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10章 不存在的深渊!

第1110章 不存在的深渊!

  无菌室中,审讯还在继续,疤面人微笑道:“很好,幽泉老祖,你很合作,大家再这样配合的话,你很快就不用忍受这种折磨了,最后一个问题,‘深渊’是谁?说出答案,你就可以去死了。”

  几十张光幕上,幽泉老祖的脑电波忽然躁动起来,嘶吼道:“没有‘深渊’,没有!为什么你们就是不相信!”

  疤面人冷冷看了他一会儿,对助手道:“往大脑里注射三倍剂量的‘奋脑灵’,放大他的感知,再注射五倍剂量的黄金水母毒汁萃取液,并且用电击保证他的脑细胞活跃度。”

  “滋滋滋滋!”

  幽泉老祖光溜溜大脑袋上,晶线和药剂输送管一根根绷紧,他死灰色的眼珠几乎要爆出眼眶,甚至有血泪从眼角流下。

  而监控光幕上,他的脑电波曲线也像是发了疯一样忽高忽低!

  “啊!啊!我说!我说!是凌玉,是联邦军总参谋部的机要室长凌玉!”

  幽泉老祖惨叫连连,尖锐的叫声,仿佛要将传音符阵都撕裂!

  疤面人和助手在监控光幕上分析了片刻,一名双眸深邃,冥修师模样的助手摇了摇头,道:“脑电波不对,他在说谎。”

  疤面人微微皱眉,再次示意助手加强药力,随着光幕上的一枚虚拟符文被逐渐推移到最高级数,幽泉老祖的眼珠飞快滚动,口吐白沫,连几米之外的身体都像是触电的青蛙一样弹跳起来。

  “何必呢,幽泉老祖,你也算是一世枭雄,落到这样的下场,我们都于心不忍啊。”

  疤面人叹息道,“你已经一败涂地,再也没有翻盘的希望,还这么护着‘深渊’干什么?所有‘幽冥之子’都被我们一网打尽,光凭一个‘深渊’,根本掀不起什么风浪的!”

  “说吧,一百多个‘幽冥之子’都交待了,也不在乎多一个‘深渊’了,对不对?说出来,我们省事,你也可以从这种屈辱和痛苦中,永远解脱了,对吧?”

  “更何况,所有‘幽冥之子’都背叛了你,难道‘深渊’就不会背叛你吗?说不定,这会儿他早就把你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甚至巴不得你死呢!你这么硬扛着,他却在外面潇洒快活,我真替你不值啊!”

  光幕之上,幽泉老祖就像是一坨正在融化的冰块,奄奄一息道:“是狄明心,联邦国防部的部长秘书狄明心……不对,是过春风,秘剑局第一处处长过春风……是……”

  疤面人看着助手,助手不断摇头。

  疤面人的声音,逐渐变得又硬又冷:“幽泉老祖,原本我们敬佩你是血妖界的老前辈,还给你留着几分面子,既然你是这样的态度,那就休怪我们心狠手辣了!”

  “是你们逼我撒谎的!”

  幽泉老祖彻底崩溃,咆哮道,“没有深渊!没有深渊!本来就没有深渊!你们又要我交待什么!”

  “深渊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你们难道还不明白吗?他的忠诚度根本无法保证!”

  “放出‘幽冥之子’的时候,是几十年前,那时候我还没掌握那么超卓的基因技术,怎么可能绝对控制他们!”

  “普通‘幽冥之子’,经常送情报回来给我,我也把他们在血妖界家族的情况传送给他们,用这种方式,才能维持他们对妖族,对我的忠诚!呵呵,就算这样,到头来他们还是统统背叛了我!全都出卖了我!”

  “如果真的有一个‘深渊’,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妖族,也没有干任何对不起联邦的事情,就算我‘激活’了他,除了我和他之外,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说明,他是妖族!”

  “那我怎么控制他?怎么说服他来效忠我,而不是他生活了几十年的联邦!”

  疤面人和助手十分淡定地听着,看样子,这些话都听过不止一次了。

  或许是“奋脑灵”起了作用,幽泉老祖的思维越来越清晰,他嘶吼道:“深渊只是一个幌子,用来掩饰‘幽冥之子’的幌子!”

  “最初的想法是,一旦你们察觉到了‘幽冥之子’的存在,就放出‘深渊’这个不存在的‘终极幽冥之子’,让你们互相猜疑,人人自危,自乱阵脚,而‘幽冥之子’还可以跳出来,指证某个对他们有威胁的人是‘深渊’!”

  “如此一来,你指证我,我指证你,审查了半天都找不出‘深渊’的话,对‘幽冥之子’的调查也会大打折扣,有足够时间让他们来从容应对!”

  “一句话,深渊就是幽冥之子的‘保护壳’,根本就没有深渊!”

