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34章 真相只有一个!(第四更!)

第1134章 真相只有一个!(第四更!)

  吕醉就像是押上了全部身家孤注一掷,结果输光一切的赌徒,除了沮丧和绝望之外的全部情感都流干了,只剩下一具空空荡荡的躯壳在这里,机械般回答着过春风的问题。

  但是,在沮丧和绝望的背后,李耀隐约感知到了一抹平静。

  不是心灰意冷,彻底放弃的平静。

  而是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等待着什么的平静!

  “有问题。”

  “吕醉太平静,太绝望,太沮丧了,身为一名元婴老怪,道心坚固到了极点,有这么容易就放弃的吗?”

  “他刚刚遭遇惨败,在他眼中,联邦应该没救了——面对这样的结果,他连挣扎都不挣扎一下?就这样竹筒倒豆子,统统交待了?就眼睁睁看着‘爱国者组织’彻底覆灭了?”

  李耀和过春风对视一眼:“我要见他。”

  两人踏入囚室时,被禁制锁住的吕醉正在角落里盘膝而坐,看着天花板上一座昏黄的照明符阵出神。

  照明符阵上,有几只飞虫不断撞击,发出“啪啪”之声,头破血流,百死不悔。

  吕醉的兴趣全都集中在了这几只小虫身上,看都不看李耀和过春风一样。

  现在,时间又到了吕醉这边,李耀和过春风耗不起,过春风忍不住问道:“局长,你在看什么?”

  “我在看未来。”

  吕醉的声音既低沉又缓慢,仿佛是从沼泽深处浮起,每一个字都带着滴滴答答的泥浆,“百年之后的未来。”

  “最近几十年,妖族投降,人族大获全胜,联邦的实力在短期内急剧膨胀,所有人都沉溺于和平和强盛的迷梦中不可自拔,李耀和过春风,这两个亲手促成一切的修真者,成为了万众瞩目的大英雄!”

  “投降之初的妖族,潜伏爪牙,收敛凶焰,伪装成了纯洁的羔羊和勤劳的骡马,以最低贱和温顺的姿态,混入联邦,承担着最辛苦和肮脏的工作。”

  “在彼此的共同努力之下,联邦蒸蒸日上,一切看似都在朝最美好的方向发展。”

  “但是,好景不长。”

  “渐渐的,妖族的数量多了起来,利用自己生存能力更强的优势,妖族扩散到了天元界、飞星界的各个资源星球,乃至更加辽阔的世界。”

  “而人族,因为体质较弱的缘故,却是极难渗透到血妖界去。”

  “结果就是,妖族的数量越来越多,占据的世界越来越广,也渐渐爬上了新联邦的各个要害岗位。”

  “昔日的战争逐渐被人遗忘,双方的融合程度越深,妖族要求各种权利的呼声就越高,为了稳定联邦,抵抗帝国,作为弱势种族的妖族得到了各种政策上的优惠,无数通行了数百年、上千年,几万年的规矩、道德甚至法律,都将被钉上‘歧视’二字而砸个粉碎,甚至连‘妖魔鬼怪’这样的话,都将以‘政治不正确’为理由,被禁制说出口。”

  “或许,那时候的妖族,都不叫妖族,而是‘体能超常者’,‘血妖裔联邦人’?”

  “即便如此,妖族依旧不会满足,他们会在各方面得寸进尺,会用他们的规矩取代我们的规矩,用他们的文化侵染我们的文化,用他们的历史扭曲我们的历史!牺牲在对抗妖族战场上的英雄,将不再被视为真正的英雄,而以妖族强者为主角的各种戏剧和炫光幻影,却将堂而皇之地上演!”

  “直到最后,每一名人类小孩都丧失了对妖族的警惕,忘记了奋战数百年的先烈,甚至以自己与生俱来的警惕为耻!”

  “这种改变不会在一朝一夕发生,而是会在漫长几十年里,以潜移默化、零敲碎打的方式,打着‘爱、和平、融合’的旗帜慢慢发生。”

  “没有人会意识到这是另一种侵略,愚蠢的大众只会被媒体和财团洗脑,精明的政客却自以为可以利用这股力量,只有极少数清醒者可以看出其中蕴藏的危险,但他们孤掌难鸣,即便‘鸣’了,也很快会被扣上‘爱国者组织残党’的帽子,以‘破坏融合’的罪名,沦为被所有人都唾弃的过街老鼠。”

  “最后,当臭气熏天的妖族占领了我们的大街小巷,夺走了我们的工作,抢走了我们的女人,玷污了我们的旗帜之后,或许会有一些人如梦初醒,后悔不迭。”

  “但那时候,一切都太晚了,就像是癌细胞扩散到全身的病人,再没有半点儿力量来逆转一切。”

  “那时候,或许这个病人会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听从医生的建议,用锋利的手术刀,将癌变的器官统统割下来——无论这些器官有多重要!”

  “这,就是我看到的一切,过处长,哦,不对,应该称呼您‘过局长’,秘剑局的新局长,有兴趣过来和我一起看吗?”

