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77章 双重漩涡

第1177章 双重漩涡

  天元、血妖两界的和平协议签订,既代表着战争的结束,也预示着一个全新时代的到来。

  以金心月为首的血妖界代表团,在辽远号上签订了和平协议之后,立刻转移到飞星战舰燎原号上,开始了天元、飞星和血妖三方的星海大开发方案商议。

  星海之间,百年光阴都只是弹指一挥,面对真人类帝国的战争威胁,他们必须争分夺秒!

  不过,这些繁文缛节,冗长无比的东西,就不是李耀所喜好的了。

  燎原号的外部前甲板之上,李耀、巫马炎、谢安安和飞星修士首领落星子正在散步,做最后的告别。

  “落星子前辈,这一次的事件,真是不好意思了。”

  李耀很有些尴尬地说,“希望你不要对联邦失望。”

  说起来,在“爱国者组织”的阴谋中,最倒霉的应该就是飞星人。

  按理说,飞星人真是很够意思,很讲义气了,千里迢迢帮联邦送来了最新的技术,还有大量战舰、修真者乃至“太虚战兵”这样的强**宝体系,甚至都做好了准备,在妖族攻入天元界之后,和天元修士一起并肩作战的。

  李耀深深知道,对于飞星界这样一个刚刚结束十年“修仙者之乱”,满目疮痍、百废待兴的世界而言,这么做究竟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虽然飞星人也有自己的目的,是希望更好地对抗真人类帝国。

  但他们和天元人结盟的真情实意,却是不容置疑的。

  结果倒好,飞星人不远万里将自己的最强战舰和十万精锐都送到了天元界,联邦这边的吕醉、周横刀等领袖人物竟然还想阴谋夺取燎原号,甚至将十万飞星精锐都当成开战的祭品!

  如果不是李耀在最后关头阻止的话,或许十万飞星人已经在妖神病毒的肆虐之下命丧黄泉,而燎原号也在血妖界化作一片支离破碎、锈迹斑斑的残骸了!

  李耀将心比心,如果自己是飞星人的话,一定会勃然大怒,生出被人在腰眼狠狠捅了一刀的感觉,重新评估和天元人结盟的事情,甚至直接拍拍屁股走人。

  所以,事件发生之后,他一直都有些惴惴不安,连自己的飞星人弟子巫马炎和谢安安,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谁知道,飞星人的反应却比他想象中要平静很多,详细了解清楚整件事之后,就表示他们相信这只是吕醉和周横刀等极少数人的个人行为,并不代表联邦政府的立场,也不会影响彼此之后的合作甚至缔盟。

  这种豁达的态度,也是三界联合,星海大开发能迅速展开的最重要前提。

  李耀对飞星人的宽宏大量十分感动,甚至有些小小的不解。

  “李道友,你想多了,这有什么可失望的?”

  落星子哑然失笑,在夕阳的照耀下,脸上浮动着一抹淡淡的光辉。

  这位昔日飞星界枭雄,修仙者首领“萧玄策”的师弟,经过一次次大风大浪的洗礼之后,似乎也隐隐有了师兄的气势,他凝视着远方不断翻滚的万里红云,悠悠道,“我们飞星人,和你们天元人不同。”

  “你们天元人从觉醒自己的身份开始,就一直在和妖族作战,你们的文明之火,是在妖族的强大压力下,硬生生压出来的。”

  “星耀联邦成立在短短五百年,正处在生机勃勃的崛起时代,尚未来得及腐朽和败坏,面对妖族这个强敌时,在生死存亡的关头,你们更是团结一心,勇往直前,能最大程度克制人性深处的黑暗。”

  “所以,在你们的概念里,‘人’天生就是好的,正义的,善良的,纯洁无暇的,而妖族这样的‘非人’才是邪恶的。”

  “善恶分明,邪不胜正,这就是你们的理念。”

  “这一次发生了‘爱国者事件’,让你们看清楚了人类本身都可以变得多么邪恶之后,你们不少人动摇了,对人性产生了怀疑,甚至连不少议员,我在和他们接触的过程中都明显感觉到了这一点。”

  “但我们飞星人不同。”

  “自从星海帝国时代开始,我们的世界就高度开发,没有成建制的妖族势力存在。”

  “一万年来,我们先是分成‘家园派’和‘星空派’内战不休,接着又面临星盗的肆虐和天魔附体的侵袭,即便我们的大敌‘天魔’,也先要找到人性深处的漏洞,依附于人类身上,才能肆虐和破坏的。”

  “可以说,这一万年来,我们始终是在和人类自己作战!一方面,我们的敌人是广袤无垠,黑暗冰冷的宇宙;另一方面,我们的敌人就是内心最深处,比宇宙更加黑暗和冰冷的东西。”

  “一艘失去动力,食物有限,漂浮于荒芜星域边缘的星舰之上,所有人都可以在瞬间变成比妖族和天魔更邪恶百倍的东西,践踏一切道德的底线,酿成无法用笔墨形容的悲剧。”

  “这样的悲剧,在飞星界的历史上出现过无数次,即便今天都不能完全避免。”

  “所以,我们对人性深处的黑暗,远远比你们有着更加清醒的认识,无论星盗还是修仙者,乃至那些在星海失事之后,为了多活几天就将整艘船的同伴全都杀死的家伙,他们还不都是人?”

