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69章 切肤之痛

第1169章 切肤之痛

  吕醉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颗超重量级的晶石炸弹,几乎把蹲在隔间监听的过春风和众多秘剑使都震晕过去。【猫扑小说更新最快最全的免费小说】

  一名助手结结巴巴问道:“要,要不要中断他们的对话?”

  “当然不要!”

  过春风咆哮,“你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吗?爱国者组织还有残党!在外面还有成规模的残党!”

  “也不对啊,就算真有大规模的成建制党羽,又要选一名新首领的话,也没理由当着我们的面出来啊!而且,丁铃铛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名合适的‘爱国者组织首领’,什么意思,他究竟什么意思?”

  连身为“深渊”的过春风都懵了。

  丁铃铛更是嗔目结舌,撕扯着吕醉衣领的双手不由自主松开,愣了半天之后,才怒不可遏道:“老家伙,你有病啊!”

  “爱国者组织明明被一网打尽了,现在绝大部分成员都关在大牢里,就算有几个漏网之鱼也是见不得光的,还领导个鬼!”

  “还有,全联邦人都知道我丁铃铛是战斗型的,打打杀杀我就最喜欢,让我管理一个规模庞大的组织?神经病!另请高明吧!”

  她的反应都在吕醉意料之中,秘剑局前任局长兼爱国者组织现任首领浅浅笑道:“别这么妄自菲薄,人的潜力是无穷的,你在‘抓捕血魔李耀’事件中已经展露出足够的冷静和才智,刚才提的那些建设性意见,条理也很分明啊!可见你绝不是一个单纯的赳赳武夫。”

  “更何况——”

  他顿了一顿,看了一下丁铃铛的脸色才继续道,“昔日的爱国者组织,拥有我这样心思缜密,智慧超卓,推演能力极强的领袖,还有周横刀这样的军方大佬配合,不是照样失败了?”

  “如果在最聪明的人领导之下,都失败了的话,是否明‘智慧’并不是我们最需要的东西呢?是不是换一个简单,粗暴,愚蠢,一根筋的新首领,反而会闯出一番出乎意料的新局面呢?”

  “等等!”

  丁→→→→,m.⊥.co■m铃铛眯起眼睛,眼中放出两道危险的光芒,在吕醉脸上扫来扫去,似乎在打量把他的鼻子从哪个角度砸进去会更美观,“老家伙,我怎么觉得你是拐着弯在消遣我?”

  “那我可以换一下用词。”

  吕醉微笑道,“或许对未来的‘爱国者组织’来,最重要的并非管理和策划能力,而是强大的号召力,能够鼓舞人心的力量!”

  “你的确没有组织、管理和策划能力,但这些东西,都是助手和别的干部可以提供的,而你的号召力和鼓舞人心的力量,却绝对强大!过去十年,你已经用自己的铁拳,一拳拳夯实了‘赤焰女王’的偌大名号,在联邦新生代当中,拥有无可匹敌的人气,年轻一辈中,几乎无人能敌——当然,除了李耀那个怪物之外。”

  丁铃铛冷哼一声道:“号召力再强又有什么用,难道要我去监牢里号召你那帮囚徒么?还是,你有隐秘的余党没有交待?那我奉劝你现在就老老实实交待了吧,我绝不可能和你们同流合污的!”

  “我在外面的确还有一些残党没有交待。”

  吕醉平静地,“但是在我们的对话结束之后,我会写一封,并用神魂烙印来证明,让他们都出来自首的——这也是我和过春风交易的一部分,我不能对老下属食言嘛!”

  “至于你的第一个提议,我觉得很不错啊,为什么不能号召监狱里的这些‘爱国者’呢?”

  “要知道,爱国者组织总共有成员近五千名,其中绝大部分人对刺杀议长和联邦广场大爆炸都一无所知,纯属被我蒙骗的;包括周横刀在内的少数人也只知道刺杀议长,不知道大爆炸!”

  “只有我的几名义子在内的十余人,才知道大爆炸的事情!”

  “在最后判刑的时候,这些制造爆炸案的凶手,当然会被以‘叛国罪’、‘罪’等等罪名,明正典刑了;但是那些只知道刺杀议长一案的人,除了极少数主谋之外,剩下的从犯未必会判处死刑,政治谋杀这种事,向来比一般谋杀案要更加慎重的。”

  “至于那些对刺杀议长和大爆炸都一无所知的‘爱国者’,更不会被被判处死刑,因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是被我蒙骗才提供各种便利。”

  “呵呵,在招揽成员时,我选择的都是像你一样,境界较高,实力较强,还有一定社会地位和影响力的人,这些人都是联邦的宝贵财富,现在又是用人之际,怎么可能任凭他们在大牢里虚度光阴?”

