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03章 暗战连环!

第1103章 暗战连环!

  <=""></>  这场“远战元婴”和“近战究极金丹”的激斗,真正交手只有一秒,当“死光”叶长空像一只碎布娃娃般砸落地面时,李耀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等蜂拥而至的秘剑使和大批高手气急败坏将烟囱拆开时,他们赫然发现,烟囱最下方是被几十枚定向晶石炸弹一路炸开的窟窿。

  通过几十米的窟窿,下方却是十几条排水渠的汇聚点。

  一夜滂沱大雨全都汇聚在里面,形成了一片混浊的漩涡,漩涡下面又是十几个出水口,通向地底世界的四面八方。

  只要李耀跳进这片混浊的漩涡,鬼知道这会儿他究竟逃回地底迷宫的哪一层去了。

  “混蛋!”

  抓捕行动的指挥中心,“天元最强金丹”过春风火冒三丈,重重一砸茶杯,用了十几年的玻璃茶杯上出现道道裂纹。

  “头儿发火了!”

  大部分秘剑使都是第一次见到过春风如此失态,知道他是动了真怒,面面相觑,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以往,哪怕面对最奸诈狡猾的妖族渗透,他们都心急火燎,气急败坏时,头儿都是慢条斯理,不温不火来安抚他们啊!

  他们经常说,头儿真是人如其名,再怎么艰难险恶的环境中,始终都心平气和,满面春风。

  没想到,头儿修炼了几十年的不动之心,却是在李耀这里破了功。

  不过也难怪,到了这会儿,所有秘剑使都看出自己中了计,被李耀狠狠耍了!

  大家伙的心情都糟糕透顶,回想到前几天,一起吃着熊掌,幻想着很快就会抓住李耀的日子,真是恍若隔世<="l">!

  对于“死光”叶长空领导的另一支“高级猎杀小组”,自然有很多秘剑使都不怎么服气。

  不过秘密战线上的斗争就是这样,当局长吕醉将“幽冥之子”的存在都告诉他们之后,大部分人仔细想过,也可以理解。

  更何况,叶长空是联邦军枪械总教官,成名已久的前辈高人,顶天立地的联邦英雄,更是不少秘剑使从小就崇拜的偶像!

  有这位老前辈带队,他们也没什么可说,就当是上一重“双保险”呗。

  没想到,连叶长空这样的资深元婴,都被李耀耍得团团转,一招之间,就斩断右臂,打成重伤!

  失去一条手臂的狙击手,还能狙击么?

  对于“秃鹫李耀”的可怕,这些身经百战的秘剑使们,又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指挥中心仿佛变成了冰库,而他们都变成了一条条冻住的死鱼。

  “传我的命令,调集附近多个城市的秘剑使来首都增援,深入地下城区,搜索这个魔头!”

  过春风双目赤红,牙齿咬得“咔咔”作响,“事到如今,只能和他玩人海战术了!”

  “我会向市政府和议会提出申请,要求关闭地下城区的几个主出入口,并进行大规模的市民甄别和疏散,清空地底,掘地三万尺,都要把这条血魔给揪出来!”

  所有秘剑使都大惊失色。

  天都市的地下城区,可是居住着上千万市民,为了搜索一个目标,把上千万市民统统疏塞?

  开什么玩笑!

  这里可是首都,昨天才刚刚经过一场混乱,今天就要清空整个地底?这是嫌民众还不够人心惶惶么?

  这种申请,绝不可能通过的,哪怕联邦议长都不敢拍这个板。

  大家都知道,头儿有些急火攻心了,却没人敢指出这一点。

  都说老实人发火最可怕,那么头儿这种几十年如一日的谦谦君子忽然大发雷霆,他们又该怎么应对?

  过春风“呼哧呼哧”喘了半天粗气,似乎意识到自己说了蠢话,有些无可奈何地挥了挥手,无力道:“算了,疏散什么的暂时做不到,先抽调附近的秘剑使过来,将深入地底的秘剑使增加三倍,不,五倍!就算抓不住他,至少要牢牢所死他,不能让他再跳出来整蛊作怪!”

  “是!”

  要动用人海战术,抽调大批力量进入地底,那就意味着地面上的防御和搜索肯定会大大松懈。

  但事到如今,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所有秘剑使都没觉得这道命令有什么奇怪,一一领命而去。

  过春风把自己往角落里的软垫上重重一抛,整个人蜷缩到了软垫深处,眯起眼睛,看着光幕上那个漂浮着大团泡沫的漩涡,开始了新一轮的思索。

  ……

  废弃法宝工厂,叶长空就像是一坨被废铜烂铁勉强兜住的碎肉,四仰八叉摊在地上<="l">。

  元婴老怪的生命力无比强大,只要当场没死,看似触目惊心的伤势,倒算不了什么。

  “总教官!”

  所有猎杀小组成员都大惊失色,医疗兵急忙飞扑上来为他治疗,同时召唤猎杀舰降落,用浮游式医疗舱将他运送到猎杀舰上,送到秘剑局的附属医院深度治疗。

  “等等。”

  叶长空有些吃力地抬起了仅存的手臂,轻轻按住了耳朵。

  “我失败了。”

  叶长空滚动喉结,用附着在声带上的晶片,发出了无声的对话。

  “我知道,人没事就好,下次还有机会。”

  行动之前,吕醉要求他一定成功,然而行动真的失败,吕醉也没有半点儿气恼的意思,反而十分温和地宽慰他,顿了一顿,又道:“你和他近距离接触过没有?”

