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66章 吕醉的异动

第1166章 吕醉的异动

  天都市西南三百五十公里,一处狭长的山谷中。

  山壁上开凿出了规模庞大的洞窟群,加上依山而建的全金属建筑,经过数十道防御符阵的重重笼罩,在阳光下散发出银白色的光彩,给人近乎窒息的森冷感觉。

  这就是星耀联邦最高级别的重型监狱,白银堡!

  原本被关押在这里的,都是最穷凶极恶的邪修,或是走火入魔,或是被私欲所吞噬,最终干出了违背修真者天则的勾当,每个人手上至少沾染了上百名无辜者的鲜血。

  然而在一个月之前,原本关押在这里的囚犯,全都被转移到了别的监狱,固若金汤的白银堡经过了再次加固,调集了整整一个全晶铠战团驻扎在旁边,又有三名战斗元婴坐镇,成为关押“爱国者组织”成员的“天牢”!

  此刻,白银堡中央的一块空地上,数百名砸着镣铐,种入禁制的“爱国者”正在放风,他们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沐浴着久违的阳光,小声交流近况。

  让爱国者组织成员聚集在一起放风,倒不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而是有更实际的目的。

  经过一个多月的抓捕和审讯,那些被蒙在鼓里的爱国者组织外围成员统统崩溃,竹筒倒豆子一般,非常痛快地交待了一切。

  但是,最核心成员,也就是策划和实施联邦广场大爆炸以及刺杀议长的成员,却是油盐不进,死硬到底,无论怎么审讯都不松口,即便松口了,亦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有所保留。

  所以,过春风才特别安排了这些死硬分子和别的“爱国者”一起放风,希望他们之间能碰撞出一些火花,从中搜集到有价值的信息。

  整个小广场四周,都布满了监控符阵,每一名囚犯的每一句话,甚至每一次眨眼,都会被清晰记录下来。

  小广场一角,吕醉如老僧入定般盘坐着,形容枯槁,目光空洞。

  他的脑袋上紧紧箍着一圈特制的铁环,铁环上遍布着十二根“夺魂钉”,深深刺入大脑,将他元婴级数的强大神魂狠狠镇压。

  他原本就是管理型修真者,是用脑的,身体并不强悍,大脑被牢牢锁死,他就像是风烛残年的寻常老者一般。

  再加上浑身上下,重达数百斤,随时可以通上高压电弧的镣铐,这名险些将三个世界都拖入战争漩涡的阴谋家,便如釜底游鱼般,毫无挣扎余地了。

  只是……

  原本,过春风是希望别的“爱国者”可以多多接近吕醉,向他汇报被抓捕之后的近况,甚至由吕醉对他们下达一些指示。

  那么,过春风就可以从这些指示中,分析出更多东西。

  不过,吕醉似乎看穿了过春风的目的,他周身就像是自带着一道冷冰冰的屏障,没有一名“爱国者”能接近他十米之内,甚至连目光都很少投向他这边。

  他就像是被整个世界遗忘了一般,再造成不了半点儿威胁。

  过春风无奈,只好命令手下多多关注别的爱国者。

  果然,有几名死硬分子和外围成员之间,开始争吵起来。

  死硬分子呵斥外围成员意志不坚定,忘记了斩妖除魔、拯救联邦的职责,这么快就“变节”了!

  外围成员则斥责死硬分子都是一群疯子,刺杀议长也就算了,连通过爆炸杀死数万名同胞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才导致了最后的失败,还把他们都拖下水,让他们变成了可耻的叛国者!

  唇枪舌剑之间,果然被过春风搜集到了不少有效信息!

  数百名负责监控的秘剑使全神贯注,死死盯着每一名“爱国者”的眼睛和嘴唇,却是逐渐忘记了角落里的吕醉。

  吕醉淡漠地看着不远处“爱国者”内部的争吵,脸上没有半丝表情,若非浅灰色的双眸偶尔还眨动一下,简直像是一尊雕像。

  然而,就在两帮爱国者越说越火,即将厮打起来,而所有监控者的注意力也都放在他们身上时,吕醉的手指却是轻轻一动,指间赫然出现了一枚小小的玉简。

  没人知道,在防御无比森严,连一只蚂蚁没有经过允许都爬不进来的白银堡,这枚玉简究竟是怎么到吕醉手里的!

  这是一枚样式朴拙的古玉简,缺陷是容量太小,只能存储文字信息或者简短的视频,优点是无需晶脑,只要贴近眉心,让玄光穿透“松果体”就能读取其中的信息。

  吕醉打了个哈欠,似乎对眼前的争论毫无兴趣,靠着墙壁躺了下来,将脸对着墙壁,缩成一团。

  就在侧过脸的一刹那,淡漠而苍老的双眸中,刺出了如万年冰锥般锋利、清澈、通透的光芒!

