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099章 斩什么妖,除什么魔!

第1099章 斩什么妖,除什么魔!

  清晨八点整,在天都市地下城区居住的上千万市民又开始了新一天的生活和工作,重重叠叠的几十层地下城区愈发混乱起来。

  因为地面上滂沱的暴雨,地下排水系统亦被运转到了极限,无数条雨水管和污水管全都发出“隆隆”巨响,水流湍急!

  追踪难度骤然提升了好几个级数,几天几夜没合眼的秘剑使们快疯了!

  李耀再次通过一条电缆,联系上了莫玄教授。

  莫玄教授为他带来了最想要的信息。

  李耀一直对那名神秘的狙击手耿耿于怀。

  直到此刻,注射了大量的细胞修复药剂之后,他的心脏依旧隐隐作痛,偶尔会有停止跳动的迹象。

  那一次电光石火的狙杀,实在太可怕了!

  不是李耀自吹自擂,放眼整个联邦,能够对他造成如此威胁的狙击手,绝对不会超过三个。

  此人绝无半点生擒活捉的意思,一心要置他于死地,倘若“爱国者组织”真的存在,此人极有可能是其中一员,亦是最大的突破口。

  因此,他拜托莫玄教授去追查此人的身份。

  这名狙击手的身份,并不是太大的秘密,毕竟那神乎其技的一枪,虽然将力量和威势都收敛到了极限,普通人感知不到,但高阶修士一定能嗅到淡淡的灵气,这是绝对隐瞒不了的。

  秘剑局长吕醉坦然承认了还有一支猎杀小队的事实,理由是防止“幽冥之子”的渗透,带队的又是军中素有威望的枪械总教官,不知内情的修真者,自然不会起半点儿疑心。

  “竟然是‘死光’叶长空?”

  李耀暗暗咋舌。

  身为数千万联邦军枪械总教官,‘死光’叶长空也是成名一百多年的传奇人物,当之无愧的联邦英雄,没想到他也是“爱国者组织”的一员!

  李耀飞快评估了一下彼此的战力。

  “死光”叶长空是元婴期中阶,擅长隔空御物,精神锁定,藏形匿迹,又有一柄威力强大的枪械类至宝加持,在超过一千米的距离上,肯定更占优势。

  而李耀是究极金丹,擅长设置陷阱和近身厮杀,如果可以将距离缩短到一百米之内,那就是任由他宰割的领域了。

  不过,李耀想要的,可不是干掉“死光”那么简单。

  沉吟片刻,李耀向莫玄教授发出信息:“知不知道‘死光’叶长空用的是什么枪?”

  莫玄教授是资深法宝专家,对于联邦元婴高手的常用法宝,自然如数家珍:“他最惯用的是‘天梭-9’型重火力反装甲狙击枪,这款狙击枪原本是用来对付妖族之中拥有超厚甲胄的强者,以及巨型妖兽,在结丹以上高手的操纵下,一百多米高的妖兽,一打一个窟窿,一枪爆头都有可能!”

  “叶长空的‘天梭-9’型,还经过枪械炼制大师‘李辰心’的改造,消耗大量天材地宝,改得面目全非,综合了反单兵狙击枪和反装甲狙击枪的双重神通,再加上精心炼制的晶髓子弹,就成为独一无二的枪械类至宝,连李辰心大师对这件杰作都十分满意,亲自命名为‘天驱’!”

  李辰心是联邦最知名的枪械类法宝炼制大师,原来是他亲手改出来的重型狙击枪,怪不得能发挥如此之大的威力了。

  李耀想了想,又问:“有没有办法,攻入李辰心大师的晶脑,弄到‘天驱’狙击枪的全部结构图和改装流程图?”

  莫玄教授沉默了一下,道:“潜入李大师的晶脑倒是不难,毕竟枪械只是小道,哪怕‘天驱’狙击枪的改装图纸也不可能是什么绝密,不过我受到秘剑局的全面监控,想要神不知鬼不觉攻入别人的晶脑,需要动一番手脚,预计要大半天,而且弄到改装图之后,信息量太大,也不可能通过文字传输。”

  “这个无妨。”

  李耀道,“反正丁铃铛还在‘追杀’我,等莫教授弄到了图纸,存储在一枚超微晶片之中,让丁铃铛放在指定地点,诸如某个街区,某个垃圾桶的内壁上方,我自己去取。”

  莫教授道:“没问题,我争取在六个小时之内,骗过监控,攻破李辰心的晶脑,拿到‘天驱’狙击枪的结构图和改装图,不过,你要这些东西干什么?”

  李耀微微一笑:“我想到一个办法,可以试一试,不过需要你们的配合,特别是丁铃铛。”

  丁铃铛:“我听着呢。”

  李耀犹豫了一下,深吸一口气,还是轻轻键入了一行字:“你已经知道一切,还是放不下对妖族的仇恨吗?”

