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45章 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第1145章 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一头老鼠?”

  铁帅周横刀的表情看不出是愤怒,是恍惚,是不敢相信,还是如释重负,他倒退两步,一屁股跌坐回了缓冲符阵,喃喃道,“一艘长达数十公里,重达上亿吨的超级战舰,耗尽了飞星界所有的资源,集结了最强的炼器师,花费无数心血炼制而成!”

  “战舰之上,载满了几十万最精锐的军人和最强大的修真者,主炮‘天威巨炮’,可以一击轰平一座城镇,又或者在行星表面留下直径达到数千米的巨坑!”

  “这样一艘超级战舰,竟然被一头小小的老鼠——”

  “那绝不是普通老鼠!”

  落星子满脸尴尬地辩解道,“周道友应该清楚,天元和飞星两界的环境天差地别,在飞星界,我们是星舰文明,一直依靠晶石战舰,生存于宇宙真空之中!”

  “我们的星舰上,当然也有老鼠,但宇宙中的环境相对简单,老鼠也没有那么多的变种!”

  “燎原号内部管道、晶线、晶脑的内控防御体系,统统是针对这些‘宇宙龋齿类生物’来设定的!”

  “在飞星界,我们根本没见过多少妖兽,怎么知道该如何防范他们?”

  “天元界不同,这里五百年前就是妖族世界,现在又和血妖界接壤,大荒之上,更是妖兽的乐园!”

  “自从停泊在天元界之后,我们最大的敌人,就不是妖族,而是这些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妖化蟑螂、跳蚤和老鼠!没错,天威巨炮是可以一炮轰平一座妖族城镇,但怎么可能将船上所有的妖化老鼠和蟑螂杀光?”

  “总之,这头老鼠一定是来自天元界的妖化老鼠,天知道有什么妖术和神通!”

  落星子也有些委屈,唾沫横飞地说了半天,核心思想就是——这件事真是一场意外。

  本来呢,动力舱的主控晶脑拥有自动断线检测系统,每隔一分钟就会发送一道玄光,自动扫描一次,若是遇到了某一根晶线被切断的情况,就会发出警报。

  但偏巧,就在上一次扫描刚刚结束时,这根预警晶线就被老鼠咬断,而几乎在同一瞬间,那名粗心大意的学兵,就将参数错调到了300%。

  因为晶线被咬断,控制光幕上显示的数据都十分正常,并没有发现某一座法宝单元的功率正在疯狂飙涨。

  而这一分钟,正好是星空跳跃大阵2号核心单元被激发到极限,最要命的时候。

  如果仅仅是这样,还造成不了太严重的事故。

  毕竟是超级战舰,任何法宝单元都有极大的设计冗余,哪怕一分钟后再发现问题,赶快补救就是。

  偏偏这时候,或许是窜到晶脑深处的老鼠,将两根晶线咬断,误搭在了一起,造成动力舱的主控晶脑判断,动力舱发生了一次严重的爆炸,于是发出警报,又启动了“自动消防泡沫符阵”,喷射出大量泡沫!

  大量泡沫,充斥着整座动力舱,将几名经验丰富的老师傅,和那名粗心大意的学兵隔了开来。

  所有人都以为动力舱发生了爆炸,手忙脚乱之下,也没功夫去管那名学兵的操作。

  正好在这时候,学兵发现了自己刚才犯下的错误。

  在爆炸警报的干扰下,心慌意乱的他并没有寻求老师傅的帮助,而是自作主张,想要自行解决,结果越解决越乱,几乎在半分钟内,将所有可以犯的错误统统犯了,最终造成了星空跳跃大阵的瘫痪!

  “这就是一连串巧合引发的悲剧,是培养新人不得不付出的代价,我们都是在晶石战舰上待了一辈子的老海狼了,也从来没遇到过这么诡异的事情,只能说咱们……运气不好了!”

  在光幕上,动力舱的主管满头泡沫,摸着鼻子道。

  铁帅周横刀连发火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问道:“多久才能修好?”

  “问题不大,只是星空跳跃大阵的2号核心单元出故障而已,两到三个钟头之内肯定能修复。”

  动力舱主管拍着胸脯保证,“再加上调试的时间,最多三个钟头,不,四个钟头之内,肯定可以进行星空跳跃!”

  “四个钟头……”

  铁帅周横刀深深吸了一口气。

  除了吸气,这会儿他也做不了什么。

  四个钟头,实在是一个非常尴尬的时间。

  原本来说,这段时间,联邦军已经在大荒深处建设了不少零星传送阵,即便不搭乘燎原号,也可以传送一两支战团到血妖界去的,虽然零零散散地降落到血妖界,凶多吉少就是了。

  可是,在“爱国者组织”的计划里,最佳方案当然是将飞星人一起拖下水。

  所以周横刀才会提出搭乘燎原号的要求。

  看似一切顺利,飞星人一步步落入了他和吕醉的计算中,没想到最后关头却出了这么莫名其妙的事情,弄巧成拙了!

