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26章 老炮儿!

第1126章 老炮儿!

  几乎大半座天都市都感知到了这惊天动地的一记,无形的灵磁波动横扫整座城市,无数光幕和晶脑都出现干扰,大街小巷深处,一群群惊鸟冲天而起,向远处仓皇逃窜。

  城市里所有的元婴老怪和金丹强者都被惊动,纷纷朝这个方向抬起脑袋,几名原本就在朝这里飞来的修真者,更是加快速度,化作一道道流光!

  这一击彻底超出李耀的极限。

  他像是一座被击碎的泥塑偶像,骤然间失去了一切色彩,在半空中悬停片刻,头上脚下,坠落大地,跌入人群之中!

  “妖族!

  “有妖怪!妖怪来了!”

  “好强烈的妖气,这,这是什么级数的大妖!”

  所有人都看到了他剑拔弩张的狰狞形态,纷纷四散而逃,修真者全部抽出了随身刀剑,护住身边的普通人,神色紧张至极!

  幸好,组成游*行队伍的,大多是身经百战的退伍老兵,什么样的妖怪没有见过?

  在他们的维持之下,倒是没有像前几天的联邦广场爆炸之后那么混乱。

  “他,他这是自寻死路!”

  吕醉眼珠一转,欣喜若狂,“竟然蠢到在大庭广众之下,释放出这么浓烈的妖气!这下子铁证如山!太好了,太好了,这比直接杀了他更好!快,快把他拿下!”

  七八艘晶石战舰,停靠在了群众头顶,几十名秘剑使蜂拥而出,朝李耀坠落处电射而去!

  天空中传来庄严肃穆的声音,隐隐蕴含着不可违抗的威势:“秘剑局捉拿妖族奸细,请各位市民保持镇静,不要慌乱,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李耀四仰八叉躺在地上,面甲碎裂一半,露出了有些空洞的右眼,呆呆地看着,即将被乌云遮蔽的天空。

  这一记冥河巨炮,吸干了他四肢百骸中的全部力量,至少在几分钟内,他连呼吸都极为困难,随意一名秘剑使,都能将他斩杀。

  计划……失败了!

  后悔吗?

  或许吧。

  可是,再来一次,他有第二个选择吗?

  李耀艰难地扭过头来,想要看一眼自己身后的人们,有没有被爆炸波及,双眼却一阵阵模糊,看不清楚一张张惊慌失措的脸上,还有没有别的表情。

  “别怕。”

  他隐约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死死抱住爸爸的大腿正在发抖。

  不知为什么,他忽然想起了在东鸥港的黄昏,曾经看到过的那个小胖子,那个发誓要成为“秃鹫李耀”的小男孩。

  他朝小男孩伸手,笑了笑,“别怕,我不是……”

  “捉拿妖族奸细!”

  七八名杀气腾腾的秘剑使,打断他的话,寒光闪闪的链锯剑,直指他周身要害,朝他逼了过来!

  李耀闭眼,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挣扎着要爬起来。

  他是修真者,没有躺着死的习惯!

  “对不起,过处长;对不起,莫教授;对不起,巫马炎;对不起……丁铃铛!”

  李耀单膝跪地,目露凶光,紧握战刀,鲜血狂飙!

  玉晶碟就在他怀里,他准备在最后厮杀中,将玉晶碟用最大力气丢出去,碰碰运气吧!

  正当气氛紧绷到快要炸裂的最后一瞬——

  “等等!”

  一只皱巴巴的大手,忽然插入李耀和“爱国者”之间。

  青筋毕露的枯瘦手背上,有一个联邦军基层军官经常纹的刺青,早就在岁月的侵蚀下模模糊糊,和一身血肉密不可分。

  刺青的主人,穿着一身式样老旧,洗得发白,除掉了肩章和袖标的军装,顶着一个亮锃锃的钢脑壳,脑壳上砸了七八颗铁骨铮铮的铆钉,铆钉下面,是一双锐利如鹰隼的眼睛。

  正是最开始拦住李耀去路,询问他身份的伤残退伍老兵!

  更多老兵,特别是老兵当中的低阶修士,全都围了上来!

  他们倒不是看出什么蹊跷,只不过是感应到了浓烈的妖气,意识到这里有妖怪而已!

  虽然身有残疾,灵能微弱,早几十年就从联邦军中退伍……

  但他们依旧把自己当成联邦军人,当成修真者,当成保护普通人,捍卫联邦每一寸国土的战士!

  所以,当普通人都纷纷散开时,这些老兵逆流而上,冲了过来!

  哪怕这里真有一头他们无法对抗的妖魔,至少都可以用自己残缺不全的身躯,为群众的疏散,多争取几秒钟时间!

  钢脑壳老兵鹰隼般的目光先是在李耀身上扫了一圈,又瞥了一眼半空中“隐星号”兀自散发着灵能波动的炮口。

  他像是一条铁钎,蛮不讲理地插进了李耀和“爱国者”之间,把李耀挡在自己身后!