  疤面人扫了助手一眼,这一次,十几名助手在仔细研究了幽泉老祖的脑波图之后,纷纷点头。

  “差不多了吧?”

  寿玉轩一直在旁边冷冷看着,忍不住道,“同样的问题,你们也问了十几遍,每次答案都是一样的。”

  “在这种超强刺激之下,每一秒钟都像是有一整座十八重地狱狠狠砸在他的脑子里,还能说谎却不被你们看出来,他的意志力要高到什么程度?根本不可能的!”

  “他说的很有道理,既然‘幽冥之子’会背叛,那么‘深渊’背叛的可能性就更高了!你也说了,如果我们是‘深渊’的话,巴不得他死得越早越好,只要他一死,就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拆穿我们的身份了啊!”

  “如果真的存在一个始终把自己当成人类的‘深渊’,就算激活了,又怎么控制?根本没办法控制!”

  “结论就是,深渊并不存在,只是那些幽冥之子的‘保护壳’而已。”

  疤面人沉思了很久,望着光幕上逐渐荡漾开来的幽泉老祖神魂,若有所思道:“可是,他的脑域深处,始终都有一小块区域被灰雾笼罩着,怎么都破解不开。”

  寿玉轩不以为然道:“人的大脑就是这样,即便搜魂**能榨干99%的秘密,始终都有1%是不可捉摸的,那或许是非常久远的早期记忆,和我们的计划无关,不用大费周章了。”

  疤面人和助手埋头商议了一阵,最后直起腰板,点了点头道:“好,最近九次审问的结果都是一样,终于可以得出最终结论,‘深渊’并不存在!”

  “寿院长,我们的问题基本都解决了,接下来的大部分时间,这具大脑都将归您使用。”

  疤面人伸出一根手指,在巨幅光幕上,幽泉老祖的眉心轻轻弹了一下,微笑道:“多谢你的配合,幽泉老祖,其实你想出来的‘深渊’,还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创意,原本有极大可能给我们造成严重干扰的。”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最后却是让你自己多吃了那么多苦头,哈哈,这可怪不了我们,要怪,只能怪你自己了。”

  幽泉老祖彻底失去了争辩的力气,有气无力道:“我说出了一切,让我死,让我去死……”

  疤面人道:“我没什么问题,不过寿院长还有很多东西,要和你好好聊聊。”

  幽泉老祖吼叫:“你答应过我的,说出‘深渊’的真相,就杀了我!你骗我,你骗我!”

  疤面人冷笑道:“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和你这样的妖怪,又何必讲什么信用?”

  “啊!啊!啊!”

  幽泉老祖出离愤怒,一瞬间,他的脑电波强度达到了极限,仿佛要挣脱光幕,如火山爆发般喷涌出来!

  放在透明匣子里的头颅,还有死死钉在手术床上的身体,全都疯狂颤动起来,释放出了铺天盖地的灵能波动!

  “不好!”

  一名助手惊叫道,“他的脑域深处,竟然出现了七倍剂量‘奋脑灵’疯狂刺激的迹象!”

  “什么!”

  疤面人震惊。

  “一定是他平时就控制自己的大脑,想办法偷偷藏起了一部分‘奋脑灵’!”

  另一名冥修师怪叫,“此刻,将平时暗藏的‘奋脑灵’统统激发出来,令脑波飙升到了极限!”

  “夺!夺!夺!”

  幽泉老祖脑力激荡之下,牢牢钉在体内的禁制一根根透体而出,深深嵌入天花板!

  他的手脚乱舞,几名冥修师猝不及防,都被他甩到墙上,砸得筋断骨折!

  “镇压他!”

  疤面人狂吼一声,从金属手术床下面立刻弹出了几十根好似钢铁獠牙的刑具,“唰”一下,深深刺入了幽泉老祖体内,将他死死固定在手术床上。

  角落里的三名结丹修士一跃而起,三支经过改装的矢爆枪狠狠捅进了幽泉老祖的体内,枪口喷涌而出的是超强电弧,一道道连环闪电之后,几乎将身体电成了焦炭!

  而盛放着头颅的透明匣子中,也被注入了一种幽蓝色的液体,瞬间冻结成冰块!

  幽泉老祖的身体被牢牢镇压,大脑又被彻底冻结,眼看这次反抗将以失败告终!

  “轰!”

  就在这时,无菌室狠狠摇晃起来,输入所有法宝的灵能都在瞬间激增!

  应该是外面,修真者和九头海魔鏖战到了最激烈处,无意间撞上了防御大阵的阵眼,造成了秘密基地内所有法宝的瞬间过载!

  “唰!”

  巨幅光幕上,幽泉老祖的虚幻脸庞在严重干扰之后,浮现出一抹嘲弄之意,如涟漪似的渐渐消散。

  监控光幕上,幽泉老祖的脑电波在一飞冲天之后,从半空无力地跌落,笔直落入了永恒的深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