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53章 暴风雨中的蝴蝶!

第1153章 暴风雨中的蝴蝶!

  李耀一屁股坐在铁帅的尸体旁边,从怀里掏出了十几根用妖兽油脂、妖化植物根茎和晶髓粉末压缩而成的灵能棒,狠狠咬去封印,将汹涌澎湃的能量吸吮殆尽,一连吞噬了十几根灵能棒,才稍稍恢复一丝力气。

  “小黑!”

  刚才轰出最后一刀时,李耀隐隐感知到黑翼剑有些不妙,此刻终于提起一丝力气,将支离破碎的玄骨战铠从身上一片片扒了下来,把黑翼剑从晶铠残骸中用力抽了出来。

  却见黑翼剑身上密布着指缝宽的裂纹,感觉彻底不成形状,应该化作碎片。

  但每一条裂纹之中,却是一片深不见底的黑色,灵丝探入其中,就像是探入了一条条无尽的深渊,被古怪的迷雾笼罩,根本触碰不到黑翼剑的神魂所在!

  李耀想到了昔日加入秘星会之前,曾经得到过的“秘星卡”,那时候,薄如蝉翼的一张卡片中,亦像是隐藏着一个浩瀚世界,无论他的灵丝如何窥探,都很难解析清楚。

  秘星卡,是来自某一处“碎片世界”中,星海帝国时代的遗迹产物。

  黑翼剑的这些异相,倒是和秘星卡有些相似,不过感觉上,却比秘星卡更先进数倍。

  小黑的神魂,不知藏到了黑翼剑深处的哪里,对他的呼喊毫无反应。

  “小黑,你怎么了,快醒醒!”

  李耀大急,黑翼剑跟随了他二十年,无数次风雨都是一起闯过,在李耀心目中,小黑早就不是一柄飞剑这么简单,更像是心灵相通的好朋友。

  更别说,它还是义父留给他的唯一遗物!

  在小黑和义父身上,都还有无穷秘密没有揭开。

  过去他实力低微时尚不觉得,现在冲击了元婴境界,又走南闯北,见识广博,越琢磨越觉得义父深不可测。

  义父说过,他曾经横跨几十个大千世界,在少年时代的李耀听来,尚不了解这句话的分量,更是将这句话当成了义父的酒后醉语。

  这几年,偶尔想到,却每每令他悚然一惊。

  他不过穿梭了三个大千世界,就拥有如此精彩的人生,义父竟然游历过几十个大千世界?果真如此,那该是何等惊心动魄的旅程!

  义父究竟是什么人,他来自何方,为什么会流落到星海边缘的天元界?黑翼剑又是怎么回事?一柄飞剑,竟然像是拥有生命,甚至被某种力量封印?

  原本,李耀打算在了结天元界的一切,促成天元、飞星和血妖三界的初步合作,搞定小天劫之后,就想办法去解开这些疑惑。

  做人要知恩图报,义父养了他十年,更在潜移默化中,教会了他无数修炼技巧,为他之后的狂飙突进,奠定了无比坚实的基础。

  如果义父真有什么冤屈,是被逼无奈才逃到天元界的,那李耀自然要为义父讨回一个公道!

  至少,都要弄清楚义父的身份,看看义父还有没有别的家人,把死讯传出去,给义父的人生之旅,一个明明白白的交待!

  但现在,黑翼剑却处在这样一种将碎不碎的诡异状态,似乎轻轻一碰,都会分崩离析。

  此地条件简陋,李耀不敢轻举妄动,只好从乾坤戒中取出了一团妖兽油脂,将黑翼剑细细涂抹均匀,又用一张妖龙腹部的软皮包裹起来,送入乾坤戒修养。

  等回到内陆,再找一家设施齐备的高端炼器室,深入研究了。

  深吸一口气,李耀定了定神,抬头观察四周环境。

  随着铁帅周横刀的死,幽暗绝域中的雷暴仿佛都减弱了不少,特别是他们所处的位置,因为两人最强劲的灵能碰撞,撞出了一片几乎没有紊乱灵能干扰的稳定区域!

  此刻再到幽暗绝域深处去搜索燎原号的踪迹,或许来不及了,李耀只能冒险,采用更直接的方法!

  他从乾坤戒中提取出了几十根镌刻着玄奥繁复符阵的金属长棍,呈环形插在自己周围,以这些金属棍为基础,不断交叉,固定,向上提升,最终组装起了一座好似“铁笼子”的大型法宝。

  “铁笼子”的最上方,还有一截伸缩式的天线,不断向上,延伸到了十几米的半空中,向四周张开了丫丫叉叉的金属网。

  “滋滋,滋滋滋滋!”

  随着符阵缓缓启动,“铁笼子”之间电弧缭绕,金属长棍轻轻颤抖,和李耀的脑电波发生共鸣,将他的脑电波瞬间增幅无数倍!