  李耀和过春风对视一眼,都感觉有些棘手。

  过春风叹了口气道:“局长,您知道这位是谁吗?”

  “当然。”

  吕醉看都不看李耀一眼,淡淡道,“一个自以为聪明的蠢货,一个自以为没有被血魔感染,其实早就堕入魔道而不自知的白痴。”

  “局长!”

  过春风提高了声音,“都到了这时候,难道你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还是没有半点儿悔意吗?李耀一次又一次拯救联邦,是当之无愧的联邦英雄,你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却可以用如此卑鄙无耻的方式来污蔑他,甚至还要牵连到丁铃铛、莫玄教授等等等等,更多人!”

  “我没有污蔑他。”

  吕醉十分平静地说,“以往的功劳,不能用来补偿今日的过错,直到此刻,我依旧保留自己的观点,真正的李耀已经死在血妖界了,现在还活着的,不过是一个顶着李耀躯壳的妖魔,而这个妖魔,终究会毁了联邦!”

  “我曾尝试着阻止这个妖魔,但它太狡猾,太强大,太善于利用人性的弱点,所以,我最终还是失败了。”

  “难过吗?当然!”

  “但后悔?呵呵,我问心无愧,死不悔改!”

  李耀眯起眼睛,第一次和吕醉正面交锋:“你死不悔改,却供出了爱国者组织的大量巢穴,导致组织分崩离析,大批‘爱国者’都被抓捕?”

  “我说过了,成王败寇,愿赌服输。”

  吕醉懒洋洋道,“我在‘隐星号’上没有杀过春风,因为我们的组织并不是为了私怨而做这一切,而是为了公义,为了联邦的强大!”

  “杀了过春风,只是泄愤,却会令国家损失一名优秀的秘剑局长,这和我的道心相违背,所以我没有这么做。”

  “同样道理,现在我们输了,没了翻盘的可能,还有什么必要垂死挣扎,白白消耗联邦的国力?”

  “输,就输得痛快一些,也算是给自己,留一点最后的尊严吧!”

  李耀挠了挠头皮,他不是刑讯专家,吕醉这番话说得滴水不漏,倒是听不出什么破绽。

  只是心底的疑惑,为什么越来越大了呢?

  “你没认输!”

  李耀忽然瞪大了眼睛,眼底精芒四射,一道红芒和一道黑芒直刺吕醉的双眼,“你还有翻盘的可能!你现在所做的一切,和过春风在‘隐星号’上所做的一样,都是拖延时间,为……另一个人创造机会!”

  吕醉的眼底空空如也,感知不到半点儿情绪的波动,他笑了笑,继续抬头研究飞蛾扑火。

  “不对!不对!不对!”

  李耀心思电转,脑域发炸,再次提取出了吕醉交待的所有爱国者组织巢穴,终于发现自己的不安源自何方。

  “吕醉,过去十二个小时,你一共交待了三十七处巢穴,但其中三十一座都位于联邦南部和东海之上!”

  “特别是其中最重要的几座妖神病毒炼制基地,有高手护卫的那种,都在联邦的最南端,以及大洋深处!”

  “什么意思,你们‘爱国者组织’还搞地域歧视,非南方人不收吗!”

  吕醉干脆闭上双眼,沉默不语,嘴角却是渐渐浮起了一抹讥讽的笑意。

  过春风是超一流的刑讯专家,原本身在山中,无法自拔,被李耀这么一提醒,瞬间反应过来:“你是说,他在调虎离山?”

  “他交待的这三十七处巢穴,全都至关重要,聚集了大量爱国者组织的精兵强将!”

  “为了捣毁这些巢穴,将组织成员一网打尽,不但当地的修真者全都行动起来,就连位于联邦北方和中部的大批高手,都搭乘晶石战舰,扑向南方!”

  “现在,联邦的绝大部分金丹强者和元婴老怪,都集中到了南方雨林和大洋深处,去对付爱国者组织,一时半刻之内,不可能再抽调回来!”

  “李耀,你不会是想要说,在吕醉背后还隐藏着一个人,另一个比他更高层,至少是和他平起平坐的爱国者组织首领,而吕醉所做的一切,就和我为你所做的一切一样,都是在帮他争取时间,发动一个‘备用计划’吧?”

  李耀神色凝重,缓缓点头:“难道过大哥不觉得奇怪吗?仔细想想,为了陷害我,吕醉动用了军界、政界和修真界的大量人力物力,以‘秘剑局长’这个身份来说,涉及到的资源,是不是有些太多了?”

  “而且,这一次的胜利也太轻松了吧?爱国者组织精心策划了那么久,方方面面都计算到了,难道就没准备个用来狗急跳墙的‘二号方案’之类?真的就这样,一戳就死?”

  过春风汗毛倒竖,瞪圆了眼睛:“爱国者组织的另一名首领?你,你怀疑谁?”

  “撕开所有假象,真相只有一个!”

  李耀按住太阳穴,眼底幽深的光芒仿佛经过十万年的冰晶折射,说不出的锐利而神秘,一字一顿道:“联邦议长,江海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