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63章 钓龙虾!

第1163章 钓龙虾!

  过春风一怔,也笑起来,发自内心,如沐春风地笑了起来。

  “关于幽泉老祖……”

  李耀收住笑容,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你恨他吗?”

  “当然恨,怎么不恨?他把我的生活完全毁了,就算他现在身死道消,但我注定要背负着这样一团阴影走下去,到死为止!”

  过春风斩钉截铁,甚至有些咬牙切齿,“即便在那个妖族少年夜羽牙的记忆里,身为父亲的幽泉老祖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一个还不到十岁的孩子,就要在这个恶魔的压迫之下,接受比成年战士更残酷百倍的修炼!那种痛苦,连现在的我回想起来,都要发抖,虚汗直冒!”

  顿了一顿,他脸上又浮现出一丝犹豫,“不过……”

  过春风重新在大青石上躺了下来,双手枕着脑袋,看着蔚蓝色的天空,情不自禁流露出了顽童般的微笑:“妖族少年夜羽牙的记忆里,除了地狱般的折磨外,还有钓龙虾的事情。”

  李耀一愣:“什么钓龙虾?”

  过春风道:“我们刚才取水的冷泉里,并没有土笋虫,是我骗你的,但是在血妖界,幽泉国深处,在妖族少年夜羽牙生长的地方,却有一些地底冷泉,里面生长着很多土笋虫,最是鲜甜不过!”

  “土笋虫用来拌蕨菜吃也很好,和妖兽凝胶一起做成土笋冻吃就更棒了,最妙的是,用土笋虫做饵,就可以钓幽泉国特产的‘银纹小龙虾’,那更是一想到就流口水的珍馐绝味!”

  “在少年夜羽牙的记忆中,偶尔有那么几次,或许是幽泉老祖在外面打了胜仗,心情不错,而儿子的修炼又有了成果,令他十分满意时,幽泉老祖就会带着儿子去地底深处的幽暗水域,钓小龙虾。”

  “先要找一处土笋虫聚集的冷泉,像我们刚才一样,趴在泉边,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摸索,绝不能凝聚妖气,要靠肌肉和触手最细微的动作,一条一条把土笋虫揪出来。”

  “其中一半,用冷泉和新鲜的地底野菌拌好,撒上佐料,清香扑鼻,可以先杀杀瘾!然后,将另一半用小钩细细勾起来,就去河边和沼泽附近,他一个大板凳,我一个小板凳,屏息等待,半天功夫,便可以钓一大一小两桶银纹小龙虾!”

  “小龙虾用新鲜的妖兽血液拌着佐料,腌上片刻,就可上锅,幽泉老祖是炮制小龙虾的高手,一出锅时,简直连方圆十里,几百个洞窟里的妖兽都要吸引过来,正好拣其中肥美的,又是一道好菜!三下五除二,我们就在地底幽域里吃喝起来。”

  “我和他经常比赛谁吃的速度更快,而剥下来的小龙虾壳又更完整,连一缕肉丝都不作兴留在上面,多数时候,都是他赢,偶尔我赢了,那简直是要把自己的手指头都唆下来!”

  李耀注意到,一开始,过春风说到这件事的称呼是“在妖族少年夜羽牙的记忆里”,说到兴奋处,却改称“我”了。

  李耀当然没点破这件事。

  他坐在旁边,听过春风兴致勃勃地说着,思绪也飘回到了十几年前的少年时代,在法宝坟墓里,和老爹相处的时候。

  不知什么时候,过春风说完了一切,只是一口一口,浅浅地饮着冰泉。

  两桶泉水,都快被他一个人喝完了。

  李耀笑道:“看来我们又要回去取两桶冰泉了,那些女人一定在嘀咕我们,这么久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过春风愣了一下,道:“现在,你知道了一切,准备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李耀眨巴着眼睛道,“当然是谢谢过大哥,主动告诉我这么多事啊,其实你我都非常清楚,我并没有半点儿证据!爱国者组织在崩溃的时候,局面非常混乱,他们已经将幽泉老祖的尸体都毁掉了,而且你经过秘术改变形态,估计亲子鉴定都做不出来!”

  “你不想说的话,没人能逼你,也没人可以证实你和幽泉老祖的父子关系!”

  过春风长叹一声道:“没错,真心不想说的话,你是诈不出来的,不过一个人背负了这么沉重的东西,走了这么远的路,实在很累,想把这些东西放下来,倒出来,好好歇歇脚了!”

  “更何况……”

  他的声音忽然提高:“我并没有做错任何事,身为谁的儿子,又不是我能决定的,我为什么不能说?修真修真,修的就是真实!幽泉老祖的确是我父亲,这是真的,是改变不了的!如果连这点真相都不敢面对,我还算什么修真者?”

