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095章 黑色动机!

第1095章 黑色动机!

  此刻的李耀,神魂空前强大,心念一动,就在脑域中释放出一阵雷霆风暴,无数道闪电,电得血色心魔活蹦乱跳,嗷嗷直叫。≧>

  “壮士饶命!壮士饶命!啊啊啊!”

  李耀啐了一口:“我真鄙视你,还算是我的‘黑暗人格’呢,太贱了吧!”

  血色心魔一边求饶,一边辩解:“打不过就求饶,有机会了再百倍奉还,此乃英雄本色,有什么贱不贱的?二十年前在法宝坟墓,打不过人家时,咱们先求饶,事后再算总账的时候还少了?你的性格就是这样,分裂出来的我当然也是这样了!”

  李耀眯起眼睛:“所以,你是等着下回再有机会时,‘百倍奉还’了?”

  血色心魔:“咦,我刚才说什么了?不好,那个‘心魔的心魔’又跳出来控制我了!”

  李耀冷哼:“算了,懒得和你说这么多,反正你我心知肚明,我现在斩不光你,也懒得再斩你,或许金屠异是对的,我要适应你的存在,甚至借助你的存在来修炼!”

  “我现了,每次你尝试吞噬我,只要被我扛过去的话,我的神魂就会更加强大,或许,我们再斗几次,我就能彻底升上元婴境界了!”

  血色心魔急忙点头,一本正经道:“没错没错,其实我并没有吞噬你的意思,一点儿都没有,只是用这种方式来激你的潜能,助你修炼而已!唉,正所谓‘做好事,不留名’,我的一片苦心,本来不想说的,没想到还是被你现了,好小子,真是瞒不过你啊!”

  李耀:“……滚!”

  话音未落,李耀想到了什么,狠狠打了个哆嗦,脑域被一道雪亮闪电,照得通通透透!

  “金屠异……是对的,他早就预感到了,我真傻,我真他妈傻啊!”

  李耀猛拍大腿。

  血色心魔大惑不解:“什么意思?”

  李耀急道:“刚才我想起了金屠异的话,要我和你和平共处,但这句不重要,上一句才重要!”

  “我忽略了,我完完全全忽略了,才会犯下这么致命的错误!”

  “在回归天元之前,金屠异和我说,或许‘深渊’究竟是谁,根本不重要,因为每个人心底都有一片深渊,任何人若是被仇恨、愤怒、野心和傲慢所吞噬,都有可能跌入深渊,化身‘深渊’!”

  “金屠异还说,幽泉老祖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他的‘孢子计划’已经失败99%了,那些‘幽冥之子’和‘深渊’肯定惶恐不安,各自找后路,怎么可能再忠心耿耿地给他陪葬?”

  “所以,幽泉老祖和他种下的‘深渊’根本不足为惧!”

  “那些被自己心中黑暗吞噬的‘深渊’,才是真正可怕的敌人!”

  “这句话,我完全抛在了脑后。”

  “回到天元界之后,我********在找幽泉老祖和他的‘深渊’,却从来没想过,还有更加可怕的‘深渊’!”

  “幽泉老祖的‘深渊’,受到年纪和各种因素的制约,实力绝不可能太强,位置也绝不会太高!”

  “但这些被自己内心黑暗吞噬的‘深渊’就不一定了,他们没有任何限制,没有半点迹象,随时都有可能被激活,而在激活之前,根本没有半点儿征兆!”

  “就像我,如果不是在关键时刻,听到了丁铃铛的声音,或许也会化身成一个可怕的‘深渊’!”

  血色心魔摸着鼻子,有些尴尬:“都过去了嘛,我已经知错了,还提他干吗?”

  李耀若有所思道:“我们再来分析一下整件事,先可以肯定,就算幽泉老祖真的服用了过量混沌神血,化作人形,逃窜到天元界,那也是穷途末路之下,无可奈何的选择!”

  “他的根基都在血妖界,大批幽府军绝对不可能一起带到天元界来的,所以他是孤家寡人,只有一些见不得光的‘幽冥之子’和‘深渊’!”

  “而且,从金心月的经历来看,从妖变人之后,境界虽然没掉,但力量运用体系完全不同,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适应。”

  目前还没现,可以逆转“从妖变人”过程的药剂,也就是说,一旦吞服了“混沌神血”化作人形,就变不回去了。

  过去的幽泉老祖,显然是没有吞服过“混沌神血”的,哪怕他真的化作人形,变成了元婴老怪,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

  那么在最初的“不适应期”,他差不多就是整个天元界,最弱的元婴老怪了!

  这样一个大势已去的“最弱元婴”,那些在联邦混得风生水起的“幽冥之子”和“深渊”,怎么可能任由他摆布?