  叶长空道:“除了最后被他踹了一脚之外,没有被他靠近三米之内过。”

  吕醉道:“那就好,不过还是要仔细检查你的晶铠和全身,他上次就在和端木明缠斗时,在端木明的晶铠上粘了一枚窃听晶片,这次也有一定几率故技重施。”

  叶长空艰难地笑了笑:“我不是端木明,不可能被人在身上放了一枚窃听晶片都不知道。”

  吕醉道:“在一名元婴身上放窃听晶片,当然是极难办到的事情,不过检查一下更加放心。”

  叶长空道:“好,我会仔细检查,确定安全之后再说。”

  松开手指,切断通话,叶长空对手下道:“就在这里,把我的晶铠都脱卸下来,直接销毁掉,并且进行一次全面的体表检查,看看我的皮肤上和伤口之间,有没有什么异物。”

  “特别要注意,嵌入我体内的金属破片,极有可能是经过伪装的窃听晶片。”

  十分钟后,他的晶铠被全部脱下,直接销毁掉,而针对每一寸皮肤和每一处伤口的检查也全部完成,并没有发现异常的晶片。

  叶长空又闭上眼睛,仔细回忆了一下他和李耀交手的全过程,确定李耀绝没有机会在他身上动手脚,这才放心。

  将要被送上猎杀舰时,叶长空忽然想到:“我的‘天驱’呢?”

  枪修秉承了古代剑修的理念,就像是“剑在人在,剑忘人亡”一样,讲究“枪在人在,枪亡人亡”,更何况是联邦首屈一指的枪械大师,专门为他改出来的至宝!

  叶长空用残臂将“天驱”狙击枪揽在怀里,摩挲着细腻如脂的枪管,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任由手下将他抬上了猎杀舰。

  猎杀舰朝秘剑局附属医院飞去,还在半空中时,就被一台普普通通的飞梭车追上。

  秘剑局长吕醉,亲自来看望身受重伤的叶长空。

  密室之中,他神色凝重地查看了叶长空的伤势,特别是整齐切断的右臂断口<="l">。

  联邦的“断肢再植”技术颇为成熟,元婴修士的生机也无比强大,接活断臂的问题不大。

  不过,终究是齐齐斩断一次,所有神经、血管和经络都要重新接驳,受此重创,至少在几个月之内,叶长空都不可能恢复到巅峰实力了。

  “对不起。”

  叶长空道,“我还是低估了这个年轻人的可怕。”

  “无妨。”

  吕醉沉静道,“虽然没有杀死他,却逼他在大庭广众之下轰出了强劲的妖气,又被无数高手看到他对你发动致命攻击,这个屎盆子,他甩不掉的!”

  “现在,他被重新逼回了地底,过春风并没有察觉到异样,抽调了大批秘剑使去追杀他。”

  “他胆敢反抗,就有可能杀死无辜的秘剑使,屎盆子越扣越紧;不反抗,就很难从秘剑使的天罗地网中挣脱出来,注定要被死死压制在地底!”

  “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次狙杀,也不算完全失败了。”

  叶长空咳嗽了几声,道:“议会的情况如何?”

  吕醉道:“今天早上,‘远征议案’已经通过,有84%的议员都投了赞成票,我们就要成功了!”

  “现在,两支全晶铠战团正在集结,很快就能完成战争准备,只要他们突破幽暗绝域,冲入血妖界,那就算是为了他们的安危,这场仗都一定会愈演愈烈,成为真正的灭国大战!”

  叶长空继续问道:“飞星人呢?”

  吕醉冷笑道:“飞星人是一盘散沙,根本没打过世界大战,哪里懂得应对这种局面?他们当然还是犹犹豫豫,立场摇摆了!”

  “让他们尽管犹豫吧,等我们的大军全都冲进血妖界,战火无法控制,飞星人就只有两个选择!”

  “要么,坐视不理,眼睁睁看着天元和血妖两界的实力白白消耗,两败俱伤,彻底丧失对抗真人类帝国的可能性,连带着飞星界也一起完蛋!”

  “要么,只能跳上我们的战车,帮我们在最短时间,以最小的代价,彻底镇压血妖界!”

  “只要我们能把燎原号弄到血妖界去,即便是为了保住这艘梦幻战舰,飞星人的后续部队也只能源源不断跟上,这场仗,他们不打也得打!”

  听到这里,叶长空终于长舒一口气,展开笑容:“也就是说,事到如今,一切意外因素都被排除,绝对没人能阻止我们了?”

  “是的,从这一秒开始——”

  吕醉淡淡道,“包括‘秃鹫李耀’在内,再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联邦的崛起!”

  就在距离他们22.31米之外,猎杀舰的尾部动力符阵喷气口周围,灼热又狭窄的散热空间内。

  李耀扭曲成了一个十分古怪的姿势,静静听着吕醉和叶长空的对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