  “没错。”

  李耀感叹,忽然起身,向过春风深深施了一礼,真心实意道,“谢谢你,过大哥,谢谢你刚才没有出手,更谢谢你这么信任我,能毫无保留地说出一切。”

  过春风看着他的脸:“看来,你不准备杀我了?”

  李耀微笑:“我本来也没想过要杀你,只不过想解开这些疑惑而已,你懂的,过大哥,你我都是同一类人,我们这种人在遇到这么精彩的局时,总想要把局里的每一个细节,都剖析得清清楚楚!哪怕放过一个疑点,都像是心里长出了疙瘩,会彻夜难眠的!”

  过春风也笑起来:“我懂了,也谢谢你,李耀,你是个好人,是个……真正的修真者!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的,等这件事彻底结束之后,我会找个合适的机会,辞去秘剑局局长的职务。”

  李耀一愣,挠头道:“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啊,过大哥的局长不是当得好好的么,为什么要辞职?”

  过春风也愣住:“你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还放心让我坐在这么重要的位置上么?你就不怕我在说谎?”

  李耀大挠其头:“连你和幽泉老祖的关系都说出来了,还要说什么谎?”

  过春风道:“或许我隐瞒了一些真相没说,一些至关重要的东西。”

  李耀冥思苦想,明白了,重新坐了回来,伸出两根手指:“我懂了,就算过大哥刚才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关于幽泉老祖之死,依旧有两个可能。”

  “第一,幽泉老祖虽然死了,但他一世枭雄,深谋远虑,还隐藏了一个绝密的计划,比方说‘孢子计划升级版’之类的东西,并且通过临死前最后一刻的脑力激荡,将一缕念头传送到了他的接班人,他选定的工具脑子里!”

  “也就是说,他的死,也是整个计划的一部分,就算死了,他还是要将儿子当成工具,将‘孢子计划’进行到底!”

  “第二,没有‘孢子计划升级版’了,或者说,就算有,幽泉老祖也已经放弃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不再是什么野心勃勃的阴谋家,不再是妄图统治三界的一世枭雄,不再是丧心病狂的妖神病毒传播者,而变回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父亲!”

  “或许,在幽泉老祖而言,99%的时候,他都将‘妖族少年夜羽牙’当成一件工具,一件完成自己‘宏图霸业’的工具!但是到了弥留之际,到了生命之火即将熄灭的最后一息,一切野心和图谋都被砸了个粉碎之际,他终于回想起了,那不单单是一件工具,还是他的儿子。”

  “我依稀记得,在幽泉老祖生命的最后一刻,我曾经在他脸上看到过一抹淡淡的微笑。”

  “原先,我一直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又或者幽泉老祖还有什么阴谋。”

  “但也有可能,既不是错觉,也没有什么阴谋,只是……幽泉老祖回想起了几十年前,和儿子一起钓小龙虾的日子而已。”

  “他主动去死,只是想让自己的儿子活下去,无论以妖族的形态也好,以人族的身份也罢,好好活下去,那就够了。”

  过春风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一个劲道:“他笑了一下?他最后真的笑了一下?”

  李耀手足无措,结结巴巴道:“过大哥,你堂堂一个星耀联邦的巨头,还大我几十岁,这,这个样子要我怎么接?”

  “我没事,我没事!”

  过春风深吸一口气,勉强控制情绪,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两种可能,都没有证据,各占50%的几率!在这种情况下,你不觉得,我会是一个天大的隐患吗?你就不怕我已经接受了幽泉老祖的遗志,会在未来某一天突然发作,引爆新的‘孢子计划’?”

  “因为某些人有可能在未来对我们造成不利,所以我们要先下手为强,彻底干掉他们!”

  李耀摊了摊手道,“吕醉和爱国者组织,就是这么想的!但是对我而言,我没有穿梭时空的本事,看不透‘未来’,只能左右‘现在’!”

  “未来千姿百态,有万千可能,无限精彩,我不能因为其中某一种坏的可能,就直接扼杀掉现在,因为在扼杀现在的同时,也就意味着把其余所有好的未来,统统扼杀掉了!”

  “一句话,星耀联邦是**律的,身为天元修士的我,更要遵守《修真基本法》,要依法修行,依法斩妖除魔!”

  “我不知道身为幽泉老祖的儿子,犯了什么法,也不知道被冠以‘深渊’的名号,又犯了什么法!更何况,这些都只是你我闲聊时随便说说,又不是警察在录口供!就算录了口供,现在的法律规定,没有直接证据的情况下,单凭口供也是定不了罪的!”

  “孢子计划升级版,有没有可能存在?当然有可能!或许我会慢慢寻找它存在的证据!”

  “但是,一天没发现你的犯罪证据,我又有什么资格审判你,有什么立场来裁决你?”

  “这种想法,或许有些愚蠢,有些短视,会被不少人说成妇人之仁,可是没有办法,我的道心已定,元婴已成,即便九天银河化作瀑布,狠狠冲进我的天灵盖,都不可能再将它动摇分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