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16章 风起云涌!

第1116章 风起云涌!

  天都市,清晨九点。

  这一刻,很多事在星耀联邦拥有数千万人口的偌大首都同时发生。

  在中央区,联邦议会大厦熙熙攘攘,由各大宗派高层、军方人士和普通民众代表组成的议员,悉数到场。

  自从《远征议案》通过以来,议会几乎是不分昼夜地连轴转。

  发动一场史无前例的战争绝非易事,要让这台无坚不摧的战争机器运转到极限,还有数以百计的法案和条款需要商议和通过。

  在城东区,天都市晶轨列车总站,一列又一列钢铁长龙冒着白烟,呼啸而至,将无数穿着旧军装,胸口勋章擦得锃光瓦亮,头发如板刷般硬扎扎的中年人和老者送到天都市。

  他们的肢体或许残缺,步伐或许缓慢,但腰杆却同样笔直,眼神全都似子弹一般尖锐!

  这些人,都是来自全联邦各地的伤残退伍军人代表。

  发生在联邦广场上的爆炸彻底激怒了整个联邦,而《远征议案》的通过也激起了所有联邦公民的爱国热忱。

  前几天,住在首都的伤残退伍老兵已经自发集结在一起,进行了声势浩大的集会——但那不过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而已,面对联邦历史上第一次跨出天元界,进军另一个大千世界的战争,作为“联邦最大势力”之一的伤残退伍军人协会,注定不会无所作为的。

  这几天,每天都有无数来自联邦各地的伤残老兵涌入首都,和昔日的战友紧紧拥抱在一起。

  今天,全联邦退伍老兵代表,将再次聚集在联邦广场上,在这片前几天刚刚发生过爆炸,还浸染着同胞鲜血的土地上,重新升起九星升龙战旗,向一切敌人表明,联邦人永不屈服的决意!

  在北山区,这片聚集了超过三十所高等学校,包括“九大精英联校”中三所的文教区,也在天刚蒙蒙亮时,就被喧闹声彻底吵醒。

  热血沸腾的青年们,早早就准备好了光幕横幅和玄光战旗,他们肩并着肩,手挽着手,一首接一首地唱着战歌,准备去联邦广场,和全联邦的伤残退伍老兵代表,那些捍卫家园,保护他们的英雄们汇合,一起吼出星耀联邦的最强音!

  今日的天都城,比数日之前的“百日纪念仪式”那一天,更加热闹百倍!

  而在天都市南部的武南区,六台加装了防爆装甲和晶磁炮的重型战斗飞梭车,载着几十名牛高马大,神色精悍的秘剑使,沉默地飞行着。

  秘剑使们一言不发地擦拭着链锯剑、震荡战刀和灵能矢爆枪,尽管每一个构件都被擦得光可鉴人,却是一次次不厌其烦地擦拭着。

  无论是谁,要去抓“爆炎魔龙”丁铃铛这样的女人,绝不会介意将自己的法宝,多检查几遍的。

  ……

  舞阳大酒店,联邦新近崛起宗派“双蛟会”的产业。

  双蛟会的会长是妖刀彭海,李耀的师兄,和丁铃铛的关系自然密切。

  丁铃铛、莫玄教授、巫马炎和谢安安来到天都市之后,就一直住在舞阳大酒店。

  妖刀彭海虽然不在首都,却为他们安排了整整一层最高级的客房,设施舒适还在其次,最重要是绝对安全。

  “已经好几天没有李耀的消息了。”

  房间内,丁铃铛有些焦躁地来回踱步,咬牙道,“他应该是发现了东海深处有什么线索,所以一路追了上去,却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真希望他快点儿回来!”

  “丁姐姐,别担心,师父一定没事的!”

  谢安安挥舞着小小的拳头到,“在飞星界,师父连‘蜘蛛巢星’那么可怕的地方都能够钻出来,更何况只是一片小小的东海呢!”

  “话是没错,不过我们还是要做好两手准备。”

  莫玄教授沉静地说,“事到如今,我们要考虑一切可能,昨天晚上,我花了整整一夜,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我们的推测,还有东海之上,那座海底采矿基地的坐标等等,全都编成了一份文件。”

  “我在炼器师圈子、学术界和新闻界,还算是有几个朋友;丁铃铛,你在这方面的朋友应该也不会少,对吧?”

  “要是李耀能及时回来,拿出不可辩驳的证据,那当然好!”

  “但是,万一……”

  “那我们也顾不上会不会打草惊蛇,只能拼个鱼死网破,将这些文件以最快速度扩散开来了!”

  丁铃铛皱了皱眉头,看着自己的拳头道:“我不怕鱼死网破,不过现在,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对方牢牢监控,只怕很难找到机会,将这些文件传送出去!”

  “如果真的被逼到了那一步,我会尽量帮你们……争取机会的!”

  巫马炎动容:“师娘!”

  就在这时,丁铃铛的耳朵动了动,周身毛孔猛地收缩起来,低吼一声:“不好,快趴下!”

  话音未落!

  “哗啦!哗啦!哗啦!”

  双层钢化玻璃构成的隔音窗彻底爆裂,七八枚眩晕晶石炸弹狠狠射了进来!

