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00章 死光!
  丁铃铛咬牙切齿道:“这头该死的血魔,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么,这么好骗,还想用这种方式来蛊惑我?真正的李耀已经死了,它根本不是李耀,我不会上当的!”

  “没错,丁道友,把这枚晶片交给我们就对了,血魔的奸诈狡猾,诡谲多变,寻常修士极容易被它蛊惑,更何况你还……”

  过春风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该用什么措辞来形容丁铃铛和李耀的关系。

  丁铃铛叹了口气,有些失神地坐在位置上,道:“我懂的,过处长,我只是一名单纯的战斗型修真者,这么复杂的事情,还是交给你们专业人士来处理比较好。不过我也要提醒你,血魔既然继承了李耀的记忆和战斗风格,以我对李耀的了解,这极有可能还是‘它’的诡计,我把晶片交给了你们,但‘它’究竟是不是真想和我通话,还是别有所图,我可说不好,你们自己判断。”

  “这是当然!”

  过春风满口答应,将上网晶片交给了晶脑专家。

  现在,抓捕“血魔李耀”的行动已经不单单是“斩妖处”一家的事情。

  血魔李耀和血妖界有所联系,这是斩妖处的工作范围。

  但既然叫“血魔”,那也算是“魔”的一种,秘剑局第二处,专门对付天魔的“除魔处”,自然也有理由介入进来。

  同时,没有被血魔附体之前的李耀是一名修真者,那么专门针对修真者犯罪的第三处参与追捕,亦是顺理成章。

  三处联手,追捕最危险的“血魔李耀”,这是秘剑局成立以来都没有几次的大行动,不过行动总指挥还是过春风。

  晶片植入晶脑,包括一名元婴和十几名结丹在内的上百名晶脑专家,组成了阵容豪华的“灵网追踪团队”,和过春风一起,屏息注视着光幕。

  光幕上浮现出四条信息,都是最简单的文字,看时间,都是早先发送的。

  第一条写道:“相信我!我有证据给你看!”

  后面三条,都是一个地点配一个时间,看样子是血魔李耀准备在某个时间段,某个地点和丁铃铛见面。

  不过,前两个时间点早就过了,应该是“它”没有等到丁铃铛之后,又换了一个接头时间和地点,如此重复了三次。

  距离第三个时间点,还有五分钟。

  “混蛋!”

  过春风猛地一拍大腿,扯开衣领,直喘粗气,“如果早点儿发现的话,或许现在已经逮住他了!”

  “在十三区附近的人,全都到‘星河坊’一带,五分钟之后,血魔李耀极有可能在那里出现!”

  “晶脑专家,立刻分析数据,追踪信息来源!”

  “快快快,全都动起来!”

  在过春风的鼓舞之下,秘剑使如野蜂飞舞,朝地下城区的第十三层星河坊一带冲去,锁死了十三层的所有出入口。

  上百名灵网专家也在超级晶脑的辅助之下,飞快解析信息。

  三分钟后,分析结果新鲜出炉。

  血魔李耀十分谨慎,每次都只发送最简短的一条文字,确保传送出的信息量最少,而且在发送完信息之后,都会将晶脑彻底关闭。

  因此,暂时无法锁定“它”的方位。

  五分钟后,十三区星河坊一带风平浪静,并没有“它”的踪迹。

  这头可怕的血魔,对于危险有着本能般的嗅觉,他或许是从秘剑使不同寻常的调动中嗅到了一丝诡秘的气息,再次遁走,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潮中。

  不一时,消息又发送过来:

  “星河坊一带有大批秘剑使,不适合碰头,二十分钟后,十六层的‘赤电斗技场’门口,不见不散!”

  这条消息几乎只用了0.1秒,就跨过了无影无形的灵网,传送到指挥中心的晶脑中,而血魔李耀也以快若闪电的速度关闭了晶脑。

  但是“它”绝对不会想到,秘剑局的上百名灵网专家已经掌握了那枚上网晶片,并且通过上网晶片,设置了一道十分隐秘的“晶脑病毒”。

  这种病毒的作用是,只要有人通过这枚上网晶片传输消息,就会在瞬间反馈回去一道虚无缥缈的神念。

  这道神念会侵入发送方的晶脑,即便在晶脑彻底关闭的情况下,都将晶脑深处的上网晶片,以“静默方式”,重新激活!

  “锁定它了!”

  指挥中心内一片欢呼。

  李耀只是一名炼器大师,并非灵网专家,他对晶脑病毒的认识非常粗浅,怎么可能是上百名正牌专家的对手!

