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22章 毒如蛇蝎!

第1122章 毒如蛇蝎!

  下一页

  过春风的声音无比沙哑,就像是有一千把钢刀在刮擦着他的声带:“所以,你既要彻底抹杀李耀,又要激化天元界对血妖界的仇恨,而你就用一场惊天刺杀,来了个‘一箭双雕’?”

  “没错。”

  吕醉微笑起来,每一道皱纹都在闪光,“知道吗,你们这些年轻人,无论是李耀还是你,无论你们的天赋多么惊人,表现多么出色,但你们都有一个最大的弱点,你们太清澈,太容易被看透,太方便被操纵了!”

  “秃鹫李耀,最喜欢潜伏渗透,玩斩首战术,无论遇到什么问题,渗透到敌人深处始终都是他的第一选择。”

  “我就利用他这一固定的思维模式,再加上他对‘幽冥之子’的深深警惕,拟定了十二个应对方案,结果,在变化到第三个方案时,他就中招了,不由自主地踏入了我的节奏,被我乖乖带到了联邦广场之上!”

  “而你也是一样,阿风,你很厉害,这几十年来一直百战百胜,就没有你抓不住的妖族间谍,但这样一来,也养成了你过于骄傲,过于执着的性格。”

  “别看你外表好像睡眼惺忪,一副邋邋遢遢的样子,但我却能感知到你骨子里那种骄傲,那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味道!”

  “我断定,只要你在秃鹫李耀手里,稍稍吃一个小亏,被他挫去一丁点威风,你就会勃然大怒,像条疯狗一样死咬着他不放!”

  “果然,你们两个都在我的掌控之下,上演了一出惊心动魄的好戏,直到最后,你亲手将他格杀,纵然你们都在最后一刻醒悟,又有什么用?晚了,一切都尘埃落定,太晚了!”

  过春风的指骨一节一节攥紧,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完全明白了,为了达成目的,你不但在暗中操纵我和李耀,你还牺牲了数万无辜的同胞,这种做法,和视凡人为草芥的真人类帝国,又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

  吕醉断然道,“真人类帝国将普通人当成草芥和蝼蚁,肆无忌惮地奴役和压榨他们!我却不同,我们‘爱国者’都是将普通人当成同胞,当成要保护的对象!”

  “死去那么多同胞,我当然也很痛心,但这却是不得不付出的代价,就像是为了赢得一场胜利,不得不牺牲的战士一样!”

  “上万同胞,听上去很多,但是仔细想想,我们联邦有整整上百亿人!牺牲掉的数万人,才占多少?0.1%都没有!0.01%都不到!”

  “死一个,却可以救一万个,这笔账难道不划算吗?”

  他越说越激动,挥舞着枯瘦的手臂,咆哮道:“和我们这些思维敏捷,计算力超卓,可以推演出未来几十年变化的修真者相比,那些普通民众,就像是愚蠢的羔羊一样,他们根本不懂思考,没有远见,无法决断,只会被自己的软弱、怯懦和贪婪推动着,一步步滑向深渊!”

  “身为修真者,身为他们的保护者,我们有责任尽一切努力,去教育他们,唤醒他们,改造他们,让他们走上正确的道路,这是为他们好,这是在造福他们的子子孙孙!”

  过春风嗔目结舌,愣了半天,难以置信道:“杀死无辜的人,却是为了他们好?”

  吕醉张开双臂,十分诚恳道:“阿风,我知道这件事对你造成的冲击很大,或许在你眼中,此刻的我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魔头!”

  “我不想和你争论对错,所谓‘大道之争’,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辩出个长短的!”

  “我只希望你想想,十分冷静的,理智的,清醒地想想!”

  “且不说事到如今,你根本不可能将这枚玉晶碟拿出去,就算你可以拿出去,又如何?”

  “你打算揭穿我的阴谋,对吗?”

  过春风冷哼一声道:“不然呢?”

  吕醉笑了笑:“然后呢,你想过后果没有?”

  “这件事一旦戳爆,就是联邦有史以来最大的丑闻,会在联邦高层和民众中,引起莫大的混乱,整个联邦或许都会垮的!”

  “而当飞星人知道整件事的前因后果之后,也会对我们望而生畏,会为双方将来的合作,蒙上浓重的阴影!”

  “血妖界就更不用说了,当金屠异知道,好不容易摆平内部纷争,抛出了媾和条件之后,前来谈论投降事宜的‘特使’李耀,竟然都被我们杀了,血妖界也绝不会再相信我们!”

  “最后的结果就是,三界联合彻底失败,我们重新沦为三座孤岛,绝对无法抵挡一百年后的真人类帝国远征!”