  丁铃铛和巫马炎都是强大的战斗型修真者,刹那间做出反应,将绝大多数眩晕炸弹都踹了回去,但还是有一颗漏网之鱼,在房间内轰然炸开!

  丁铃铛朝莫玄教授扑去,巫马炎朝谢安安扑去,他们周身瞬间爆开了晶莹剔透的灵能护盾,将冲击力统统吸收!

  在丁铃铛和巫马炎的保护下,四人都毫发无损。

  但他们的反应,却也不免慢了半秒。

  就在这半秒之间,房间不靠窗的三面墙壁,竟然被彻底轰爆,仿佛拆得无影无踪,二三十名身穿重型晶铠,手持单兵晶磁炮的秘剑使,在走廊和隔壁房间,将他们团团围住!

  “吱吱吱吱吱吱吱!”

  其中几名秘剑使的肩头,扛着特殊的音波法宝,释放出了特定频率的超高音波。

  非但能扰乱神念传输,延缓修真者从乾坤戒里提取晶铠的时间,对于莫玄教授这样的鬼修来说,更是魔音贯脑般的刺激!

  “啊!”

  莫玄教授惨叫,单膝跪地,液态金属从灵械义体中不住流淌出来,很难凝聚成固定形态!

  “别动!”

  一台通体浅灰色,看似平平无奇的“苍龙战铠”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掠至丁铃铛面前,高速旋转的链锯剑直指丁铃铛的喉咙,狞笑道,“丁道友,不要冲动,你来不及穿上晶铠,不是我的对手,没必要白白送死。”

  丁铃铛咬牙,扫了旁边的巫马炎一眼。

  巫马炎身上浮现出了十几道七彩纷呈的灵纹,那是他被十几支单兵晶磁炮牢牢锁定的标志。

  更何况,还有莫玄教授和谢安安两名手无缚鸡之力的炼器师!

  丁铃铛眯起眼睛,飞快计算自己拼死一搏的胜率。

  然后她就发现,毫无半点儿逆转的机会!

  别说巫马炎、莫玄教授和谢安安已经被控制,而自己又来不及召唤出晶铠,对方却是全副武装。

  就算自己召唤出晶铠,在最公平的环境下和对方单打独斗,她都……没有多少胜算!

  因为,用链锯剑指着她喉咙的,不是别人,正是“天元最强金丹”,秘剑局斩妖处的处长,过春风!

  “唰!”

  过春风开启了面甲,露出一张深不可测的脸庞,杀气腾腾道,“莫玄、丁铃铛,现在以‘叛国罪’的名义逮捕你们,请和我们走吧,胆敢反抗的话,格杀勿论!”

  丁铃铛瞪大眼睛,高叫道:“叛国罪?你疯了!”

  莫玄教授也艰难地喘息着:“我,我是‘九大’的教授,是联邦炼器师协会的理事,是联邦鬼修联合会的荣誉副会长,你们,你们这样无凭无据抓人,是要出事情的!”

  “无凭无据?”

  过春风冷笑一声,道,“莫玄教授,您是联邦德高望重的炼器大师,我个人很敬重您,不过能否请您解释一下,为什么前几天,您要侵入另一名炼器大师‘李辰心’的晶脑,窃取了大量‘天驱狙击枪’的改装资料呢?”

  “天驱狙击枪,是专属于‘死光’叶飞空的枪械类法宝,而就在你窃取了这些资料之后不久,‘死光’叶飞空就被‘血魔李耀’打成重伤!”

  “这两件事,难道毫无关系吗?”

  “哼,叶飞空是数千万联邦军枪械总教官,你帮助‘血魔李耀’,将他打成重伤,对联邦军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这还不算叛国,什么才是叛国!”

  莫玄教授和丁铃铛没想到,这件事这么快就被过春风查了出来,一时无言以对。

  莫玄教授愣了半天,才道:“等等,我可以解释,这件事里面有一个天大的阴谋,我们——”

  “住口!”

  过春风冷冷道,“你们全都被血魔蛊惑了,你们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相信,一个字也懒得听!”

  “抛出所有乾坤戒,乖乖投降吧!”

  “又或者,让我领教一下,天元和飞星两界中,两个‘年轻一辈第一高手’的厉害?”

  过春风脸上的狰狞越来越浓烈。

  丁铃铛和巫马炎的牙齿都深深嵌入了嘴唇,嘴角溢出蜿蜿蜒蜒的鲜血。

  “不要!”

  莫玄教授急忙叫道,“丁铃铛,巫马炎,不要动手,你们一动手,就真的完了,什么都完了!”

  “没错,识时务者为俊杰。”

  过春风笑眯眯道,“乖乖跟我走吧,相信我,这是为了你们好!”

  三分钟后。

  六台重装战斗飞梭车呼啸而至。

  看着舞阳大酒店顶层一片狼藉的场面,所有直属于吕醉的秘剑使都面面相觑,默然无语。

  半分钟后,吕醉得到了最新消息。

  “什么,他们被过春风的行动队,以‘叛国罪’的名义,抢先一步抓走了,连巫马炎和谢安安,都请回去协助调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