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46章 邪不胜正!

第1146章 邪不胜正!

  距离燎原号舰桥不远处,一间临时办公室中,铁帅周横刀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周身灵械义肢都像是生锈一般,一动不动。

  他手里紧紧攥住了一串铁链和铁牌,怔怔看着一张立体光幕。

  光幕之中,是数十万人头攒动,是战旗迎风招展,是玄光横幅漫天飞舞,是万众一心,在高亢的国歌声中高喊着一个名字:

  “李耀!李耀!李耀!李耀!”、

  这是李耀在天都市突破“爱国者组织”的封锁,朝联邦议会大厦挺进的画面,被几十家媒体拍摄下来,又经过精心剪辑,串联到了一起。

  光影变幻,打在周横刀脸上,这名在枪林弹雨和毒雾酸液中都面不改色的沙场老将,竟有些抵挡不住,微微眯起眼睛。

  眼眸深处,情绪复杂,隐隐涌动着一丝愧意。

  特别是画面中出现了九星升龙战旗之下,李耀的面部大特写时,周横刀都会微微偏过脑袋,仿佛不敢和李耀对视。

  捏着一串串铁牌的钢铁大手,都微微颤抖,传来“叮叮当当”的碰撞声。

  外面传来敲门声。

  “进来。”

  周横刀意兴阑珊地说。

  一名龙精虎猛,脑袋锃亮的中年军人大步走进舱室,听到晶脑中发出的声音,顿时大吃一惊,急忙重重把门关上,汗水瞬间渗满了额头,急道:“铁帅,你,你这是干什么?若是被飞星人听到怎么办?”

  李耀大闹天都市的消息,在幽暗绝域,自然还是封锁得严严实实。

  光头军人名叫周铁翼,是周横刀的同宗族侄,也是跟随他血战数十年的警卫团上校团长,是周横刀的绝对心腹。

  自然,也是爱国者组织的一员。

  “阿铁,你过来听听,听听这欢呼声,这么多人都在呼喊‘李耀’的名字。”

  周横刀神色恍惚,眼神空洞,思绪仿佛飘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喃喃道,“还记得三十五年前,‘定陵之战’结束后吗?那一战,我们扑灭了数十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兽潮入侵,斩杀了五名妖王,光是妖崽子的尸体,堆在一起烧了三天三夜都没烧完!”

  “那一次,大军凯旋,抬着五名妖王的尸骸回到天都市,首都的数百万群众也是这样,夹道欢迎,山呼海啸,每一条大街小巷里都有人挥舞着九星升龙战旗,高喊着我们的名字,高喊着联邦军的名字!”

  “联邦军!联邦军!联邦军!”

  “直到今天,偶尔在夜深人静,无法入睡时,我的耳边,仿佛还会听到这样的呐喊。”

  “那场面,绝对比今天,他们呼喊‘李耀’的名字,更加热闹,更加亢奋,更加激情四射!”

  “你记得吗?阿铁,你还记得吗?”

  周铁翼上校沉默片刻,攥紧双拳道:“铁帅放心,等这次彻底征服了血妖界,凯旋之后,我们一定能得到比‘李耀’更嘹亮百倍的欢呼!到时候,不止是首都,全联邦每一个公民,都会发自内心,为我们欢呼,为联邦军呐喊的!”

  “是吗……”

  周横刀笑了笑,“包括在‘联邦广场大爆炸’中惨死的三万多名无辜者,他们的亲人也会为我们欢呼吗?”

  “就算他们为我们欢呼的话,我和你,有资格坦然面对他们的欢呼吗?”

  “还有他们——”

  他举起了手里的一串串铁牌,轻轻一晃,“他们的亲人呢,会为我们欢呼吗?我们吃得消,承受他们的欢呼吗?”

  周铁翼皱眉:“铁帅,这是什么?”

  “是军牌。”

  周横刀将八枚军牌小心翼翼地分开,军牌一面是张牙舞爪的九星升龙战徽,另一面则是名字、血型和境界等基本信息。

  周横刀用最轻柔的力度,摩挲着凹凸不平的名字,就像是在轻轻摩挲着重孙子的脑袋。

  “是那八名尽忠职守,血战到底,最终被我们杀死的通讯兵的军牌。”

  “陈高义、宋祖光、荆国源、董锐、刘浩、单圣杰、邓俊豪、夏乐生……这就是他们八个的名字。”

  “最小的董锐,才十九岁,是去年入伍的新兵;最大的一个宋祖光,今年六十六岁,几乎把半辈子都奉献给了联邦军,是个参加了几十场恶战的老兵了!”

