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098章 暴雨滂沱!(第五更!)

第1098章 暴雨滂沱!(第五更!)

  李耀:“爱国者?”

  丁铃铛:“是这样,今天秘剑局的工作简报说,他们在联邦广场旁边的大厦内,击毙了三名狙击手,怀疑是‘幽冥之子’,‘血魔李耀’的手下。”

  “但是,其中一具尸体,我看着有些面熟,仔细想想,似乎大半年前在一次‘爱国者组织’的聚会上见过。”

  李耀道:“那是一个什么性质的组织?”

  丁铃铛道:“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大道讨论小组’,那时候,飞星界和真人类帝国的消息,刚刚在联邦传开,我们生存的世界,仿佛大爆炸一样猛然膨胀了无数倍,你知道的,咱们修真者,谁还没点儿‘家国情怀’,都想为国为民做点事,针对这样千年未见的大变局,如何应对,很多有识之士都抛出自己的见解,形成无数激荡的思潮。”

  “对于‘三界联合,抵御帝国’的想法,有人支持,也有人怀疑,更有人强烈反对,持有不同想法的人,就自发组成了一个个小圈子。”

  “爱国者组织,就是一个强烈反对和妖族联合的讨论小组,组织的理念是,妖族绝不可信,和妖族合作是与虎谋皮,甚至会在关键时刻,被妖族背后捅一刀!更何况,联邦是纯正人类的神圣国家,怎么可以被这些妖魔邪祟玷污!”

  “应对真人类帝国的唯一办法,就是联合飞星界,彻底征服血妖界,把所有妖族当成奴隶,送到飞星界的资源星球上去挖矿!”

  李耀暗暗咂舌,金屠异又一次猜对了,联邦内部果然有不少人持有这种想法!

  李耀道:“你曾经坚信这种理念?”

  丁铃铛:“我到现在,依旧这么想。”

  李耀:“……”

  丁铃铛:“算了,这是‘大道之争’,一时半会儿和你说不清楚,总之,当时联邦刚刚受到全新世界的巨大冲击,各种思潮如洪水泛滥,这样的讨论小组并不算罕见。”

  “比较罕见的是,是加入讨论的标准。”

  “爱国者组织,并不接受一般修士的加入,它有两个加入条件,第一,必须是筑基期中阶以上,在社会上、宗派内、军队里有一定影响力的高端人士。”

  “第二,必须有至少一名至亲被妖族杀死,和妖族有血海深仇。”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档次比较高的讨论小组,我也是因为这一点,才加入进去,之后也没什么大不了,就大家一起聚聚会,聊聊天,畅所欲言,结交道友而已,对了,就是在一次聚会上,我见到了今天死掉的那名‘幽冥之子’狙击手。”

  “我的态度,算是比较坚决的,在众人中年纪又轻,有时候发言不免激进一些,结果有一天晚上,我们这个小组的召集人,天都医学院的一名教授,神秘兮兮找到我,说这里的讨论不够意思,还有更高端的一个小组,有不少意气相投的道友,问我要不要加入进去?“”

  李耀的心提了起来:“你答应了?”

  “没有。”

  丁铃铛道,“我不反对他们的想法,不过我这个人,你知道的,一向喜欢直截了当,对这种神神秘秘的事情不感兴趣,当时说要考虑考虑。”

  “第二天,我想加入进去,多结交一些道友也没什么不好,就和召集人说我愿意加入,没想到,对方却变得吞吞吐吐,推三阻四,不让我加入,又过了一段时间,大家都厌倦了空谈,平时又挺忙的,这个‘爱国者组织’就烟消云散了。”

  “在当时,风云激荡,思潮奔流,这种讨论小组聚聚散散,都很正常,我也没有多想。”

  “直到今天,看到了这名狙击手的尸体,我才想起来,此人在讨论会上的发言比我都狂热,都极端,若说他是‘幽冥之子’假冒,当然有可能,但有没有别的可能呢?”

