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30章 变成血魔!

第1130章 变成血魔!

  一个小时后。

  联邦议会大厦,五千人大会堂的上空,漂浮着上百张光幕。

  光影闪烁,数据如瀑,李耀从血妖界带回来的所有文件,还有幽泉老祖的记忆碎片,统统呈现出来。

  上千名议员和修真界领袖屏息查看着,脸上的表情错综复杂,忽而恍然大悟,忽而面露愧色,忽而皱眉沉思,忽而豁然开朗。

  他们既惊叹于“爱国者组织”阴谋的缜密和毒辣,亦感慨李耀如手术刀般破解整个死局的惊险和曲折,不少议员都羞愧难当,为自己前几天做出的一个个错误决定而后悔不迭。

  当然,蛰伏在议员当中的“爱国者组织”成员,也绝不甘心束手就擒,通过隐秘渠道,彼此之间取得联系,准备展开新一轮的反扑。

  李耀和丁铃铛、巫马炎、莫玄教授等亲朋好友站在主席台的角落里。

  证据基本展示完毕,接下来,轮到李耀上场,解答众人的疑惑。

  “去吧,把你这些天所做的一切,统统告诉他们,让这些整天坐在议会大厦里吹冰冻符阵的大人物们,好好羞愧一下!”

  丁铃铛在李耀胸口重重砸了一拳。

  李耀微微一笑,握住了丁铃铛的手,直视她的双眼,无比认真道:“我当然会解释一切,不过待会儿可能会发生一点小小的‘意外’,我向你保证,我一定没事的,而你也不要慌乱,唯一要做的就是相信我,好不好?”

  丁铃铛愣住,不明白李耀的意思,吕醉都被抓住,证据也都摆出来了,还会发生什么意外?

  不过,出于对李耀的信任,她还是本能地点了点头。

  “阿炎,照顾好师娘!”

  李耀扭头对巫马炎道。

  这还是他第一次对弟子用“师娘”这个称呼,饶是丁铃铛这样大大咧咧的人形暴龙,都不禁俏脸一红,怪不好意思的。

  “师父,你要干什么?”

  巫马炎皱着眉头,咕哝道,“总觉得怪怪的,好像有什么阴谋的样子。”

  “哪有什么阴谋?”

  李耀摸了摸鼻子,“嘿嘿”笑道,“我可是堂堂正正的联邦英雄,一向最光明正大了,从来不玩什么阴谋诡计的!”

  丁铃铛:“……”

  巫马炎:“……”

  “要玩,我就玩阳谋,哪怕你们明知道我是在耍诈,都拿我没办法!”

  李耀长啸一声,飞上半空,神采飞扬,傲立于数千名议员、强者和修真界领袖的面前!

  众多元婴老怪和金丹强者的脸色都颇为复杂,议员中的“爱国者组织”成员更是迫不及待想要跳出来发难。

  李耀却是抢在他们前面,扬声道:“我有一言,请诸位静听!”

  “刚才展示的所有证据,即便无法彻底说明妖族的投降诚意,至少可以证明,身为秘剑局长的吕醉,还有天都医学院的副院长寿玉轩等等,元婴级数的大人物,早就知道幽泉老祖和‘幽冥之子’的存在,却隐瞒不说,甚至策动了刺杀议长的行动,造成数万无辜者的惨死!”

  “而在吕醉背后,还有一个十分庞大的‘爱国者组织’,这个组织绝不希望看到天元和血妖两界的和平,他们不择手段,都想挑起战争!”

  “眼下,《远征议案》已经通过,联邦军也在大荒之上进行实弹演习,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所以,我恳请大家,现在就撤销《远征议案》,暂停战争计划,对‘爱国者组织’进行彻查,并且派出使节团前往血妖界,去实地查看那里的情况,和万妖殿建立起沟通渠道!”

  李耀顿了一顿,感应到了几名议员的气势锐利起来,不等对方质疑,自己主动道:“我知道,即便拿出了这些证据,还有一个关键性的问题没有解答,那就是我被血纹族附体的事!”

  “诸位议员和道友当中,一定有很多人在想,就算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也不能证明我并没有被血纹族附体,对不对?或许,所谓的‘血魔’就是以这种方式,来博取大家的信任,策划一个更大的阴谋!”

  “我知道,这件事很难解释,而我们又没有时间了!”

  “所以——”

  李耀微笑,摊开双手,乾坤戒中浮现出了一个又一个亮晶晶的小圆珠,缭绕着他欢快地舞蹈。

  很快,上百颗七彩纷呈、灵气逼人的小圆珠,在他周围越转越快,隐隐形成了一道屏障。

  三名战斗元婴和上百名结丹高手大吃一惊,不知道李耀意欲何为,只能先放出灵能护盾,全神戒备。

  李耀咧嘴,露出了白闪闪的牙齿:“为了彻底证明自己的清白,我在过去一年,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搜罗了血妖界最珍稀的天材地宝,炼制了一百零八枚‘灭却心魔劫雷丸’!”

  “按照我的设计,这一百零八颗采用了上古特别厉害,特别神秘,特别犀利的秘法炼制而成的‘灭却心魔劫雷丸’,可以激射出玄之又玄,不可思议的劫雷灵电,直接作用于脑域最深处,将所有不属于这具身体的东西,统统灭杀!”