  “但是,反过来说,险些毁灭飞星界的星盗和修仙者是人,但阻止他们毁灭一切,坚定不移守护着世界的,不也是人?”

  “就拿这次的事情来说,罪魁祸首吕醉和周横刀固然都是联邦人不错,但是阻止他们的你,不也是联邦人当中最优秀的代表之一吗?在联邦议会大厦前面,和你一起挥舞战旗,高唱战歌的数十万老兵和市民,不也是联邦人吗?所谓星耀联邦,不正是由你们这些人组成的吗?”

  “吕醉和周横刀为什么要用这样见不得光的手段?还不是因为他们非常清楚,人心并不在他们那一边吗?”

  李耀怔怔道:“落星子前辈,在经历了那么多的黑暗之后,你还愿意相信联邦,相信人性吗?”

  “人性?”

  落星子笑了笑,悠悠道,“人类啊,在我眼中,就好像一个巨大的矛盾体,一口朝相反方向旋转的双重漩涡。”

  “每当我毫无保留地相信人性时,从这口漩涡中总是会泛出最丑恶、最**的黑色泡沫。”

  “然而,当我掩鼻而走,不再相信的时候,这些黑色泡沫却又会纷纷爆裂,绽放出最绚烂的光彩!”

  他在李耀肩膀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不过呢,如果非要做一个选择的话,我想,我还是会相信人性,相信人类的吧,无论经历多少黑暗,看到多少丑恶,甚至被无数次背叛,都会坚信不疑!”

  “因为——”

  他顿了一顿,苦笑道,“除此之外,真有第二个选择吗?”

  李耀愣住,沉思了很久,也和落星子一样,在残阳照耀之下,绽放出了灿烂无比的笑容。

  长长舒了一口气,李耀的神色明显轻松起来:“对了,还有件事,我听说在我一路狂飙赶来的时候,你们原本已经准备要跳跃到血妖界去了,结果是一名燎原舰队的学兵出了岔子,把星空跳跃大阵都弄爆掉了,才拖延了几个钟头?这么说的话,这个学兵才应该是阻止战争的最大功臣啊!”

  “他算什么功臣?”

  一提起那小子,落星子就忍不住直撇嘴,“别提了,还关禁闭呢!”

  “为什么?”

  李耀大吃一惊,算算时间,这都快过去两三个月了,就算因为误操作导致星空跳跃大阵故障,这样的惩罚也太严厉了吧?

  看出他的疑惑,落星子也有些哭笑不得:“这件事你就别管了,一码归一码,他又不是故意拖延时间的,瞎猫碰上死耗子嘛!”

  “原本呢,知道前因后果之后,我们也想着他是误打误撞立了大功,想随随便便关个十天半个月就算了,出来之后再好好培养一下,谁知关到第七天,这小子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自己从密不透风的禁闭室里逃出来了,大摇大摆逃到生活区去赌博!把一帮教官的鼻子都快气歪了!你说说,关他两个月还少么?”

  “呃……”

  李耀摸了摸鼻子,不好说话了,原本他对这个误打误撞阻止了战争的小家伙还挺感兴趣的,很想见上一面,不过既然还在关禁闭那就算了,这毕竟是燎原舰队内部的军规,他一个外人也不好插手。

  “不管怎么说,尘埃落定,战争总算结束了啊!”

  李耀双手抱在脑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是啊,人和妖的战争结束了,人和人的战争却才刚刚开始。”

  落星子看着远方,感慨道。

  “可我怎么总觉得,自己这一次回到天元界,还有什么事没做呢?好像是一件极重要的事,如果不做的话,会有性命之忧的!”

  李耀歪着脑袋,很认真地思索起来,想了半天却是没想起来。

  “师父。”

  这时候,巫马炎在旁边小声提醒他,“你还没有向师娘求婚么?”

  “嗯?”

  李耀眨巴着眼睛,越瞪越大。

  “您不是说,这次回老家要结婚的么?”

  巫马炎道,“而且,前两天师娘还问我来着,问我你有没有什么‘准备’,注意,是咬牙切齿、摩拳擦掌问的。”

  “对哦!”

  李耀一拍脑门,“忙了半天国家安危、宇宙和平的大事,倒把这事儿给忘了!”(未完待续。)