  李耀深思熟虑片刻,狠狠打了个冷战:“你是说,曾有一个组织,网罗了一大批至亲被妖族杀死,和妖族有血海深仇的强者,又进行层层筛选,最终百里挑一,选出了最极端,最狂热,最坚定的人?”

  “连丁铃铛你这样,双亲被妖族杀死,和妖族不共戴天,这么狂热,这么好战的金丹强者,只因为要考虑一晚,就被判定不合格,没有进入其核心!”

  “换言之,现在极有可能存在一个‘爱国者组织’,汇聚了一大批和妖族有血海深仇,比丁铃铛你都要激进、狂热、坚定、强横的修真者?”

  丁铃铛:“我不知道,只知道事后再去找召集人,那名天都医学院的教授,却说他和军方合作一个秘密项目,长期出差,再也联系不上了。”

  莫玄教授:“快点儿,我感知到,就要被锁定了,我们必须换个时间和地点再聊!”

  李耀:“最后一个问题,联邦三大佬,议长江海流、铁帅周横刀和秘剑局长吕醉,他们三个,谁有至亲被妖族杀死?”

  莫玄教授想了想:“江议长的哥哥在八十多年前死于兽潮爆发,铁帅倒还好,亲族不知道,至亲里应该没有。”

  李耀急问:“吕醉呢?有没有!”

  莫玄教授:“有。”

  李耀:“谁?”

  莫玄教授:“……全部。”

  李耀倒吸一口冷气:“什么!”

  丁铃铛解释道:“吕醉两百多岁了,在尘世间没什么亲人,只有一个非常恩爱的妻子,两人青梅竹马,感情甚笃,她妻子有些先天不足,终身未育,两人一路扶持着走过了两百年的风雨。”

  “自己不能生育,他妻子在一百多年前就开了一家爱心孤儿院,收养了很多战争孤儿当孩子,是联邦知名的大慈善家,被称为‘快乐妈妈’,一百多年来,他们一共有了超过五百个义子,其中不少义子都出类拔萃,在各行业发光发热了。”

  “十五年前,一次兽潮爆发后,他妻子照例去大荒搜救孤儿,却被暗藏在废墟中的妖兽……撕成碎片。”

  “不算义子的话,吕醉只有妻子一个亲人,妻子被妖兽杀死,岂非就是失去了全部?”

  李耀沉默了很久,深吸一口气,敲字的手指都开始哆嗦:“五百义子,散布各方,出类拔萃?”

  丁铃铛:“是的。”

  李耀:“我了个天爷!”

  ……

  清晨三点,开始下雨,临近黎明,夜黑如幕,大雨滂沱。

  天都市第二公募,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松树下,雨水淅淅沥沥,泼洒到树根间一方小小的石碑上。

  石碑很小,深深嵌入泥土,树根缠绕,青苔覆盖,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青苔下面,掩藏着四个小字:快乐妈妈。

  这是最环保,也最廉价的“树葬”。

  墓碑前面,站立着一个身穿黑雨衣的老人,沉默许久。

  “哗啦!”

  闪电撕裂黑夜,映照出一张布满水滴的惨白面孔,正是管理型元婴修士,联邦黑色战线上的守护神,秘剑局局长,吕醉!

  吕醉提着一个木漆斑驳的食盒,撩开雨衣,一屁股坐在松树下的泥泞中,将几碗小菜一一捧出,又将两个很精致的小酒盅,倒满了黄澄澄的老酒。

  将一杯老酒洒在树根下,又重新满上,吕醉这才“滋溜”一口酒,“吧嗒”一块肉,在滂沱大雨中,慢吞吞地吃喝起来。

  一边吃喝,一边轻抚着布满皱纹的青松,吕醉柔声道:“老婆子,一直忙,清明都没顾得上来看看你,今天抽空弄了几个菜,都是你爱吃的。”

  “时间赶,没弄好,鱼皮碎了,好在红烧肉还烂和,还有你最爱喝的荔枝蜜,慢慢喝啊。”

  “咱们收养的那些小家伙,一个个也都长起来了,伟明大学毕业了,还准备往上念;大刚在军队里干的不错,很快要升连长;毛毛结了婚,老公家里种柚子的,你最爱吃柚子,上回她专门拿了一筐,我本来想给你拿几个来,忘了保鲜,都烂了,下回吧,毛毛亲自给你送来。”

  “老婆子啊……昨天,我做了一件事,要是被你知道,你又该狠狠骂我了,你老是说我,一天到晚为了工作,闹得急火攻心、两眼通红的,和谁怄气呢,和那些妖魔鬼怪怄气,也犯不上啊!”

