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60章 原来如此!(第四更!)

第1160章 原来如此!(第四更!)

  李耀捡了一根树枝,在青苔上歪歪扭扭地写了“幽府”二字,解释道:“在血妖界的北极阴风岛上,幽泉老祖的秘密基地‘幽府’之中,他曾经囚禁包括索龙、韩屠虎、火蚁王在内的人族、妖族高手,进行‘妖神病毒’试验,而我却潜入其中,用枭龙号四处窥探,埋设炸弹,最终一举捣毁了‘幽府’,对他造成重创!”

  “那一战,我多次用枭龙号,在幽泉老祖的近距离窥视,当时他未必有感觉,但事后肯定会意识到,有这样一件法宝的存在,并且深深记住枭龙号的灵能波动特征!”

  “同样的招数,对一名妖皇或者元婴原封不动使用两次?简直是自寻死路的行为!所以,在刑讯室里,别人现不了枭龙号,不代表幽泉老祖现不了!”

  过春风若有所思:“你是说,在刑讯室里,幽泉老祖敏锐感知到了枭龙号的窥探,并以此推断出,‘秃鹫李耀’近在咫尺!于是,他故意在你眼皮底下自我了断,把记忆化作玉晶碟,成为关键性的证据?”

  “也就是说,幽泉之死,并不是巧合,而是他精心计算的一盘大棋?他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毁掉了爱国者组织?”

  李耀点头:“可以这么说,但光是这样一个理由,仍旧不太充分。  ”

  “要知道,爱国者组织虽然囚禁了幽泉老祖三个月,用搜魂**对他百般折磨,双方仇恨极深,但我破坏了‘孢子计划’,更是幽泉老祖不共戴天的仇敌!”

  “或许在幽泉老祖心目中,对我的仇恨,还在爱国者组织之上呢!”

  “他一死了之,固然会毁掉爱国者组织,却会令我‘得逞’啊!以幽泉老祖的老谋深算,睚眦必报,有可能这么白白便宜我吗?”

  “这个问题,我冥思苦想了很久都想不通,直到最后,我跳出一切,从另一条路来假设!假设,幽泉老祖故意去死,不止是为了毁掉爱国者组织呢?有没有可能,他还有一些棋子、后手、计划之类的东西,可以在他死后,在爱国者组织被摧毁之后,被‘触’?”

  过春风沉默了一会儿,缓缓道:“于是,你就怀疑‘深渊’确有其人,并且是幽泉老祖的最后一步棋,甚至可以在爱国者组织的毁灭之后,得到某些好处?”

  李耀重重点头:“只有‘深渊’真实存在,是幽泉老祖的最后希望,他才有可能暂时放下和我之间的仇恨,故意去死,让我‘得逞’的同时,也让深渊得到更多好处。”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脑中被封印的1%区域,就是关于深渊的所有资料,只可惜,这些资料现在都随风而逝了。”

  过春风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有点道理,但就算‘深渊’确有其人,为什么这么肯定是我?”

  李耀笑了笑,道:“一开始我就怀疑你,在我还没回归天元界之前,曾和金心月编制过一份‘深渊嫌疑人’的名单,你排在第一位。”

  “年纪不足百岁,拥有惊人的修炼天赋,最近几十年声名鹊起,是父母双亡的孤儿,占据某个关键岗位……过大哥,‘深渊’的这些条件,简直是为你度身定制的,你不是深渊,都对不起‘深渊’这两个字啊!”

  “正因为一开始就怀疑你,所以在潜入天都市的一路上,我才把你当成最大敌人,和你斗智斗勇!“

  “不过,我这个人的第一直觉,很多时候都非常不准,每次我怀疑的第一个对象,做出的第一个选择,到头来总会被证明,是大错特错了!”

  “所以,在新的证据出现之后,我还以为这次也和过去一样,是我神经过敏了,于是我很快打消了对你的怀疑,之后忙着对付爱国者组织,也没空去细想‘深渊’的事情!”

  “直到这几天有些空了,仔细想想,现过大哥在这一战中的很多反应,实在很奇怪啊!”

  过春风扬了扬眉毛:“有什么奇怪?”

  李耀盯着他的双眼:“最奇怪的就是,你对我毫无来由的信任!”

  “要知道,我刚刚得到玉晶碟的时候,还是孤身一人,远在东海,而那时候你就抢在吕醉前面,将丁铃铛和莫玄教授等关键人物抢到手里了!也就是说,在我们根本没见过面,说过话之前,你就认定我是无辜的,吕醉才是幕后黑手,他抢走丁铃铛等人是不怀好意!”

  “为什么?你凭什么肯定丁铃铛一定是好人,而不是‘幽冥之子’?又凭什么相信我?”

  “丁铃铛毫无保留地相信我,是因为我们之间的感情;莫玄教授最大限度相信我,是因为我曾经救过他的命,还在飞星界和他并肩作战!”

  “即便如此,他们也是和我反复沟通过之后,才彻底否定了‘血魔’的存在!”

