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62章 生于仇恨,死于仇恨!

第1162章 生于仇恨,死于仇恨!

  过春风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但就算明知道这是某种秘法,我还是无法与之抗衡,那就像是深深烙印在我神魂深处的一道禁制,是与生俱来的本能,极难摆脱的。  ”

  “之后几天,我一直恍恍惚惚,只要一睡着,哪怕只是偶尔闭一会眼,那段梦境和幽泉老祖的声音就会再次出现!”

  “我像是被真相一刀两断,一边是人族,一边是妖族,又重新拼接起来。”

  “无论是人是妖,我都不希望老婆和女儿受到伤害,也不愿意看到我生活了几十年的家园被毁灭!但仅凭我的力量,又该如何解决这一切?”

  “而随着梦境一次次出现,我神魂深处的某些东西也渐渐苏醒,竟然慢慢以妖族的立场思考,开始觉得,在血妖界这一边,和天元界开战,似乎也不是什么大错;又觉得,既然无法对抗幽泉老祖,倒不如和他合作,或许还能保全自己的妻儿。”

  “这种想法,简直可鄙,但不这么想,还能怎么想?”

  “我像是惊弓之鸟一样惶惶不可终日,对自己、对幽泉老祖都恨之入骨,恨不得在幽泉老祖来的时候,和他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之前,我很想再去见妻子和女儿一面,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们,那种左右为难的心境,和今天回到联邦的妖化残兵有些相似,却比他们更强烈百倍!”

  “因为,他们好歹可以光明正大地站在所有人面前,而我却是见不得光的!”

  李耀道:“所以,你到最后还是没回去见妻子和女儿一面。”

  “不。”

  过春风笑了笑,道,“我偷偷回去过,在女儿的学校和老婆的单位外面,远远看过他们一眼,还拍了立体照片。”

  李耀沉默,不知该说什么好。

  过春风忽然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道:“我无法想象,倘若幽泉老祖真的出现在我面前,结局会是如何。”

  “我究竟有没有能力和他同归于尽,还是在他的控制之下,彻底觉醒了妖族的身份,成为真正的‘深渊妖王’?”

  “说不好,真的说不好!”

  “总之,我就这样度日如年,反复纠结了几天,忽一日,却莫名其妙感到,脑域深处的那道禁制,那道枷锁忽然松懈了!”

  “这么说吧,就像是原本有一根绳索狠狠勒在我的脖子上,勒得我眼冒金星,喘不过气来!现在绳索虽然没断,但拽着绳索的人却……死了,或者昏迷了!因此绳索也被放松了!”

  李耀心思电转,瞬间反应过来:“我明白了,幽泉老祖见血妖之眼被毁,金屠异势大,他无法在血妖界与之争锋,就准备启动‘后备方案’,逃窜到天元界来孤注一掷!”

  “而在后备方案中,身为深渊的你,当然是最重要一环,因此他就事先操纵蛰伏于天元界的某个‘幽冥之子’,放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激活甲虫’。”

  “这名‘幽冥之子’,应该不知道这只甲虫是干什么用的,只是接到了幽泉老祖的指令,让他在某个时候,大致某个地方,放出这只妖虫而已!”

  “然后,妖虫激活了你,而幽泉老祖又逃窜到了天元界,倘若一切顺利的话,他会在几天之后和你汇合,再操纵一百多名潜伏在各行各业的‘幽冥之子’,进行绝地反击!”

  “真不愧是幽泉老祖,比金屠异只差一线,苦心经营几十年的‘孢子计划’,果然没这么容易被一棍打死,还有这么凶险的后手!”

  “只不过,幽泉老祖千算万算都算不到,在天元界,还有一个比‘幽冥之子’更加阴险和庞大百倍的‘爱国者组织’,他到了天元界没多久,就被‘爱国者组织’抓住了!”

  “你感到神魂深处的禁制放松的那一刻,估计就是幽泉老祖被‘爱国者组织’重创,身陷囹圄的时候了!”

  过春风笑了笑,又灌了一口冰泉,道:“是啊,现在回过头去看,当时生的一切,应该就是如此!不过在当时,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只知道,自己是‘深渊’,而幽泉老祖说好了马上会来找我,还有一个十分阴险的计划,需要我的配合!结果,却左等右等都等不到人!”

  “一方面,我心里偷偷松了一口气,巴不得他永远都不要出现,我也永远能以过春风的身份,和老婆孩子平平安安地生活下去。”

  “但另一方面,我十分清楚,这是绝不可能的!幽泉老祖或许遇上了一些麻烦,但绝不可能就此销声匿迹!因此,我又希望他早点儿跳出来,做一个了断!”

  “就这样又煎熬了一个多月之后,我却是从吕醉那里,听说了‘血魔李耀’的消息,还听说‘血魔李耀’已经和‘幽泉老祖’等血妖界巨头勾结在一起,极有可能会带着一批叫‘幽冥之子’的妖族奸细,策动一次大阴谋!”

  李耀忍不住笑道:“吕醉真倒霉,原本天衣无缝的谎话,没想到却遇上当事人了!”

