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67章 爱国者的最后希望

第1167章 爱国者的最后希望

  这一刻,整座白银堡鸦雀无声,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如雷霆轰鸣。

  无论过春风、三名战斗元婴还是众多秘剑使,甚至几百名囚犯在内,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吕醉!

  吕醉脑袋上依旧有十二个触目惊心的血窟窿,身上几百斤重,随时可以通上高压电的枷锁也没有挣脱,还处在数十名超一流高手和十几门晶磁炮的死死锁定之下!

  但他却面带微笑,神色轻松,仿佛一名棋手,再次步入棋局,缓缓悬浮到了离地三名,环视一圈。

  目光所及,所有人都不由自主撇过脑袋,别说过春风,就连三名战斗元婴都不太敢和吕醉对视,仿佛被他随便看上一眼,就会洞彻内心最深处的隐秘!

  忽然——

  吕醉闷哼一声,气息一敛,皮肤片片皲裂,浮现出了一道道黯淡的光斑,光斑四周的血肉飞快枯萎,化作焦黑色,再无半点儿生命的气息。

  那就像是,他体内有一团熊熊烈焰,即将把他从内到外,缓缓烧死一样!

  “我要死了。”

  吕醉对过春风笑道。

  过春风和三名战斗元婴对视一眼,这才意识到发生在吕醉身上的一切。

  境界提升,未必是什么好事。

  境界越高,消耗的能量就越多,就像是晶石战舰的级别越高,动力符阵的规模也越大,消耗的晶石肯定越多,一个道理。

  一般的修真者在冲击全新境界前后,肯定要准备大量天材地宝,吞噬灵丹妙药,消耗大量资源,用这些资源来补充身体和神魂的损耗。

  纵然像李耀这样,在战斗中发生突破,可是他在战斗之前,就吞噬了大量强化药剂,战斗之后,又经过了半个多月的调养,不知吸收了多少最珍贵的材料和药剂,这才勉强稳定住境界。

  吕醉却不同。

  他是囚犯,极有可能是星耀联邦成立以来最危险的囚犯,对他的看守是最高级别的,一个多月来,别说修炼资源了,他的神魂随时都处在被镇压状态,早已枯竭到了极点。

  在这种情况下突破境界,简直是自寻死路。

  那就好像一只瘦弱不堪的小老鼠,大脑忽然异变,变得比人脑还大,还聪明,还复杂。

  或许是有可能给“小老鼠”带来全新的智慧,但是在那之前,大脑所需的营养,却会先将它的身体活活吸干!

  这就是吕醉现在的状况。

  不,不对,更准确说,吕醉并不是无意间发生突破,而是他主动燃烧生命,粉碎神魂,将两百年修为都在短短一瞬间爆炸开来,以生命为代价,换来了短暂的“回光返照”,这才能冲破一切封锁,冲上“元婴期高阶”!

  过春风和三名战斗元婴都被吕醉的决然深深震撼了!

  他们还有很多问题没有问吕醉,爱国者组织还有无数秘密没有解开,他怎么可以在这时候死掉?

  过春风面如死灰,在老上司面前,像是一只斗败的公鸡,气得浑身发抖!

  “我最多还有一到两天。”

  吕醉看着他,表情无悲无喜,伸出两根手指,“阿风,要不要做一个交易?我还有一个妖神病毒炼制基地没有交待;还有三个妖神病毒的秘密储藏点,里面储藏着这几个月炼制出来的一些不太稳定的妖神病毒半成品,虽然是半成品,一旦释放出来,也会酿成大祸的,想不想知道?”

  “呵呵,你应该很清楚,冲上元婴期高阶的我,不是你们用‘搜魂**’就可以对付的!愿意的话,我心念一动,就可以将自己的神魂彻底粉碎,把所有秘密都带进九幽黄泉,你们别想从我的神魂中得到半点东西!”

  “但是,只要答应我一件事,我就老老实实配合你的工作,交待出一切,就算我死了,临死前也绝不会在自己脑子里动半点手脚,你可以从我的脑域中提取出很多东西。”

  过春风声音沙哑:“你要什么?”

  吕醉微笑道:“我要见一个人,和她单独说半个小时话,期间无论发生什么事,你们都不许干扰,如此而已。”

  过春风怒道:“你还想和外面的同党传递消息?”

  吕醉哑然失笑:“阿风,你不是吧?如果我要见的是同党,岂不是让她自投罗网?更何况,你肯定会全程监控我们的一举一动,无论我们说什么、做什么,哪怕是瞳孔最细微的收缩,都在你的掌控之中,你又怕什么?”

  过春风沉默片刻,飞快计算其中利害得失,随后道:“你要见谁?”