  “这就是你想要看到的结果吗?”

  过春风沉默不语。

  吕醉眼底闪闪发亮,声音愈发低沉,充满了魅惑人心的魔力:“我绝没有骗你,通过幽泉老祖,我们成功掌握了血妖界的大量情报,还掌握了致命的‘妖神病毒’,只要在血妖界大规模投放病毒,或许就有机会,兵不血刃地占领血妖界!用不着付出多大的代价,祖辈五百年都没有实现的夙愿,都将在我们手上完成!”

  “要么,是联邦毁于一旦;要么,是祖国强势崛起!有这么难以抉择吗?”

  “来吧,加入我们,成为一个真正的‘爱国者’,为你的父母,为死在兽潮爆发中的所有同胞报仇!”

  过春风仿佛处在天人交战之中,太阳穴上爆出几束青筋,急促跳动着,艰难道:“如果我说‘不’呢?”

  “你没有机会的。”

  吕醉叹息一声道,“虽然你号称是‘天元最强金丹’,但所有人都知道,那指的是你拥有横跨四大领域的天赋,几乎是一名全能型修真者。”

  “然而,所谓全能,也就意味着你要将大量时间都分配到四种截然不同的修炼上,单单其中一项,你未必是最出类拔萃的一个。”

  “他们四个,全都穿着晶铠,已经做好了攻击准备,对上其中任何一个,身受重伤的你,都没有丝毫胜算,更何况是四个加在一起?”

  过春风冷笑道:“你要毁了我?”

  吕醉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摇晃着:“千万不要以为,把你从肉*体上抹杀,就叫毁灭了!你毕竟是秘剑局的第一处处长,无端端杀了你的影响是很大的,所以我为你安排了一个全新的身份,来,这枚玉简,你看看。”

  他将一枚玉简抛了过来。

  过春风用神念一扫,瞬间色变:“深渊?”

  “没错。”

  吕醉微笑道,“知道吗,其实‘深渊’并不存在,只是幽泉老祖抛出来的烟雾弹,是用来掩护‘幽冥之子’的,不过对我来说,有这样一个并不存在的‘深渊’,实在太方便了!”

  “你父母双亡,是战争孤儿,又在几十年间奇迹崛起,是联邦一百岁以下修真者中最位高权重的数人之一,‘深渊’这个角色简直是为你度身定制,你还有什么可说?”

  过春风咬牙切齿:“我不是深渊!”

  吕醉笑道:“我相信,然后呢,还有谁会相信?”

  过春风双目赤红,气喘如牛。

  “阿风,我知道你不怕死,不过我们现在谈的不是你一个人的生死,你还有老婆和女儿。”

  吕醉敲着桌子,慢条斯理道,“为他们多想想吧!”

  过春风的气势仿佛化作了上万把无形的利刃,直接穿透四名结丹修士,插进吕醉的胸膛,“你敢动我的老婆和女儿!”

  “别误会,那种下作的事情,我当然不会做。”

  吕醉心平气和道,“我的意思是说,倘若你以‘深渊’的身份死掉,你固然是一了百了,痛快了,他们呢?”

  “想想看,在你老婆眼中,你一直都是秘剑局的王牌,是顶天立地的联邦英雄,而她则是一个英雄的妻子,为了这个角色,她默默付出了几十年,牺牲了多少?”

  “如果有一天,她忽然得知自己的老公并不是什么英雄,而是一个妖族间谍,她竟然和一头臭烘烘的妖怪在一张床上睡了几十年……”

  “你要她怎么想?”

  “还有你女儿,小河是吧?”

  “我记得,这个小姑娘就是一个最标准的热血青年,一直以自己天元人族的身份而深深自豪,最近还打算加入联邦军,去远征血妖界,对不对?”

  “如果这样一个小姑娘忽然知道,自己的爸爸竟然是一个妖族,而自己体内就流动着一半的妖血……”

  “你又要她怎么想?”

  “现在,天元界和血妖界的关系你也知道,一旦大战爆发,双方的敌对意识一定更强烈百倍。”

  “到时候,他们身边的人,都知道他们是妖族的老婆和女儿,正所谓‘人言可畏’,你又要他们怎么做人?”

  “你老婆还年轻,后面还有一百多年的好日子可过,你女儿更不用说了,花骨朵一样的年纪,你是要他们背负着这样的枷锁,过一辈子吗?”

  过春风脑域深处的狂火,几乎要将瞳孔烧穿,声音就像是从十八层地狱最深处传来,充满了愤怒,痛苦,挣扎和绝望:“你好卑鄙!我头一次知道,一个人族,一个修真者,居然可以比妖族更卑鄙百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