  “根据我的预计,等这件事尘埃落定之后,按照他们的罪行轻重,最多的判处几十年徒刑,最少的或许几年就会释放,就算在服刑期间,他们肯定也会从事‘开发异星’、‘探索碎片世界’等危险的工作来赎罪,其实也拥有相当大的自主权。”

  “无论如何,当真人类帝国大举来袭之前,这些人肯定会回归社会,重新成为联邦的栋梁,为抵抗真人类帝国出力!”

  “你觉得,这样子的七八千人,是不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呢?”

  丁铃铛听得呆了,她原本也不是思维敏捷的辩才,一时间想不出反驳的话来。

  吕醉却是话锋一转,道:“不过,我主要想和你的却不是他们,事实上,哪怕他们统统都被判处死刑都无所谓,哪怕今日的‘爱国者组织’彻底土崩瓦解,如阳光下的冰块一样融化、蒸发都无所谓!”

  “我们正在谈的不是爱国者组织,而是——仇恨。”、

  “如李耀那样头脑简单的幼稚儿童,以为消灭了‘爱国者组织’就万事大吉,从此之后,人族和妖族就可以像幼儿园的朋友一样,手牵着手,载歌载舞,其乐融融,一起迈向美好的明天了!”

  “好吧,别瞪眼,或许我得太刻薄了,这不能怪李耀,因为他没有你我的切肤之痛;没有那种将自己最亲最爱的人,支离破碎的尸体抱在怀里慢慢拼凑的经历;没有品尝过我们在半夜猛然惊醒,满脸泪水的滋味;没有那种看到妖族就忍不住双手颤抖,呼吸困难,两眼赤红的本能!”

  “所以,他根本无法理解,甚至否认仇恨的力量,他对这种力量一无所知!”

  “但是你懂的,对不对?从刚才我们的对话来看,你从始至终都知道这种力量有多么强大——这是我最高兴的一。”

  “这样的话,你就会很自然地理解,以李耀为首的那一票‘和解派’,他们可以摧毁爱国者组织,可以找到每一名‘爱国者’,将他们投入大牢,判处死刑!可以强行推进人族和妖族的融合,甚至以‘政治正确’的名义,封住所有人的嘴,锁死每一张报纸和每一个网络论坛里,每一条和他们意见相左的言论!”

  “但是,他们能消灭爱国者组织,却绝对消灭不了仇恨。”

  “就你好了,丁铃铛,难道真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你忘记父母被妖族杀死的画面吗?可以让你毫无芥蒂地接受妖族,将他们都当成骨肉同胞吗?可以彻彻底底抹去你心底的仇恨,不留半儿痕迹吗?”

  丁铃铛的眼眶瞬间红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恨不得冲上去狠狠揍吕醉一拳,屏了很久,拳头松开,挺拔的身形都有些伛偻。

  “回答我!”

  吕醉却忽然化身银发雄狮,横眉怒目,咆哮如雷,“正面回答我!”

  这一刹那,就像是他周身的锁链统统扯碎,头上的禁制也一道道弹飞,周身涌惊涛骇浪一般!

  被他惊人的气势震慑,丁铃铛竟然不由自主倒退两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咔嚓!”

  隔壁监控室和囚室之间的单向透明玻璃,瞬间布满了蛛网裂纹。

  过春风和所有秘剑使都跳了起来。

  “局长……”

  几名助手吓出了满头冷汗,眼巴巴地看着过春风。

  “准备中断对话。”

  过春风勉强定了定神,才意识到刚才‘锁链碎裂’都是幻象,是吕醉强大的精神力量激荡出来的虚影,他汗流浃背,如置身蒸笼,犹豫了半天还是下达了命令。

  局面有些失控了,被吕醉彻底掌控住了!

  丁铃铛却像是意识到他要干什么,坐在地上,对着单向透明玻璃大叫:“别中断对话!我和他的话还没完!让我们继续下去!”

  助手看着丁铃铛,又看着过春风。

  过春风用力挠着头发,把头发从鸟巢挠成了鸡窝,脸上每一根肌肉都在跳舞,沉吟了半天,还是无力地挥了挥手,示意手下不要电焦吕醉的舌头,让他们继续下去。

  丁铃铛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格,这时候强行中断对话,明显明他们心虚了,就算吕醉不,丁铃铛也会自己去寻找答案——或许是更加可怕的答案。

  该死,难道连这一,也被吕醉提前算到了,所以他要见的才是丁铃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