  吕醉说出了一个名字。

  过春风的表情,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精彩,愣了半天才道:“为什么要见她?她也是爱国者组织的成员?不可能!绝不可能!”

  “等她来了,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吕醉道,“要考虑的话,尽管慢慢考虑,不过我的时间不多了,不想让我将所有秘密都带进火葬场的话,就快点儿决定吧!”

  过春风死死盯着吕醉,想要从老上司脸上看出半点儿蛛丝马迹。

  吕醉却是降落下来,拖着正在隐隐闷烧的枯萎身躯,蜷缩到了墙角,目光穿透了过春风,穿透了白银堡,穿透了蓝天白云和大气层,射向了星海深处,以及很久很久以后的时光。

  ……

  三个小时后。

  白银堡深处,防御森严的最高级别囚室中。

  吕醉脑袋上重新被扣住了一道更强大的禁制,四肢都被十几道锁链死死捆住,锁链埋入囚牢的四角,通上了十几种属性的攻击性法宝,随时能激射出电流、火焰和冰霜。

  他的手脚虽然可以活动,但活动余地极小,特别是十根手指之间,都套着细小的锁链,确保他无法飞快结印。

  就连舌头上,都深深扎着三根舌钉,一旦他开始念什么攻击性咒文,瞬间就可以把他的舌头电成焦炭。

  ——对这名在重重禁制镇压之下,都能强行突破到元婴期高阶的绝世狠人,无论怎么严加防范都不为过。

  吕醉一动不动,四肢和身体都比三个小时之前更加枯萎,从毛孔中渗透出来的一块块黑斑渐渐连成一片。

  双眼却是越瞪越大,眼底绽放着难以言喻的幽光,就像是全部生命力,都献祭给了大脑,换来了短短一瞬间,可以穿透未来百年的光芒!

  “唰!”

  “唰!”

  “唰!”

  在他对面,三重牢门被一重重打开,一名红发熊熊燃烧,英姿飒爽的女修真者大步走了进来。

  吕醉笑了,眼底的幽光全都凝聚在此女身上,就像是看着一块未经琢磨,却潜力无穷的璞玉。

  “丁道友,你来了。”

  “少废话,谁他妈和你是道友!”

  丁铃铛迈开长腿,一步就窜过了七八米距离,狠狠揪住吕醉的衣领,一只手就将他连带着数百斤重的镣铐提了起来,另一只拳头在吕醉眼皮底下晃动着,狞笑道,“死老鬼,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愿意来见你?又知不知道在一个月前的战斗中,我最遗憾什么事情?”

  “我最遗憾的,就是当时没有痛痛快快地海扁你一顿啊,死老鬼!”

  “没想到今天你送上门来了!好啊!有什么话,让我先狠狠揍你三拳再说!咱们来干脆的,三拳,就三拳!挨过三拳,你还能喘气,咱们再聊!”

  过春风急出了满头大汗,通过传音符阵大叫:“小丁,别冲动,他快要死了,挨不住你一拳的!”

  “哼!”

  丁铃铛冷哼一声,瞪了吕醉半天,这才慢慢松开他,皱眉道,“说吧,为什么要见我?我实在想不通,就算你临死之前真想见一个人,也该见李耀才对!见我干什么?”

  吕醉笑吟吟地看着丁铃铛,丝毫没有为她的莽撞和粗鲁不快,反而充满了捡到宝的欣喜之意,慢悠悠道:“李耀算什么东西,一个执着于小仁小义的蠢货罢了,哪有资格浪费我临死前的宝贵时间?”

  丁铃铛眯起眼睛,眼底放出危险的光芒:“老家伙,注意你的言辞,别逼我真的一拳打爆你的头啊!”

  “真是可惜啊,丁道……小丁姑娘,其实二十年前,你刚刚在兽潮围城中失去双亲,自己又身受重伤,灵根爆裂,几乎沦为废人的时候,我也听说过那件事,曾经想过要收养你的。”

  吕醉感慨道,“很遗憾,你母亲在大荒战院的同事抢先一步,把你接走了。”

  丁铃铛忍不住环抱双臂,打了个寒颤:“那还真是谢天谢地了!”

  “还有,大半年前,我们组织讨论会,招揽‘爱国者’时,也对你进行过多方考察,你无论哪一方面的条件都非常优秀,只不过最后你犹豫了一下。”

  吕醉似乎没听出丁铃铛话里的讥讽之意,继续道,“保险起见,我们就没有招揽你,否则的话,你很有可能也是我们中的一员了。”

  “就算我真是‘爱国者组织’的一员。”

  丁铃铛斩钉截铁道,“在知道你卑劣计划的那一刻,我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你的鼻子打到后脑勺上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