  “不过,我向你保证,这次既不是怄气,也不是想给你报仇,我只是……不想伟明、大刚、毛毛他们,还有他们的孩子,孩子的孩子,和那些臭气熏天的妖怪生活在一起而已。”

  “我们的孩子那么弱小,那么天真,那么善良,和那些天性凶残的妖族的孩子们生活在一起,他们会吃亏的,会吃大亏的!”

  “小孩子不懂事,异想天开地胡搞瞎搞,我们这些老头子老太婆,总要给把把关,是不?”

  “行了,你慢慢吃吧,好多菜呢,我先走了,上班去了。”

  “以后……说不定都不能来看你,没事儿,伟明和毛毛他们会来的,他们的孩子,孩子的孩子会看来‘快乐妈妈’的。”

  “再等我几年,快的话,说不定一两年,我就来找你了,给我留着门啊!”

  “走啦,老婆子,走啦!”

  吕醉痴痴地摩挲了一把皱巴巴的树皮,又颤颤巍巍,从妻子的墓碑旁边,抠了一把湿润的泥土,顺着衣领塞进了心口。

  直起身子时,柔情似水的眼神瞬间变得锐利如鹰,森冷如刃!

  他捂着心口,让冰冷的泥土温暖着更加冰冷的心脏,深一脚浅一脚朝公墓外走去。

  耳膜之中,一阵震荡,心念一动,通话开始。

  对面没有声音,只有冷冰冰的喘息。

  吕醉:“有事?”

  对面传来坚硬无比的声音:“别装蒜,你知道的,说好是刺杀江海流那个没骨头的****,为什么要炸死上万无辜民众!”

  吕醉笑了,闪电之下,牙齿闪闪发亮:“你是军人,这是战争,打仗哪有不死人的?”

  对面咬牙:“你过线了。”

  吕醉:“是啊,你枪毙我?”

  对面:“我会的,大功告成之后,我先一枪崩了你,再一枪崩了我自己,祭奠无辜的亡灵!”

  吕醉:“随便。”

  他直接切断通话,走到公墓门口。

  “哗啦!哗啦!哗啦!”

  一串接一串的闪电,布满黎明前最黑暗的夜空,也映照出了公募门口十几道穿着黑雨衣,雕像般的身影。

  “爸爸!”

  “爸爸!”

  黑雨衣中传来叫声,其中也夹杂着一两声:“爷爷!”

  吕醉提起酒壶,抛了过去:“这是你们妈妈最爱喝的荔枝蜜,我和她没喝完,来,分了它!”

  十几名黑雨衣,一起在大雨滂沱中,端起酒杯。

  吕醉目光环视一圈,忽然叹息道:“苦了你们,跟我走上这条不归路。”

  “斩妖除魔,我辈天职,粉身碎骨,甘之如饴!”

  一名黑雨衣大声道。

  “金屠异这个大魔头,还有李耀这个小魔头,联合在一起,想要引妖魔入联邦,弄得大好山河一片腥膻,巍巍联邦妖风四起!国家危急至此,我辈修士,何惜一战!”

  另一名黑雨衣嘶吼道。

  “哈哈哈哈!”

  吕醉大笑,老泪纵横,“好,好,好,你们都是我的好孩子,都是堂堂人族,巍巍联邦的好孩子!来!饮!”

  吕醉和十几名黑雨衣,将残酒一饮而尽,十几只酒盅同时在坚硬的花岗岩上砸了个粉碎,滂沱暴雨中,传来碎金裂石的八个字:

  “诛杀****,拯救联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