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090章 军方异动!

第1090章 军方异动!

  吕醉点头:“是的,只有这样,才能挫败他的阴谋!”、

  莫玄教授又想到一个问题:“所以,整件事秘剑局早就知道?你们就眼睁睁看着他对议长和无辜市民下手?”

  吕醉咬牙道:“并不是,关于‘血魔李耀’的全部信息,只有包括我在内的一个秘密行动小组知道,其余所有人,包括斩妖处的过处长,都只知道一部分。”

  “就连我,也只知道李耀有可能会对燎原号下手,但具体的行动方式,事先我们当然不知道!”

  “我原本想要将计就计,把他和绝大多数的幽冥之子都挖出来,岂料他会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竟然用刺杀议长,制造混乱的方式来创造机会!”

  “而我们的安保体系,在他的攻击之下,竟然如此脆弱,能够让一枚致命的晶石炸弹,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议长脚下!”

  “也就是说,负责全场安保的秘剑局,都有可能被不少‘幽冥之子’渗透了!”

  “这一点,也是我将会引咎辞职的原因之一!”

  听到吕醉坦承连秘剑局都被渗透的消息,众多修真者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好。

  莫玄教授和落星子对视一眼,莫玄道:“吕局长,你刚才说有确凿证据,请拿出来吧!”

  “好!”

  吕醉爽快点头,大手一挥,几名直属于他的秘剑使,很快将三名满脸愁容的修真者请到台上。

  三人步履缓慢,周身施加了禁制,脖子上还佩戴着定位项圈,一副重刑犯的模样。

  “这是——”

  所有修真者都大惑不解,有人认出他们,不由大吃一惊。

  吕醉道:“这三位,大家都不陌生吧?联邦军首都卫戍部队的一级参谋‘廖天机’,天都市城市管理局地下管网处处长‘李诚’,还有我们秘剑局第三处的‘高志远’,他们三位都是最近几十年冒出来的修真界新星,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了。”

  “他们三位,就是从妖族转化而来的‘幽冥之子’!”

  “什么!”

  所有修真者统统跳了起来!

  刚才听吕醉说的时候,他们还不怎么相信,这会儿见到活生生的“幽冥之子”,这种冲击力简直难以言喻!

  第一反应,当然是“会不会有古怪”?

  可是,三名修真者,涉及到联邦军、政府部门和秘剑局内部,地位都不低,绝不可能被同时陷害啊!

  看他们都垂头丧气,乖乖认罪的模样,九成九是真的了!

  吕醉道:“他们三个是最早一批被挖出来的‘幽冥之子’,为了自保,同时也认识到‘人道大昌,妖道衰亡’的大势,所以都弃暗投明,愿意和我们合作,戴罪立功了。”

  “因此,我并没有将此事公诸于众,而是让他们继续以‘幽冥之子’的身份潜伏,试图挖出更多的线索。”

  “他们的工作卓有成效,帮我们找到了不少‘幽冥之子’,甚至挖出了一条大鱼,那就是‘血魔李耀’!”

  “只可惜,‘幽冥之子’之间,不少都是单线联系,光靠他们三个并不能将整个组织一网打尽。”

  “原本他们还可以潜伏更长时间,或许能搜集到更多线索,但今天你们非要确凿无误的证据,那我只能让他们三个提前曝光,这三条线也就算是彻底断了!”

  几句话,说得不少修真者都有些尴尬。

  吕醉道:“关于他们三个的审讯记录,稍后可以让有疑问的道友浏览,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现在,我总结一下最近几个月的发现。”

  “首先,李耀的确可以变成一副十分凶猛狰狞的形态,和上一任血魔,铁原星燕西北有些相似。”

  “第二,李耀和万妖联军统帅金屠异,以及他的女儿金心月过从甚密,甚至帮金屠异夺取了血妖界的最高权力!”

  “第三,李耀偷偷摸摸回到天元界,却没有正大光明现身来找我们,反而是鬼鬼祟祟地潜入首都!”

  “第四,议长被一颗炼制手法极其精密,威力巨大的晶石炸弹炸伤,从这枚晶石炸弹中检验出了大量妖丹的残留成分,专家鉴定之后证明,这种炸弹,绝对是出自爆炸专家之手!”

  “第五,三名已经投靠我们的‘幽冥之子’,同时指证了李耀,他们都得到明确命令,要服从李耀的指挥,为他夺取燎原号提供各种帮助!”

  “诸位,这五条证据串联到了一起,还不能确定吗?没有问题,他跑什么!”

  几句话说得整个会议室鸦雀无声,像是装满了冻鱼的冰库。

  只有丁铃铛的咬牙声在寂静中格外刺耳。

  “诸位!”

  吕醉扫了丁铃铛一眼,满脸痛苦道,“我知道,在座有很多人都是李耀的好友,至交甚至爱侣,很多人曾经和他并肩作战,甚至被他救过命!”

  “秃鹫李耀,是当之无愧的特级联邦英雄,是值得我们所有人敬仰的,真正的修真者!”

  “所以,说出上面每一个字时,我都和诸位一样,心如刀绞!”