  过春风也笑起来:“没错,当时我虽然满头雾水,但隐隐觉得不对啊,这个‘幽冥之子’明明就是‘深渊’的弱化版本,按道理说,身为‘深渊’的我才应该是所有‘幽冥之子’的负责人,幽泉老祖怎么着都不应该把这种事情,交给外人来做嘛,这‘血魔李耀’又算怎么回事?”

  “不过,那时候我掌握的信息仍旧太少,不足以推断出整件事,我还以为你的确是幽泉老祖的一颗棋子,因此千方百计想把你抓住,从你口中逼问出更多事情,包括幽泉老祖的下落。”

  李耀“哦”了一声:“原来如此,怪不得过大哥那时候这么搏命,好几次都险些被你抓住了!”

  过春风笑道:“你这么说,究竟是在吹捧我,还是在吹捧你自己的逃生手段更加高明?总之,我使出浑身解数都没能抓住你,最后就生了议长被刺杀,和联邦广场大爆炸的事情!”

  “此事之后,吕醉又当着修真界高层的面,公开了‘幽冥之子’的存在,甚至对我公开了‘深渊’的存在!”

  “他说的话,在不知情者听来,或许是严丝合缝,毫无破绽的,然而在我看来,却是漏洞百出,自相矛盾!”

  “最关键一点,如果幽泉老祖没有出事,真的在幕后策划一切,为什么他没来找我,连控制我的手段都松懈了?”

  “如果他出了事,所有才没来找我,那他就不可能在没有我这个关键角色的情况下,动联邦广场上的一切啊!”

  “而且,幽泉老祖苦心经营了几十年的计划,甚至在几十年前就把亲儿子改头换面,送到天元界了,就为了抢夺一艘‘三界最强战舰’燎原号?几十年前,幽泉老祖怎么可能知道燎原号的存在呢!”

  李耀连连点头:“很有道理,这件事的确是说不通的!”

  过春风道:“从这一刻起,我就对吕醉生出了深深的怀疑,从而转变了对你的看法,认为你极有可能是被冤枉的,也是吕醉阴谋中的一颗棋子!”

  “但是,如你所说,要调查吕醉,是极度困难的!”

  “他在秘密战线干了两百年,各种手段绝对在我之上,我稍有异动就会被他看出来!”

  “如果我光明正大,身正不怕影子斜,那还可以和他硬碰硬地斗上一斗。”

  “偏偏我自己又有这么大一个痛脚,真和他干起来,十有**会被他抓住,到时候,我的妻儿又该如何自处呢?”

  “呵呵,幽泉老祖那档子麻烦事儿还没完,我又陷入了新的纠结,那一刻,我真是一个脑袋十个大,不知如何是好了!”

  “直到我在病房里,看到女儿浸泡在医疗舱里,遍体鳞伤,痛苦不堪的样子时,这些乱七八糟的纠结,才被冲天怒火彻底烧了个干净!”

  “这一刻,我终于下定决心,幽泉老祖也好,吕醉也罢,是谁把我女儿害成这样,我绝对不会放过他!哪怕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我都要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谈到女儿在联邦广场大爆炸中受伤的事情,过春风再次满脸狰狞,杀气冲天,连李耀都有些吃不消,往后一缩。

  过春风深吸一口气,再次平息怒意,道:“之后,我就开始暗中调查吕醉,不过调查刚开始的某一天,我忽然产生了一种……十分恍惚的感觉,仿佛能清晰感知到,幽泉老祖已经死了!”

  “那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就像是一道电流钻进了我的脑域,带来无比庞杂的信息,让我在恍惚之间,‘看到’和‘听到’了更多真相!”

  李耀道:“父子连心,幽泉老祖又修炼秘术,或许在临死之前,还能通过某种玄奥秘法,让一缕念头狂飙万里,送入你的大脑里。”

  过春风缓缓点头:“或许如此,之后一切,你都知道了,正因为我提前知晓了这么多事,才能确认你的清白,和你深度合作。”

  “至于最后,奋不顾身地冲上隐星号,去和吕醉正面对决……”

  “呵呵,小老弟,你相信吗,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我没有一丝一毫想到什么联邦啊,国家啊,同胞啊……诸如此类的东西!”

  “我既不是为了帮你,也不是为了拯救联邦。”

  “我去隐星号上对付吕醉的原因只有一个,很简单,报仇!”

  “一半,是报‘杀父之仇’,另一半,是报他差点儿害死我女儿的仇!”

  “杀父之仇,已然不共戴天;杀女之仇,更是不可饶恕!无论作为一个儿子,还是一个父亲,就算是死,我也会拖着他一块儿死的!”

  这个答案,让李耀愣了很久。

  然后,他笑了起来,捧着肚子,在阳光下哈哈大笑起来!

  过春风不解地看着他:“小老弟,你笑什么?”

  李耀笑得肩膀直颤:“我在笑爱国者组织——吕醉和他的爱国者组织,因仇恨而生,坚信仇恨的力量,靠煽动民众的仇恨来实现自己的目的,然而到头来……这样一个组织,却也毁于仇恨,毁于一个儿子和一个父亲的血仇之上!”(未完待续。)8

  </br>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