  对面沉默了很久,光幕上一直都是一片空白。

  李耀死死盯着,额头渗出一片热汗。

  半分钟后,光幕上才缓缓出现一行字:

  “你知道的,我的爸爸妈妈,就在我面前被妖族杀死,这一幕就像是一团荆棘,一直死死纠缠着我的心脏,直到现在,我成为了‘金丹强者’,可是在很多个夜晚,还是会在噩梦中惊醒,好像又变成了那个兽潮围城中,绝望的小姑娘。”

  “你和金屠异描绘的这条路,看上去很直,很美,很正确,或许走上这条路,前面真的有一片美好的未来。”

  “可是,那团荆棘就是死死缠绕着我的心脏,我的手脚,我的全身,我甩不开它,怎么都甩不开!”

  “你教我,该怎么放下仇恨,好吗?”

  李耀沉默,不知该怎么说。

  这时候,无论说什么,都显得伪善、愚蠢甚至邪恶。

  他没有丁铃铛的切肤之痛,又怎么可以腆着脸皮说些不负责任的废话啊!

  使劲揪着头发,李耀无计可施。

  光幕又出现了半分钟的空白,又一个字一个字浮现出来,丁铃铛的打字速度很快,李耀甚至能想象到她死死咬着嘴唇的样子:

  “不过,和妖族再怎么仇深似海,再怎么不愿意和妖族联合,也绝不是杀死上万同胞,上万普通人,上万名无辜的爸爸、妈妈、丈夫、妻子、儿子、女儿的理由!”

  “我亲眼看到父母在面前死去,知道那是什么滋味。”

  “而在昨天的联邦广场上,又有多少和当年的我一样年纪的小孩子,品尝到了同样的滋味?他们在几十年后,会不会也像今天的我一样,经常从噩梦中惊醒,哭得稀里哗啦!”

  “斩妖除魔,我辈天职,可斩妖除魔的目的是为了保护普通人,让所有人都不用承受这种痛苦啊!”

  “如果说,为了斩妖除魔,先要牺牲掉数以万计的无辜者,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吗,这算斩的什么妖?除的什么魔!”

  “昨天晚上,我捧着爸爸妈妈的照片想了很久,都不确定自己要走一条什么样的路。”

  “不过,有一件事可以肯定。”

  “害死那么多无辜者的杂碎,哪怕披着光鲜亮丽的人皮,又套着冠冕堂皇的外衣,还扛着大义凛然的战旗,那也是妖魔,最无耻的妖魔!”

  “我是一名修真者,守护普通人是我的责任,斩妖除魔,我辈天职!无论是披着妖皮的妖魔,还是披着人皮的妖魔,我一定会把他们狠狠揪出来,拽着他们的脖子,把他们的最后一点屎尿,都从狼心狗肺里打出来!”

  李耀愣愣地盯着光幕看了很久,鼻腔被一些酸酸的液体占据,他用力揉搓了一下双眼,飞快写道:

  “明白了,以后的路怎么走,咱们再慢慢商量,总能想出办法。”

  “现在,先把这些披着人皮的妖魔揪出来,打出他们的屎尿!”

  “看看你的晶铠左肋下方第三枚散热片的后面。”

  “嘿嘿,在你把乾坤戒轰到我嘴里时,我也送了你一件小小的‘礼物’!”

  ……

  六个小时后。

  秘剑局,斩妖处,指挥中心。

  丁铃铛咬牙切齿,满头红发恣意张扬,摊开的掌心上,赫然是一枚薄如蝉翼的晶片。

  她将晶片捅到了过春风的鼻子下面。

  “这是什么?”

  过春风眉头微微一皱,他也是目光敏锐的炼器师,自然看得出来,这是一枚晶脑上使用的无线灵网接驳晶片,内部镶嵌着一座独一无二的识别符阵,还有一串特定的识别灵纹,是用来联网的。

  换言之,这枚晶片就是晶脑的“身份证”,植入了这枚晶片并且激活之后,晶脑才可以连接到无所不在的灵网上。

  他只是不明白,丁铃铛拿一枚上网晶片来干什么。

  “这是我在保养晶铠的时候,在晶铠的散热片里面找到的,绝对不是我自己的东西。”

  丁铃铛满脸认真地说道。

  虽然她不是炼器师,但身为一名优秀的铠师,对晶铠的常规保养和简单维修,还是要掌握的。

  一些烈度不高的战斗之后,如果没受创的话,通常都是由铠师自行保养。

  过春风心思电转,倒吸一口冷气:“是你在和‘血魔李耀’厮杀时,他偷偷送到你晶铠里的东西,这枚晶片并不在我们的监控之中,只要你将它换到晶脑里,就可以建立起一条不为人知的秘密通讯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