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55章 英雄见面会!

第1155章 英雄见面会!

  不过,即便签订了投降协议,也只是“亿万光年大远征”踏出了第一步。

  过去的联邦,只有主战派和激进的主战派,即便最谨慎的议长江海流,和妖族也有深仇大恨,并非绝对反对战争,一味求和的软蛋。

  双方毕竟有百年血仇,绝不是一纸条约就能轻易化解,未来的两界,或者说加上飞星界的三界,究竟该以何种方式共处,依旧是这些深居庙堂之上的大人物,无比头疼的问题。

  庙堂之外,各所大学、智库和研究所里的专家,没有身份的约束,能够迸发出更激烈的思维火花。

  关于人族和妖族的相处模式,是战是和,战该如何战,和又怎么和,各种思潮,风雷激荡,百家争鸣,仿佛又回到了联邦刚刚得到“飞星界”和“真人类帝国”消息的那个时期,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毕竟,真人类帝国的到来,是百年之后的事情,而血妖界的融合,却是迫在眉睫。

  一开始,绝大多数人对妖族都抱着绝对敌视的态度,即便联邦广场爆炸的真相水落石出,爱国者组织彻底浮出水面,都无法扭转这种态度。

  不过,当“人妖同源理论”公布出来,特别是经过了“金心月、幽冥之子以及联邦军残兵”的证明,说明人族和妖族是可以自由转化的之后,即便是最顽固的“人族至上主义者”,都不由偃旗息鼓了几天,重新组织思路,准备炮弹。

  在这一颠覆性的理论面前,各种异想天开的思维试验纷纷出炉。

  “既然‘人妖同源理论’已经被证实,而某些修真者在修炼了神通秘法之后,身体本来就可以呈现出种种凶兽般的形态,那人族和妖族的区别,究竟在哪里呢?”

  “如果有两个人,一个是天元人族,被注射了妖神病毒,变化成狰狞的妖族模样;另一个是妖族,被注射了过量的‘混沌神血’,变化成了人族的模样!他们两个,究竟谁是人,谁是妖?”

  “如果前者是人,后者是妖,那就说明人和妖不是靠外表来划分,而是靠内心!那问题来了,一个人的内心,又该如何判断呢?”

  “既然人族和妖族同出一源,彼此之间没有‘生殖隔离’,可以自由通婚,那他们生下的后代,究竟算人还是算妖?”

  “倘若有这样一个人族和妖族的后代‘半妖’,又和一名人族通婚,生下的后裔是‘四分之一妖’,之后每一代,都和人族通婚,体内的妖族血脉越来越稀释,试问,在几代之后,可以算是真正的人族呢?”

  “还是说,只要体内有亿万分之一的妖族血脉,就永远不算是人族?”

  “天元界的医学发达,很快可以实施‘异体断肢再植’,倘若一名人族功勋老兵,移植了一条妖族的手臂,那他又算是人是妖?”

  千奇百怪的问题,好似荒诞不经的孩童游戏,却在最高端的智库和学术论坛中,掀起唇枪舌剑的浪潮,绝大部分辩论都公开直播,又将令人头痛欲裂的思维试验,传导到了全联邦的四面八方。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浴血五百年的联邦公民,或多或少都有些家国情怀,更不要说修真者天生就肩负着国家的责任,几乎每一名修真者,都开始深深思索这些关乎“道心”的问题。

  一时之间,天元人猛然发现,他们习以为常的“斩妖除魔”四个字,在新时代,似乎被赋予了全新的含义。

  虽然,光靠这样的“思维实验”,并不足以消除人们对妖族的仇恨,但至少,要求“立刻决战、玉石俱焚,将所有妖族都用病毒杀光”的声音弱了很多,接近销声匿迹了。

  就算最极端的激进分子,在面对刚刚生下来,和人类婴孩几乎毫无二致的妖族婴孩时,在知道有机会将他们变成彻底的人族的情况下,“屠杀”二字,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庙堂和学术界的情况,大致如此。

  而对一般的青年学生、普通老百姓来说,他们思考的重点或许不在这些天花乱坠的“大道之争”上,而是近乎柴米油盐之类,更加实际的问题,比方说……

  “太感动了,呜呜呜呜,实在太感动了!”

  小胖子“四毛”泪流满面,晃开了膀子,朝过小河熊抱过去,“小河,我的心都快化了,求抱抱!”

  “没问题,来吧!”

  过小河也张开双臂,迎向小胖子,却在对方即将搂上来的刹那,一矮身,从小胖子咯吱窝下面钻了过去,顺便在他又肥又大的屁股上狠狠一蹬。

  过小河刚才站着的位置后面,是一名肌肉发达,孔武有力的络腮胡壮汉。

  这名壮汉,也是哭得稀里哗啦,见小胖子跌跌撞撞朝他扑来,也顺势张开钢浇铁铸般的双臂:“我们的英雄回家了,回家了!”