  他将玉简贴住额头,轻轻一捏尾部的激发符阵,从玉简中顿时射出一道玄光,直刺松果体,在他脑域深处形成了一副立体形象!

  正是“铁帅周横刀”!

  “吕兄,倘若你看到这段话,就说明一件事,我已经死了,我们的计划也失败了,爱国者组织全面崩溃了。”

  画面中,铁帅周横刀穿着笔挺的联邦军将军服,却是将军帽攥在手里,不停摩挲着军帽中央的九星升龙战徽。

  他的眼角不停跳动,仿佛在战徽上有无形的小针,狠狠刺着他的手指。

  沉默了一会儿,周横刀继续道,“你我个人的生死,乃至爱国者组织的存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联邦,是至高无上的人类文明!”

  “吕兄啊,你我二人,正是为了这样一个信念才走到一起,才不惜……践踏了所有底线,背叛了肩膀上的职责,甚至杀害无辜的同胞,构陷联邦的英雄!”

  “我们践踏了可以践踏的一切,背叛了可以背叛的一切,但是到头来,依旧落到了这样的下场!”

  “为什么会这样?会不会有那么1%的可能,我们从一开始就错了?”

  “我们的目的当然没错,但我们的方法会不会大错特错了?如果当初能换一条路,一条堂堂正正的路走,会不会有一个更好的结局?”

  “现在呢,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吗?”

  “这个问题,我想不明白。”

  “我原本也不是一个聪明人,只是一个古板的军人,一个脾气很臭的老兵而已,我只会打打杀杀,不会别的。”

  “但是,我这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丘八,倒是冒出了一个很可笑,很不成熟的想法!”

  “吕兄,论计算力和推演能力,你都强过我百倍,究竟这个想法是否可行,具体又要如何实施,就由你来决定吧!”

  “无论如何……我都尽到一名联邦军人的责任了。”

  “真希望能够亲眼看到联邦崛起于星辰大海之上的那一刻啊,真希望……”

  吕醉静静地听着周横刀的感慨,分析着周横刀“很可笑的想法”。

  片刻之后,他笑了起来。

  先是低低的闷笑,随后是耸着肩膀大笑,到后来忍不住,像疯了一样手舞足蹈,满地乱滚,哈哈大笑!

  吕醉的异常,很快引起了所有监控者的注意。

  “不好,吕醉的反应不对劲,他在干什么?”

  “他手里有东西!玉简!怎么搞的!谁把玉简给他的?”

  “快,快控制住吕醉!”

  监控中心里,过春风急出了满头大汗。

  白银堡上空,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过春风亲自带领着大批秘剑使冲进小广场!

  然而,在他冲进来之前,吕醉已经狂笑到快要痉挛!

  伴随着疯狂的笑声,他周身竟然喷涌出了一缕缕强烈的灵能,犹如山洪暴发般,将所有禁制都冲了个粉碎!

  一道道灵能波动在他周身凝结成了无形的虫茧,涟漪则汇聚在他身后,仿佛形成了两对五彩斑斓的巨大翅膀,他好似破茧成蝶,获得新生!

  吕醉笑得涕泪俱下,双眸却熠熠生辉,光耀如太阳般不可直视,深邃却似黑洞般吞噬一切,两种完全相反的感觉融为一体,却没有半点儿矛盾之感!

  “唰!唰唰!”

  深深刺入大脑的“夺魂钉”,一根根逼了出来!短短十几秒钟,十二根夺魂钉统统逼出,就连箍住脑袋的铁圈都片片碎裂,“叮叮当当”落到了地上!

  “这是——”

  过春风和闻讯赶到的三名战斗元婴都大惊失色,他们十分清楚吕醉周身涌动的这股强大气息意味着什么!

  “突破了……吕醉竟然在这种情况下突破了,从‘元婴期中阶’突破到了‘元婴期高阶’!”

  “怎么可能!”

  “他周身都被禁制死死封住,神魂被十二根‘夺魂钉’完全镇压,又没有天材地宝的辅助,怎么可能突破?怎么可能!”

  “他的道心,他的道心变得更加强大、坚定、纯净了,随便看我们一眼,就有隐隐碾压我们道心的感觉!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枚玉简中,究竟是什么?是什么!”

  三名战斗元婴和过春风这个“最强金丹”全都如临大敌,紧紧包围着吕醉,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虽然吕醉再怎么突破,都是管理型修真者,真打起来,实力最多和战斗型的结丹修士一样。

  但眼前发生的一切,实在太过诡异,不由得四人,不头皮发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