  或许,幽泉老祖抓着这些人的把柄,但这样的把柄,最多让他们帮他找个藏身之所什么的。

  要策划一起惊天动地的“刺杀议长”行动,更要以最精密的陷阱来构陷他,带他的节奏,这是多么庞大的一个局,光靠幽泉老祖这货,怎么可能?

  “你是对的。”

  李耀沉静地说道,“这件事的幕后黑手,绝不可能是幽泉老祖,而是联邦高层的某些人,不过,为什么呢?”

  “没理由啊,联邦现在兵强马壮,高层绝不可能背叛,就算背叛,也不至于会投靠幽泉老祖这货,太没前途了吧!”

  “来来来,你这么卑鄙无耻,奸诈狡猾,阴险下流,你来代入一下联邦高层的内心黑暗面,想想看,有什么理由要这么做,动机是什么?”

  血色心魔想了想,击掌道:“这个很简单啊,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挑起战争’这件事,并不单单对幽泉老祖有好处,对很多人,诸如联邦的军人和情报人员,也是大有好处啊!”

  “如果三界真的联合,那么在最近几十年内,联邦肯定不用保证那么大规模的常规军力,会将大量资源都投入到建设和展中去,那么对军方来说,岂不是很尴尬?”

  “秘剑局也是一样,彻底裁撤当然不可能,但短期之内的规模,也没必要维持这么大了,反正真人类帝国的情报,他们肯定刺探不到的嘛!”

  “还有,三界联合,就有个谁主谁次的问题,无论以谁为,另外两方的力量都会大量掺杂进来,初期肯定是诸多掣肘,甚至损害到联邦军和秘剑局的独立性!”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三界和平这件事,其实是大大的损害了联邦军和秘剑局的利益,他们在利益的驱使下,利令智昏,刺杀议长,挑起大战,有什么奇怪?”

  李耀沉默。

  血色心魔道:“我分析得不对么?”

  李耀摇头:“不对,不对,大大不对,这场天大阴谋的背后,一定有元婴级数的高手在策动,而每一名元婴都经过道心的拷问,神魂无比坚定,我绝不相信他们会因为一点蝇头小利,就背叛联邦!”

  “果真如此的话,他们内心的‘大道’一关就过不去,还没有背叛之前,就道心崩溃,走火入魔了!”

  “他们这么做,一定有某种最坚固的‘道心’在支撑!”

  “而且,有一件事很奇怪啊!”

  李耀使劲挠着头皮,喃喃道,“幽泉老祖有‘妖神病毒’在手,挑起战争的目的是释放病毒,创造出他所谓的‘第三种生命形态’,而这个过程中,绝大部分人都会死的!”

  “我们假设,联邦内部真有一些激进派,认为必须征服血妖界,将所有妖族都抓起来当奴隶,才能搜集大量资源,拯救联邦!”

  “可是,从一系列阴谋来看,此事和秘剑局脱不了关系,秘剑局的高层肯定知道一些‘妖神病毒’的事,也不难推测出,一旦联邦军大举进攻,血妖界肯定生灵涂炭,绝大部分妖族都会死掉!”

  “问题来了,妖族都死光了,哪来的奴隶去挖矿?没有奴隶矿工去搜集大量资源,令联邦快展,那一百年之后真人类帝国来袭,不还是个死吗?”

  “这完全是同归于尽的做法,我不相信联邦高层会这么傻,所以肯定还有某个关键,是我们不知道的。”

  血色心魔打了个响指道:“找到这个关键,就破解了整个局!”

  “没错!”

  李耀沉吟片刻,用自己捡来的随身晶脑,重新看了一遍丁铃铛的视频。

  在情绪失控之前,丁铃铛在记者面前表示,自己正在和秘剑局一起行动,一定会将制造惊天血案的凶手揪出来。

  “丁铃铛和秘剑局在一起行动?明白了,这是她在创造见面机会!”

  “我对高层的情况一无所知,但丁铃铛一定知道很多东西,所以,第一步就是和她见面!“

  李耀已经在这座临时医疗营地待了太久,脑后如针扎般的刺痛越来越剧烈了。

  那名神秘的狙杀高手越来越近,这里不再安全。

  必须找一个地方,一个能够将“狙杀”技能限制到最小的地方!

  他将印着小熊的毛毯整整齐齐叠好,放在原地,最后看了一眼迎着夜风猎猎作响的九星升龙战旗,裹紧了身上破破烂烂的风衣,消失在了苍茫夜色之中。

  ----------

  今天要陪儿子去医院复诊,所以早上五点多就起床,先把两章码出来~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下午或晚上应该还有两章的!(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