  这座“铁笼子”,也算是“聚灵塔”的另一种形态,通过它的辅助,李耀就将自己化作了一座“通讯基站”,可以把他的念头,通过天线和金属网,源源不断向四周释放。

  只不过,这种“通讯基站”的传送距离很是有限,而且幽暗绝域深处仍旧是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干扰十分严重。

  却不知道,对方能不能收到他的信息了。

  时间紧迫,李耀顾不上这么许多,他扫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万千旧日刀兵残骸,眼前幻象丛生,依稀看到了两百年前在“破风之战”中,誓死守护所有人的联邦军和修真者。

  这些前辈们,都在他周围,没有一个人看着他,所有人都看着远方。

  因为,他似乎也变成了他们中间的一员,普普通通的一员。

  没有战鼓,也没有咆哮,只有九星升龙战旗在大风中猎猎作响的声音!

  就在风卷红旗之声中,李耀盘膝而坐,凝神静气,意守丹田,向整片幽暗绝域广播:

  “参加‘怒之铁拳’演习的联邦军兄弟们,配合联邦军的修真者们,来自飞星界的盟友们,我是李耀,在幽暗绝域南部向你们广播,来自联邦议长江海流的‘统帅令’!”

  “内容如下……”

  “重复一遍,请听到这段广播的演习人员,立刻中止所有演习科目,立刻中止!”

  李耀的念头,在电弧激荡之下,如一道道涟漪般向四面八方飞去。

  这些涟漪是如此微弱,就像是暴风雨中一只只小小的蝴蝶,无力地扇动翅膀。

  李耀眼巴巴看着远方的暴雨和乌云深处,头痛欲裂,昏昏沉沉,很有一种脑浆要从鼻孔、耳洞中流出来的感觉。

  他却没有停止,而是一次次压榨脑细胞,激发出更多的念头,向幽暗绝域深处送去。

  “联邦军兄弟们,来自飞星界的道友们……”

  幽暗绝域以北,狂风暴雨中,燎原号完成了所有法宝单元的检修。

  “星空跳跃大阵检测完毕,所有故障统统排除,随时可以启动!”

  落星子、纪文德等燎原舰队高层,全都在舰桥上来回踱步,焦躁不安地看着时间。

  “铁帅怎么还没回来?刚才那一道强劲无匹的灵能波动又是怎么回事?现在究竟是出发,还是原地待命?”

  周横刀的警卫团长周铁翼,隐隐感知到了什么,一屁股坐在缓冲符阵里,呆呆地看着舰桥上方,纵横交错的灵能管线。

  就在这时,船上的通讯兵跳了起来,一把扯掉了耳罩,震惊得话都说不出来,双手在半空中乱舞。

  “怎么回事?”

  落星子皱眉,“和后方联系上了么?”

  通讯兵咬了半天舌头,还是说不出一句囫囵话,干脆启动了通讯器的外放神通,顿时,舰桥上大大小小的数百座传音符阵中,同时传来了疾风骤雨和电闪雷鸣之声,以及在这些声音的干扰中,一道十分微弱,严重扭曲,却延绵不绝的声音:

  “联邦军兄弟们,来自飞星界的道友们,我是李耀,现在向幽暗绝域之内所有部队广播,来自江海流议长的最高‘统帅令’,内容如下!”

  同样的声音,在幽暗绝域深处的每一支部队上空萦绕,听到“统帅令”的联邦军官兵,有的大惊失色,有的瞠目结舌,有的义愤填膺,更有一些“爱国者组织”成员彻底绝望,颓然地瘫倒在地上!

  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向了南方,广播传来的方向,李耀所在的方向!

  李耀并不知道这一切,他只是一遍一遍,机械式地重复着,直到鼻子和耳孔中都流淌出了鲜血,依旧没有停止的意思。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广播了多少次,意识都有些模糊,只是在心里一次次告诉自己,再广播一次,再广播最后一次,或许就能增加一分被听到的概率,再广播一次……

  他一头栽倒在泥泞之中,维持了将近半个小时的小气候终于被打破,乌云和暴雨重新吞噬了这片天地,将四周山河变得漆黑如墨,他发出的念头还传输不了几十公里,就被闪电和飓风撕了个粉碎!

  即便如此,李耀依旧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用最大的力气睁开双眼,让暴雨直接滴落眼底,刺激自己保持清醒,不断送出一道道,注定会被撕碎的神念。

  一道,只要有一道神念传送出去就好,一道神念,就是一分希望!

  当他终于坚持不住,即将陷入昏迷时,不知是否错觉,他隐隐听到了北方的山峰后面传来了浪潮席卷之声,仿佛有一座巍峨的浮空山飞了过来,“浮空山”之上,“燎原”二字,玄光四射,把暴雨和乌云都撕了个粉碎。

  而在南方,亦是几十道五彩缤纷的流光,风驰电掣而来,狠狠刺穿雷暴。

  一道地心烈焰般的赤色流光一马当先,朝他飞来!

  “李耀!”

  丁铃铛的吼叫声,一下子盖过了漫天雷霆,连暴雨都吓得停滞了片刻。

  李耀如释重负地闭上双眼,在一片泥泞中,咧开嘴巴,无声大笑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