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33章 惺惺相惜!

第1133章 惺惺相惜!

  “吕醉被临时关押在联邦议会大厦的地下战堡中。”

  莫玄教授道,“眼下情况特殊,秘剑局乱作一团,由江议长发起,议会一致通过,原秘剑局第一处的过春风处长,临时接任秘剑局代局长一职,并且成立了一个特殊调查小组,审讯吕醉,彻查‘爱国者组织’的阴谋。”

  李耀眼前一亮,几乎要欢呼出声:“过处长没事?”

  李耀非常清楚,虽然最后是自己和众多退伍老兵在万众瞩目下大闹一场,才揭穿了吕醉的真面目。

  但一切的关键,还在过春风身上。

  如果不是过春风提前动手,名为抓捕,实为保护,莫玄教授和丁铃铛他们早就被爱国者组织抓走。

  后来,又是过春风主动和他联系,两人才能交流大量信息,拟定了套路,把吕醉这头老狐狸都忽悠傻了!

  还是过春风,将“秘剑局总部”的大致结构和防御体系都告诉他,指点他潜入。

  否则,李耀又不是神,怎么可能在短短几个钟头之内,就突破堂堂联邦最高情报局总部的防御网,无声无息潜入其中?

  没有过春风,他绝不可能和莫玄教授取得联系,让教授破解玉晶碟,提取出至关重要的证据!

  而最后关头,过春风更是毅然决然地牺牲了自己,登上“隐星号”去和顶头上司吕醉当面周旋,为他们争取到了宝贵的半个钟头!

  要是没有这半个钟头,他们绝对到不了联邦议会大厦所在的中央区,早就在半路被爱国者组织截杀了。

  当时,李耀被“天人五衰秘剑意”死死纠缠,实力大跌,绝对不是爱国者组织刺客的对手!

  所以,尽管所有人都将他当成是力挽狂澜的大英雄,但是在李耀心里,过春风才是这一战的关键人物。

  过春风,才是当之无愧的最大功臣!

  李耀激动道:“过处长在哪里,我想见他!”

  莫玄教授的晶眼一闪,笑道:“正好,过处长知道你醒了,也想见你,还问你愿不愿意加入调查小组,一起彻查爱国者组织的事情,他好像遇上一些麻烦,想和你一起研究。”

  李耀重重点头:“义不容辞!”

  ……

  联邦议会大厦下方,原本为了防备兽潮爆发而建设的地下战堡。

  整座战堡消耗了超过五百万吨超强合金打造,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各种攻防符阵都是最高级别的。

  在地下战堡深处,李耀和过春风热烈拥抱。

  “过道友!”

  “李道友!”

  “道友”二字,可轻可重,两名素不相识的修真者初次见面,也可以礼貌性地互称“道友”。

  而在李耀和过春风这里,“道友”二字,却是有着更加深刻、浓烈、不可动摇的意义。

  即便最初,两人之间还存在误会,李耀还把过春风当成“深渊”的时候,他都非常钦佩于这名“妖魔猎人”的敏锐和狠辣。

  很多次,李耀辛辛苦苦设置的圈套和假身份,却被过春风一眼看穿,好几次都险些揪住他的尾巴。

  这种棋逢对手,针锋相对的感觉,实在有点儿惺惺相惜的味道。

  过春风是朋友而不是敌人,实在是这一战最大的意外之喜。

  “过……大哥,你怎么从吕醉的魔爪下逃生的?”

  李耀又换了个更亲近的称呼,上上下下打量片刻,发现过春风除了还有些虚弱之外,倒是没有大碍,连手指头都没有少一根,不由长舒一口气,却是疑惑起来。

  当时的情况,过春风就是用自己的生命去拖时间,去舍生取义了。

  吕醉恼羞成怒之下,怎么还会容许他活着?

  过春风一笑,淡淡道:“很简单,当时我按照约定,拖延了半个钟头之后,吕醉果然反应过来,勃然大怒!”

  “当时,我被吕醉和四名彪形大汉包围,他们的杀意飙升到了极点,眼看我就要一命呜呼,就在千钧一发之际——”

  “怎么样?”

  李耀屏住呼吸,额头冒汗。

  过春风正色道:“我惨叫一声,跪倒在地,用力磕头,求吕醉大人大量,饶我一条狗命。”

  李耀傻眼:“啊?”

  过春风继续道:“我跪在地上,像条狗一样爬过去,保住了吕醉的大腿嚎啕大哭,我和吕醉说,局长明鉴,现在一切都发生了,时间也拖延了这么久,再杀了我也于事无补,对不对?”

  “更何况,我虽然身受重伤,好歹还有一丁点的反抗之力,兔子急了还能咬人,狗急了还能一蹦两三丈呢!真要杀我,少不了要多费一番手脚,又要耽误几分钟时间,消耗各位英雄好汉大哥大爷的体力和弹药,那就不好了,对不对?”

  李耀结结巴巴道:“过大哥,你,你开玩笑的吧?”

