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32章 凝婴的关键!

第1132章 凝婴的关键!

  下一页

  李耀心底最大的一块石头落地,又轻松不少,笑道:“吕醉呢?”

  莫玄教授道:“这就是第二个好消息,吕醉已经被控制起来,《远征议案》也被紧急中止了。”

  在李耀带来的文件和证据,特别是幽泉老祖的记忆信息证明之下,吕醉的谎言根本是漏洞百出,而当一段段记录着他指挥“隐星号”向万千群众头顶怒射晶磁炮的画面被传送到议会之后,更是令所有议员和强者都大受震惊。

  因为战线特殊,秘剑局的很多权限都是不受控制的,他们甚至可以不经过一名掌门的询问,就带走门中弟子去询问,只需要在事后出具证据和报告就行。

  但这并不意味着,秘剑局就可以随便对普通人下手。

  如果说,隐星号轰出的第一记晶磁炮还是无心之举,那么第二记晶磁炮绝对是有意为之。

  这件事,彻底触犯了联邦和天元修真界的底线。

  现在,吕醉已经被正式批捕,正在交待“爱国者组织”的其余同党,而《远征议案》也被紧急中止。

  消息以最快速度传送到了大荒,原本驻扎在大荒南部,准备向幽暗绝域挺进的部队全都退回到了各自防区,而在幽暗绝域一带进行军事演习的部队,也将改变演习预案,以最快速度结束演习,回到后方的战争基地中待命。

  同时,针对李耀带回来的万妖殿媾和文件,联邦议会决定先派出一支调查团前往血妖界,调查当地实际情况,和万妖殿初步接触。

  更重要的是,在血妖界,还有一支联邦军残兵,也就是韩屠虎率领的“飞虎战团”余部。

  这些天元人的子弟兵,必须接他们回家!

  “我准备加入调查团,去血妖界!”

  丁铃铛摩拳擦掌道,“原本就和巫马炎商量着要去血妖界找你,没想到你自己回来了!不过,我还是想亲眼看看,血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还有……你的三弟子金心月,似乎是个蛮有趣的女孩子,我也该和她亲近亲近,对吧?”

  李耀冷汗:“你,你想干啥?”

  丁铃铛笑而不语,在她身后,巫马炎露出了一个十分凄惨的表情,似乎被丁铃铛“亲近”,是一件极恐怖的事情。

  莫玄教授笑道:“好了好了,你们小两口的悄悄话留回家慢慢说,我这儿还有第三个好消息。”

  第三个消息,真是意外之喜。

  联邦议长江海流,苏醒了!

  他是管理型修真者,战斗力并不太强,被吕醉精心准备的晶石炸弹炸成重伤之后,几乎支离破碎,特别是大脑,遭到了严重的灵波冲击,一直处在深度昏迷中。

  原本,江议长一直在距离议会大厦不远的秘密医院中进行保守治疗,对于他沉睡不醒的神魂,最高明的冥修师,也没有太好办法。

  可是,当昨天下午,联邦议会大厦附近的每一条大街小巷中,都传来响彻云霄的呼喊,数十万人一起高喊李耀的名字,一起高唱联邦国歌,一起咆哮出联邦军的战吼之时,江议长的脑电波,竟然奇迹般生出了反应!

  或许,当李耀的神魂和数十万民众的神魂碰撞在一起,发生强烈的共鸣时,铺天盖地的共鸣之力,也波及到了江议长正在湮灭边缘苦苦挣扎的神魂,令他回想起了自己的身份,自己的职责,自己的使命!

  “正当你在联邦议会大厦内,‘斩杀血纹族’的时候,江议长就醒了。”

  莫玄教授道,“一醒过来,他就投入工作,包括‘血纹族事件’的解决,‘远征议案’的暂停,都是在他的坚持之下,才能这么快就通过。”

  “太好了!”

  李耀喜形于色。

  联邦议长江海流,是一个头脑极度冷静的领导者,不会轻易被狂热的气氛和自己内心的情绪左右,有他主持大局的话,一定能够为联邦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江议长毕竟刚刚苏醒,神魂还极度虚弱,连续工作了六个小时之后,又进入深度睡眠状态去治疗了。”

  莫玄教授道,“不过,在进入休眠之前,他和我见了一面,让我带一句话给你,这句话也是我想说的——欢迎回家!”

  “欢迎回家,师父!”

  巫马炎也大叫道。

  “欢迎回家,我的英雄!”

  丁铃铛又一次狠狠抱住了李耀,在他脸上重重啃了一口。

  李耀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

  回家了,这一秒钟,他是真的回家了,回到了家人、亲人和朋友中间!

  回家的感觉,简直比凝婴的感觉还要爽一万倍,李耀遏制不住灵能和神魂的震荡,脑域之中,光芒万丈!

  “你的力量好强!”

  丁铃铛瞬间感知到了李耀的变化,又在他坚实的胸膛上戳了一下,惊呼道,“你现在究竟是什么境界,不会真的……凝婴了吧?”

  这个问题,令巫马炎和莫玄教授也竖起了耳朵。

  一个不到四十岁的元婴?

