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05章 大道对决!(第四更!)

第1105章 大道对决!(第四更!)

  两人又说了几句闲话,异口同声道了句“斩妖除魔,拯救联邦”,随后,吕醉回到飞梭车,离开猎杀舰,向天都市深处飞去。☆→,

  看着他逐渐远去的身影,李耀咬咬牙,放弃了吕醉这条线。

  听他们的对话,似乎在海上有一个十分重要的秘密基地,而这个基地中炼制的某种“药”,对于他们的计划至关重要!

  而且,听上去,他们对战争走向的控制力十分有把握,确信这场战争绝不会损害联邦的利益。

  这就回到李耀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问题上了,那就是“爱国者组织”的动机。

  或许,吕醉和叶长空真的和妖族有血海深仇,也绝不愿意天元和血妖两界联合。

  不过,李耀相信以他们元婴修士的眼光和推演能力,既然知道血妖界的内情,知道“妖神病毒”正在肆虐,就一定不难推演出,大战的爆发,只会让血妖界生灵涂炭,绝大部分妖族统统死光。

  血妖界原本就是穷山恶水,充满了毒雾和瘴气的地方,根本不是普通人族可以开发利用的。

  如果再杀死所有妖族,没人去环境险恶的资源星球挖矿,那这场战争对联邦究竟有什么好处?

  没有任何好处,反而会消耗大量资源,那么战争胜利之后的联邦,就是变得更弱,而不是更强,怎么抵挡真人类帝国的侵略?

  就算吕醉和叶长空真的被仇恨彻底吞噬,化作了另一种意义的“深渊”,他们也绝不可能付出“联邦毁灭”的代价,去实施复仇大计的!

  也就是说,这里一定存在某个“关键”,令他们坚信,这场战争不是单纯的“复仇之战”,而是有利可图,还是有极大利益可图,可以令联邦“崛起”。

  所以,连叶长空这样的战斗英雄,都会冒天下之大不韪,甚至泯灭了身为修士的信念、身为军人的责任和身为人族的良知,对上万名无辜同胞下手!

  “药”,或许就是这个“关键”!

  所以,李耀权衡再三,还是放弃了吕醉这条线。

  现在去找吕醉是没用的,他的战斗力倒是不高,但是以他的老奸巨猾,绝不会轻易泄漏给李耀一星半点的证据,杀掉他也于事无补,只会为这台战争机器注入更加狂暴的燃料!

  找到那一处海上基地,弄清楚“药”的真相,才是破局的关键!

  直到此刻,李耀终于可以确认,吕醉和叶长空这些元婴,是真的坚持着某种执拗的“道”,坚信自己是在拯救联邦,是在创造一个更加辉煌的未来!

  猎杀舰在秘剑局附属医院缓缓降落。

  截至目前,昨天的大混乱已经制造了五万以上的轻重伤员和死难者,天都市所有医院都人满为患,秘剑局附属医院亦敞开了自己的大门。

  这里聚集了无数普通人,场面极为混乱,李耀轻而易举就溜了出来。

  “咦,有点儿奇怪。”

  或许是错觉,他隐隐感知到四周的秘剑使少了很多,就算是在“秘剑局附属医院”这种地方,都没太强的监控压力。

  “过春风究竟在打什么算盘,把人都抽调到哪儿去了?难道是都集中到地下城区去追我了?”

  李耀挠了挠头皮,“感觉怪怪的,过春风就这点儿能耐吗?和他前几天的表现有点儿差距啊!是这么久没抓到我,急火攻心,丧失理智了?”

  李耀终究是人,计算力是有限的,现在的目标是吕醉,过春风只能先放到一边去了。

  反正过春风这样愚蠢的决策,只会更有利于他接下来的行动。

  他再次找到一条电缆,如法炮制,和莫玄教授取得了联络。

  “教授,帮我查一个海上坐标。”

  “我说不清楚究竟是哪里,但应该是某个海上或者海底基地,又或者人造岛屿之类,而且在一天后,附近有一座海底火山会爆发,还有一场超强风暴会冲撞到一起!”

  “查查看,有没有符合这种条件的地方!”

  吞噬了“星孩”之后,莫玄教授的计算力大增,堪称是一台会走路的液态晶脑,很快给出答案。

  “东经111度,北纬34度附近海域,正好有一座海底火山进入活跃期,预计将在今明几天爆发,而且那附近,也有一团超强风暴‘杜鹃’正在成形,极有可能会冲撞到一起。”

  “那片海域,距离联邦的东海岸有上千公里,附近并没有岛屿,却有一处封闭的海底采矿基地!”

  根据莫玄教授查到的信息,一百年前,在那一带海域的海底,发现了储量丰富的“钛锰结核矿脉”,极具开采价值,结果被“青雷派”旗下的一家采矿公司竞标到了开采权。

  青雷派在那一带建立了一处规模庞大的海底采矿基地,运转了整整七十年,直到三十年前,矿脉逐渐枯竭,继续深入的开采成本太高,暂时没有了运营价值,这一处采矿基地就被封存起来,预计将来海底采矿技术更加发达,开采成本降低之后,重新开发。

  因为是暂时封存,所以海底的一切设施都保存完好,并没有被海水入侵,随时可以投入运转。

  接下来,莫玄教授又抛出了一条关键性的信息。

  这座“海底采矿基地”的所有权和运营权,都在“青雷派”手里。

  而青雷派的现任掌门,名叫谢东霆,一百四十二岁的管理型金丹。

  他是战争孤儿,在一百三十多年前被吕醉夫妇收养,是吕醉年纪最大,爬得最高的义子之一!

  “就是这里!”