  小胖子被肌肉男一记熊抱,搂得连隔夜饭都差点吐出来。

  过小河和几名女生哈哈大笑,躲过了几名“求抱抱”的男生,手牵着手一起跑出人群。

  阴谋被揭穿的男生们毫不尴尬,哇哇怪叫,在后面追赶,小胖子“四毛”好不容易才挣脱肌肉男的搂抱,又像一头要偷蜂蜜的熊一样跑上来,一群年轻人在金灿灿的落叶下,笑闹成了一片。

  不久后,他们在广场旁边的台阶上坐成一排,喝着饮料,晃荡着双腿,看着风卷云舒。

  过小河撇了撇嘴道:“不管怎么说,这场仗暂时是打不起来啦,联邦军的紧急动员也被停止了,咱们的参军梦,一时半会儿都泡了汤,还是得老老实实考大学去,真没劲!”

  “其实——”

  小胖子“四毛”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犹豫了一会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样子也蛮好的,昨天我爸回来了,说是这次能在家里待半个月呢,我好久没见他了,他都瘦脱了形,看着怪可怜的!”

  “咦?”

  过小河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点着小胖子的鼻子道,“四毛,你小子一向是最激进的啊,大家伙儿一起去参军的主意,不就是打你这儿起的头?你不是说,你爸是战斗英雄,你也要当战斗英雄?上阵父子兵,一起斩妖除魔?”

  “嘿嘿……”

  小胖子有些尴尬地笑起来,挠头的速度越来越快,“话是这么说,不过,知道我爸他们部队要去大荒实战演习,还有可能第一批冲进血妖界之后,我妈好几天都没睡好觉,把我爸的照片翻出来看了又看,摸了又摸,有一天晚上,我还听到她在房间里偷偷地哭。”

  “从那一天起,我就觉得,如果妖族非要打,那咱们当然是打他个狗娘养的!可是,如果不打了,我爸可以平平安安回来,多陪我妈几天,那也很好啊!”

  过小河噘嘴道:“以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四毛道:“以前我也不知道,情况会是这样啊!”

  “四毛说的也没错。”

  另一名竖着双马尾的女生,细声细气道,“我爸和四毛他爸虽然不是一个部队,但也参加了这次演习,他去之后,我妈就整天在家烧香拜佛,不知从哪儿弄了几百尊神仙、菩萨、前辈高手什么的塑像,我家都快成菩萨窝了,整天乌烟瘴气的!我爸明天也要回家了,把我妈高兴得和什么一样,每尊塑像都仔仔细细地洗了一遍,还让我帮忙,弄了一夜呢,好像真是这些神仙的功劳一样!”

  “总之——”

  另一名男生长舒一口气,道,“烈士虽然很光荣,但能不当,还是不要当比较好,你们说是吧?”

  过小河抚摸着脸颊上的九星升龙战旗纹身,似乎想到什么,轻轻点头:“应该是吧,一个月前,我不过受了点小伤,我爸妈就要死要活的,真不敢想,万一开战,而我真的……那啥在了战场上,他们两个会怎么样呢!”

  一句话说得众少年都沉静下去,他们都处在无忧无虑的年纪,在一腔热血的鼓动下要去参军打妖族,经过一个月的沉淀,回过头来想想,或多或少,都有些别样滋味呢!

  “喂喂喂,怎么气氛变这么严肃啊!”

  小胖子“四毛”像颗肉球一样跳了起来,有些得意地扫了众人一圈,目光在过小河身上停留了最久,忽然像是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摸出了一叠晶卡。

  “铛铛!小的们,快看看,四毛哥手里这是什么?知道今天四毛哥把大家召集起来是干什么吗?对,看英雄!可是看的,绝不止飞虎战团这些英雄,还有一位更大号的英雄,要隆重介绍给大家认识!”

  “这是啥?”

  众人眼前一亮,纷纷上前抢夺,定睛一看,却是一场小型见面会的贵宾卡,凭卡可以进场和修真者近距离交流,得到修真者灵纹签名,甚至一对一点拨的!

  在天元界,修真者都以传播修炼文化,培养年轻人修真兴趣为己任,这种小型见面会,是激励年轻人最好的手段。

  “这是——”

  所有少男少女都跳了起来,一个个眼里亮得和小灯笼一样,连过小河都忍不住捂住了嘴巴。

  “没错,今天要介绍给大家认识的这名英雄,就是传说中的传说,奇迹里的奇迹,天元、血妖和飞星三界都绝无仅有的超级修炼天才,在一个月前的乱局中力挽狂澜,大破爱国者组织的……‘铁原之鹰’巫马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