  “但是,我们一定要搞清楚一件事!”

  “它,不是李耀,而是血魔,是夺取了李耀躯壳的怪物!”

  “我们所尊敬,所感激,所信任的秃鹫李耀已经死了,已经为联邦、为同胞、为千千万万普通人而陨落了!此刻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头阴险狡诈、卑鄙无耻的妖魔,它窃取了我们英雄的躯壳!”

  “难道,我们能眼睁睁看着这头妖魔,继续披着英雄的皮囊为非作歹,去玷污李耀的一世英名吗?”

  “不,绝不!我们必须抓住它,毫不留情地杀死它!”

  “只有这么做,才是对真正的特级联邦英雄李耀,在九幽黄泉之下的英灵,最好的安慰!才对得起真正的李耀,曾经对联邦,对人族所做的一切!”

  吕醉话音未落,会议室大门忽然重重打开。

  身受重伤的铁帅周横刀一瘸一拐地走到了前面。

  换上了全新灵械义肢的他,满身寒霜。

  “抱歉,打断一下,有重要军情,要向诸位通报!”

  军方大佬面无表情地说,“最新消息,在看到首都骚乱,议长被刺杀的画面之后,联邦军上下群情激奋,位于大荒深处的四号战争基地,有一支战团以‘军事演习’为名,脱离掌控,向幽暗绝域挺进!”

  “什么!”

  这算什么?先斩后奏吗?

  一支孤立无援的战团深入幽暗绝域,甚至通过幽暗绝域进入血妖界?然后呢,后续部队跟不跟进?跟进就是全面战争,不跟进就是看着他们去送死啊!

  军队失控,这是天大的事情,所有修真者脆弱的小心脏,再一次受到强烈刺激。

  铁帅周横刀冷冷道:“诸位放心,我已经调遣部队,将这支失控的战团控制起来,从战团司令以下,全部收押,他们将接受军事法庭的审判!”

  众多修真者,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不过,这会儿就连最迟钝的修真者和最保守的“谨慎派”都清楚意识到,整个联邦已经变成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再也阻挡不了了。

  铁帅周横刀用一只赤红色的晶眼缓缓扫过全场,**道:“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以联邦军总参谋长的身份,再次向各位庄重承诺,在议会没有做出最终决定之前,联邦军绝对不会擅自行动,谁敢妄动一兵一卒,军法从事!”

  “不过——”

  话锋一转,这个铜头铁脑的老军头,死死咬着钢牙,每一个字都像是一颗滚烫的子弹喷射出来,“我代表议会中的一百二十五名军方议员,提出临时议案,要求在明天上午召开新一次全体特别大会,讨论‘远征议案’!”

  “咳咳,咳咳咳咳,我的身体在这次爆炸中受到重创,或许无法再担任目前的职务。”

  “如果这一次远征议案,还是不能通过的话,那么,我将辞去联邦军总参谋长的职务,离开军队,恢复平民的身份!”

  “然后,我将以平民身份,组建一支民间武装力量,打到血妖界去!”

  这就是耍无赖了。

  却是只有铁帅周横刀,这个曾经为联邦负过大大小小近千次伤的老军头,才有资格耍的无赖。

  无比蛮横的话,让一小部分修真者周身血液近乎冻结,却是令大部分修真者热血沸腾!

  “铁帅!”

  一名曾经在军队中服役过的修真者霍然起身,攥紧拳头道,“我们青莲宗绝对支持联邦军,如果明天的远征议案通过,那么在这次史无前例的大远征中,青莲宗将豁出一切,所有人力、物力统统交给铁帅运用!”

  “还有我们,战龙山!”

  另一名修真者站了起来,大声道,“如果明天的远征议案还是不能通过,那么我们战龙山将全面加入铁帅的民间武装力量,和铁帅并肩作战,打到血妖界去!”

  “没有议会批准,联邦军当然不能轻举妄动,但我们这些修真者,全都是自由身,我们自愿去血妖界复仇,难道还有谁敢阻拦吗!”

  “还有我们!”

  “还有我们!”

  “奇耻大辱,绝不能忍,让妖族血债血偿!”

  狂热的气浪扫过整座会议室,这里的气氛很快变得和高中课堂没什么两样了!

  只有落星子、莫玄教授等极少数人还保持着冷静,却是在狂热的浪潮侵袭之下束手无策。

  落星子有些绝望地看着周横刀:“铁帅,你相信李耀成了血魔?”

  周横刀摇头:“我不喜欢追究这些细枝末节,我只知道,短短一百天内,妖族在联邦首都搞了两次灭绝人性的袭击!”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要的不是李耀,而是妖族,是整个血妖界,他们必须为这两次袭击,付出惨重的代价!”

  落星子急道:“天劫怎么办?真人类帝国怎么办?我们需要和平!”

  铁帅周横刀的赤红晶眼,光亮瞬间提升了五倍,死死盯着落星子,一字一顿道:“落星子道友,搞清楚一件事,不是我们要选择战争,而是战争选择了我们!和平?在最后一名妖族流干最后一滴血之前,绝对没有和平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