  李耀确信,自己这次真的抓住了关键。

  和莫玄教授商量好了几套接应方案之后,李耀又通过自己的方式,找了一台十分干净的晶脑,上网搜索了一些海底采矿基地的信息。

  随后,他回到大街上,朝天都市的空港进发。

  五百年的战火,养成了联邦公民惊人的韧性和百折不挠的精神,尽管昨天才刚刚遭到重创,但今天的大街上依旧是熙熙攘攘,甚至比昨天更加热闹。

  骄傲的联邦人,用这种方式,向一切敌人,表达他们的轻蔑和鄙夷!

  高楼大厦之间,所有光幕都在播放新闻,全是战争议案被通过的消息。

  还有一些光幕播放的是滚滚黄沙中,一支支铁骑高歌猛进的画面。

  联邦军在天都市和大荒之上,同时举行了两场实战演习,演习代号“怒拳”!

  数百个大宗派,都通过媒体公开表态,将投入所有资源支持这场战争,所有修真者都将接受联邦军的统一指挥,将血妖界杀个支离破碎!

  战争的风暴,彻底笼罩住了整座天都市,李耀一路走去,在一面面九星升龙战旗之下看到的,全都是亢奋的市民,和满腔怒火的士兵。

  前方忽然鼓乐齐鸣,战旗招展,却是退伍军人协会发动的大游行。

  无数两鬓斑白的退伍老兵,甚至是缺胳膊断腿的伤残老兵聚集在一起,化作滚滚浪潮,向大街小巷扩散。

  战争议案通过之后,联邦立刻进入总动员,八十岁以下的退伍军人重新被征召。

  而这些八十岁以上的,又或者身有残疾的退伍军人没有被征召,正在大发雷霆呢!

  他们发自肺腑的怒吼,博得了无数市民的一致喝彩,就连四五岁的小朋友都骑在爸爸的脖子上,奶声奶气地叫着:“远征!远征!打到通天城去!”

  还有不少穿着校服,高中生或者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也在街头慷慨激昂,鼓动民意,甚至有些大学生根据联邦五百年历史,总结出了妖族对人族犯下的十宗血罪,号称“十大恨”!

  前方一群大学生聚集的地方,忽然传来喧闹,好像有人吵了起来。

  李耀隐隐听到几个字,心中一动,挤进人群去看。

  却见一个穿着素白色连衣裙的女学生,在众人的推搡之下,有些狼狈地说:“我,我只是希望大家能冷静下来,再仔细想想,按照李耀从飞星界带回来的消息,再有三五年,或许一两年之后,就会有‘小天劫’降临啊!”

  “现在发生全面战争,我们怎么抵挡小天劫呢?”

  “你懂什么!”

  连衣裙少女的对面,却是几个五大三粗的男生,其中长相最猛恶的一个吼叫道,“正因为小天劫就要来了,才更应该尽快杀进血妖界,给那些畜生来个‘彻底解决’!”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专心致志对抗小天劫!”

  “否则,万一我们在苦苦抵挡小天劫的时候,那些畜生又从背后捅我们一刀,怎么办?”

  粗壮男生的发言搏来了一片喝彩,不少人都在高叫:“彻底解决!彻底解决!”

  连衣裙少女手足无措,颤声道:“你们太冲动了,大家就不能冷静下来,再好好想想办法吗?”

  “冲动?”

  粗壮男生的丑脸顿时一片通红!

  这时候,人群中有人喊:“我认识她,她父亲就是东海大学的薛教授,著名的‘冷静派’!”

  今日之联邦,“冷静派”三个字,绝不是什么好词。

  一时间,众人哗然,那粗壮男生毛茸茸的手臂高高举到半空,仿佛要往连衣裙少女脸上砸去。

  李耀深吸一口气,明知道会节外生枝,也准备挤进去,在女生受伤之前把她救出来。

  却不料,粗壮男生扬了半天手,却没打人,反而蹲了下来,脑袋深埋在双臂之中,失声痛哭起来!

  他身后的同学,用鄙夷的眼神看着连衣裙少女,冷冷道:“阿正的爸爸,在三个月前的兽潮爆发中遇难了,那是什么滋味,你知道吗?”

  “你们这些冷静派,根本没有我们的切肤之痛,只会一天到晚叫什么‘和平’,‘谨慎’,‘冷静’,说的倒是轻巧,反正死的不是你们的亲人!”

  连衣裙少女原本闭上了双眼,满脸毅然决然,已经准备好被人痛殴一顿。

  却没料到结果会是这样,她目瞪口呆,眼底满是茫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失声痛哭的粗壮男生。

  李耀皱了皱眉,挤出人群。

  所以,这就是吕醉、叶长空这些“爱国者”的大道之源吗?

  他们真的有办法,借助一场“复仇之战”,将联邦带上一条崛起之路,杀出一个光明的未来吗?

  李耀不知道。

  他只是坚信,真正的星耀联邦,一个代表人类文明之火的国家,绝不可能在欺骗中崛起,更不可能用无数无辜者的鲜血浇灌出来!

  那名死于兽潮爆发的父亲,如果泉下有知,也不会希望儿子被卷入一场因欺骗而生的战争,甚至死在这场欺骗中吧?

  李耀并不愿意,更没有资格去否定这个粗壮男生的仇恨,但千千万万像粗壮男生一样的无辜者,他们最朴素的仇恨,都被吕醉这样的人给利用了!

  醒悟到了这一点,让李耀对吕醉的憎恶更深。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大道和吕醉的大道,是彻彻底底站在对立面,毫无半点调和的余地。

  两条大道,只有狠狠碰撞,其中一条彻底粉碎为止!

  -------

  各位大朋友小朋友,大家六一儿童节快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