  “呵呵,几十场恶战,都没能叫妖族给杀死,运气真好啊,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说的就是这些老兵油子,以前在部队里,这样的老家伙可是每一个连队都抢着要的!”

  “只可惜,他没有死在妖兽的爪牙之下,却死在了自己兄弟的枪口之下,死在了……我的命令之下!”

  “那是意外!”

  周铁翼的眼眶也有些发红,上前一步,扶住了微微有些发抖的周横刀,低吼道,“铁帅,那是意外,你千万不要自责!现在吕局长栽了,你就是所有‘爱国者’的主心骨,为了拯救联邦,铁帅,你千万不能在这时候倒下啊!”

  “意外,呵呵,意外!”

  铁帅周横刀的神色凄然,将脸埋到了八枚军牌之中。

  八枚军牌都像是烧红的烙铁,在他脸上发出“嘶嘶”之声!

  有些颤抖的声音,从指缝中泄漏出来,“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最开始,大家不是都计划得很好,很天衣无缝的么?”

  “只要在联邦广场上,炸死江海流一个就行了,然后把罪名推到李耀的头上,就可以顺理成章断绝一切和谈的可能,发动战争!”

  “血妖界在‘血妖之眼’的毁灭中元气大伤,又面临瘟疫的威胁,实力跌至千年来的最低谷。”

  “而我们不但有妖神病毒在手,有上百名熟知血妖界内情的‘幽冥之子’,还有超级战舰‘燎原号’和二十万台太虚战兵!”

  “这应该是一场摧枯拉朽的胜利,只要付出最小的代价,就能收获最大的利益!”

  “被牺牲掉的,只有江海流和李耀两个人而已!”

  “江海流是个没骨头的投降派,李耀想要引妖魔入联邦,更是居心叵测的叛国者!他们两个无论落到什么下场,都是咎由自取!”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死掉的只会是罪有应得的人,不会有一个无辜者牵连其中!然后,我们就可以迎来一场最伟大的胜利,将神圣的联邦,带上一条无比辉煌的崛起之路!”

  “为什么,计划这么完美,一旦付诸实施,一切都变了?一个又一个的‘意外’,蹦了出来!”

  “联邦广场上,死掉了那么多的无辜者,李耀却没有抓住!为了将他击杀,叶飞空和第五剑……这些为联邦立下过赫赫战功的英雄,捍卫人族的元婴强者,都遭到重创,生不如死!最后,吕醉的晶石战舰,竟然发展到了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对联邦民众开火!”

  “如果不是李耀抵挡在前面,或许又有几百条、上千条冤魂,要断送在我们的计划之下!”

  “呵呵,即便这样,都没能抵挡住李耀,弄到要狗急跳墙!”

  “为了狗急跳墙,我们欺骗了所有人,利用了所有人,甚至连自己的战友,自己的兄弟都开杀了!”

  “我们放弃一切,走到这一步,只要最后轻轻一跳,计划就可以成功!但就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又是‘意外’!连天元界的老鼠都和我们作对,硬生生要把我们拖延三四个钟头!”

  “铁帅!”

  周铁翼吼叫道,“星空跳跃大阵很快就会修复,其余参加演习的战团还蒙在鼓里,几个钟头而已,绝对没问题的,绝对不会再有任何意外了!”

  “是吗?”

  周横刀笑了笑,看着光幕中的战旗招展,道,“阿铁,我现在想,这么多的意外叠加在一起,究竟还是意外吗?又或者说……是天意?是冥冥中有某种力量,在阻止我们?”

  “铁帅!”

  周铁翼大急,再次提高声音,甚至不顾分寸地用力摇晃着周横刀的身体,“咱们都是军人!军人只相信自己的刀剑,哪来什么天意?我们的刀剑,就是天意,我们的枪炮,就是天意!”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拯救联邦,即便在这个过程中,牺牲极少数人,那也是不得不付出的代价!打仗,哪有不死人的,过去上百年的战争中,为了最终胜利,死去的战友难道还少了吗?”

  “不会再有意外了,铁帅,我们一定会成功的,因为我们才代表着正义!自古以来,邪不胜正!就算真有天意,天意也一定会站在我们这边!”

  “邪不胜正!邪不胜正!我们是对的,我们的大道……才是唯一正确的!”

  周横刀眼底,原本黯淡的光芒,再次强烈起来,但只闪耀了几秒钟,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

  进来的是一名身材高瘦,面容阴鸷的少校,表面上是军方通讯部门的一员,实际上却是吕醉派到周横刀这里的联络员。

  他带来了一个新的意外。

  秃鹫李耀,已经突破重重阻截,狂飙到了幽暗绝域边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