  “你呢?你凭什么在没有见过我,也没有半点儿证据的情况下相信我?”

  “你不单单抢先救走了丁铃铛、巫马炎、谢安安和莫玄教授,还主动和我联络,将秘剑局总部的结构图和盘托出,并且和我拟定了一个风险极大的方案,疏散了整个秘剑局,最后甚至孤身一人,冲上‘隐星号’去直面吕醉,用自己的生命为我争取时间!”

  “太勇了吧?过大哥!”

  “如果是十八岁的热血少年,这么冲动,倒还可以理解!”

  “你可是堂堂秘剑局斩妖处的处长,身经百战的个中老手,神经比普通人的大腿还粗,又肩负着整个联邦的未来,你凭什么在无凭无据,和我素未蒙面的情况下就如此相信我,不惜牺牲自己都要助我成事?你凭什么这么笃定,我绝不是反派,吕醉才是幕后黑手?”

  “要知道,万一你判断错了,赔上的极有可能是整个联邦的未来啊!”

  “如果你不能未卜先知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你掌握着一些,所有人都不掌握的关键信息,而这些信息,可以证明吕醉在说谎!”

  李耀又灌了一口冰泉,擦了擦嘴道,“这就叫我想不通了,过大哥,吕醉是你的顶头上司,虽然你负责第一线工作,但他还掌控着庞大的爱国者组织,有什么情报是只有你才掌握,而吕醉却不掌握的呢?凭吕醉的手段,如果你暗中调查他的话,绝对会被他看出来的,那你就完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最后灵光一现,如果你就是‘深渊’的话,那一切就说得通了!”

  “你是深渊,你和幽泉老祖存在某种程度的神秘联系,所以你知道吕醉在说谎,吕醉害死了幽泉老祖,亦是你不共戴天的仇敌,所以你才会帮我对付他!”

  “再一个,吕醉倒台,爱国者组织毁掉,对个人而言,谁得到了最大的好处?”

  “我吗?当然不是!你知道的,我对政治、权力什么的向来没半点兴趣,再大的名头也就心里爽爽而已!”

  “得到最大好处的,正是你啊,过大哥!你从斩妖处处长,升到了秘剑局局长,还临时掌控了凌驾于吕醉之上的权力,成为联邦秘密战线上的带头大哥,就算不是‘一手遮天’,至少都能翻云覆雨吧!”

  “如此一来,幽泉老祖的死就很合理了!或许他从被抓住开始,就一直在等一个机会,一个可以用自己的‘死’来毁灭爱国者组织的机会!所以他才会硬生生扛着‘搜魂**’几个月,苦苦支撑着!最后,虚无缥缈的机会终于降临,他感知到了枭龙号的出现!”

  “于是,他死了,将爱国者组织一起拖下了九幽黄泉,却是将他最后的希望,身为‘深渊’的你,送上了联邦秘密战线,至高无上的黑色王座!”

  “以过大哥今时今日的地位和功绩,再加上这么年轻就成为‘四项全能’的最强金丹,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即便天元、飞星、血妖三界真的联合,在‘新联邦’的庙堂之中,过大哥也注定是‘巨头’之一!”

  “对幽泉老祖来说,还有比这更好的结局吗?”

  过春风仰头饮水,水壶却是空了,他从李耀手里接过另一壶冰泉,苦笑道:“很精彩的推演,虽然没有证据,但这样一来,的确一切都很合理了。”

  “不,不合理,还有最关键的一点,很不合理!”

  李耀目光炯炯地看着他,“最初,吕醉等人判断‘没有深渊’的理由是不好控制,这样一个没有半点把柄,甚至没有太多妖族记忆的人,凭什么心甘情愿听幽泉老祖的号令?”

  “连有把柄在幽泉老祖手里的一百多个‘幽冥之子’都可以叛变了,‘深渊’为什么不会?”

  “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同样得出了‘没有深渊’的结论。”

  “但是现在,推演出你是‘深渊’之后,我却现,你固然不能说完全按照幽泉老祖的节奏在走,但似乎也谈不上彻底‘背叛’他,甚至最后冲上‘隐星号’,还隐隐有点儿为他报仇的味道。”

  “为什么?”

  “当初幽泉老祖为什么选你当‘深渊’,他凭什么毫无保留地相信你,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而你又为什么没有彻底背叛他,没有倒向吕醉和爱国者组织,反而还站在对立面,帮幽泉老祖报仇,甚至不惜付出生命?”

  过春风的眼神有些空洞,既像是看着无比遥远的远方,又像是看着无比遥远的过去。

  他用轻如鸿毛的声音,喃喃道:“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

  “哦?”

  李耀竖起耳朵。

  过春风有些僵硬地倒出了一捧冰泉,泼在脸上,揉搓片刻,从指缝中传来微弱的声音:“因为,幽泉老祖,是我生理学意义上的……父亲!”(未完待续。)8

  </br>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