  无论在天元还是飞星,甚至在万年前的星海帝国时代,都是彻头彻尾的怪物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李耀挠着屁股,感知着脊椎骨末端的膨胀,憋了半天道,“凝是好像凝起来了,但距离真正的‘元婴境界’,似乎还差了那么一口气,就像是——”

  “打个比方吧,就像是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我的情况就是‘婴孩’已经孕育成熟了让,但还在母体之内,没有生下来。”

  丁铃铛有些迷茫,鼓着腮帮子想了半天:“还有这种事?别的元婴老怪,很少听说这种状况啊!”

  李耀揉着肚子,沉吟道:“我是这么想,一般的‘结丹期巅峰’修真者,到了要凝结元婴之时,至少都是一百多岁了,他们的人生经验、阅历、思想和三观都无比成熟,就像是一个二三十岁的成年女性怀孕,时候一到,自然瓜熟蒂落,顺利分娩。”

  “我的情况,却不一样,我实在太年轻,力量虽然足够,但经验、阅历都有所欠缺,三观也不够成熟稳定,经常推翻自己过去的观点。”

  “此刻凝婴,实在太早,就像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意外怀孕,身体尚未准备好,到了要命时候,就……难产了!”

  三人面面相觑,李耀这个说法虽然荒诞不经,但仔细想想,倒也有些道理。

  “那怎么办?”

  丁铃铛紧张道,“如果这个‘婴孩’一直无法生下来的话,会不会有危险?我知道很多强者,一旦凝婴失败,实力都会一落千丈,又或者变成‘煞婴’、‘残婴’、‘魔婴’之类,生出无穷祸患!”

  李耀又抓了抓屁股,被丁铃铛这么一说,他也觉得脊椎骨末端隐隐胀痛,这个“婴”凝得有些凶险了。

  很认真地想了半天,李耀眼前一亮,道:“我重新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发现关键是不是在这里——”

  “我拥有战斗和炼器的双重天赋,但还是偏重于战斗多一些,以往每一次大境界的提升,都是在激战当中突破,甚至是被人打得半死,只剩下一口气的时候,才会强势反弹!”

  “比方说,在铁原星上,我就是被燕西北打得半死,才领悟出了‘筑基期究极境界’的奥秘!”

  “可是这一次,我的对手是吕醉,够阴险,够卑鄙,可是不能打啊!到最后,我依靠万众的神魂共鸣,刚刚凝起元婴,他就缴械投降了!我连一根手指头都没动,怎么冲得上真正的元婴境界呢?”

  丁铃铛恍然大悟:“明白了,你的意思是,非要找一个能打的,把你狠狠揍一顿,揍得生活不能自理,然后你就能冲上元婴境界了!”

  李耀点头:“话粗糙了点,但原理应该没错。”

  “这个太方便了,来吧,咱们是这儿还是外面?”、

  丁铃铛撸起袖子,往掌心啐了两口唾沫,跃跃欲试,“打人我最拿手,打你我最喜欢,来吧,让我狠狠蹂躏你吧!”

  “弟子虽然身单力薄,但师父您老人家不嫌弃的话,弟子也可以助一臂之力,将师父狠狠打成猪头的!”

  巫马炎也攥紧拳头,“呼呼”挥舞着,小脸无比严肃。

  开玩笑,把师父痛打一顿这么爽的事,真是想想都兴奋!

  李耀咳嗽一声,摇头道:“哪有这么容易?别说你们了,就算换别的元婴老怪来打都不行啊!”

  “这不是实力高低的问题,是我知道大家不会真的下死手嘛!又不是真的生死相搏,怎么可能激发出元婴的全部潜力?”

  “结果就是,我白白挨你们一顿打,对境界的提升,却不会有半点儿帮助的。”

  丁铃铛和巫马炎面面相觑,仔细想想,好像真是这么回事,就像是在太虚幻境中的战斗,和现实世界中的战斗,也是彻底不同的两码事。

  依靠“虚拟实境系统”,永远不可能培养出真正的战士。

  “那怎么办?”

  丁铃铛皱眉,这件事不解决,可是一颗定时炸弹了。

  “凉拌。”

  李耀抓耳挠腮,凝婴这种事情,每个人的机缘和大道不同,别的元婴老怪也不可能给他太多指点,一切都要靠自己。

  眼下他也没太好办法,只知道一定不能操之过急。

  “元婴”就相当于是一名修真者意志、思想、经验和力量的最纯粹结晶,稍有闪失,掺入一丝杂念,对日后的修行极为不利。

  就像是吕醉,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一步,焉知不知在昔日凝婴时,参杂了一丝过于极端的道意,结果越走越偏,彻底堕入魔道呢?

  想起吕醉,李耀心中一动,不知为何,忽然生出一丝微妙的不安。

  境界提升之后,他的直觉又敏锐不少,很多事情虽然还未看透,却可以隐隐感知到一些东西。

  “吕醉在哪里?我想见见他。”

  整件事,还有不少疑团没有解开,对这名爱国者组织的首领,李耀实在有不少问题想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