  钢脑壳老兵还有不少战友,彼此并肩厮杀几十年,早就心有灵犀,虽然不明白他的意思,却还是飞快跟上,在他身边结成人墙!

  天下伤残退伍老兵是一家,更多老兵和他们素不相识,但见他们如此这般,却也涌了上来,人墙越堵越厚,将李耀彻底陷在里面!

  好几名老兵十分警惕地看着李耀,却也同样警惕地盯着对面的秘剑使和头顶的晶石战舰。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是什么人?”

  钢脑壳老兵沉着脸,像是教训儿子一样问道。

  “秘剑局捉拿妖族奸细,多谢各位热心市民的鼎力相助!”

  一名秘剑使察言观色,飞快笑道,“这名妖族极度危险,请赶快将他交给我们,以免误伤无辜群众!”

  “你们还怕伤及无辜?”

  钢脑壳老兵冷笑一声,冲这名秘剑使脚下啐了一口带响儿的浓痰,连珠炮一般道:“三星斜月炮,联邦十五年前最新研发的超级晶磁炮,专门针对地面单兵目标,攻击单元采用了一座‘裂电七绝阵’和两座‘阴极碎星阵’,一次可以吞噬整整二十公斤的高品质雷电系晶石,将晶石中蕴藏的灵能完成转化成破坏力,最大攻击范围超过三百米,全力一击可以洞穿十米厚的超合金装甲!”

  “刚才,你们用的就是这玩意儿,而且将威力提升到极限了吧?”

  “好在是这个妖怪主动跳起来,帮我们抵挡住了,如果这一击直接轰到地上,这个妖怪周围少说几十号人,多说上百人,都他妈成烤鸡了,更不要说万一人群受惊,发生混乱,又像是前几天的联邦广场一样!”

  “秘剑局,就是这么行动的?你们这是抓坏人,还是拆房子啊!你们头儿呢,喊出来说话!”

  几名秘剑使面面相觑,没想到在这里遇上懂行的了,领头的秘剑使干笑道:“老爷子,您是不是看岔了,误会了什……”

  “误会你妈了个逼!”

  钢脑壳老兵毫不留情地把他骂了回去,挽起袖子,又解开几颗衣扣,露出了干巴巴像橘子皮一样的胸膛。

  胸膛之上,除了一枚人造心脏的晶元匣插口之外,还有一副更大,更张扬的刺青,却像是一尊……长着翅膀的晶磁炮!

  “哥几个,告诉这帮不开眼的小崽子,老子们是干什么吃的!”

  几名和他一样老的老兵,全都大笑,挽起袖子,撩开上衣,露出了同样的刺青,大声道:“看清楚了,小崽子们,我们都是五十五军直属晶磁炮旅的退伍兵!我们扛着晶磁炮,在大荒砸出妖族的蛋黄时,你们他妈还没断奶呢!”

  “我们张营长,更是八十年前,五十五军赫赫有名的‘炮王’,五十里开外,一记晶磁炮,说打妖兽的鸡*巴,就绝不钻妖兽的屁*眼!”

  “告诉你们,再先进的晶磁炮,炼制的时候,都要请张哥这样的老炮手去当顾问,联邦什么晶磁炮,张哥没玩过?张哥能看岔了?看岔你奶奶的腿儿!”

  几名秘剑使彻底傻眼,吭吭唧唧说不出话来。

  不少老兵都听过“炮王”张大闹的名字,知道这老小子人如其名,有理没理都要闹上三分,虽然实力不强,只有炼气期五六层,在伤残退伍军人协会,却算是一号人物。

  听说张大闹开始闹了,后面更多不明真相的老兵和群众,愈发蜂拥上来,刚刚向四周疏散开去的人群吗,竟然又往回凝聚了!

  老炮手张大闹懒得理会这些秘剑使,又回头瞧着李耀,咂摸了半天,还是瞧不分明,好奇道:“你又是什么情况,穿着这血赤糊拉的啥玩意儿,这是晶铠还是生化战兽?你到底是人是妖?新品种?”

  李耀虚弱地说不出话来。

  “小心,他极度危险!”

  一名秘剑使干巴巴地叫了声。

  “滚蛋,老子干过的妖兽比你干过的婊*子都多,这么个半死不活的玩意儿,还能咬了老子的蛋是咋地?”

  老炮手张大闹在李耀身边蹲了下来,仔仔细细瞅了半天,挠着钢脑壳,疑惑道:“刚才,你可以躲开的吧?两发晶磁炮,就算第一发躲不开,凭你的实力,第二发肯定可以躲开的!”

  “你没有躲开,反而飞到半空中,和它硬拼了一记!”

  “为什么?”

  “躲开,你就没事了,但下面会死很多人,包括老子在内,老子和妖族干了六十年,没死在妖兽的爪子底下,却差点儿死在自己人的炮口下面!嘿嘿,堂堂‘炮王’,被晶磁炮怼死?真他娘的有意思!”

  “你没躲开,你救了老子,救了几百号人,自己伤成这个样子,你到底……啥情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