据,金屠异得了无法医治的绝症,命不久矣。”

  “血魔李耀需要权力,而金屠异需要一个强人,在他死后保住他的家族、后裔和势力,两人自然一拍即合。”

  这一绝密消息,听得众人一愣一愣。

  万妖联军统帅金屠异居然得了不治之症?

  他们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吕醉在开玩笑,但仔细想想,这么大的事情,又是很快就能得到验证,吕醉不可能撒这种一戳就破的谎。

  吕醉继续道:“总之,血魔李耀和金屠异达成协议之后,用了几个月收拢大权,随后就秘密潜回天元界,渗透到了都,整个潜入和渗透的过程,都留下了大量证据,斩妖处的所有秘剑使,都可以证明。”

  “如果大家感兴趣,等会儿我可以请斩妖处的过处长,将监控李耀潜入的全过程,都向大家仔细汇报一遍。”

  丁铃铛忍不住站了起来,大声道:“吕局长,所有的情报,都是你从‘猎隼小队’搜集到的,全都是他们的一面之词!请问,这些‘猎隼小队’成员究竟在哪里?能否出来当面对质!”

  吕醉摇头道:“监控李耀,岂是那么容易的?绝大部分‘猎隼小队’成员,都被李耀和金屠异杀了,只有寥寥可数几个,还在血妖界东躲西藏,极难传回消息。”

  “他们的身份,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但我不能说。”

  丁铃铛瞪大眼睛:“不能说?为什么!”

  吕醉沉默了很久,阴冷的目光从所有修真者脸上一一扫过,一字一顿道:“因为,我们绝对有理由怀疑,在联邦内部,甚至就在诸位之中,坐着一些被称为‘幽冥之子’的血妖间谍!”

  这句话,真是掀起了惊涛骇浪,不少修真者纷纷站了起来!

  吕醉双手一压,示意大家冷静一些,平静道:“所谓‘幽冥之子’,是血妖界策划了几十年的绝密计划,我们也是刚刚查出一鳞半爪。”

  “早在几十年之前,血妖界就掌握了一种绝密技术,可以将妖族彻底伪装成人类的形态,不会被任何血液检测扫描出来。”

  “用这种办法,血妖界派遣了无数‘幽冥之子’渗透联邦,暗中展壮大,直到现在,不少‘幽冥之子’已经身居高位了!”

  “目前现的幽冥之子,仅仅是冰山一角,正是靠他们传递消息,我们在血妖界的情报网才会遭到严重破坏!唯有我亲自掌握的几名‘猎隼小队’成员才幸免于难!”

  “他们是我们在血妖界最后的‘眼睛’和‘耳朵’,我绝不能说出他们的身份,否则,用不了几天,我们就又聋又瞎了!”

  吕醉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又不紧不慢地抛出了一颗深水炸弹,“而且,李耀这一次潜回联邦,就是为了领导这些‘幽冥之子’,来进行大行动的!”

  “等等!”

  众人还来不及惊讶,莫玄教授站了起来,用古井无波的声音道,“吕局长,这是说不通的。”

  “假设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李耀成为了金屠异的传承者,未来的血妖界之主。”

  “那么,这样一个重要人物,怎么可能冒着天大的风险,潜回联邦,刺杀议长?”

  “联邦和血妖界不同,没什么终生制之说,议长都是五年一届,最多干两届就要退下去了,刺杀一个议长,对联邦能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打击吗?”

  “更何况,谁都知道江议长是保守派,一直主张要谨慎行事,把他当众刺杀了,除了煽动民意,让战火愈演愈烈之外,还有什么好处?”

  “哪怕变成血魔,也保持着最基本的理智,甚至更加奸诈狡猾,‘血魔李耀’会冒着暴露自己、暴露‘幽冥之子’的风险,就换一个议长?这场‘兑子’,太不划算了吧?”

  莫玄教授一句话就说到了重点,不少修真者纷纷点头:“没错,这样的刺杀是没道理的,江议长被刺杀了,换上一个更顽固的王议长、李议长,对血妖界又有什么好处?”

  吕醉微微一笑,道:“谁说血魔李耀的目的是刺杀议长?”

  “刺杀议长,只是手段,他真正的目的是——燎原战舰!”

  “什么!”

  莫玄教授彻底震惊了!

  吕醉冷冷道:“刺杀议长,随便找几个死士就能做,就算成功也没什么意义,但夺取‘三界最强梦幻战舰’燎原号的任务,恐怕就只有‘李耀’亲自出手,才有机会吧?”

  “潜入战舰,夺取控制,本来就是他的拿手好戏,十几年前,他还是一个青涩少年的时候,在玄骨战铠的招标大会上就做过一次。”

  “在飞星界,他更是无数次潜入敌方战舰,夺取胜利。”

  “而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次,似乎就是和莫玄教授你一起,潜入‘燎原号’的前身‘天幻号’,成功把它夺取了吧?”

  莫玄教授哑口无言。

  “我们现在,就置身于燎原号之中,对这艘级战舰的强大,诸位都有非常清楚的认识了,可以说,这是不折不扣的三界最强战舰,而且是独一无二的,就连飞星界也不可能在短期内再炼制一艘同等级的!”

  “夺取燎原号,能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三界之间的实力对比,让血妖界重新掌握一定的优势,各位觉得,这样的任务,值不值得‘血魔李耀’亲自出手呢?”

  吕醉冷笑道,“他曾经攻入过这艘战舰的核心一次,对战舰结构了如指掌,又顶着‘秃鹫李耀’的皮囊,甚至不需要动用武力,就有可能骗取燎原号上诸位飞星修士的信任!各位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落星子恍然大悟:“所以,你才要燎原号升起最高级别的自动防御剑阵,不让任何人靠近?”(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