  “它”正在地下城区的十三层到十六层之间疾驰,期间还通过十五层扩展出去的一座废弃法宝仓库进行了反追踪作业,之后又通过污水管道窜到了二十一层之后,再向十六层掠去,谨慎到了极点。

  “它”却是不知,佩戴在手腕上,已经关闭的随身晶脑,早已将“它”深深出卖了。

  “一组、二组、三组,去‘赤电斗技场’附近设伏,目标的坐标已经发送到了你们的战斗晶脑上,注意以驱赶为主,尽量避免在地底激战,同时请地面各个出入口的元婴修士做好准备!”

  过春风抹去了满头油汗,攥紧拳头,死死盯着立体地图上正在闪闪发亮的小红点。

  这个小红点,就是血魔李耀!

  小红点还有几秒钟,就会步入秘剑局的伏击圈。

  就在这时——

  小红点竟然以奇快无比的速度后撤,再次钻进四通八达的排水渠中!

  早先的暴雨,令地下城区的每一条排水渠都像是波涛汹涌的大江大河,在泛滥成灾的雨水中,小红点的速度飙至极限,瞬间移动到了地底三十多层!

  “被他发现了!”

  过春风气急败坏地跳了起来,“所有行动队员,全都包抄上去,争取把他逼上地面!”

  “综合附近的地形和地下管网信息,计算出他最有可能冲出地面的坐标,让附近的元婴修士移动过去,提高警戒,随时应战!”

  果然,片刻之后,光幕中传来了一行怒气冲冲的文字:“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我!”

  接着,小红点消失了。

  “它发现随身晶脑的异样了,很可能将晶脑碾成了粉末。”

  晶脑专家无奈地说,“毕竟,被激活的上网晶片,再怎么静默,也会逸散出一丝极微弱的灵能波动。”

  “已经足够了!”

  过春风眯起眼睛,有些阴冷地说道,“这一次,它暴露的时间太长,令我们黏得够近,包围圈已经形成,它再也别想甩开,围三阙一,它只有按照我们的节奏,被我们逼到地面上去!”

  ……

  天都市,半空中,一艘涂装成了月白色,绘制着草药徽章的医疗舰静静地悬浮在着。

  表面上是一艘普普通通的医疗舰,可是在略显陈旧的外壳之下,藏匿的却是几十座威力强劲的攻击性符阵。

  联邦第一枪械高手,元婴境界的枪修,“死光”叶长空和他的精锐猎杀小组,就隐藏在这艘“医疗舰”内。

  死光”叶长空今年一百六十多岁,却是满头乌发,咬筋强健,像是一个精力充沛的中年人,他身材矮小,轻飘飘似一片落叶,披着一件会根据环境随时变色的拟态伪装服,抱着大师改装的“天驱”狙击枪,倚靠在座位上,闭眼假寐。

  跟随他的精悍队员,却是谈笑风生,甚至嬉戏打闹,神色和肌肉都十分放松。

  只有百战余生的最精锐老兵,在大战之前,才能保持这样的姿态。

  叶长空是狙击高手,最清楚自己的优势和劣势,打死他都不可能潜入地下城区那么混乱的地方,去猎杀李耀这么可怕的对手!

  那是最愚蠢的做法,分分钟会从猎手变成猎物。

  在这艘高度伪装,性能强劲的猎杀舰上,他居高临下,鸟瞰整座天都城,无论目标从哪里冒出头来,都可以在瞬息间呼啸而至,掠至附近,布下陷阱,从容狙杀!

  “滋滋滋!”

  叶长空的战斗晶脑微微一震,传来了指挥中心的最新信息。

  包括整个包围圈的动态,李耀最有可能的逃亡路线,以及抓捕小组的最新情况,甚至过春风说的每一个字。

  叶长空率领的这支猎杀小组,只属于秘剑局长吕醉,级别比过春风指挥的抓捕小组更高。

  秘剑局长吕醉向他放开了最高权限,让他可以同步接收到过春风那边的全部信息。

  而反过来,叶长空这边的情况,却是向外界完全隔绝,以最高级别保密,只汇报给吕醉一个人知道。

  “唰唰唰唰!”

  无数信息从叶长空眼前掠过,被他黑洞般的双眼统统吞噬进去,涓滴不漏。

  他眨了眨眼,轻轻按住耳朵,耳蜗深处立刻传来了吕醉的声音:“李耀很可能会逃上地面,有一些不受我们控制的元婴正在赶去,不能让他被别人活捉,否则有可能带来麻烦。”

  “为了避免麻烦,保证计划的顺利进行,第一时间杀死他!”

  叶长空松开手指,切断了通讯,眼底精芒四射,刚才吞噬进去的信息重新在视网膜上呈现出来,以堪比主控晶脑的速度分析计算着。

  他的外号叫“死光”。

  “死光”并不是一种“很厉害的光”的意思。

  所谓“死光”,意思是无论他走到哪里,只要真心想要大开杀戒,那无论有多少目标,亦无论目标有多么凶残,多么狡猾,多么强大,用不了多久,一定会死个精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