  “我没开玩笑,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

  过春风摊了摊手,满脸淡然道,“我跪地求饶,痛哭流涕,摸着心窝对吕醉说,我知错了,我愿意痛改前非,弃暗投明,加入爱国者组织!我手里还掌握着很多秘密资源,统统可以贡献出来给组织,帮吕醉完成他的爱国计划,只要再给我一个机会,留我一条狗命,我什么都可以做的。”

  李耀瞠目结舌:“吕醉相信了?”

  过春风摇头:“他当然不相,不过我又说了——局长,您口口声声说自己没有被仇恨吞噬,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理智,是真心实意为了联邦的未来考虑,而你们这些‘爱国者’的道心也是因此而坚固无比。”

  “那么,杀掉我就不对了。”

  “因为,我都跪地求饶,愿意投靠了,这时候再杀我,没有任何意义,只是单纯泄愤而已。”

  “杀了我,就证明吕醉等‘爱国者’无法控制自己的仇恨和愤怒,那他们坚持的理念和‘道心’,都变成了一堆****,他们的境界还怎么维持?”

  “那四名金丹,还肩负着去截杀你的责任,如果在这时候,因为杀了我,导致‘道心’出现破绽,理念变成****,那他们还怎么战斗呢?”

  “就这样,我连哭带闹,满地打滚,吕醉都有些傻眼,这时候又传来你已经被锁定的消息……我就是这么苟活下来的。”

  李耀半天说不出话来。

  过春风拍了拍他的肩膀:“小老弟,很失望?”

  “那倒没有。”

  李耀用力调整着面部肌肉,“只是有点儿惊讶,过大哥不像是那么怕死的人。”

  “我不怕死。”

  过春风的目光穿透了数百米深的底层,飘向了很远的地方,悠悠道,“不过,我怕再也见不到自己的老婆和女儿,很怕很怕。”

  “既然我已经拖延了足够的时间,为国家、为同胞尽到了一名修真者的责任,那接下来,是不是也应该为自己的老婆和女儿,尽一尽责任?”

  “小老弟,或许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有了老婆和儿女之后,你就会理解的。”

  “在不违背道义的前提下,只要还有一线机会,可以让我和老婆、女儿团聚……别说跪地求饶,就算叫我去舔吕醉的鞋底,我都保证舔得干干净净。”

  李耀愣了很久,忽然笑了。

  或许,这不是他期待中的答案。

  但至少,过春风还活着,还可以活蹦乱跳地回家,去和老婆、女儿见面,他的妻子和女儿既不用参加他的葬礼,更不用在今后无数个阴冷的夜晚痛哭流涕。

  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结局吗?

  “过大哥,有机会的话,一定去府上拜访,我很想知道,能让你恋恋不舍的地方,究竟是什么样子!”

  李耀真心实意道。

  “哈哈哈哈,就和普通人家一个样。”

  过春风爽朗地笑起来,“你真要去了,我女儿一定很高兴——传说中的特级联邦英雄,秃鹫李耀啊!她保准兴奋得三天三夜睡不着觉了!”

  “过大哥,你我心知肚明。”

  李耀有些不好意思,“这一战,你是最大的功臣,要说英雄的话,你才是当之无愧的英雄!”

  “行了。”

  过春风止住了话头,“咱们两个这样互相吹捧,三天三夜也吹不完,等这件事彻底结束,去我家慢慢聊吧,先来看看吕醉的审讯画面,我觉得有些蹊跷,又说不出哪儿不对劲,你来研究一下。”

  “行!”

  李耀来到审讯室旁边的分析中心,在这里,数百张光幕反复播放着吕醉被收押以来所有的审讯画面。

  几乎所有审讯,都是过春风和吕醉一对一的较量,而吕醉说每一个字时每一点最细微的肌肉反应,都被彻底监控,仔细分析。

  画面之上,过春风平静道:“局长,现在你的阴谋已经败露,大势已去了!再纠缠下去,只会消耗联邦的利益,让更多不必要的鲜血白白流淌!倘若你真的像自己所说,是一名真正的爱国者,那么为了联邦,为了你想守护的那些人,就痛痛快快交代了吧!”

  吕醉沉默了很久,苦笑着说了八个字:

  “成王败寇,如之奈何!”

  他开始交待,语速很慢,但咬字非常清晰,指向的信息也十分精确,没有半点不清不楚的地方。

  几个钟头之内,他交待了数十处爱国者组织的秘密基地,以及一张错综复杂的庞大关系网,特别是位于东海和南方雨林中的几处妖神病毒炼制中心……

  根据这些信息,唯一首都的金丹强者和元婴老怪纷纷行动起来,朝联邦各地气势汹汹地扑去,争取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就将爱国者组织一网打尽。

  截至目前,位于首都和临近几座城市的爱国者组织巢穴已经被发现,抓获了近百名“爱国者”,缴获了大量文件甚至病毒样本。

  总的来说,吕醉表现得相当配合,没有任何异常。

  但是,看完了审讯视频的李耀,也和过春风一样深深皱起了眉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