  十万大军的登舰和离舰,都是规模浩大的工程,光是登舰作业就用了三个钟头,现在撤离燎原号,再重新集结成战斗队形,再前往联邦军自己的传送阵,再激发传送阵……没有半天根本下不来!

  这还没算上对士气的打击。

  正所谓夜长梦多,周横刀能够掌控的终究是极少数人,绝大部分联邦军官兵都处在懵懂无知的状态下。

  但他们又不是傻瓜,事件拖得越久,变数就越多。

  周横刀束手无策,只能耐着性子,等待星空跳跃大阵的修复了。

  “一头老鼠?”

  他的表情有些凄然,不断咕哝着,“一头老鼠?一头老鼠!”

  ……

  “一头老鼠!”

  在距离周横刀十几公里的战舰中后部,动力舱内,燎原舰队的副总教官纪文德也发出了雷霆怒吼。

  他气得直打哆嗦,赤红色的脖子都快爆裂,用力戳着少年的脑门,“白老鼠啊白老鼠,你究竟要我说什么好!平时牛气冲天,在太虚幻境中进行星空跳跃的模拟训练,没有一百次也有八十次了,每一次都行云流水,完美无缺!”

  “第一次实际上手,负责的只是最微不足道的一个岗位,你就怂了,就犯了这么不可饶恕的错误!”

  “你,你——”

  “这不能怪我!”

  白老鼠满头泡沫,满脸污垢,眼底闪过一抹惊慌失措,梗着脖子叫道,“明明是有一头老鼠钻到晶脑里去,咬坏了晶线嘛,这谁知道呢?”

  “还嘴硬!”

  纪文德气疯了,“明明发现了问题,为什么不找导师,不找教官,不找那些老师傅处理,非要自己乱来?那么复杂的问题,凭你一个人,怎么可能解决!”

  “我叫了!”

  白老鼠有些委屈地辩解,“当时,动力舱里满是泡沫,还有刺耳的警报声,所有人都以为哪儿爆炸了,忙得晕头转向,我叫了好几声,他们都不理我,我琢磨着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以前在太虚幻境中都处理过的,就自己来呗,谁知道那头老鼠……”

  “还老鼠?还老鼠!”

  纪文德狠狠揪住了他的耳朵,把他提溜起来,大吼道,“我看,就是你小子把老鼠招到燎原号上来的,谁叫你的外号就是‘白老鼠’?”

  “疼疼疼疼疼!”

  白老鼠涕泪俱下,急忙告饶,“纪叔,我错了,我错了,快放手,让我将功补过,也参加维修呗?”

  “将功补过个鬼,还想乱上添乱是不是?李教官,把这小子送单人禁闭室,关满一个月,少一秒钟都不许放出来!”

  纪文德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吼叫,唾沫星子砸得白老鼠紧紧闭上眼,真像是一头在飓风中瑟瑟发抖的小老鼠。

  十分钟后。

  “咣当”一声,禁闭室的大门被狠狠关上,白老鼠一个人留在黑暗中。

  当外面的教官渐渐走远时,白老鼠既委屈又不甘的表情却是一变,变得神秘莫测,诡谲多变,仿佛有一层淡淡的云雾笼罩。

  一瞬间,他的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再像是十几岁的少年,却像是一两百岁,经历了无尽风雨沧桑的老者。

  锐利的目光穿透了厚重的船壳,射向了幽暗绝域的南方,隐隐在期待着什么。

  “吱吱,吱吱!”

  一只晶莹剔透,如白玉雕琢而成的小老鼠,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窜到了他的肩膀上,一条暗金光纹,从脑袋顺着脊背一路蔓延,缠绕住了整条尾巴,灵活转动着,伸到他的耳朵里,帮他挠着痒痒。

  “希望我的判断没错吧!”

  白老鼠舒舒服服地躺到了禁闭室的角落里,双手枕着脑袋,旁边就是臭气熏天的马桶,他却满不在乎,对小老鼠笑嘻嘻道,“真可惜,咱们刚刚夺舍,这具身体还承受不住太强的神魂淬炼,暂时只能发挥出炼气期三五重的实力!”

  “否则的话,这倒是一场好游戏,可以痛痛快快玩上一场!”

  “算了,以后遇上了真人类帝国,有的是机会!”

  “铁帅周横刀这么急着要展开星空跳跃,难道是在惧怕什么变数的到来了?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局,又是怎样的变数呢?”

  说到“变数”二字,白老鼠脑域深处忽然跳出了一张面孔,脸上的笑容瞬间变得更加神秘了。

  没错,他想到了一个人,一个走到哪里,都会成为“变数”的人。

  “是你吗,李耀?”

  昔日的蜘蛛巢星统治者,星盗之王,白星河白老大,今天的燎原舰队小小学兵,白星剑白老鼠,对蕴藏着“天元、飞星、血妖”三界,近千年来最有可能冲击化神境界的绝世强者严心剑,一缕残魂幻化而成的小老鼠,笑眯眯道。

  “如果是的话,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