  “如果这样还不能将血纹族彻底消灭,那我就拼掉一身修为,陨灭道心,自爆神魂,和它同归于尽!”

  “我秃鹫李耀就当着大家的面,以死明志,你们总该相信我所说的一切了吧!”

  “什么!”

  所有金丹和元婴都跳了起来,都没想到李耀会刚烈如斯!

  丁铃铛更是尖叫一声,正欲飞扑上来,却被巫马炎一把抱住大腿,硬生生拽了回来。

  巫马炎眼珠转了一圈又一圈,表情有些古怪道:“那个,师娘,想想师父他老人家刚才说的话!”

  丁铃铛一愣,再看旁边的莫玄教授。

  身为鬼修的教授没什么表情,一对晶眼却是闪闪发亮,不知在想些什么,倒是没什么慌乱的意思,反而有些啼笑皆非的模样。

  “大家都别过来!”

  李耀周身的“灭却心魔劫雷丸”越转越快,隐隐释放出了一道道电弧,组成一张金光闪闪的电网,电网撕扯空气,产生一片幽蓝色的迷雾,迷雾中的一切都影影绰绰,看不真切,只能听到李耀撕心裂肺的吼叫,“血纹族阴险,小心它窜出我的身体,流窜到你们体内!”

  “各位道友,小心感染,都别过来!牺牲我一个,幸福千万家!”

  有几名元婴和金丹,原本正欲上前去解救李耀,被他这么一说,哪里还敢动?

  他们根本连“血魔”是什么都没彻底搞清楚,更不知道如何防范,万一一不留神,真感染了,上哪儿说理去!

  “灭却心魔劫雷丸”的旋转速度达到极限,偌大的会场内全都风雷激荡之声,在电弧和幽蓝迷雾的遮掩下,劫雷大阵里面的一切,彻底看不清楚了。

  只听到两个声音交替传来,一个是李耀,另一个却无比尖利、凶残和阴狠!

  李耀:“你休想从我体内逃走,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另一个声音:“嘶嘶,放我走,放我走!”

  李耀:“哈哈,哈哈哈哈,我们一起死吧,彻底了断这一切!”

  另一个声音:“你疯了!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两道声音的此起彼伏,劫雷大阵中,忽而传来了正大光明,浩浩荡荡的灵能波动,忽而又激射出了诡谲莫测,剑走偏锋的阴风,仿佛有一正一邪两股力量,正在殊死搏斗!

  渐渐的,阴风甚至有压制浩荡灵能的趋势!

  众人大惊失色,正不知如何处理,从劫雷大阵中传来李耀山呼海啸的声音:“朋友们,同胞们,道友们,再见了!”

  “轰!”

  一百零八颗“灭却心魔劫雷丸”同时激荡出了最耀眼的电弧,朝中间狠狠轰去,爆发出了一团无比璀璨的光球。

  光球深处仿佛有一道血色魔影在张牙舞爪半天之后,“啊”一声,彻底炸碎,湮灭于无形。

  光球寂灭,电弧消散,会场回归了平静,但半空中却是静静地悬浮着一尊焦黑的雕像,双臂向他们伸出,仿佛对这个世界无比眷恋和不舍,挣扎了半秒之后,重重跌落下来。

  “李耀!”

  丁铃铛在大腿内侧狠狠拧了一下,大哭着扑了上去

  众多元婴、金丹、议员、强者们面面相觑,默然无语。

  几名隐藏在议员当中的“爱国者组织”成员更是嗔目结舌,气到爆炸。

  原本他们已经针对李耀“血魔”的身份,精心拟定了几十个方案,至少能拉锯十天半个月,让他百口莫辩。

  谁知道,李耀竟然玩了这样一手!

  这算是什么意思,演技太浮夸了吧!当大家都傻啊!

  在一片死寂中,莫玄教授缓缓走上主席台,看都不看地上四仰八叉,半死不活的李耀一眼,却是将忧心忡忡的目光扫向了在场所有议员、强者和领袖们。

  “各位道友。”

  莫玄教授德高望重,又有在飞星界游历十年的传奇经历,在眼下的天元界人尽皆知,倒也不用再自陈身份。

  他煞有介事地叹了口气,沉痛道,“李耀道友为了消灭血纹族,不惜玉石俱焚,实在令人钦佩。”

  “不过,我们仍旧不知道血纹族是否真的被他彻底消灭了。”

  “现在,有两个可能。”

  “第一,血纹族的确被李耀道友消灭了,干干净净,半点儿渣都没留下。”

  “第二,血纹族并没有被消灭,依旧蛰伏在李耀道友体内,毕竟,以我们现在的手段,似乎很难确认啊!”

  “哦,对了,还有一点,血纹族是会流窜的,又或许在刚才的激战中,血纹族见势不妙,已经通过一抹微小的血雾,逃出李耀道友的体内,神不知鬼不觉,窜入了在座诸位中,某人体内。”

  “换言之,在座诸位议员、长老、掌门和部长们,你们所有人,除了我这样的鬼修之外,都有可能……变成‘血魔’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